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总裁大叔独宠妻

更新时间:2021-04-15 18:54:32

总裁大叔独宠妻 连载中

总裁大叔独宠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夏瑾瑶, 褚君霆

精彩试读:夏瑾瑶显然还记得昨天付车钱的那一幕。“嗯,放心,我今天开始上班,赚到钱了。”他这话也确实不假,南非的项目二期结算,早上刚有三亿美金入账。“好吧,那你在外面注意安全,还有说到钱,我昨天答应给你的……”夏瑾瑶一再提钱不是没原因的,包括她昨晚想把自己也交出去,皆因她总担心对方没拿到任何好处,容易突然改变主意。“回头我去开张卡,你转给我即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总裁大叔独宠妻第4章试读

褚君霆洗完碗出来,发现夏瑾瑶已经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放轻脚步走过去,捡起掉在沙发旁地上的遥控器关掉电视,俯身将熟睡的女子抱起,往左边的卧室走过去。

刚刚夏瑾瑶告诉过他,面南两间卧室,左边是她的房间,右边是姐姐的。

夏瑾瑶在他怀中打了个哈欠,感觉到自己好像在移动才睁开眼睛,不过却瞬间又闭上,迷迷糊糊的脑子也跟着清醒。

她眯着眼睛偷偷瞄到他推开卧室门,心跳就忍不住莫名加速,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是好像快了点儿……

夏瑾瑶的房间不大,只有几件简单的家具和一张1.2米宽的单人床。

褚君霆把夏瑾瑶放在床上,拉被子过来帮她盖好,只留了个夜灯转身出去。

夏瑾瑶本来就是一直闭着眼睛装睡,听到关门声,她才把眼睛睁开些许偷瞄一眼,忍不住长出一口气。

看来他还是不趁人之危的君子……

褚君霆回到客厅,这才有空看处于静音状态的手机,上面有三条未接来电和五条短信。

电话他统统没回,只看了短信并登陆邮箱查收了几份文件,这些文件都经过方磊筛选,必须他亲自过目。

他刚看完文件放下手机,突然有一阵手机铃声在附近响起,目光所及之处是夏瑾瑶之前随手丢在茶几边的手包。

夏瑾瑶房间的门“砰”一声被推开,夏瑾瑶顺着声音看到手包,几乎是冲过去的,摸出手机看上面是陌生号码才长出一口气。

因为姐姐在医院随时可能有状况,所以她对手机铃声格外敏感。

“你好!”夏瑾瑶接起电话。

“小荡妇,你有种,敢拉黑我电话,还敢这么快找下家!”

慕书远的声音从电话听筒里传出来,坐在旁边沙发上的褚君霆都可以听到,夏瑾瑶也把手机从耳边拿远一些。

“慕书远,你说过除非我嫁人……现在我结婚了,不需要和你有任何瓜葛。”夏瑾瑶的回答字字清晰,说完便要挂断。

“等下……”慕书远好像知道她要挂断。

其实如果不是老爷子逼他,他才不会打这通电话,他慕书远会缺女人吗?

“最后给你一句话的时间。”夏瑾瑶稍稍犹豫,没必要为口舌之争得罪他。

“结婚了也可以离,问你那个男人多少钱愿意让,我不介意要二手货。”

慕书远的声音依然很大,夏瑾瑶瞳孔微缩,虽然她已经马上挂断电话,可还是下意识神色紧张的看向褚君霆,确定他听得到。

他是为了钱才和她领结婚证的,慕书远肯定出得起比她高的价格,她怎么白痴的没想到这一点……

“呵,慕家子孙真是有出息……”

褚君霆不自觉冷哼一声,对上夏瑾瑶担忧的眸光,下意识收住后半句,想到她在担心什么,站起身走过去,从她手里抽走手机。

夏瑾瑶瞪大眼睛看着他回拨已接来电的最后一条,跟着听筒里传来一个声音。

“这么快就问完了吗?”

“慕书远,你听好了,夏瑾瑶是我的女人,不要说碰,连想都不要想,懂吗?”

褚君霆的声音始终温润醇厚,可语气中却透着不给人留半点余地的凌厉气势。

他说完便挂断电话,顺手拉黑那个号码,才把手机递还给夏瑾瑶。

“现在安心了吧,我先答应收你的钱,做事要讲诚信。”他的语气重新变得温和。

“君……君霆……”

夏瑾瑶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人,一个为钱娶她的男人居然在和她讲诚信,真的假的……

他到底是不知道慕书远可以出多少,还是真的不清楚慕家在锦天的势力?

此时,电话那头的手机已经被摔了个粉碎,慕书远一脸怒意瞪着他的助理。

“给你一天时间去查,如果明天这个时间,还说不知道是谁娶了那个荡妇,你就从锦天城消失吧!”

“是,少爷。”助理战战兢兢的出去。

“一群没用的狗东西。”慕书远狠狠拍了下桌子,马上甩了甩震得发痛的手。

真不明白老爷子为什么那么死心眼儿,非要那个女人进慕家的门,更不明白在锦天有什么人敢动和他慕书远有关的女人。

慕书远连电话对面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可褚君霆却对慕家的事了若指掌,如果不是他提前部署,这种事情怎么瞒得住慕家。

“好了,刚刚应该是被电话吵醒的,继续去睡吧。”

褚君霆扶着夏瑾瑶的肩头,让她转过身去对着刚刚冲出来房门的方向,轻轻推着她往那边走。

夏瑾瑶走了两步突然停下来,转身过来用颇为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君霆,你刚刚说我是你的女人,那你愿意要我吗?”

不管他会不会见利思迁,夏瑾瑶决定先把注码押上,反正征婚时她都下了必死的决心,除了钱之外,她也愿意把自己搭进去的。

注视着她清澈眸光中的挣扎,他并不想这样就要了她,这不是他计划中安排的节奏。

他本打算做完南非的项目回来追她,结果在矿区一个月出来,就听到她要嫁给慕书远,差一点点他就失去她了……

可面对如此真实的夏瑾瑶,他没法完全控制自己的感觉,几秒犹豫过后……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拂过她额角碎发,捧着她精致的面庞,注视着她眸光中的紧张和生涩,轻柔温润的吻印在她眉心。

有力的手臂环过纤腰,夏瑾瑶的心也随着彼此距离的拉近一紧,明明刚刚是她自己要的,可这会儿却莫名有些害怕。

从眉心到唇间,他的吻轻如细雨,感觉得到她的生涩和紧张,生怕惊了怀中的女子……

从客厅到卧室,夏瑾瑶越发紧张害怕起来,即使他的吻都清浅温柔至极,没有更深的造次,可毕竟她面对的是个陌生人。

被他抱起放在床上,躺在他结实有力的臂弯中,看着他比例完美的修长手指划过领口,勾开睡衣的扣子,一颗、两颗……

手指突然停住,目光也跟着停住,她左侧胸口,赫然有块和一元硬币大小差不多的近圆疤痕……

明知道已经过了十五年,她一定不会再痛,可看到那块疤的瞬间,他的心却和看着她受伤那天一样痛。

总裁大叔独宠妻第5章试读

指尖划过虚空,最终落在皮肤起伏不平的疤痕上,如此轻的动作,女子整个人却跟着那块疤痕被触碰而一缩。

夏瑾瑶眉头微皱看向褚君霆,他马上缩手回去,有些担心的看着她,她眸光中满满的紧张和害怕。

“疼吗?”

“不……不疼……”夏瑾瑶眼中不自觉的泛着水光,“那个疤十多年了……不会疼了,可是……”

“嗯?”褚君霆感觉到怀中的女子有些微微发抖。

“听说……那个……会痛……”夏瑾瑶微咬嘴唇,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

“呵呵……”褚君霆长出一口气,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像你这么紧张肯定会痛,算了……”

说话间他已经帮她系好扣子,调整姿势躺下来,只是依然把她搂在怀中,把刚刚有些散乱的被子拉过来盖好。

“你今天太累了,而且还这么紧张,不适合,睡吧。”

“哦……”

夏瑾瑶倒是跟着长出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只是心里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莫名的失落感。

一夜无梦,夏瑾瑶不确定是太累,还是那个怀抱真有种让人安心的魔法,总之她一觉醒来,看向床头柜上的电子钟时,发现已经早上十点。

昨天应该是在做梦吧,夏瑾瑶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如是想……

家还是她的家,床也依然是她的床,没有别人也没有别的东西,等一下……

电子钟下压着张字条,伸手抓过来看,纸上笔锋干净凌厉的一串行楷:

厨房有早餐,微波炉叮一下吃,我去上班了。

好吧,昨天不是做梦,她确实花十万买了本结婚证和一个男人回来。

那个男人昨天到锦天,今天就去上班了,而且还给她留了早餐?

“等一下,在锦天上班……天啊……”

夏瑾瑶觉得头脑瞬间清醒,想起昨天慕书远的电话,得提醒君霆小心些才对。

本来她想过这些细节,并未打算提醒他,可昨晚他说过关于诚信的话,始终还是打动了她。

去找手机打电话,然而摸到手机翻来电显示时,她才一拍额头。

该死,怎么忘了昨天他用境外号码打进来的,现在到底要怎么办……

锦天最繁华的城东商圈,年初刚落成的锦天新地标“青山大厦”如今还没有正式剪彩,但其隶属于的青山集团锦天分部已经开始运营有段时间。

今天整个大厦里的气氛都有些紧张,因为所有人都听说,预计八月才会露面的总裁褚君霆昨天已经到锦天城,而今天一早就来上班,各个都紧张得要命。

虽然没见过老板本人,可海外总部、分部见过他的人,对他的评价却格外一致,不但做事严谨认真,而且对员工要求极高。

最可怕的还在于他是个实战派,公司上下的大小业务,他都可以做到身体力行的精通,随时可能出现在你意想不到的层面,挑错捡漏,给予指导意见……

位于青山大厦27层的多媒体会议室,主席位上坐着的正是褚君霆,此刻他的神色气场都与昨日民政局门口判若两人。

剪裁得体的定制款黑西装,内衬同样素黑色的衬衫,从头到脚修饰出他完美的身材比例,搭配暗银色领带,衬托出他由内致外透射的倨傲清冷气息。

干净利落的短发,俊逸非凡的面容,凌厉眸光透过金丝边眼镜明澈的镜片注视着投屏荧幕上的内容……

旁边多媒体大屏幕上,海外总部、分部共十六位高管在线,下面现场就坐的也都是锦天分部的高管,其中一位正在汇报工作。

褚君霆突然抬腕看了一眼表,正在说话的高管心都几乎漏跳半拍。

据说这是老板的招牌动作,如果报告冗长又缺少建设性,他就会看表提示属下是在浪费时间。

“今天说到这,散会。”

褚君霆突然起身,离开会议室。

这次就连一直坐在他旁边的方磊也懵了,褚君霆开会的节奏不是这样。

任何时候,只要他开始看表,如果连看三次,说话的人都还没讲完,他便会轻叩桌面喊停。

随后轻则指点,重则训斥,甚至看不顺眼就会炒人鱿鱼,这才看一次就散会,到底几个意思?

“既然先生说散会,就先散会吧。”

方磊随机应变的摆了摆手,让大家散会,然后追出会议室,跟上褚君霆,却发现他凭栏站在走廊一侧的落地玻璃幕墙旁,正在打电话。

此时,夏瑾瑶在家里兀自抓狂,突然手机铃声就响了,看到来电显示是境外号码,她的眼睛都跟着一亮。

“瑶瑶,起床没有?”

温润醇厚的磁性声音自电话里响起,夏瑾瑶心头的石头瞬间落地,只是又忍不住担心。

“刚起……你在哪?”

“刚下班,准备回家,吃早饭了没有?”

“啊……还没……”

夏瑾瑶的脑子跟着打了个结,他这算是什么工作,这个时间下班,那他到底几点去上班的?

“你先随便吃些,我买午餐回去,想吃什么?”

褚君霆只顾着讲电话,完全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方磊一脸吐血表情。

方磊跟着褚君霆五年,从未听他对谁说话会带着这种温度。

“你有钱吗?”

夏瑾瑶显然还记得昨天付车钱的那一幕。

“嗯,放心,我今天开始上班,赚到钱了。”

他这话也确实不假,南非的项目二期结算,早上刚有三亿美金入账。

“好吧,那你在外面注意安全,还有说到钱,我昨天答应给你的……”

夏瑾瑶一再提钱不是没原因的,包括她昨晚想把自己也交出去,皆因她总担心对方没拿到任何好处,容易突然改变主意。

“回头我去开张卡,你转给我即可。”

褚君霆猜到她的小心思,既然如此让她安心就是。

之后两个人又闲聊几句,才挂断,夏瑾瑶几次提醒他注意安全,他自然也满口答应,让她不用担心。

她的关心从来都是那么简单直接,也许内容不同,可感觉从来都没变过。

夏瑾瑶挂断电话便去厨房找吃的,果然料理台上有个小餐盒,里面是两份鸡蛋三明治。

好吧,这就是他说的早餐,虽然内容简单,可从造型上看起来应该会好吃,一个男人会做这些也还算不错。

“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愿意娶个老婆……呸呸呸……”

夏瑾瑶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异想天开了,这种想法和她征婚时所想完全背道而驰。

“等一下,刚刚他说赚到钱了,这个时间下班……”

夏瑾瑶突然就开始疑心病犯,尤其对方好像对她给的佣金不太热衷,他不会是改变主意暗中要卖了她吧?

夏瑾瑶, 褚君霆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