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谁若烟雨落

更新时间:2021-04-15 15:21:58

谁若烟雨落 已完结

谁若烟雨落

来源:微小宝 作者:问许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可浣衣局里的管事嬷嬷不给她穿鞋子,她只能忍着疼痛走来走去。一会洗一会晒一会收,她觉得她要死了。可她又必须要活着。为了孩子,也为了揭穿骆离烟。眼看着那小山般的衣衫终于要洗完了,三更的梆子也打过了,纳兰枂正想很快就可以去歇息了,“嘭”,又一堆衣服丢在了她的面前。“纳兰枂,洗衣服的感觉挺好呗?”坐在石头上洗衣服的纳兰枂仰头看迎面的骆离烟,“你又想干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谁若烟雨落:你不是人

看到她乖乖的站住,慕容皓这才满意了,“来人,把火炉里的火炭全都倒出来,从这里一直倒到院墙边。”

几个太监立刻小心翼翼的将火炉里烧得红红的炭取出来,然后,就从慕容皓的身前开始一直扬到院墙那里。

纳兰枂望着那红通通的炭火,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慕容皓,你又要做什么?”

慕容皓漫不经心的冷笑道:“朕要你从这炭火上面走过去,否则,朕立刻把慕容谨腰斩了。”

“阿枂,不要。”那边,慕容谨气若游丝的道。

纳兰枂咬了咬唇,手抚向自己的小腹,腿间越来越粘腻的感觉。

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动得厉害,连孩子都在心疼她这个娘亲了吧。

她是有多失败,她孩子亲生的父亲现在居然要弄死她弄死他们的孩子,还有她的恩人慕容谨。

不,她做不到慕容皓那样的无情。

他可以忘记他们曾经的深爱,她却怎么也没有办法忘记。

微一闭眼,她缓缓抬步。

光着的脚丫白皙如玉,轻轻踏上炭火的时候,耳中是‘嘶啦嘶啦’的响声,白皙很快就变成一片炭黑,长长的炭火铺就的路她就那么一步步的走过去。

院子里瞬间安静。

只有炭火烤熟她肌肉的声音。

慕容谨闭上了眼睛,两手死死的抓着草坪。

骆离烟得意的看着这样的纳兰枂,纳兰枂必须死,只要纳兰枂死了,就没人知道慕容皓的兵符其实是她偷的了。

慕容皓眼看着纳兰枂义无反顾的走在炭火上,心头悄然涌起一丝异样,不过当想到她是为了慕容谨才走上去的时候,顿时又觉得他这样做根本不算什么,等到纳兰枂走到了长长炭火的尽头,他冷冷又道:“纳兰枂,你再走回来。”

纳兰枂只好转身,一双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行尸走肉般的重新又走了回来,终于离开炭火的时候,身子摇摇欲坠,“皇上,你放过阿谨好不好?”

“好呀,今个就暂时放过他,明个你继续走炭火,什么时候他肯交出兵符,朕什么时候结束这场游戏。”

“慕容皓,你不是人。”慕容谨恨恨的喊到。

“慕容谨,你才不是人,从你抢了我慕容皓的女人开始,你在朕的眼里就是蓄生了,慕容谨,朕就看看你的兵符还能留多久?”

“慕容皓,你不得好死。”

来人抬走了慕容谨,可那口铡刀和炭炉还留在原地,那是在警告纳兰枂,明天这样的游戏还会再玩一次。

纳兰枂浑身颤抖着,如果可以,她真想变一个兵符出来交给慕容皓,可她连那个兵符长什么样的都不知道。

“过来,跪下。”慕容皓瞟了一眼纳兰枂额头上的那个‘贱’字,不知为什么,脑海里居然就闪过了他与她从前一起的恩爱,那时,他们那样的相爱,直到他被偷了兵符,被慕容谨的人追杀,从此,他与她也走到了陌路。

纳兰枂只得移前两步,吃力的跪了下去。

身下的草丛立刻染上了血红,脚间还在流血,孩子还动的厉害,只要还在动,她就稍稍的安心些。

“你之前吓着烟儿了,烟儿害喜以来总是腿酸,你就给烟儿捶捶腿吧。”慕容皓淡冷的命令着纳兰枂。

谁若烟雨落:心在滴血

纳兰枂告诉自己不能哭,至少不能在骆离烟面前哭。

可她还是没忍住。

她自己死不足惜,可肚子里还有一个慕容皓的孩子,怀了马上就要九个月了,朝夕相伴在一起,哪怕是还没有见面,她也必须要保住这孩子。

拳头轻轻落下,眼泪也轻轻滴落。

就这样的对着骆离烟,她实在是想不明白骆离烟是怎么蒙骗慕容皓,让慕容皓这样相信她的。

是的,慕容皓也是被蒙骗的。

这样想来,她心底里才稍稍的好过一些。

她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生下她和慕容皓的孩子,她还是没有办法忘记他对她说过的那些话还有曾经的那些温柔,她要活着揭穿骆离烟,让慕容皓知道是骆离烟偷走了他的兵符。

“嘭”,慕容皓一脚踹在她的胸口上,“纳兰枂,你现在不过是一个贱婢罢了,朕让你为烟儿捶腿,你哭什么丧?”

“皇上,姐姐也是不舒服,你就放过她吧,再折腾下去,她肚子里的孩子恐怕就……”

慕容皓冷冷扫了一眼被踢倒在草地上的纳兰枂,“还是烟儿心善,走吧,朕带你去用膳,你想吃什么?朕亲自给你做。”

“只要是皇上做的,烟儿都喜欢。”

“你最近害喜严重,就做一道素菜吧,红烧茄子,如何?”慕容皓一边走一边温声的询问着骆离烟。

“好呀,皇上做红烧茄子最好吃了,皇上多做一些,我记得从前姐姐也爱吃这道菜。”

“不许提她,免得坏了朕的兴致,来人,把纳兰枂送去浣衣局,今天宫里所有的衣服都归她洗了。”

“皇上,你这样会把姐姐累坏的……”

后来的后来,慕容皓与骆离烟还说了什么,纳兰枂完全听不到了。

身体在滴血,心更在滴血。

浣衣局里,纳兰枂正在奋力的洗着衣服。

那如小山一样的一堆衣服,她已经连洗了几个时辰了。

泡在水里的手泡得发白,脚下也生疼生疼的。

可浣衣局里的管事嬷嬷不给她穿鞋子,她只能忍着疼痛走来走去。

一会洗一会晒一会收,她觉得她要死了。

可她又必须要活着。

为了孩子,也为了揭穿骆离烟。

眼看着那小山般的衣衫终于要洗完了,三更的梆子也打过了,纳兰枂正想很快就可以去歇息了,“嘭”,又一堆衣服丢在了她的面前。

“纳兰枂,洗衣服的感觉挺好呗?”

坐在石头上洗衣服的纳兰枂仰头看迎面的骆离烟,“你又想干什么?”

“就是觉得姐姐很辛苦的洗了一天的衣服了,当妹妹的人怎么也要关心一下,你说是不是?”

纳兰枂“腾”的站起,一盆水猛的扬向骆离烟,“哗啦”一声,骆离烟一个没防备,全身就被浇了一个透心凉。

“骆离烟,我待你不薄,你父亲继母虐待你把你赶出了家门,是我收留你把你当妹妹看待,没想到你居然恩将仇报,骆离烟,你不得好死。”

“来人,快来人,把她给我摁进水缸里。”骆离烟气急败坏了,她好好的一身新衣服还有妆容全都被纳兰枂给糟蹋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