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重生成靳总掌心娇

更新时间:2021-04-14 14:46:21

重生成靳总掌心娇 连载中

重生成靳总掌心娇

来源:追书云 作者:半缕香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视线里出现一张陌生精致的小脸,五官标致,只是此时脸色苍白惨淡,秀眉紧拧,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泫然欲泣,看上去既憔悴又颇为可怜。张峰下意识的愣了愣,然后偏头看向自家总裁。“靳总。”白沐屏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不期然对上了一双幽邃深黑的眸子,心神一怔,几乎忘了收回目光。高大颀长的身影立在那里,剑眉朗目,轮廓棱角分明,是一张看起来严肃克制,却又清隽到极致的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忽悠她股份

“我没事。”

因为感冒,白沐屏的声音有些哑,她指尖狠狠的掐着掌心,心中的恨意太甚。

她恨不得现在就手撕了面前的渣爹和他身旁的陶心怡。

“没事就好,不舒服你一定要和爸爸说。”

白兴国笑的一派和煦,仿佛一个真心为女儿着想的慈父。

想到前世她对白兴国的一片儒慕之情,白沐屏只觉得心里作呕,他对她这么慈爱,只是在为接下来的事情做铺垫而已。

果然白兴国笑完以后拿出一份文件,“沐屏,你外公这段时间身体不怎么好。

你现在又对管理公司一窍不通,爸爸想着帮你外公分忧解难,替你们处理一些简单的事情。

我这里有份授权书,只是授权管理公司的事情,你签个字吧。”

他一边说一边将笔递给白沐屏,似乎一点都不担心白沐屏会怀疑他。

哪怕早就知道是这样,此刻白沐屏的心底还是一片冰凉,她曾经以为这个世上最爱她的是面前这个虚伪的人。

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耍任何手段,也原谅过他说的无数次听起来就很滑稽的理由。

因为她一直以为,虎毒不食子,可面前的不是人,是畜生不如!

见她一直不说话,白兴国有些疑惑,以前白沐屏可是很听话的,怎么今天的神情有些不对劲?

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陶心怡见状劝道,“沐屏,干爸说的对呀。

外公现在身体不舒服,洛竹哥又陪着外公在国外,洛松哥年纪小,由爸爸帮你们刚刚好。”

白洛竹和白洛松是白家的养子,子嗣单薄的世家总会在做慈善时收养几个孩子帮助自己孩子。

这些孩子是没有继承权的,但他们对主人家绝对忠心。

对,二哥,刚重生回来的白沐屏脑袋还有些涨,但听见白洛松的名字她倏地站了起来。

白洛松,她二哥,前世就是在今天出车祸没的。

经历过前世,她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情是不是和这两个畜生有关?

难道是因为白洛松无意间也挡了他们的路?

白沐屏捏着指尖,面上极力佯装淡定。

“外公以前说过,暂时不让我接触公司的任何事情,有什么事情你们还是直接和外公联系吧!”

白兴国脸色一变,“沐屏,你外公这么说是因为你不擅长这些,这和那个没有关系。”

他语气有些急切,只要白沐屏签了股份转移合同,以后白氏集团便能落入他手里。

毕竟白沐屏继承了她母亲的所有股份,就连老爷子手里的都没这么多。

白沐屏狠狠的咬着唇,脸色微微发白,她现在没有时间和这些人周旋。

所以直截了当的说,“我知道了,晚点我打电话问问外公。

我想起还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再见!”

说完起身就跑,即便被发现什么异常她也顾不得了。

前世,前世的今天签完股份转移合同以后她回到房间休息,半夜的时候等来的却是二哥的噩耗。

她只看到了他血肉模糊的身体,也给了外公不少的打击,正是因为这样给了白兴国可乘之机。

她要去救二哥!

即便大哥和二哥是外公替妈妈收养的养子,但在白沐屏的心里,他们才是自己的亲人。

甚至是比白兴国这个畜生更重要的亲人。

见白沐屏急匆匆的跑了出去,白兴国的脸色不怎么好。

“她怎么回事?”

“干爸,你别担心,她可能真的有事吧,不然就她的性格,肯定会签字的。”

陶心怡对白沐屏性子十分了解,一个娇纵没脑子的大小姐,她怎么配拥有这些东西?

“嗯,她回来了你记得提醒我。”白兴国点了点头,没有怀疑太多,而是拿着文件上了楼。

那边白沐屏一边跑一边拿出手机给白洛松打电话,好在很快就接通了。

“沐屏,你感冒好点了吗?哥哥刚开完会,等我给你带点好吃的就回来看你。”

白洛松的语气里都是轻松,还带着点点宠溺,想到前世白洛松就是在回来看她的路上没的,白沐屏心中难过的同时稍微松了一口气。

只是还没来得及回答,下一秒那边却突然传来了刺耳的磕碰声,隐约伴着白洛松猝不及防的声音。

“二哥,你怎么了?二哥!”白沐屏捏紧手机,因为急切,她的声音又哑又涩。

电话已经戛然而止,再打过去的时候,怎么都无法接通了!

差点成为凶手

白沐屏深吸了一口气,不会的,时间明明不对,二哥一定还好好地,她脑海一片空白,快跑到车库开了家里的跑车飞快的出了别墅群。

一路上将车开的飞快,即便超速闯了红灯也不介意。

她害怕,她害怕晚一点再见到的又是白洛松那血肉模糊的身体,所以她必须要马上见到他!

白沐屏一路疾驰,开到白氏大厦所辖的写字楼车库里,许是因为感冒还没有完全好,当看到前方走出来几个人的时候她反应都慢了半拍。

要转向已经来不及,好在对面几个男子不是寻常人,在白沐屏的车撞到之前便飞快的避开。

饶是这样,走在最中间被簇拥着的人还是和车身擦肩而过。

吓得白沐屏立即踩了刹车,她苍白着脸坐在那里,心脏咚咚咚的狂跳。

那一秒她差点以为自己要成为撞死人的凶手!

“这位小姐,你怎么开车的?”

为首一个商务精英模样的男子几步走到车前,敲了下窗户,白沐屏无力的打开车窗,态度非常好的道歉。

“对不起,我有急事,真的对不起。”

视线里出现一张陌生精致的小脸,五官标致,只是此时脸色苍白惨淡,秀眉紧拧,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泫然欲泣,看上去既憔悴又颇为可怜。

张峰下意识的愣了愣,然后偏头看向自家总裁。

“靳总。”

白沐屏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不期然对上了一双幽邃深黑的眸子,心神一怔,几乎忘了收回目光。

高大颀长的身影立在那里,剑眉朗目,轮廓棱角分明,是一张看起来严肃克制,却又清隽到极致的脸。

哪怕片刻前的匆忙让原本一丝不苟的西装外套微微散开,周身却拢着与生俱来的的矜贵卓绝,高不可攀,难以接近。

靳寒峥看向白沐屏的眼神带着些许厌恶,他见过无数次想要吸引他注意力的女人,花样百出,不择手段。

这是第一个让他差点丧命的女人,他淡淡收回视线,未发一语。

跟在他身边多年,不需过多言语,张峰也自然领会了他的意思,和白沐屏说话的语气不由冷硬了许多。

“这位小姐,若你刚才遇到的是普通人,现在看到的就是几具尸体了!”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一切损失由你提,不论多少我都愿意赔偿,只是现在有急事,能不能让我先去找一个人?”

白沐屏回过神来,心里有些着急,她确实很歉疚,却也很着急,生怕耽误一会儿二哥就已经出事了。

但这次明显冒犯到的不是普通人,正当白沐屏六神无主的时候。

下一秒她居然听见了二哥熟悉急切的声音,“沐屏,你怎么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