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你与我彼此无关

更新时间:2021-04-15 15:33:22

你与我彼此无关 已完结

你与我彼此无关

来源:追书云 作者:咸移仁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江素洁装疯卖傻,关俨也跟着入戏,疯而不自知,真可笑!“关俨,是不是逼死我们一家三口,你才满意?”一家三口,叶荏苒,安安,叶康国……关俨被排除在外,明明该是这样,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莫名不舒服。“这只是叶康国的报应,他活该。”“活该,活该,我才是活该!”叶荏苒咧开嘴,笑得比哭还难看,拢着那堆骨灰哭得撕心裂肺。爱上关俨是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配合发疯

叶荏苒踉跄着后退几步,站立不稳朝后倒去。

她万分小心护着怀里的安安,背部重重撞在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这股力道震到腹部还没完全愈合的刀口,好像又要再次撕裂,痛得她牙齿打颤。

关俨毫不在意,厌恶地移开眼神,看向江素洁的时候已经是截然相反的担忧和心疼。

“伤口有没有被碰到?痛不痛?”

江素洁满眼含泪,轻轻摇头,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阿俨,我没事,我只是担心荏苒,想带孩子来看看她。”

关俨怜惜道:“你总是这么善良,但有的人,不配你的好心。”

叶荏苒不停深呼吸,等着疼痛缓过去,慢慢爬起来,倔强挺直腰背,懒得辩解。

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不问原因,直接给她一巴掌,连孩子都不顾的直接把她推倒在地。

忘了他也有没完全愈合的伤口。

苦涩地把嘴里血腥味吐下去,庆幸孩子没事。

“乖,安安别哭了,妈妈在这……”

安安,生下来就没有爸爸不要紧,妈妈会把全部的爱都给你。

也许是母女天性,安安渐渐停止嚎哭,只剩下小小的抽泣。

叶荏苒把眼泪硬生生逼回去,抱紧安安朝着门口跑去。

得赶快把安安送去医院。

这么脆弱的婴儿,这么瘦小,外面的世界细菌好多,好冷,好危险。

安安……

这是叶荏苒给女儿取的名字。

关俨滞了滞,看清擦身而过的女人,苍白脸颊上红肿的指印,心脏莫名涌起一丝沉钝的痛。

江素洁看到关俨因为叶荏苒失神的样子,心里恨得痒痒的,眼珠转了转,心生一计。

“荏苒,这是我的孩子,你把她带去哪儿?”

她倏地冲上去抢孩子,完全不克制力道,一拉扯,安安又开始大哭起来。

偏偏江素洁还哭得更大声:“安安不哭,你这样让妈妈好心疼!”

“滚开!”叶荏苒恨得发疯,恨不得一脚踢开她。

江素洁不撒手,“阿俨,这是我的孩子对不对?安安是我跟你的孩子!”

“叶荏苒,松手!”关俨抓住叶荏苒的手腕,施加压力。

素洁不能再生孩子,又这么喜欢安安,那就当作叶家给她的补偿好了。

安安哭得歇斯底里,脸色发紫,再拉扯下去就要出事,叶荏苒只得忍痛松开。

江素洁如获至宝,将安安抱住,“妈妈在这里哦,乖,不哭不哭……”

叶荏苒急道:“关俨,马上送安安回保温箱!”

“啊!不要!你别过来,我求求你别过来,你不能这样对我!”

江素洁突然开始尖叫,满目恐惧,像个无头苍蝇似的,抱着哭泣的安安在屋子里不停乱窜,似乎在躲避什么。

叶荏苒嘶吼道:“江素洁!你别装疯卖傻了!停下!”

“对,她就是疯了!”关俨一把抓住叶荏苒,不让她过去,怕她伤害江素洁,“现在你亲眼看到了,还觉得你爸无辜吗?”

烧纸钱的铜盆被江素洁踢翻,灰烬洒落一地。

叶荏苒要疯了,因为江素洁已经把安安当个玩具布偶一样夹着,腾出手抓起供桌上的水果、糕点、香烛,一股脑砸向叶康国的遗像。

叶荏苒拼命挣扎着,嘶喊道:“我爸没有做过!都是江素洁自导自演!”

我才是活该

下一秒,江素洁就拿起了骨灰罐。

“关俨你放开我,那是我爸的骨灰!”

“叶叔叔,你再也伤害不到我了!”江素洁朝着关俨笑道:“阿俨,叶康国再也伤害不到我了,是不是?”

“是的,叶康国死了。”关俨眼里溢出欣慰和希望,素洁知道叶康国死了,摈弃阴影,病情一定能有所好转。

叶荏苒害怕极了,拼命捶打着关俨,奈何他手臂如铁般没有丝毫松动。

“我答应离婚,我以后一定离你们远远的,求求你让我过去,那是我爸的骨灰啊!”

江素洁眼里闪过戾色,嘴角上扬,把骨灰罐狠狠砸向墙壁。

“哐当”几声,罐子四分五裂,里面灰白的尘埃四散开,在空中,在地面。

“爸爸——!”

叶荏苒终于获得自由,撕心裂肺扑过去,跪在地上将骨灰慌乱地聚拢。

眼泪止不住落下,啪嗒啪嗒掉在骨灰上。

江素洁像是解开了心里的一个结,笑得十分灿烂,包着哭得嘶哑的安安,朝着关俨轻巧翩然地跑过去。

“阿俨,我觉得,我的病都好了!”

关俨抚了抚江素洁泛着红晕的脸,柔和一笑,“那就好。”

竟是完全没有低头看过哭得凄厉的安安。

叶荏苒死死看着这一幕,心底那点残留的情意渐渐消散。

江素洁装疯卖傻,关俨也跟着入戏,疯而不自知,真可笑!

“关俨,是不是逼死我们一家三口,你才满意?”

一家三口,叶荏苒,安安,叶康国……

关俨被排除在外,明明该是这样,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莫名不舒服。

“这只是叶康国的报应,他活该。”

“活该,活该,我才是活该!”叶荏苒咧开嘴,笑得比哭还难看,拢着那堆骨灰哭得撕心裂肺。

爱上关俨是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

关俨蹙了蹙眉,将异样的情绪抛开,搂着江素洁离开。

叶荏苒眼泪都哭得干涸,将骨灰一点点收好,安放。

隔天,叶荏苒去医院看安安。

一路上,不少人认出了她,少不了指指点点,难听的话也毫不避讳传进她的耳里。

叶荏苒木然地像是傀儡,不去看不去听,满心满眼都是安安。

“咻”一个物体迎面砸过来,在叶荏苒额头上爆开。

她被砸得有点晕眩,一摸,手上满是黄黄的蛋液。

捣乱的陌生女孩猖狂地比了个中指。

叶荏苒木呆呆的,低着头继续赶路。

女孩吐了吐舌头,“该不会打傻了吧?”

快到医院时,手机响起。

响了很久,叶荏苒才如梦初醒般接通,就听到柏远带着喜色的声音传来:“荏苒,我找到江素洁设计我们的证据了!她的精神病根本就是装的!还有就是……”

叶荏苒吸了吸鼻子,要柏远马上来医院。

将证据丢到关俨脸上,让他看清他维护的是个什么货色,就能带走安安。

她多想跟关俨和江素洁同归于尽,但她还有安安。

要好好养大安安,就得离那对狗男女远远的。

此时此刻,叶荏苒还天真以为这会是自己的余生。

叶荏苒熟悉地找到育儿室,惊骇发现安安睡的那个保温箱空空如也!

小说《你与我彼此无关》 第9章 配合发疯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