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王府娇妾

更新时间:2021-04-15 17:44:21

重生之王府娇妾 连载中

重生之王府娇妾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叶珍珍, 齐宥

精彩试读:叶珍珍虽然不想去,可拗不过张嬷嬷,只好跟着她老人家去了园子里。后院亭子里,兰照佳早早便看到了那由远及近的灯笼,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了。看来,靖王还是最在意她,她一来就撇下那个所谓的通房丫头,来见她了。“小姐,奴婢说句不值当的话,一个通房丫头而已,不过是个物件儿,小姐不必担心,等您嫁过来了,要发卖还是要赏人,不过是小姐一句话的事儿。”站在兰照佳身后的丫鬟绯云压低声音说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重生之王府娇妾:投怀送抱

叶珍珍虽然不想去,可拗不过张嬷嬷,只好跟着她老人家去了园子里。

后院亭子里,兰照佳早早便看到了那由远及近的灯笼,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了。

看来,靖王还是最在意她,她一来就撇下那个所谓的通房丫头,来见她了。

“小姐,奴婢说句不值当的话,一个通房丫头而已,不过是个物件儿,小姐不必担心,等您嫁过来了,要发卖还是要赏人,不过是小姐一句话的事儿。”站在兰照佳身后的丫鬟绯云压低声音说道。

“你不懂。”兰照佳皱了皱眉说道。

她不希望齐宥碰别的女人,起码在娶她之前,她不希望他有别的女人。

看着那灯笼的光芒越来越近,兰照佳连忙轻轻抬了抬手,绯云收到自家主子的提醒后,背过身去,打开了带来的黑色布袋,将里头的萤火虫放了出来。

点点银白的、灵动的光芒顿时环绕在亭子里,特别是兰照佳身边,光芒忽隐忽现,像是从天上洒落的点点繁星。

齐宥走近后看到的便是这一幕,更觉震撼。

今日的兰照佳是精心打扮过的,一身莲青色银丝绣石榴花褙子,在月光映照下,石榴花若隐若现,流光溢彩,头上梳着坠马髻,斜插了三只白玉如玉钗,左侧鬓边戴了一朵小小的珠花,耳上戴着一对宝石圆珠坠,那青粉色的珠子在月光下散发着淡淡光芒,格外引人瞩目,也显得她细长的脖颈更加白皙完美。

脸上的妆容自是不必说,虽淡扫蛾眉薄施粉,眉心却贴着青色的花钿,眼尾一抹嫣红,清丽中带着丝丝勾魂儿,宛如坠入凡尘的仙子。

齐宥快步到了亭子里,却也和兰照佳保持了距离,毕竟……两人并未婚嫁,不能逾越。

孤男寡女月下相会本就不妥了,齐宥自然恪守礼仪。

兰照佳却有些失望,她本以为齐宥会过来抱她呢。

是因为打算娶她为妻,所以敬着她,一切都要等成亲之后吗?

兰照佳突然欣喜起来。

“表妹,你怎么过来了?”齐宥看着眼前如花般娇俏的少女,低声问道。

“自然是想表兄了。”兰照佳红着脸,靠了过去,低头说道。

张嬷嬷拉着叶珍珍远远的看着,不敢靠得太近,毕竟她家王爷是有功夫在身的,太近就会被发现了。

她老人家年纪虽然不小了,眼神却好,见那兰小姐居然靠近王爷,依偎在王爷胸口时,气的浑身发抖。

“珍珍,你一定要争气。”张嬷嬷低声道。

叶珍珍闻言懵了,她要怎么争气?直接过去把王爷拽回来吗?

这是兰照佳这几年来第一次鼓起勇气靠近齐宥,虽然他们互相倾心对方,自己也时常找理由和他见面,可越矩的行为还是第一次呢。

齐宥比她想象的更高一些,她要踮起脚尖才能靠到他胸口。

她都这么主动了,王爷表兄也该有所回应吧。

被他抱在怀里的感觉肯定很好。

结果她刚刚想象了一下,就被齐宥推开了。

兰照佳的脸色瞬间惨白起来,刚想抹眼泪问问表哥是不是得了那个贱婢就不喜欢她了,没想到迎接她的却是齐宥的大喷嚏。

阿嚏……阿嚏……

齐宥猛的低下了头,又狂打几个喷嚏。

兰照佳本就长得娇小,矮了人家差不多一个头呢。

她能感觉到那股气都喷到了她头顶,也不知道有没有口水沾染在她发丝上。

本就有洁癖的她顿觉恶心,难受的不得了。

而齐宥呢?

幼年时的他答应要娶兰照佳为妻,她又时常提醒他别忘了,天长日久,他便觉得,娶这个女人也不错,起码知根知底,以后不至于没话说。

未来媳妇投怀送抱,他虽然觉得有些与礼不和,但也没想推开她,不曾想兰照佳靠过来后,身上那浓烈的脂粉气和花香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刺的他鼻子发痒,喷嚏一个接一个,难受死了。

以前他和这表妹靠的不算近,哪怕私下见面也发乎于情止乎于礼,那时候闻到的味道不重,今日却熏得他难受死了。

这一刻,他不禁想起自己之前在叶珍珍身上闻到的味道来。

淡淡的清甜香味儿,混合着一丝丝奶香,就好像……就好像最美味的点心一样。

额……他该不会肚子饿了吧?

齐宥觉得自己这想法有些荒唐,可他不得不承认,那味道好闻极了,让他有种恨不得将人也吞下去的悸动。

同样是女子,怎么兰照佳身上着味道如此可怕?

他过敏了!鼻子好痒啊!

“表哥,你怎么了?”兰照佳见齐宥往后退了一步,备受打击,眼中雾气腾腾,可怜巴巴问道。

“没,没事,这时辰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府吧,姑娘家夜里可不该在外头走动。”齐宥轻咳一声道。

兰照佳听了齐宥的话后心都要碎了,她抬起一双水润的眸子,眼中满是委屈和控诉:“表哥这是嫌弃我不顾女儿家的闺誉和脸面,漏夜前来与表哥相会吗?”

齐宥看着她泫然欲泣的样子,一时无语了。

他能说什么?说我受不了你身上的味道?

而且,他也没请她来相会啊。

兰照佳见齐宥不说话,眼泪夺眶而出。

齐宥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

从前,他只觉得自己这个表妹才华横溢、温柔可人,虽然有时候爱哭一些,但女儿家本就娇弱,就比如他母妃,有时还不是会掉眼泪,所以他也能忍受。

今日却有些烦了。

“表哥?”兰照佳见他不仅不安慰自己,竟然还往后退了一步,脸色也不好看,顿时气的不行,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齐宥郁闷了。

倘若表妹也和其他女子一般,喜欢无理取闹,他还娶她回来做什么?给自己添堵吗?

“表哥,你是不是被府里那个小贱人勾了魂儿,所以才如此不待见我?那个通房丫头就那般好吗?表哥难道忘了,你答应过我,会娶我为妻的。”兰照佳跺了跺小脚,颤声说道,眼神无比的幽怨。

从前,只要她稍稍表示出想哭的意思了,表哥就会哄着她了,今日自己一再试探,表哥却无动于衷,肯定是被刚刚收用的通房丫头给迷了心窍。

重生之王府娇妾:王爷有病,得治!

她就知道,男人一旦开了荤,就和过去不一样了,满脑子想的都是那龌龊的事情。

即便她喜欢了多年的表哥,也和她那几个纨绔哥哥差不多,一路货色。

齐宥听了之后脸色变了。

什么小贱人?

他最不喜欢旁人开口闭口便骂人,这样的话从他这位知书达理、飘飘欲仙的表妹嘴里说出来,更让他难以接受。

再说了,他和叶珍珍之间还没有发生什么呢,兰照佳说这样的话,简直是在污蔑人。

“你一个未嫁的女儿家,不该说这样的话,再则,我幼年时不懂事,说要娶你,如今却做不得数了,我的婚事,自然得由父皇和母妃做主。”齐宥正色说道。

他已经厌烦兰照佳时常把幼年时的戏言时常挂在嘴边了。

那时候他不过几岁,懂什么?

兰照佳听了之后心肝都要碎了,转身便往外头跑去。

叶珍珍和张嬷嬷见了,赶紧往后退去,躲到了假山后头。

齐宥虽然生气,但还是追了上去。

已是深夜了,兰照佳毕竟是女子,又只带了个丫头出来,万一回去遇到了麻烦,那就不好了。

他得派两个护卫将她送回去才是。

“啧啧啧……这兰小姐还真是一次比一次大胆,竟然对咱们王爷投怀送抱。”张嬷嬷见园子里没有旁人之后,顿时笑着说道。

不过,她说完之后便有些担心了。

自家王爷那么喜欢兰小姐,人家投怀送抱都无动于衷,还把人推开往后退了两步,莫非王爷身体有恙?

换作正常的男子,又是这样血气方刚的年纪,肯定不会是这样的反应吧。

难道王爷那方面有问题?

这么一想,张嬷嬷心中一片骇然。

怪不得王爷出宫自立门户这三年来从来没有碰过任何女人,原来是不行啊。

张嬷嬷面如土色,心里像压了一座山一般,喘不过气来。

不行,必须要试一试,倘若王爷真的有这方面的毛病,那就得治啊,耽误久了才真是无法挽回了。

“珍珍,等会回去好好沐浴一番,嬷嬷我亲自替你打扮打扮,你争取在今夜拿下王爷。”张嬷嬷一把握住叶珍珍的手,十分激动的说道,仿佛叶珍珍就是那根救命稻草。

“咳咳咳……”叶珍珍顿时面红耳赤,一脸尴尬。

“嬷嬷,我之前惹怒了王爷,王爷今夜怕是不想见到我了,改日吧,改日……”叶珍珍说完之后,赶紧往正院那边去了,因为走的急,脚下跌跌撞撞的,几次差点摔倒。

“这孩子!”张嬷嬷见叶珍珍逃也似的跑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不过,小丫头未经人事,对这方面毫无经验,如此反应也是正常的。

她老人家那儿有本册子,压在箱底多年了,倒是可以拿出来给叶珍珍那丫头好好瞧瞧,好让她知晓如何伺候王爷。

叶珍珍惊出了一身冷汗,回到屋里之后坐了片刻,才去小厨房那边要了一桶水,将身子细细擦洗了一番。

她不是主子,不能用寝殿相通的净房沐浴,只能与其他的丫头们一般,在不当值的那一日沐浴了,平日里也只能擦洗擦洗。

等等……

叶珍珍突然皱起了眉头。

她现在是通房丫头,和从前不一样了,到底哪一日不用当值呢?

看来她明天得去问问张嬷嬷才是。

躺到床上之后,叶珍珍突然想起那位兰小姐来。

她上辈子虽然和人私奔离开了京城,但去的地方离京城也只有百里之遥,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小镇,离官道很近,所以往来的人很多,消息还算灵通。

京中发生了什么大事,有什么八卦,她都知道。

那位兰小姐,是王爷五舅舅家的庶女。

王爷的五舅舅是庶出,在兰家本就属于边缘人物,加之又好女色,子女颇多,就更不受待见了。

兰小姐在整个家族的贵女中排行十一,她的母亲原本是外室,在生第二个孩子时难产,一尸两命,兰小姐才被她父亲五老爷接回了兰家。

外室生的孩子,一般情况下并不被家族认可,若不是她长得和五老爷有几分相似,休想认祖归宗。

这样的女子,在大家族中举步维艰,做梦都想飞上枝头变凤凰,所以才花心思赖上了靖王齐宥。

叶珍珍想到此忍不住撇了撇嘴。

他们这位王爷虽然长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但却是个古板的性子,有个小表妹从小赖着他,说他小时候答应娶她,成天把非他不嫁的话挂在嘴边,又装的温柔可人,一副他不娶她就要了此残生的架势,他自然得负责啊!

可叶珍珍记得很清楚,两年之后,兰家十一小姐出嫁,嫁的人却不是他们家王爷,而是王爷的七弟睿王。

那件事儿在清溪镇传的沸沸扬扬,都说靖王因此备受打击,有些神志不清,在皇家狩猎时失手射中了七皇子,不仅被夺了亲王头衔,连带着辰贵妃娘娘也受到牵连,被降了位。

她现在既然已经留下来当通房丫头了,自然得为自家王爷考虑了,不然他倒了大霉,她也没好果子吃?

叶珍珍想着想着,只觉得困意袭来,慢慢睡着了。

齐宥回到寝殿时已经快到半夜了。

他原本派了两名侍卫送兰照佳回去,可人家死活不肯,非要他亲自送才罢休,大晚上的,她也不怕旁人瞧见,在王府门口就痴缠起来,他当时气得不行,直接让四喜把人打晕后送走了。

因为生气,他去王府后头的演武场练了一个时辰才回来。

发泄一番又沐浴更衣之后,齐宥觉得自个总算舒服了。

“爷,奴才去外间值夜。”已经赶回来的四喜恭声说道。

齐宥绝口未提兰照佳,轻轻点了点头

四喜正要出去,耳边却传来了自家主子的声音。

“告诉门房上的人,以后未经本王允许,不许外人入府,违者重责三十板,发卖出府。”齐宥沉声说道。

“是。”四喜连忙应了一声,高高兴兴传话去了。

今日那些人要是拦住了兰小姐,也不会出这样的事儿了。

小说《重生之王府娇妾》 第10章 投怀送抱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