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泣血神主

更新时间:2021-04-14 17:22:26

泣血神主 连载中

泣血神主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陈朽, 苏秋雨

精彩试读:“想吃什么都可以吗?”“嗯!不悔想吃龙肝凤胆,爸爸也会想办法弄到!”“那我想吃腾龙会所的龙虾丸子,我同学经常跟我炫耀说可好吃了,只是太贵了,不悔吃不起。”“走!爸爸带你去吃龙虾丸子,以后只要不悔想吃,爸爸天天带你去!”“那还是算了,不悔就是想尝尝而已,天天吃太浪费了,妈妈要是知道我们浪费,会生气的……”父女两说着话出了阁楼,四五辆豪车却立刻怼了过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恭迎血主归来

“啊啊啊!你这个该死的佣人,居然还要跟我们清算?我跟你没完,我不会放过你的,苏家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等着被报复吧!”

陈朽一脸鄙夷的看着她,淡淡道:“苏家?可笑,我……等着你们苏家来报复。”

“该死的佣人,我要你死!还有你苏秋雨,你也该死!你们敢打我,你们都要死!”

苏凌雪歇斯底里。

陈朽忍不住又要动手,却被苏秋雨死死抱住,只能冷冷的盯着苏凌雪,被苏秋雨拖了出去。

——

“秋雨,你们就住在这里?”

陈朽看着眼前这栋破旧无比,仿佛随时会倒塌的阁楼,顿时无比的心疼。

心脏仿佛被拽住,让他无法呼吸。

“嗯!七年前,家族让我打掉肚子里的孩子,我不愿意,激怒了家族,于是被赶出了苏家庄园。”

苏秋雨平静道,打开门走了进去。

阁楼内部还算干净,却透着一股木头腐朽后的刺鼻味道,没有什么家具,一切都显得很破败。

冰箱里只有馒头与剩菜,一点肉腥都没有。

衣柜里的衣服,也都是陈朽熟悉的款式,这说明苏秋雨七年来,几乎没有添过任何新衣服。

很多甚至都穿破了,却依旧洗得干干净净……

这样的场景,让陈朽无比心酸、心疼。

她可是苏家的三小姐啊,要是没有与他相爱,她应该住着豪宅,穿着名牌,享受着奢侈富贵的生活。

做一个衣食无忧,有人伺候的大小姐!

看着周围的一切,陈朽无法想象,她这七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秋雨,对不起,让你受苦了!但你放心,从今以后,我会让你过得比任何人都好,让你成为最耀眼的女人!”

“还有我们的女儿!”

陈朽呢喃着说道,如发鸿蒙大誓。

苏秋雨身体一震,咬紧嘴唇,最终却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将陈朽的话当真。

陈朽开始动手收拾起来,等忙完的时候,苏秋雨已经沉沉的睡着了。

“爸爸,不悔饿了……”

苏不悔瞪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陈朽,肚子传来了咕咕的叫声。

陈朽赶紧将她抱起来,温柔道:“爸爸带你去吃好吃的,不悔想吃什么,爸爸就给你买什么!”

“想吃什么都可以吗?”

“嗯!不悔想吃龙肝凤胆,爸爸也会想办法弄到!”

“那我想吃腾龙会所的龙虾丸子,我同学经常跟我炫耀说可好吃了,只是太贵了,不悔吃不起。”

“走!爸爸带你去吃龙虾丸子,以后只要不悔想吃,爸爸天天带你去!”

“那还是算了,不悔就是想尝尝而已,天天吃太浪费了,妈妈要是知道我们浪费,会生气的……”

父女两说着话出了阁楼,四五辆豪车却立刻怼了过来。

一阵急刹车之后,所有的车都停在了他们前面,从上面快速的冲下来一群杀气腾腾的人。

“该死的杂碎,我终于找到你了!”

杨元文的弟弟杨元武,双目喷火,狰狞的看着陈朽。

他的哥哥被人害死在真龙大厦的包厢,他查到仇人,此刻要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悔,你先回屋等爸爸好不好?”陈朽平静的说道。

苏不悔小脸上有些恐惧,用力的点了点头后,转身回了阁楼。

“该死的杂碎,你敢杀我哥哥,你死定了!”

杨元武冷冷道,眼神中充满杀气。

陈朽平静道:“你是杨元文的弟弟?想要报仇?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还真是不知死活!”

“哈哈哈!我不知死活?”

杨元武狰笑道:“该死的杂碎,在蓉城还没有人敢这样对我说话!你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噢?你在蓉城很厉害?”

“呵呵,蓉城一大半的药材都是我家供应的,我的厉害岂是你能懂的?就算把你杀了,我也不会有事!”

“这么狂妄吗?”

“这就狂妄了?我告诉你,今天我不只要杀你,还要杀了刚刚那小崽子,还有苏秋雨那女人,等我玩过她之后,也要杀!”

“杀光你们,祭奠我哥哥!”

杨元武疯魔一般的怒喝道。

陈朽,瞬间杀机爆发。

他喃喃道:“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触碰我的逆鳞,去威胁我的女人与女儿!既然你那么喜欢杀人,那我,就只能送你去下地狱了!”

他说完,杨元武仿佛是听到天大的笑话般,哈哈大笑起来。

“小杂碎,你是疯了不成?就你还逆鳞?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就站在这里,你送我下地狱试试!”

他冰冷说完,身后的打手,便凶神恶煞的围向陈朽。

但就在这时……

数十辆豪车组成的车队,突然飞快的冲了过来。

前面是清一色的劳斯莱斯与宾利,后面也都是奔驰、宝马级别的豪车,足足有五六十辆,一路尘土飞扬的开了过来。

这样的情况,让杨元武楞了一下,然后惊呼道:“那是……蓉城教父,马爷的车!”

“还有地产大亨周星的车!”

“珠宝皇后孙秀!”

“他们怎么都来这里了!”

杨元武惊呼完,几十辆豪车已经停在了他们面前。

上百个黑衣人,迅速的从一辆辆豪车上下来,簇拥着一个四十来岁,满脸威严霸气的中年人。

中年人眼神如刀,扫视着周围。

他叫马腾龙,是蓉城教父,人称马爷,蓉城最狠的人物之一。

他身后的一男一女,男的是地产大亨周星,女的是珠宝女王孙秀,他们任何一个都比杨家要厉害好几个层次。

看到他们三人,杨元武无比惶恐。

“马爷、周大亨、孙女王,你们怎么来了……”杨元武立刻迎了上去,一脸卑微讨好的说道。

“滚!”

马爷看都没看他,眼睛看向陈朽,露出激动无比的神色,猛地向前几步,直直的跪倒了下去。

他身后的周星与孙秀,以及上百个黑衣人,也都跟着他齐齐跪了下去。

马爷双手与脑袋都紧紧的贴着地面,用颤抖的声音大喊道:“马腾龙拜见血主!恭迎血主归来!”

“恭迎血主!”

“恭迎血主!”

上百人齐齐向着陈朽跪倒大喊,这样的震撼画面,将杨元武震傻了。

他额角滑落下潺潺汗水,内心惊恐到了极致,在蓉城有通天之能的马爷,居然在向陈朽下跪!

而他,刚刚却说要杀了陈朽全家?

他这是,招惹了什么通天的大人物啊!

陈朽低头看着众人,嗜血道:

“我泣血军宗旨!”

“扰我泣血军,虽远必诛!”

“若欺我呢!”

“杀!!!”

“杀!!!”

“杀!!!”

陈朽淡淡说道,眼神冰冷的看着杨元武,冰冷道:“你刚刚说要杀我?还要杀我的女人跟女儿?”

一百亿的黑卡

杨元武此时都快哭了,跪地磕头道:“大哥,我……我知道错了,我鬼迷了心窍,我该死,求求饶了我这一次吧。”

“饶了你?”陈朽一脸冰冷。

他一脚将杨元武踢翻在地,脚踩在他的脖子上。

现在才知道求饶?

晚了!

如果他不是回来得及时,秋雨就要被糟蹋了,如果不是他有力量,杨元武会放过不悔,放过秋雨吗?

不会!

所以,陈朽怎么可能饶了他!

他一脸杀意的冰冷道:“杨元武,你错就错在,不该妄图伤害我的女人与女儿,因为,她们都是我陈朽的逆鳞!”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你是自己找死!”

说完,陈朽将杨元武如同踢垃圾一般踢飞出去。

“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翻了我……”

“求你放了我……”

杨元武大声求饶,陈朽不闻不问。

他冰冷道:“马腾龙,他就交给你了,我不希望再看到他,除了他老婆孩子,与他相关的一切,全部要消失!”

“尊血主令!”

马腾龙大声应道,一脸杀意的看向杨元武。

杨元武惊恐无比,抱着马腾龙的大腿便求饶道:“马爷!马爷饶命啊,我错了,我跟小刀哥是亲戚,看在小刀哥的面子上,饶了我这一次吧……”

马腾龙面无表情,冰冷道:“杨元武,你敢冒犯血主,死不足惜!小刀又算个什么东西?他可救不了你!”

“把他们全部带走!”马腾龙挥手。

杨元武瞬间崩溃了,尖叫道:“马腾龙,你不得好死,你敢杀我,小刀会为我报仇的……”

“你们都要死!”

“都要死!”

“啊!”

一切都安静了。

马腾龙继续恭敬道:“血主,我叫马腾龙,马元甲是我的大哥,他们两位是我的兄弟,周星与孙秀。”

“嗯,你大哥跟我说过你。不过,你们不是泣血军的人,就不要叫我血主了。”陈朽淡淡说道。

“是!那我们就叫您朽爷吧!”

“随你们吧……”

陈朽不在意道。

马元甲是泣血军第一战神,他的得力助手、小弟,巅峰强者,陈朽自然要给点面子。

“朽爷,这张卡里有一百亿,虽然对朽爷来说,这点钱不算什么,但是我们三人的一点心意,还请朽爷收下。”

突然,马腾龙拿出一张黑卡来,恭敬的递给陈朽。

陈朽挑了挑眉,盯着马腾龙三人,并没有立刻去接。

对他来说,卡里的一百亿,屁都不是。

他不缺这点钱。

“你们有事求我?”陈朽淡淡道。

马腾龙惶恐道:“不敢让朽爷费心……只是希望朽爷,以后能在不为难的情况下,提携我们三人一下。”

陈朽闻言,嘴角勾起一个笑容。

“这话,是马元甲教你说的吧?”

不等马腾龙说话,陈朽便接过黑卡,点头道:“好吧,钱我收下了,马元甲还真是不让我省心啊,以后你们就跟着我。”

马腾龙见陈朽接过黑卡,顿时十分开心。

但他敏锐的发现,陈朽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于是赶紧开口道:“朽爷,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了,朽爷有事尽管吩咐我们。”

说完,三人识趣的离开了。

陈朽确实有些不耐烦了,因为苏不悔还饿着肚子呢,等马腾龙的车队开走,他立刻回到了阁楼之中。

苏不悔此时站在苏秋雨的床头,抓着苏秋雨的手掌。

“陈朽!你不要走”

“你不要抛下我,不要抛下不悔!”

苏秋雨说着模糊的梦话,让陈朽内心一痛,他抓住苏秋雨的另一只手,苏秋雨才渐渐的安静下来。

“爸爸,你会再抛下我跟妈妈吗?”苏不悔抬起头,瞪着大眼睛问道。

“不会了,爸爸再也不会抛下妈妈跟不悔了,爸爸发誓!”

陈朽抚摸着苏不悔的小脑袋,无比认真的说道。

他想了想,将马腾龙刚给他的黑卡拿出来,递给苏不悔。

柔声道:“不悔,这张银行卡你拿着,里面有很多很多钱,以后给自己和妈妈,买想要的东西,千万不要不舍得花。”

“哦!”

苏不悔迷糊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太在意的收了起来。

而这时,苏秋雨突然睁开了眼睛,醒了。

她眼角挂着泪水,看着陈朽的脸,突然投入他的怀中,大声的哭了起来。

“陈朽,我做噩梦了,我梦到你又抛下我们消失了!”

陈朽闻言无比心疼,赶紧安抚苏秋雨,许久之后她才平静下来,一家三人一起出去吃东西。

从外面回来,陈朽开始查探苏不悔的身体。

苏秋雨怀孕的时候动了胎气,又碰上了难产,导致苏不悔身体先天不足,发育迟缓,还动不动就生病。

苏秋雨带她看过很多医生,却都治不好。

陈朽亲自检查过后,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苏不悔的病,比他想的还要严重许多。

她的身体亏空情况,已经严重到再不治疗,随时有可能醒不过来的程度,最多还能再活半年!

“还好!还好我回来了,用针灸之术,通过内劲梳理,再加上一些大药弥补,应该能慢慢的恢复过来!”

陈朽呢喃着道,心里无比后怕。

他若是再晚回来半年,可能就见不到苏不悔了。

“明天去弄一套针具,就能开始治疗了,先用内劲疏导一下吧……”

想完,陈朽手掌贴在苏不悔的小腹上,运起内劲梳理着她的身体。

“陈朽你在做什么?”苏秋雨疑惑的看着他。

“我在给不悔治病……”陈朽如实道。

“给不悔治病?你会治?你别乱来,周神医说不悔的身体已经很孱弱,经不起任何的折腾了,你赶紧住手……”

说完,她脸上露出难色,咬牙道:“我一定会尽快借到钱,然后带不悔去找周神医治疗的!”

陈朽有些好奇道:“秋雨,钱不是问题,但那个周神医,你确定他能治好不悔的病?不会是骗子吧?”

在陈朽看来,苏不悔的病已经不是药石能治愈的了,哪怕是神医,也最多只能缓解续命。

所以,那个周神医怕是个手段高明的骗子。

“不会的,周神医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神医,蓉城多少大人物找他看病,他都爱答不理的呢。”

“呵……”

陈朽冷冷一笑,他倒是要看看,这个所谓的神医,究竟是何人?

若是敢骗他妻儿……

定要让他身死道消!

陈朽, 苏秋雨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