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神医弃妃要改嫁

更新时间:2021-04-15 12:28:00

神医弃妃要改嫁 连载中

神医弃妃要改嫁

来源:追书云 作者:小容嬷嬷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把你衣服给我。”秋鹤当即就明白了苏半夏的意思,瞪大了眼睛,“王妃,您打算偷偷出府?”苏半夏出府是去办事的,自然不能大张旗鼓了,她也懒得和秋鹤说太多,只让她赶紧把衣服换下。秋鹤是奴婢,就算心里困惑却也只能照办。换上了秋鹤的丫鬟衣服,又戴了面巾把这张丑脸遮住,苏半夏才从南安王府后门离开,按照记忆里的路,来到了东街的一处药铺。到了地方,她抬头,小声念叨着“名草堂”三个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神医弃妃要改嫁:霸王硬上弓吗!

苏半夏闻声,赶紧把衣服穿好,顺带遮住了肩膀上的伤。

“王爷怎么来妾身这了。”她态度冷淡地道。

轩辕复站在门口,听到苏半夏这语气和这话语,脸色便更冷了几分,“怎么,本王来不得?还是你苏半夏以为,这梧桐院是你的地盘,他人都进来不得?”

秋鹤给轩辕复递上来了一杯茶,有些颤颤巍巍道。

“王爷,请。”

轩辕复瞥了一眼那茶,没有要喝的意思,一甩袖子道。

“本王今日来,只是想告诉你一声,过两天要去参加太后的寿宴,到时候仙儿也会一同去,记住,别给本王惹麻烦,不然,你就等着收拾东西回娘家吧!”

威胁的话语一落,轩辕复也懒得再多看面前丑女人,转身就大步离去。

苏半夏收回了眸光,念着“太后寿宴”几个字。

秋鹤在旁边嘟哝,“王妃,这样的宫宴场合,那个狐狸精居然也要去,实在是不成体统。”

是啊,就算柳仙儿是侧妃,那也是妾室,宫宴大事哪里有妾室同去的道理。

苏半夏伸了个懒腰。

“管他呢,这是轩辕复的事儿,本王妃管不着。”

而且她也不想管,因为苏半夏还有其他重要的事儿要做。

说话间,苏半夏已经进了里屋,秋鹤也跟了进去,见她正在数银票,像是要出门,便问道,“王妃,您这是要出去吗?”

苏半夏将银票放好,然后指了指秋鹤身上的衣服。

“把你衣服给我。”

秋鹤当即就明白了苏半夏的意思,瞪大了眼睛,“王妃,您打算偷偷出府?”

苏半夏出府是去办事的,自然不能大张旗鼓了,她也懒得和秋鹤说太多,只让她赶紧把衣服换下。

秋鹤是奴婢,就算心里困惑却也只能照办。

换上了秋鹤的丫鬟衣服,又戴了面巾把这张丑脸遮住,苏半夏才从南安王府后门离开,按照记忆里的路,来到了东街的一处药铺。

到了地方,她抬头,小声念叨着“名草堂”三个字。

刚刚迈进药铺的门,就有小伙计迎了出来。

“这位姑娘,是来抓药还是看诊?”

小伙计也是有眼力见的,一看苏半夏衣着就知道她是权贵家的丫鬟,所以也不敢怠慢。

苏半夏抬头看了眼小伙计,开门见山道,“我要见你们老板。”

小伙计脸上的笑意微僵,“这个……”

说着,小伙计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苏半夏,然后道。

“我们老板事多,怕是……”

苏半夏哪里能不懂这些,从袖口里拿出了一张百两银票,在那儿小伙计眼前晃悠,小伙计一瞧,眼睛都亮了。

正要接过,却见苏半夏已经把银票收回,眯眼笑着道。

“所以,现在能见了吗?”

小伙计比之前笑得更谄媚了。

“能能能,来来来,姑娘这边请。不过啊,可得等一等,我们老板现在正在见客人。”

说话间,苏半夏已经被小伙计迎着进了药铺旁边的内室。

刚刚到了内室,就有一个婆子从里面出来,手中还拿着一包药。

苏半夏轻轻一嗅,心中对这药包里的药已经有了计较,余光也下意识打量了这婆子一眼,可就在看到那婆子脸的下一瞬间,她眸光微变。

这个人,好像有些面熟啊,像是在柳仙儿身边见过。

她又联想着那药,眼底笑意逐渐加深。

这个柳仙儿,怕是有些不可为人知的秘密啊。

“姑娘,你运气真好,那人刚刚离开,你现在进去正好见到我们老板。”

看着小伙计脸上的笑,苏半夏丢了个碎银子给他,“知道你机灵。”

小伙计更加谄媚了。

“姑娘,里面请。”

帘子一掀,苏半夏进了内室屋中,里面早就坐着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男子,说来也是奇怪,此人长得老,那端着清茶的手却是白皙无暇,一点也不像这个岁数该有的。

看到有人来了,中年男子脸上浮现笑意,晶亮的眼眸在苏半夏脸上的轻纱上略过,笑道。

“姑娘,不知见我是因家里病患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

不等那人话落,苏半夏直接拿出了早已经备好的画纸,啪地一下放在桌上。

她抬起灵眸,笑着对中年男子道,“老板,瞧瞧这生意可愿意做?”

中年男子放下了手中茶杯,然后拿起了那画纸仔细看看,也不知看到了什么,他眸光中闪过一抹异色,当下便笑了。

“姑娘,你怕是来错地方了,我们这药铺是看病治人的地方,不是铁匠铺子。”

苏半夏一直观察着此人神色,她看得出来,他不是不会做,而是不想。

她脸上笑意不减,抱胸道,“一口价,一百两,半个月后我来取。”

“姑娘,这东西我们名草堂断然是做不出来的啊,况且你这看起来还不简单,更是难上加难。”

“再加五十两。”

说着,苏半夏已经拿出了五十两银票,放在桌上。

“这是定金。”

说完,她转身就走,毫不迟疑。

一时间,倒是把这老板给气得够呛,他跺了跺脚,道。

“哼,臭穆川,下次我才不来替你应付这些人了!”

这声音,听起来俨然是个年轻人。

说着,他取下了脸上的大胡子,拿着那张画纸,直冲冲就来到了名草堂后院。

“穆川,本公子不干了,都是些什么人啊,霸王硬上弓吗!”

后院药圃中,有一张石桌,此刻正有两人在这对弈。

穆川抬头看去蹦哒来的人,无奈笑笑,“小侯爷,这可是你自己打赌输了,怪不得我。”

穆川对面,还坐着一人,虽是背着的,只能看到他此刻的背影,可即使如此,一个背影也是风华绝姿。

特别是他那执着黑子的手,骨节分明,白皙无暇,哒地一声落下棋子。

“穆川,你又输了。”树影遮住他大半容颜,只见他红唇微勾,笑得邪魅。

“你们俩,还有空闲在这下棋,告诉你们,京城里可是要出大事了。”说完,柳黎白把手中画纸啪地一声拍在了棋盘上。

叉腰又道。

“你们看,谁要是得了这等暗器,估摸着连那高位上皇帝老儿的命都快没了!”

神医弃妃要改嫁:他

穆川一听柳黎白这话,顿时来了兴趣,拿起了那桌上的画纸在手上打量着,他原也是随意看看,不曾想看到了后,眸中笑意陡然散去,当即看去了对面坐着的男子。

“老三,你看。”

燕绥轻挑凤眸,瞥了一眼穆川递过来的画纸,嘴角笑意却是出乎众人预料的加深。

他淡淡道。

“有生意来,自然是要做的。”

柳黎白瞪大眼睛,“老三,你疯了吗?”

燕绥端起案前白玉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红唇上笑意不减,反而是更加幽深了几许。

“京城安静这么久,也是该热闹热闹,不是吗?”

穆川和柳黎白对视了一眼,皆无奈叹气。

这人,可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不过……黎白,让咱们做这东西的人,是谁?”穆川问,

柳黎白回忆了一下苏半夏的脸,“那女的戴了面纱,穿的也是一身丫鬟衣服,我也不知道此人真正身份是什么。”

穆川听完,看了眼对面垂眸不语的燕绥,道。

“无妨,她说了会来拿,肯定还会现身。”

苏半夏离开了名草堂,又在外面巡视了一圈,熟悉了一下京城街道,这才回了南安王府。

可能也是她一时间没有注意时辰,等到了王府时,已经快到了夕阳黄昏。

早已经有人在府院后门偷偷等着,见穿着丫鬟衣服的苏半夏回来了,连忙对着身边人道。

“赶紧去告诉侧妃,就说人回来了。”

“行,一切按计划进行。”

刚刚进了后门,苏半夏就觉得四周有些古怪,就好像暗地里有许多双眼睛盯着自己。

她眸光一抬,当即就瞧见了那不远处大树后的躲藏着的小厮,笑了。

正在观察着苏半夏动向的小厮,只觉得后背被人丢了个石头,他转身看去,骂了一声,“谁啊,没长眼睛!”

见身后无人,他暗道了一句奇怪,然后转过身来,继续看去苏半夏,却见那原本还在小道上的人影突然就不见了。

“人呢!”

小厮话音刚落,一个被野草拴着的石头便突然悬吊在了他面前,晃晃悠悠,一刹那,他眼神逐渐呆滞,整个人就像被吸了魂魄似的。

在他身后,女子语气幽幽地道。

“说,柳仙儿在搞什么歪主意……”

半晌后,梧桐院。

得了底下人消息的柳仙儿,很快就来到了梧桐院外,她看着那梧桐院紧闭的屋门,眼底都是冷笑,随后抬手抚了抚发髻,接过了身后丫鬟提着的食盒,亲自一摇一摆走进了梧桐院。

秋鹤早就在院中守着了,看着有人来了,连忙出来。

“柳侧妃,咱们王妃正在小憩,您还是下回再来吧。”

柳仙儿抬头看了一眼秋鹤身后的屋子,嘴角勾起一抹和气淡笑。

“不妨事,本侧妃就是来给姐姐送点点心,进去放下就走。”

秋鹤继续上前拦着她,“柳侧妃,东西交给奴婢就成,您还是下次再来吧。”

跟着柳仙儿的张妈妈见此,哼了一声,直接将秋鹤推开,“小丫头片子,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直接挡住侧妃的路,滚开!”

秋鹤没想到今日柳侧妃会突然来,自己王妃出府还未归,倘若真的闹出事,被轩辕复知道了,怕是又会怪罪在他们王妃身上。

“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那就快让开,难不成我们侧妃来王妃这,连杯茶都喝不上的吗!”

张妈妈教训完了秋鹤,扶着柳仙儿就往里走,秋鹤见此只能继续拦着。

可就在秋鹤上前作势挡住柳仙儿的下一瞬间,柳仙儿突然尖叫了一声,就后退了两步,要不是张妈妈搀扶着她,怕是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侧妃!您没事吧!”

张妈妈指着秋鹤,怒骂。

“你这个贱婢,居然还推咱们侧妃,我看你就是仗势欺人!”

不远处,闻讯而来的轩辕复正在来这边的路上,刚刚他才回府,就听到底下的人来偷偷禀报说,柳侧妃在梧桐院受了好大委屈,所以当下就来了。

不曾想眼瞅着要到梧桐院,果真看到了柳仙儿被丫鬟推搡。

轩辕复脸色微沉,“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说着,他就要大步朝着梧桐院而来,却听这时,梧桐院中突然传来了一道女子声音。

慵懒中又带着一股威严,瞬间就吸引了众人目光。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