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逆天娘亲帅爹爹

更新时间:2021-04-15 15:46:45

逆天娘亲帅爹爹 连载中

逆天娘亲帅爹爹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月皎皎, 封渊

精彩试读:几个月前,一次宫宴,有刺客行刺,他因为护驾,挨了对方一掌,那之后身体就不太好。月皎皎叹气,外公的神经大条,看样子是没得治了。“内伤加毒,需要好好休养一阵子,来,把这丹药服下。”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丹药,月山想也不想,伸手拿起就放在嘴里,“唔,味道真不错。”这怕是把丹药当成糖豆吃了吧?月山一代武夫,行为最是不羁,自然不像一般人一样,还要点评委婉一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拿着东西滚

月如霜恼怒不已,“你说念就念?你算.....”

什么两个字,在对上月皎皎锐利仿佛能杀人的眼神,她没再说话。

“聘书,念一遍!”

她扫向那前来下聘的中年男子,声音带着毋庸置疑。

那人面色难看,想要呵斥什么,可周围的百姓已经开始嘀嘀咕咕讨论,看着他们指指点点的,他觉得不能丢了太子的脸。

而且这聘书没问题,这门亲事能成。

“将军府大小姐月如霜天资聪慧,贤良淑德,与太子殿下乃是天作之合,天赐良缘,择良成吉日成婚,应太子口谕,命我等前来求娶下聘。”

月如霜一脸得意,“你还有何话可说。”

月皎皎冷笑,“我说了这门亲事我不答应!”

“你凭什么,又不是娶你!”

她不答应又如何,聘书已经来了,太子殿下怎么可能要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聘书上所说,求娶的是将军府大小姐没错吧?”

月皎皎一问,下聘之人下意识点头,周围人也点头,没错啊,将军府大小姐。

等等,不对啊,将军府大小姐,那不是.......

“我才是将军府大小姐,这门亲事我自然不答应,或者说,你们太子殿下,竟然想娶我月家两位姑娘,并列太子妃吗?”

月皎皎的目光充满寒意。

此时,捏着聘书的那中年男子支支吾吾,不知道反驳什么。

五年前,大家都当月皎皎死了,所以默认这月家,将军府大小姐就是月如霜,她在外面也是这般介绍她自己的。

月如霜双手搅动着手中的手帕,“你胡说八道,月皎皎她已经死了,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冒充她,是何居心!”

不能,坚决不能承认她就是月皎皎,将军府,月家的一切就都是他们的。

“冒充?我有这必要?”

月皎皎满脸讥笑,这种小九九,她已经看得一清二楚。

刘夫人反应得也快,“没错,不需要理会着不知道哪儿来的疯女人,赵大人,请,来人,将这些聘礼给我抬进屋去。”

说着,她自己便要迎接这些人进屋。

月皎皎目光冷厉得可怕,聘礼抬进这将军府?想得美?

在刘夫人跨进大门的时候,月皎皎伸出腿将她绊到,刘夫人顿时吃了个狗啃泥。

“你做什么?”月如霜看到自家娘亲摔倒,气得面色狰狞。

“做什么?这儿是我家,要下聘可以,把将军府大小姐这几个字给本小姐去掉,另外,东西抬到你们旁系去,别脏了我将军府的地儿!”

福伯还疑惑为什么自家大小姐不让他来证明身份,现在这样,打脸也挺爽快的。

“你,你演戏还上瘾了是不是,月皎皎她死了,你这个冒牌货,福伯,你不要被她给骗了。”

不管月如霜的歇斯底里,福伯面色平淡。

“如霜小姐,你口口声声说我们将军府大小姐是冒牌货,你是何居心?老将军未曾说过立你为大小姐,怎么下聘这种事儿还往将军府来?”

如果说之前月皎皎的打脸只是比较疼,那这会儿福伯的话就是能把脸打肿。

“她,她不是早就死了吗,不可能是月皎皎!”

刘夫人气恼的盯着月皎皎,她不相信对方一弱女子能逃得过那些壮汉。

“谁说我外孙女死的?给劳资再说一遍,劳资送他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将军府内响起。

一名身着亵衣亵裤,随便套了件外衫的老者大步从里头跨出,身后跟着小跑的侍从。

听着这个声音,刘夫人一哆嗦,下意识和自家女儿对视一眼,没有再说话。

月皎皎打量着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老者,他便是原主的外公,月山。

月山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月皎皎,眼神轻柔,仿佛怕吓着她。

“皎皎,外公不是在做梦吧?你,你回来了?”

他怕又是梦一场啊。

听着这般小心翼翼的话语,月皎皎的鼻子一酸,直接冲上去抱住月山。

“外公,我回来了。”

此举,也有原主的情绪和这身体残留的记忆,委屈,思念在这一刻汹涌而出,却又是那么的温暖。

月山顿时红了眼睛,他轻拍月皎皎的肩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随后,他松开了自家外孙女,目光冷厉的盯着那下聘的队伍。

“谁想娶我家皎皎,先试试我的大刀答不答应!来人,把老夫大刀拿来!”

杀意凛然,大家都有种被无形力量拂过面门的感觉。

手握聘书的赵大人倒吸一口凉气,“那个,老将军,误会,我们,我们殿下要娶的是月如霜小姐,真的。”

闻言,月山眼中的杀意顿减,他不悦的瞥了一眼这一群抬着聘礼的队伍。

“那你们走错门了,来这儿做什么,滚,别打扰老夫和外孙女团聚!”言外之意,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刚才的打脸是疼和肿,这会儿月山的话,那就是插刀啊,月如霜母女尴尬得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藏起来。

咬咬牙,月如霜捏了捏手心,“大爷爷,您就不为如霜做主吗?我也是您孙女啊。”

那月皎皎只是外孙女,偏生还跟着姓月,凭什么!

月山一口打断,“胡说,劳资只有一个女儿,没儿子哪来的孙女,做主,找你爷爷去,他又不是死了。”

刚刚月如霜母女否认自家外孙女的身份,这会儿他心里老不爽了,怎么可能会给面子。

刘夫人一脸尴尬和难过,“大伯,您.....”

“行了,不是要嫁人吗,嫁就是了,她那一份嫁妆,我将军府不会少了就是,现在,赶紧带着这堆东西走,这么红,刺我眼睛!”

此言此举,众人当真是无言以对,忽然觉得月皎皎那就是他外孙女,这脾气,嚣张得一毛一样。

月皎皎心里暖暖的,这就是原主的外公,以后也是她的,当真是护短得让人窝心。

“皎皎,咱们进屋”一行人转身进了将军府,将这一地的人都给晾在那里。

特别是来下聘的这队伍,更是尴尬得无与伦比,可已经抬出来的部分聘礼,哪有再抬回去的道理,只得看着月如霜母女。

“如霜小姐,这些东西 .......”赵大人说话的语气,已经有些不善。

一个都不放过

今日,太子殿下的脸面,那是被丢尽了!

月如霜也是知道的,却也只能装作一副无奈委屈的模样,“劳烦诸位改道,送到月府去吧。”

月府,将军府,名字的差别,这名声地位可就差多了。

可恶,那老东西怎么这个时候醒来了,还有月皎皎,偏生这时候回来,专门坏她好事儿!

最后,下聘队伍转到旁边的小巷,前往月府,一路上安静得紧,也没有再敲锣打鼓,似乎丢不起这个人。

这头,月山回屋匆匆的整理好仪容才来到客厅。

“皎皎啊,你饿不饿,我让厨娘给你做喜欢吃的菜。”

月山一边进屋一边说,可看到待在月皎皎身边的三小只,他表情一愣。

“这,皎皎,这孩子是......”这模样,怎么那么的。

月皎皎勾唇,“快,叫曾外公。”

“子辰。”

“子风。”

“子芸。”

“见过曾外公”三兄妹齐声道,声音甜甜的,眼睛亮晶晶。

月山后退一步,迅速将客厅的门给关上,这才坐到月皎皎旁边的椅子上。

面对四人不解的眼神,月山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隔墙有耳,安全最为重要!”

月皎皎顿时就明白了,将军府如今的情况,外公想必也是清楚的。

说完,他心疼的朝着三只张开手臂,各自拉到跟前。

“这小模样,和你娘小时候可像了,皎皎,你怎么不早一点回来?孩儿他爹怎么没跟着?”

月皎皎差点让口水给呛到,“他们的爹,额......出了点意外”她现在对那张脸模糊得很,要她怎么说。

可这话听在月山的耳中,那就是孩子他爹死了,眼中慈爱和心疼之色更强。

“乖孩子,没事的,以后曾外公护着你们,谁敢欺负,也要问劳资,额我的大刀答不答应!”

三兄妹对视一眼,脸上绽放出笑容,“哇,曾外公你最好了,我们喜欢你。”

月山顿时被三只叽叽喳喳的声音给迷得七晕八素,笑得合不拢嘴。

“芸儿是吧,来曾外公抱抱举高高,带你去库房拿见面礼去”说着,抱起月子芸便要往外走,连亲亲外孙女都忽略掉。

就在这时候,他身形趔趄,下意识扶着椅子扶手,面色微微一白。

“啊,曾外公你怎么了,毒还没有解吗,芸儿给你看看。”

月皎皎伸手,手指搭在月山的手腕上,“还是我来吧,唔......毒是解了,但身体太差,需要好好补一补。”

一旁的月山,惊讶的看着自家孙女,“皎皎,你,你何时学会的医术,毒,你说我中毒了?不是内伤未愈吗?”

几个月前,一次宫宴,有刺客行刺,他因为护驾,挨了对方一掌,那之后身体就不太好。

月皎皎叹气,外公的神经大条,看样子是没得治了。

“内伤加毒,需要好好休养一阵子,来,把这丹药服下。”

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丹药,月山想也不想,伸手拿起就放在嘴里,“唔,味道真不错。”

这怕是把丹药当成糖豆吃了吧?

月山一代武夫,行为最是不羁,自然不像一般人一样,还要点评委婉一番。

“等等,皎皎你何时学会的医术,当年你是如何逃过泥石坍塌的,是不是那臭小子算计的你,王八羔子,劳资当初就该废了他!”

月山义愤填膺,仿佛下一秒就会去找太子林楚风算账。

月皎皎嘴角抽搐,眸中划过一道暗芒,“外公放心,当初伤我的,一个也跑不掉.....谁在外面!”

她猛地拂袖,已经关上的客厅大门忽然大开,一道人影被她揪进来,狠狠的砸在地上,茶水点心落了一地。

“哎呦,大小姐手下留情,是老奴啊”一老婆子卷缩着,哎呦呼喊。

此人,便是那天和月如霜接触的下人,金婆婆,将军府的老人,月山亲自提拔起来的,后院厨房一把手,深得信任。

一缕杀意拂过月皎皎的眼底,她戏谑,“本小姐若是不留情,这颗脑袋怕是要被我当成球踢了。”

月山面色阴沉,“偷听主子谈话,想怎么死?”

说到自己中毒,他已经开始怀疑。

金婆婆面色惨白,“老将军,老奴什么都没有听到,真的,老奴得知大小姐回来,甚是欢喜,立马准备了她爱吃的桃花酥,老奴真的什么都没听到。”

“外公,我想去我那院看看。”

月山收敛眸中的杀意,“好,我们这就过去,你那院,我一直让人打扫,给你留着呢,什么东西都没有动过。”

免去一死,这金婆婆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脯,最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离开。

原主月皎皎的院子,景色别致,有楼台假山,当真是被自家外公放在手心里娇宠的。

“皎皎,你是回来阻止林楚风那小子成婚的吗,外公和你说,他就不是个好东西!你放心,外公会给你出气的!”

听着月山苦口婆心的劝解,月皎皎轻笑,“外公,我的仇我自己报,欺负咱们将军府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月山听了,狠狠吐出一口浊气,“皎皎长大了啊,很好,有你管着这将军府也好,稍后我就让人把拿下吃里扒外的拎出来,把腿打断!”

“外公,打断人腿太残忍了!”一旁的月子芸软糯糯道。

看着身边乖巧跟随的三小只,月山才惊觉,自己不能在孩子面前展现出自己狠辣的一面,容易带歪。

他立马点头,“对对对,芸儿说的都对,那你觉得要怎么做,将他们赶出去?”

“不不不,芸儿的意思是要更残忍一点,手也得打断,舌头也得给扒了,省得他们到处乱说,哥哥你们说是不是,赞不赞同芸儿说的。”

“赞同。”

听着这话的月山整个人有着傻,他下意识的看着月皎皎。

“外公,人善被人欺,以前我傻,现在我想通了,您放心,我会好好教芸儿他们的。”

月山叹气,“你说的对,以前外公不教你这些,才让你吃了这么多苦,从今往后,我将军府月家的人,谁敢欺负,能动手绝不还嘴,知道了吗?”

月子辰兄妹三人露出会心的笑容,乖乖点头。

将军府内,其乐融融,可某座府邸,一片愁云惨淡夹杂着怒火中烧。

月皎皎, 封渊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