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武侠 > 在他怀里插翅难飞

更新时间:2021-04-15 15:16:42

在他怀里插翅难飞 已完结

在他怀里插翅难飞

来源:追书云 作者:鹿小狸 分类:仙侠武侠

精彩试读:顾崇敬微微皱眉,直起身子瞪了她一眼:“活该。”赵可妍一听,顿时有些生气。她小嘴一撅,正欲发作,却突然被人一把横抱入怀。她有些震惊地搂住了顾崇锦的脖子,看着他近在眼前如雕刻般精致的容颜,脸渐渐有些发烫。这是顾崇锦第一次抱她!她几乎能看到,督军夫人的位置正在一点点地向她靠近。刚刚在厨房里忙完的李嫂和丫鬟月秋一出厨房就看到了这一幕,两人赶紧不约而同地躲进了厨房里,偷偷摸摸地笑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试探

“你是说,布防图已经落入程军的手里了?”

-----------------------------------

罗书铭的心莫名一怵,好像是他不小心弄掉了布防图一般,小心翼翼地垂着头不敢看那主位之人。

他斟酌了半晌,才有些战战兢兢地开口。

“依属下之见……应该是……”

话音还未落下,只听“啪”的一声,顾崇锦一掌拍在了办公桌上。

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罗书铭还是不由得瑟缩了一下,上头这位动起怒来,他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顾崇锦冷声质问:“上次不是你带着士兵去抓的人吗?不是说布防图失窃后,第一时间就秘密地将那个女人抓获了吗?你现在跟我说布防图已经到了程军的手里?”

罗书铭不禁冷汗直冒:“是,当晚巡逻的士兵发现布防图失窃之后,就立马封锁了宛城的各个出口,连夜对宋欣瑶进行了搜捕,并于凌晨在同福客栈将人擒获。只是第四区的布防图却一直没有搜到,宋欣瑶也是咬紧牙关不肯松口,属下怀疑......这宛城里恐怕还有和宋欣瑶接头的人。”

顾崇锦趁着脸色没有说话,他骨节分明的食指轻轻敲击这办公桌,半晌过后他才直起身子,走到了竖立在办公室一角的檀木衣架旁,随手拿起挂在上面的戎装穿好,再又面色肃然地带好了军帽。

“备车,回公馆。通知李修杰,让他尽快审出宋欣瑶的接头人。”

罗书铭稍稍松了一刻气,立直身子答道:“是!”

*

宋沐笙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躺在铺满稻草的大牢地板上。

身上的衣服也不知在何时已经被换上了新的。

她的双眼木然地盯着潮湿漆黑的天花板,很久之后,她才稍稍动了动自己的下身,却有些惊讶的发现自己似乎没有被赵潜做那苟且之事。

宋沐笙松了一口气,双眼有些氤氲。

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见到大牢外那湛蓝的天空,还能不能有机会和自己的阿姐再见上一面。

她缓缓坐起身来,看了看牢房四周,想要找个角落坐一坐,却意发现牢房里竟然多了一个犯人。

那个人也是个女犯人,她安静地靠墙坐着,脑袋低垂,杂乱的长发夹着几根草屑披散着,遮挡住了她的脸。

她的囚服上布满了已经干涸的血迹,看得人有些发憷。

宋沐笙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她只是看了那个女人一眼,然后便在远离那个女人的角落坐下了。

不一会儿,牢门就被几名士兵粗暴地打开了。

宋沐笙皱着眉头,看着他们像拎小鸡一样的将那个女人从地上抓了起来。

女人显然和宋沐笙一样经历了非人的审问,她的双腿摇摇晃晃几乎不能站立,几名士兵不由分说地生生将她拖出了牢房。

宋沐笙抱着自己的双腿,不声不响地蜷缩在角落。

不一会儿,从隔壁的牢房里传来了那个女人声嘶力竭的惨叫声。

那声音像是要透过牢房间的石墙,深深刺穿宋沐笙的耳膜。

她的心因为这一声声惨叫而快速跳动着,她把头垂在自己的膝盖上,两只手暗自握成了拳。

混着那凄厉的惨叫声传来的,还有赵潜的拷问声。

宋沐笙并不想去听,但也稀稀拉拉地听到了几个字。

“程军……老实交代……”

宋沐笙估计那个女人并没有如赵潜的愿老实交代,牢房里又传出了对宋沐笙来说再熟悉不过的抽打声。

拷问持续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后,才慢慢停了下来。

牢房的门再次打开了,几个士兵像是丢麻袋一样地将那个女人丢进了牢房里,而后便利落地锁上门离开了。

那个浑身布满鲜血的女人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宋沐笙犹豫了一会儿,这才缓缓起身,走到了那个女人的身边,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

“我还没死。”

那个女人声音嘶哑,让宋沐笙吓了一跳。

她赶忙收回手,生生退开了几步,警觉地看着那个女人依旧紧闭着双眼,维持着仰躺的姿势。

“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女人半睁着眼睛,偏头看向了宋沐笙。

宋沐笙警惕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女人又继续说道:“这里可是专门关押程军俘虏的地方……你也是叶澜之的人?”

她的声音很轻,似是有意要避开偃军的耳目。

女人口中的叶澜之就是程军的督军,单凭一个“也”字,宋沐笙对女人的身份有了八九不离十的猜测。

女人见宋沐生没有回答,也不气恼。

她一只手撑在地上,皱着眉头坐起了身子。

她深深地看了一眼宋沐笙,似是赞同地点了点头:“也对,是该保持警惕。”

那个女人晃晃悠悠地起了身,步履蹒跚地朝着牢房的另一个角落走了过去。

“不过,看在你也是程军同仁的份上,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好不容易走到了角落,她靠着墙慢慢地滑坐到了地上。

挑了一个较为舒服的姿势后,她才抬起头看向了宋沐生,嘴角挂着虚弱却得意的笑容。

“叶督军拿到了偃军第四区的布防图,并在今天袭击了偃军的第四区,给偃军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女人说这番话的时候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宋沐笙,果然察觉到了她些微的表情变化。

布防图已经落入了程军的手里……那是不是意味着……阿姐已经安全了?

宋沐笙迫切地想要知道宋欣瑶地安危,可她又不能确定这个女人的身份。

如果是偃军故意放在她身边的特务,那她之前所遭受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宋沐笙生生压住了心里呼之欲出的疑问,深吸了一口气,垂下脑袋不再搭理那个女人。

女人也不打算再自讨没趣,将头轻轻地靠在墙上,不再说话。

*

华林公馆内,李嫂和丫鬟月秋都在为难得回来一次的顾崇锦忙碌着。

赵可妍从罗书铭那得知了顾崇锦要回公馆的消息,立马换上了新买的素色旗袍,紧张地一遍遍整理着自己的仪容。

直到看见那辆黑色的轿车稳稳地停在了公馆外,这才赶忙下楼迎接。

顾崇锦刚进门,就听见楼梯传来了“咚咚咚”的急促脚步声。

他一抬头,便看见赵可妍踩着白色的高跟鞋,含笑娇俏地朝他奔来。

6-她的名字

顾崇锦的嘴角难得地挂上了淡淡的笑意,看着她像是看着年少不懂事的妹妹一般,眼里尽是兄长般的宠溺。

“崇锦哥——啊——”

赵可妍的双眼落在那挺拔的男人身上,喜不自胜,不禁加快了脚步,谁知这时脚下一崴,她惊叫了一声,眼看着就要从楼梯上摔下来。

顾崇锦心里一紧,立马几步上前,伸手稳稳地扶住了她。

赵可妍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顾崇锦却责备地看着她:“说了不许穿高跟鞋。”

赵可妍瞬间觉得有些委屈。

“我是为了见你才跑这么快的,我崴了脚你不安慰我也就算了,还骂我。”

说着一双大眼睛湿哒哒的似乎马上就要落泪。

顾崇锦有些头疼,他最怕的就是赵可妍的这一套,只好尽量放柔声音安慰。

“好了好了,先看看脚受伤没有。”

他蹲下身子,一只手捏住了赵可妍纤细的脚踝仔细查看。

看着一身军装,平日里威严无比的偃军督军这样温柔地为自己查看伤势,赵可妍心里有些得意。

顾崇锦,偃军督军,有钱有势,高大英俊,这样的男人,是所有女人的梦想,其中包括她赵可妍。

比上其他女人,赵可妍深知自己有着她们无法相提并论的优势——

她的亲哥哥是和顾崇锦一同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在三年前为救顾崇锦而死。

哥哥在弥留之际将她托付给了顾崇锦,顾崇锦也遵守和哥哥的约定,将她带到了身边,这一带就是三年。

整整三年了,赵可妍从未发现顾崇锦带过别的女人回过华林公馆,乃至于公馆上下都已经将她视为了准夫人。

赵可妍心里清楚,顾太太的位置,她势在必得。

她一边想着,一边有些沾沾自喜。

顾崇锦的手指轻轻一摁,原本并不是很疼的赵可妍微微一愣,然后有些夸张地叫了起来。

“好疼啊!”

顾崇敬微微皱眉,直起身子瞪了她一眼:“活该。”

赵可妍一听,顿时有些生气。她小嘴一撅,正欲发作,却突然被人一把横抱入怀。

她有些震惊地搂住了顾崇锦的脖子,看着他近在眼前如雕刻般精致的容颜,脸渐渐有些发烫。

这是顾崇锦第一次抱她!

她几乎能看到,督军夫人的位置正在一点点地向她靠近。

刚刚在厨房里忙完的李嫂和丫鬟月秋一出厨房就看到了这一幕,两人赶紧不约而同地躲进了厨房里,偷偷摸摸地笑着。

月秋偷偷瞄了一眼楼梯间的两人,笑眯眯地看着李嫂。

“李嫂,你说咱们是不是要提早为赵小姐准备安胎汤了?”

李嫂好笑地戳了戳她的脑袋:“就你这丫头鬼机灵!”

月秋一脸羡慕:“小姐真是幸运,能找到督军这样的男人。”

李嫂点点头:“所以啊,你一定尽心尽力服侍好小姐,小姐高兴了,说不定能给你许个好人家。”

月秋一听,一脸羞涩地抿着嘴偷笑。

顾崇锦将赵可妍送回了房间,将她轻轻放在了床上。可赵可妍却并没有打算撒手,她有些娇羞地抿着嘴,眼含秋波地看着顾崇锦。

顾崇锦见女人不撒手,声音里带着一丝无奈:“还不撒手?”

赵可妍“咯咯”地轻笑了两声,她的目光划过他英挺的眉宇,落在了那削薄轻抿的嘴唇上。

她的心跳得有点快。她有预感,他对她也是有感觉的。

不然,为什么天底下这么多女人,唯独对她,他会这样温柔。

这样深信着,下一秒,她鼓起勇气,吻上了那垂涎已久地薄薄的嘴唇。

两唇相碰,她再也顾不了女子的矜持,搂着顾崇锦脖子的手渐渐用力,似是想将自己彻底融进他的身体里。

为了这一刻,她等了三年!

从顾崇锦把她从破败的老屋接出来的那一刻,她就在等着这一天了!

她的心几乎要从身体里跳出来了,她忘乎所以地主动着,几乎要将整个人都依偎进男人的怀里。

可男人的脸色却突然阴了下来。

赵可妍的所作所为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没有想到她会对他有兄妹以外的情感。

他立刻抓住赵可妍的双手,用力将它们拉了下来,面色冷漠地推开了她。

赵可妍没想到顾崇锦会拒绝自己,她面色绯红地呆呆地望着他,脑袋里一片空白。

“等下我会通知苏医生过来看看,你先休息。”

顾崇锦似是不打算多看赵可妍一眼,他将自己的军帽正了正,没有片刻停留,转身离开了房间。

赵可妍呆愣过后,像是发了狂般地拿起了床头的白色软枕,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整个人扑倒在被子上,大声哭了起来。

*

宋沐笙透过大牢里窄小的窗户,呆呆地看着窗外那一小片灰蒙蒙的天空。

这已经是她关进偃军大牢的第五天了。

不知道是不是印证了那个女人的话,布防图真的已经落入了程军的手里。接下来的几天,宋沐笙都没有遭到严刑逼问。

倒是那个女人,每天都被士兵拖入另一间牢房里受尽拷打,待到被送回来时,已经半死不活了。

这一次,士兵将女人扔进了牢房里后,她足足在地上躺了大半日都没有动弹,只是不停地痛叫着。

宋沐笙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几日的相处,两人的交流不多。可也正是如此,宋沐笙对她的戒心才渐渐下降了。

宋沐笙想着,如果是偃军的特务的话,一定早就迫不及待地从她口里套消息了,怎么会连受几日的审问却依旧没有行动的打算。

宋沐笙有些担忧地走上前,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女人消瘦的脸。

“你还好吗?”

女人皱着眉头,脸上一片痛苦的神色,可说出的话却带着几分故作潇洒。

“我还挺得住。”

宋沐笙的心往下沉了沉,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到的话语安慰着她。

“你坚持住,一定会有人来救你出去的。”

女人吃吃地笑了两声,然后便陷入了沉默,许久之后才又开口。

“我恐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她终是睁开了眼睛,眼里是将死之人的混沌。

她有些吃力地半睁着眼睛,看着宋沐笙:“这次……我能知道你的名字了吗?”

小说《在他怀里插翅难飞》 第5章 试探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