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蛇灵

更新时间:2021-04-17 13:01:47

蛇灵 连载中

蛇灵

来源:追书云 作者:江河 分类:灵异科幻

精彩试读:那条蛇盘缠在陈全手上,蛇头顺着他抬起的头对着车子,吐着蛇信,好像在“嘶嘶”作响,那个叫我的声音又开始响了。而旁边的树林里似乎有什么唆唆作响,连风刮过树稍的声音,似乎都在叫我:“龙灵,龙灵!”“快走,别回头,更别看那条蛇的眼睛。”墨修声音发沉。我第一次开车,车子在山路上如同蛇形,一时手忙脚乱,哪还有空回头看。正摇晃的开着,突然路过一道山崖边的时候,几条蛇,直接从半倾的树上落到了挡风玻璃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是墨修-江河

听说我爸让我在张含珠家借住几天,我看着开走的救护车,以及一地的蛇尸,有点心慌。

扫地人行道的阿姨,见到这一地的蛇尸,看着旁边张家的小道观,连忙双手合十,嘴里念个不停,眼睛却一直瞄着我,一脸好奇。

我也不好久留,直接打了个车回去,路上跟班主任请了个假。

到家时,门口还拉着警戒线,我妈和我爸穿着睡衣站在家门口,我爸还在做笔录,我妈在一边不停的解释,外边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隔壁粉面店的刘婶见我,立马嘿嘿的笑:“龙灵啊,你昨晚没睡家里啊。幸好没睡啊,咂,你家楼上陈全的媳妇,被你爸泡蛇酒的蛇给缠了。”

“什么是被蛇缠?”我听着蛇酒就有点感觉不好,脑中总闪过陈全那异常的样子。

刘婶脸上露出一种古怪又稀奇的表情,眉眼好像都挤在了一起,又想说又难以启齿的模样。

旁边的几个平时在街的打溜的二混子嘿嘿的笑:“就是被蛇那个了,听说早上陈顺发现的时候,那条蛇,还有在里面呢,是陈顺他这个当老子的把蛇扯出来的,嘿,这公公把媳妇体内的蛇扯出来,咂!也是一奇了!。”

“真的是稀奇了,听说过蛇缠人的,这泡了酒的蛇,居然也缠人。”刘婶一脸怪异的表情:“那陈全也怪,媳妇死了,居然直接就抓着那条蛇跑了,现在好了,都怀疑他是故意做的。”

“那条蛇还跑了?”我只感觉身体发寒。

刘婶立马就来劲了,提着嗓子正要说话。

人群里,我妈见我回来,朝刘婶沉喝了一声:“这种事情,跟她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讲什么,晦气!”

刘婶嘿嘿的笑,叫着旁边看热闹的进她家店吃粉。

我妈忙将我扯到一边:“你回来做什么,死了人,晦气得很,快去学校读书,家里的事别管。正好你住张道士家,让他给你画个符什么的,去去晦气,都是要高考的人了,还这么不讲究。”

她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我给你转点钱,你在含珠家住几天,给人家买点水果啊,小礼物什么的。有点眼力劲,有什么活,帮着干,衣物自己洗了,别跟家里一样,洗了澡衣服一丢就完事,知道吗!”

她这次挺大方的,直接给我转了一千块钱,还伸手叫看热闹的摩的司机送我:“先去学校,等晚上我去接你和含珠,帮你把衣服也送过去。”

“妈。”我紧抓着我妈的手,沉声道:“我家是不是有一块黑色的蛇形玉佩?”

我这话一出,我妈整个人都僵住了,沉眼看着我:“你怎么知道的?”

“昨晚张道士家外面,死了一地的蛇,张道士被蛇咬得送医院了。那些蛇都是跟着我去的。”我紧抓着我妈的手。

沉声道:“我梦里的那条黑蛇出来了,他告诉我,必须拿到黑蛇佩,还要找那具藏蛇尸的棺材。”

我妈身体有点发抖,看着我的双眼好像一直在跳动。

“听说你家楼上死的那个女的,是被蛇那个给活生生弄死的?”摩的司机也一脸猎奇的凑过来问。

“一边去!”我妈脸色发沉,对着摩的司机沉喝道:“死者为大不知道吗?”

我家暂时是进不去了,我妈拉着我到一边的奶茶店,这会连老板都在看热闹,根本没有人。

我妈正要跟我说什么,陈顺的婆娘就哭喊着冲了进来,大喊着让我家赔命。

“你直接回老家,问你奶奶,这事你奶奶最清楚,等这边事情解决了,我跟你爸回去找你。”我妈忙护着我朝外走。

把我推到路口:“你直接打车回去,不要怕花钱,等下我再转钱给你。”

刚好路边有个相熟的跑黑车的,我妈就直接让那人送我回村。

我坐在车里,就见陈顺婆娘大叫着扑向了我妈,被我妈一脚就踢翻在地。

黑车司机叫袁飞,从后视镜里往后面看了一眼:“你是蛇酒龙的女儿吧?”

蛇酒龙是我爸的诨号,大家都这么叫。

我轻嗯了一声,袁飞嘿嘿的笑:“你爸这次算是惹上事了,你说陈全也真的是……”

袁飞就在镇上跑黑车,熟人多,几乎把事情打听了个大概。

昨天我爸将蛇酒大甩卖,镇上都知道我爸的名号,听说便宜,买的人不少,大家都没出事。

据陈顺交待,昨晚陈全喝了蛇酒,有点上头,一直在阳台溜达,往楼下看。

陈全两口子住的正是我楼上的房间,他们父子俩喝到了凌晨。

陈全醉得都走不稳了,还将那瓶蛇酒抱进了房间,说是要和他媳妇喝点助兴。

“陈顺还听着人家两口子那个了呢,据说特别激烈,结果早上起来,去看,就见陈全媳妇光着身子倒在地上,那条蛇的蛇尾巴还在腿上扭动呢,人都僵了。”袁飞一边说,一边咂吧着嘴。

“陈顺也是胆大,把那条蛇扯出来,刚拉出来,就听到陈全怪叫一声,抢过那条蛇就跑了。估计是躲哪里杀蛇去了,唉陈全也真的是玩大发了。”袁飞从后视镜里看着我,嘿嘿的笑:“小妹,你知道女的怎么玩蛇吧?”

我眼前却闪过陈全吐着蛇信的样子,听到袁飞这样问,心里一阵恶心,没有理他。

袁飞却自顾的自说自话,将车开得飞快,没一会就出了镇子,往进村的小路去了。

我们村比较偏僻,从镇上开车过去得一个多小时,有老长一段山路。

袁飞将车开到山路中间,荒芜人烟的地方时,他却突然停了车,朝我道:“小龙女,哥哥去方便一下,你要不要下来也解决一下啊。”

我看了一下四周,路刚好够两辆车会车,路边杂草丛生,总感觉不安全,朝袁飞摇了摇头:“你快点。”

“知道了,小姑娘警惕性挺高。”袁飞朝我笑了笑,拎着裤头哼着歌就朝旁边的树林子里走去了。

我怕有事,特意将车窗都放上来,又把门关紧。

就在我拉上门的时候,就听到耳边一个声音虚弱的道:“他来了。”

我还有点好奇那个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就听到在树林里解决的袁飞嘿嘿的怪笑。

跟着他好像看到了什么,慢慢的朝树林子里走去,手却扯着裤头,也慢慢的拉开。

而就在袁飞走过去的树边,脖子上缠着那条泡酒蛇的陈全从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

他头跟着缠在脖子上的蛇头慢慢扭动,双眼在树荫下,闪着幽幽的绿光。

那个蛇头慢慢昂起,张开嘴,吐着蛇信,嘶嘶作响。

陈全也跟着蛇头一样,张嘴吐着舌头,发出嘶嘶的响声。

隔着老远,我在车里,看着一人一蛇吐信,脑中就响起了那个叫我的声音:“龙灵,龙灵……”

袁飞已经朝着树林里面去了,我拍着窗子大叫着袁飞回来,可袁飞好像根本听不见,一直往林子里走。

反倒是陈全脖子上缠着那条蛇,慢慢的朝我走过来。

耳中那个声音朝我沉喝道:“快走,回去找黑蛇佩。”

我看着车钥匙,又看了看袁飞,心中一狠,飞快的爬到驾驶室,脑中闪过我爸教我开车时说过的话。

打火,踩离合,挂挡,松刹车,一脚油门直接走。

我刚将车开动,陈全就猛的朝车头扑了过来,趴在车头上,还咧着嘴,吐着已然分叉的舌头,朝我嘶嘶的怪叫。

而那条缠在他脖子上的蛇,呲牙咧嘴的朝我扑了过来,好像就要穿透玻璃,扑到我脸上。

我吓得连方向盘都握不稳了,叫都叫不出声,努力的在操作盘上一通乱摁,想找到雨刮器。

也就在这时,我身边一道黑影一闪,跟着一道强力的水流从前挡风玻璃上横着扫了过去,把那条蛇和陈全都被冲了下去。

我忙扭头往旁边一看,就见那个黑衣男子穿着一身黑袍,身子若隐若现的坐在我旁边。

一张俊朗的脸发着白,他好像喘不过气,粉白的唇微张着:“龙灵,快回去先拿黑蛇佩。”

“你是谁?”我第一次开车,又惊又怕,手心额头都是汗。

那黑袍男子看了我一眼,低声道:“我是墨修,龙灵,你不记得我了。”

黑蛇玉佩-江河

墨修的声音低沉失落,好像有点受伤。

“我记得你。”我开着车,方向盘大开大合的:“你就是我梦里那条黑蛇。”

“呵……”墨修似乎自嘲的低笑了一声。

我虽然听出他声音有点不对,但也没时间理会他,扭头看了一眼后视镜。

刚才被那股水流冲走的陈全,居然又爬了起来,站在车后面,朝我的车子伸着手。

那条蛇盘缠在陈全手上,蛇头顺着他抬起的头对着车子,吐着蛇信,好像在“嘶嘶”作响,那个叫我的声音又开始响了。

而旁边的树林里似乎有什么唆唆作响,连风刮过树稍的声音,似乎都在叫我:“龙灵,龙灵!”

“快走,别回头,更别看那条蛇的眼睛。”墨修声音发沉。

我第一次开车,车子在山路上如同蛇形,一时手忙脚乱,哪还有空回头看。

正摇晃的开着,突然路过一道山崖边的时候,几条蛇,直接从半倾的树上落到了挡风玻璃上。

那些蛇盘旋游动,呲牙咧嘴的隔着玻璃朝我嘶吼。

不过墨修手一挥,一道水流就冲过,将那些蛇全部都冲走了。

一路不时有蛇落下来,都被墨修用水冲走了,我浑身冒着冷汗开着车。

就在车子要进村的时候,我远远的看着村头的石碑,重重的松了口气。

一个方向没打好,车头直接奔着石碑撞了过去,熄火了。

“进村,找你奶奶。”墨修的身形却越来越淡,朝我道:“拿到黑蛇佩后,你只要滴上血就可以了。但那具蛇棺一定要挖出来,暴晒。”

他说着就不见了,我急急的下车,扯着书包正背上。

就见一个衣裳褴褛,头发胡子糊成一团,脸上脏得五官都看不清的人,佝偻着身子,双手垂吊着,朝我嘿嘿的怪笑。

这人是牛二,脑袋有点问题,平时就是在村子里四处打溜乱混,大家做点什么红白喜事,他就去讨吃的。

我忙从背包里掏出一盒饼干递给他,正要进村。

牛二却拦住了我,一边扯开饼干,一边看着我嘿嘿的怪笑:“你不能进去,有蛇跟着你,好大一条,没有身体,可好吓人。你不能进去!”

“没有蛇!”我以为他说的是墨修,忙扭头看了看旁边,可墨修不在。

牛二却指着我身后的影子,吃着饼干嘿嘿的笑,凑到我面前,好像说什么悄悄话。

小心的道:“我告诉你哟,是被你爸泡酒龙打死的那条蛇哟。它没有身体,可会报复你们的。它来找你了……”

顺着他目光看去,这会正是早上十点左右,阳光正好,我的影子被拖得老长,可那根本就不是人的影子,反倒像是一条蜿蜒爬行的蛇影。

我原本已经被打湿的衣服,这会更是冷汗直流。

忙从背包里掏出一瓶饮料塞给牛二,趁着他拎饮料的时候,侧身朝村里跑。

“龙灵,你不能进村。嘿嘿,这条蛇就是来找你们龙家的,嘿嘿……”牛二在后面喊,却又没有追。

我一口气跑到家,奶奶正在喂鸡,见到我回来,原本聚在奶奶脚边吃食的鸡,全部吓得炸毛展翅,扑腾着双翅往鸡圈里跑。

奶奶端着食盆看着我,顺着我的目光看着地上拉得老长的蛇影。

双眼闪了闪,声音低沉,好像早有预料的道:“龙灵啊,你站着别动,等奶奶一会。”

我站在门外,看着奶奶一时有点心慌,不知道奶奶要做什么。

可没过多久,奶奶就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大鹅出来了,拎着鹅猛的朝我的影子扔了过来。

大白鹅被抓已经气急,被扔到半空中,展着翅膀扑腾了两下,拉长脖子“嘎嘎”的大叫。

鹅是嘎人的,我每年回来看到这只大白鹅就怵,我爸说了几次要炖了吃鹅肉,都被我奶奶给骂了回去。

本能的想避开,奶奶却沉喝一声:“别动!”

我立马只能僵住了,有点不解的看着奶奶。

那大白鹅落到我影子里,脚啪啪的踩了两下,找准了方向,果然伸着老长的脖子,展着两只大翅膀,大脚板顺着影子踩得啪啪作响,朝我扑了过来。

“龙灵,别动。”脑中墨修也沉喝着交待我。

鹅嘎人,痛得厉害,它夹一口还不解恨的,要不停的啄啊咬啊。

我被接连嘎了几口,心中又是不解,又是害怕。

过了一会,奶奶端着一盘食出来,把大白鹅引过去。

这才看着我的影子,朝我道:“没事了,进来吧。”

顺着奶奶的目光看去,我原本拖着的那条如大蛇蜿蜒的影子,这会变成正常了。

我重重的松了口气,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解决了。

忙朝奶奶道:“那块黑蛇佩还在吗?”

奶奶给大白鹅添了水,微微叹气的看着我:“终究还是来了。我养这只鹅养了十年了,总想着用不上也好,没想到你一满十八岁就用上了。”

“奶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年生我的时候,真的有条盘棺蛇吗?”我握着奶奶的手,脑子里一片迷茫。

奶奶带着我进屋,从她嫁妆的铜钉大木箱的里面,找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雕花木盒打开后,里面还用白布包着。

“当初秦阿婆说了,这枚黑蛇佩给保你平安,可如果一旦给你,就怕……”奶奶眼带担忧,却还是将黑蛇佩给了我:“这都是你们龙家祖上造的孽。”

奶奶说着,浑浊的眼里闪过水光,握着我的手叹气:“龙灵啊,他们自己造了孽,自己不去偿,却落在了你头上。有本事,报应到他们那些男的身上啊,为什么让我的龙灵去受这些罪。”

我不解的看着奶奶:“到底是怎么回事?”

奶奶却朝我摆了摆手:“你才回来,还没吃早饭吧?吃了早饭我送你去找秦阿婆的徒弟,她现在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米婆了。”

“可墨修说,还要去找那具蛇棺。”我握着白帕站起来。

奶奶却挥着手:“找不到了,被雷劈了。”

她明显不愿意提及那件事,往厨房去了。

“先往黑蛇佩上滴血。”墨修却在我脑中提醒。

我慢慢的解开那块白帕,里面一块通体漆黑如墨的蛇形玉,那玉雕得就是一条盘缠着的蛇,雕工及其细致,鳞片都清晰可见。

明明都是同一块黑玉所雕,可那双半垂半殓的蛇眸,却好像清亮得能照亮人一样。

这条黑蛇,看上去就和我梦里那条黑蛇一模一样。

随着我的注视,黑蛇佩半垂半殓的蛇眸也慢慢睁开。

我吓得差点将黑蛇佩脱了手,脑中墨修也没有说话,似乎看到这块黑蛇佩也陷入了沉思。

听到外面那只大白鹅“嘎嘎”的叫声,我忙找了奶奶缝衣服的针,戳破手指,挤了滴血在黑蛇佩上。

鲜红的血落在通体漆黑的玉佩上,血好像活了过来,顺着雕着蛇身的鳞飞快的散开,不过眨眼间,整条蛇就好像染上了红色。

我看得正愣神,就感觉眼前光线一暗,跟着唇上有着冰冷而柔软的东西落了下来。

诧异的抬眼,就见墨修那张俊脸在我眼前,贴在我唇上的嘴唇,轻轻一抿,似乎在轻叹,又好像在自言自语:“龙灵,我终于吻到你了。”

小说《蛇灵》 第3章 我是墨修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