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宝鉴仙瞳

更新时间:2021-04-14 15:57:16

宝鉴仙瞳 连载中

宝鉴仙瞳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异能 主角:赵峰, 杨若涵

精彩试读:原来,在上周,赵国栋心血来潮去赌石街溜到了一趟。一刀天堂,一刀地狱。这是赌石这一行的宿命。当时看到赌石街上很多人都能爆浆,赵国栋也心动了。一上手,赵国栋就选了两个。两个开刀之后,里面空什么都没有。赵国栋有些气急败坏,当即就头脑一热,跟赌石店的老板赊了一百万,指望下一个石头,能切除宝贝来。可是……直到最后一刀下去,别说是爆浆了,连一点绿都没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口气我帮你出!

赵国栋慌了。

这事要是被老板知道,那整个家都得鸡飞狗跳,以后甭想有好日子过了。

“好了,你就别问了,我去给你做点饭。”

赵国栋一脸后悔,当时要不是自己一时头热,也不会酿成如此大错。

见到父亲还死扛到底,赵峰立马掏出手机,就要给母亲打过去。

“停,停……好了,好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赵国栋直接被赵峰给呵住了。

这才如实坦白这一百万的前因后果。

原来,在上周,赵国栋心血来潮去赌石街溜到了一趟。

一刀天堂,一刀地狱。

这是赌石这一行的宿命。

当时看到赌石街上很多人都能爆浆,赵国栋也心动了。

一上手,赵国栋就选了两个。

两个开刀之后,里面空什么都没有。

赵国栋有些气急败坏,当即就头脑一热,跟赌石店的老板赊了一百万,指望下一个石头,能切除宝贝来。

可是……

直到最后一刀下去,别说是爆浆了,连一点绿都没有。

“小子,这事咱俩知道就行了,别再告诉你妈,不然按照她那性格,咱这家都得让她拆了。”赵国栋耷拉个脸,苦闷的说道。

其实他现在早就后悔了。

赌石本就是一场赌博,自己竟然头脑发热还搭进去这么多钱。

赵峰一笑。

“爸,走!”

“干嘛去?”

赵国栋不解的看着赵峰。

“去赌石街,这口气我帮你出!”

“不去了,那里面道道太多,有多少钱都得搭进去。”

赵国栋是真怕了。

要不是赵峰拿出这笔钱,一百万这辈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上。

像他这种门外汉,去赌石街根本就是去给人送钱的。

“放心,这次有我在,我保证把这一百万给赢回来!”

赵峰拍着胸脯自信道。

有鉴宝仙瞳在手,还怕个毛。

“峰儿,我……”

赵峰见老爸犹豫不决,当即转身出门,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赌石街!

赌石街,顾名思义,就是整整一条街上全都做的赌石生意。

最为出名的一家,便是赌石街正中间的赌石坊。

之前赵国栋能够花一百万赌石,大多也都是因为这赌石坊的名气。

车还未到站,赵峰远远的就看到赌石坊周围乌泱泱的围满了人。

赵峰心里有几分疑惑,正值工作日,赌石坊的生意再好,也不至于围这么多人。

“大哥。”

赵峰叫住站在外围的一个中年男人,好奇问道:“今天这赌石坊怎么围了这么多人?”

那中年男人正面带喜色的扯着脖子探头看向人群中间,听到赵峰的问话,随即露出鄙夷的表情。

“你知不知道这赌石坊有一块儿镇馆之宝!就是经过不少专业人士鉴定过,说能开出高绿的那块毛胎石!今儿个,有个大美人要买下这块毛胎石,还听说要现场解石呢!我班都没上,就是特意来见证一下这块毛胎石开出来高绿!”

毛胎石?开出高绿?

赵峰有些不以为然。

赌石这一行,三分考眼力,七分靠运气,一刀穷一刀富,一刀披抹布,一刀换别墅。

能开出来什么东西,基本上都是靠运气。

当然了像他这种有外挂的除外。

“既然如此笃定可以开出高绿了,为何到如今才有人买下这这毛胎石,趁早买到手里,不是一夜暴富的好机会?”

赵峰不解地反问道。

“一夜暴富?”

那中年男人面上的不屑更甚。

“正是因为被不少专业人士鉴定过,导致了这毛胎石的价格异常的昂贵,这两年来已经很少有人过问。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人要开此石。”

那中年男人又长吁短叹了好一番。

他上下打量了赵峰片刻,摇了摇头,继续扯着脖子盯着人群中间。

赵峰本就是来赌石坊赢回父亲被坑的一百万,没想到还能撞到开什么镇馆之宝。

这种事,他实在没有什么兴趣。

赵峰摆了摆手,打算去其他的地方看看。

突然,赵峰的视线扫过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虽然衣着宽松,但凹凸有致的身材依稀可见,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这不正是跟着范老一起的那个年轻女子,杨若涵吗!

没想到那中年男人说的大美女,居然就是她。

杨若涵正站在赌石坊的院子中央,身边立着一块锁在玻璃保险柜里的一米多高的毛胎石。

想来,应该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镇馆之宝!

这毛胎石不同其他的石头那般奇形怪状,倒是长的十分圆润,其上突出些片状的绿色蟒带。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给这块毛胎石带来了一些不一样的观感。

不过玩过赌石的人都知道,赌石的形状,向来对能否开出极品玉石的影响不大。

倒是这绿色蟒带看起来十分诱人!

一般翡翠的种水特别好的赌石,赌石表面都会有形状不一的莽带,是翡翠在石头中凸起所致。

点状的蟒带最为下等,开出绿的概率也极低,就算是开出了种水好的翡翠,也难免有裂纹,卖不出什么好价钱。

再之上就是片状的蟒带,这种蟒带的原石最容易开出高种水的翡翠,且开出高绿的几率特别大。

几乎可以确定,只要有片状的莽带,就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能够开出来高绿。

自然,片状的蟒带,也是可遇不可求。

几乎很少有毛胎石拥有片状的莽带。

这镇馆之宝上的莽带,几乎占了整块石头的一半,也难怪,有这么多的专业人士鉴定它可以开出高绿。

赵峰仔细看向那块毛胎石,脑海中,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普通毛胎石,未检测到翡翠存在。”

未检测到?

就连赵峰这个门外汉都觉得是十有***可以开出来高绿翡翠的毛胎石,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

赵峰又仔细看了一遍那毛胎石,确实,里面什么都没有。

看来赌石这一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标价四百万的毛胎石,就这么一块空有其表的石头!

这样想着,赵峰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杨若涵的身边。

那块镇馆之宝,就摆在他旁边。

杨若涵看到赵峰,本就冷傲的脸色又寒了几分!

我出四百万

她对赵峰的印象并不好,这个人先前在古玩店,手段老辣无情,却又为人坦荡,不是个睚眦必报,心胸狭窄之辈。

所以,她实在有点看不透他。

本以为只会有那一次交集,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快就再见面了。

赵峰倒是对杨若涵的态度没什么反应。

他本就和杨若涵没什么接触,除了在古玩店见过一次外,就再没有见过面,彼此之间更是毫无牵扯。

不过四百万不是什么小数目!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一辈子的积蓄估计都没有那么多!

赵峰想了想,转头对杨若涵说:“这毛胎石看着虽然有极大的可能性开出高绿,其实不然。这毛胎石的莽带太过完美,怕是另有蹊跷。不出意外的话,这毛胎石内,应该是没有翡翠的。”

赵峰话音未落,赌石坊的店主就气急败坏地打断了他:“你一个毛头小子,能看出来什么门道?这可是有无数的名人大家鉴定过的,都说可以开出高绿,你这黄口小儿,莫要在此地大放厥词!”

笑话!这块毛胎石,由于要价太高,一直都卖不出去,好不容易遇到个冤大头,他怎么可能放过?

杨若涵站在原地,眯了咪眼睛。

赵峰虽然在鉴定古玩上有些本事,但赌石这一行和鉴定差着十万八千里,她对自己的赌石功夫还是很有自信的。

杨若涵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店主,柔声说道。

“赵大哥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赌石,玩的就是凶险!我还是相信自己的眼光。无论这其中也没有翡翠,都感谢赵大哥的好心提醒。”

事已至此,赵峰也不便再说什么,缄默的立在一旁等待解石的结果。

众人站在原地,殷切的看着解石机上的毛胎石。

不少人已经把手机举起来,打算把这历史性的一刻记录下来。

片刻之后,解石机停下,毛胎石黝黑的内壤漏出来。

毛胎石的内里,居然什么都没有,完全就是一块空心的石头!

“空的!这不可能!”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人声刹那如潮水般涌动起来,一直被当成镇馆之宝的毛胎石,其内竟然是空的!

不要说是高绿了,就连翡翠都没有!

杨若涵站在原地,难以置信地看着被切开的”镇馆之宝”。

显然,这分明是赌石坊老板一手炒起来的。

没想到,自己也有被坑骗的一天。

花了四百万的杨若涵,心头仿佛在滴血。

赵峰看着被解出来的空石叹了口气。

赌石,玩的就是心态,无论输赢,都要拿得起,放得下。

希望杨若涵能够尽快从失落中走出来吧。

眼看着闹剧结束,赵峰也没有继续赌石的心思了,转身打算叫个出租车回家。

“这位朋友,你妨碍了我赌石坊做生意,就想这么走了吗?”

赌石坊店主的声音在赵峰耳边响起。

赵峰不耐烦地回过头,他不找这赌石坊店主的麻烦,这赌石坊店主,反而为难起他来了。

如果不坑这赌石坊的店主一回,怕是都对不起这人的盛情招待了。

想到这,赵峰嗤笑一声,问道:“你要怎么样?”

“我这赌石坊,迎八方来客,这位朋友既然来了,也买大买小,都是个彩头。”

“正巧今天大家都在,不如,小兄弟你让我等见识一下你那高超的赌石功夫,如何?”

赵峰不以为意地点头,确实,他本就是来坑赌石坊店主的。

赵峰勾了勾嘴角,爽快的回答道:“承蒙店主美意,那我就随意选一块石头好了。”

赵峰四周看了一圈,这才知道为什么赌石坊店主热情的邀请他赌石。

单就看到的那一拳,里面没有一个有翡翠的,而且全部都动辄标价几万,甚至几十万。

看来这店主,有意把他当成冤大头了。

果然,十赌九骗!

突然,赵峰的目光聚集在一块放在地上破筐里黑色毛胎石上。

这种都是赌石的废料,基本上没有任何可能开出来翡翠。

赌石坊的店主把它摆在地上,也不过为了冲冲门面。

它的上面贴了价钱,300一块。

赵峰走上前去,拿起那块儿黑色毛胎石,颠了颠分量。

“就要它了。”

赌石坊店主看到赵峰拿了那么一块废料,不由得笑出声来。

“不是吧,小兄弟,看看你刚才那趾高气扬的样子,还以为你是一个多厉害的人物呢!你该不会说,这块废料里面,开得出绿吧。”

这话一出,四周瞬间哄闹起来。

“看他那穷酸样,怕不是只买得起这块儿料子吧。”

“就是就是,现如今,这种毛头小子都能在赌石街叫嚣了,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

“没有本事,就不要打肿脸充胖子!下不来台了吧。”

赵峰懒得和他们废话,走到一旁的解石机旁,自己动手开始解石。

第一刀下去,一股莹润的绿色便从赌石边上透漏出来。

顿时闪瞎了在场众人的眼。

刚开边,便出绿!

那几人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有人开始叫价:“十万,这块毛胎石我买了!”

也顾不上打脸了,裂开一口黄牙的嘴,恬不知耻的跟着叫价。

“我出二十万!”

“三十万!”

赵峰没有理会众人叫价,又是一刀下去。

竟然又出绿了!

连着两刀出绿,几乎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可以确定,这毛胎石里有高种水的翡翠!

随着松皮落下,莹莹的绿色被一层一层地剥出来。

人群很快就沸腾起来,叫价的声音络绎不绝。

“五十万!”

“七十万!”

“一百万!”

赵峰继续开石,越开面积越大,石皮脱落了百分之八十之后,这块翡翠终于露出大部分面目。

莹莹的绿光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竟然是冰种帝王绿翡翠!玉中之王!

杨若涵瞬间坐不住了,起身大声喊道:“我出两百万!”

赌石坊店主看着那块冰种帝王绿翡翠,本就不大的眼睛笑得快要眯成一条缝了,大喊道:“我出两百五十万!”

杨若涵丝毫不甘示弱,两人的叫价声此起彼伏。

最后,赌石坊店主颤抖着双手,额间留着虚汗,眯着眼睛,像死了爹一样声嘶力竭的喊道:“四百万!我出四百万!”

赵峰, 杨若涵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