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妻子的秘密

更新时间:2021-04-16 11:02:23

妻子的秘密 连载中

妻子的秘密

来源:追书云 作者:笑影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大伯名叫吴大强,跟我家是邻居,当年我家修别墅的时候,他也非常眼红。时不时就跑来我家搞几包水泥扛几捆钢筋回去,其它砖砖瓦瓦的建筑材料他没少拿。他还从我手中借走了二十万,据说最后十万用来修房,十万用来赌。现在他家,也是三层小洋楼了。如果按宅基地面积和建筑面积补贴的话,他家应该也可以获得百来万的补贴。“我家获得多少补贴关你什么事?用得着你问吗?”大伯将嘴角一扯,将头一昂,一脸鄙夷的对我叱问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妻子的秘密:回老家

疯狂之后,我也不失眠了,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第二天清晨,老婆竟然破天荒的依偎在我的怀中,她眨着媚眸,对我柔声说道:“老公,你昨天好厉害……”

从她那红晕的脸蛋可以看出,她确实得到了满足。

如果没有昨天下午儿子的那一个电话,我此时肯定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男人。

然而,已经没有如果了。

“老公,我想好了,你想重新开公司也可以,毕竟咱家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老婆见我没有说话,一边用手在我胸膛上画着圈圈,一边对我说道。

“嗯,等拿到钱再说吧。”我只是漫不经心的敷衍了她一声。

真没想到,我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没有法征服她,却用另外一种方式征服了她。

我吴双难道就只沦为了一个满足她需求的工具了吗?

可怕,太可怕……

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行,我去上个厕所!”

她对我说完后,便拿着纸,上厕所去了。

她一走,我立即坐起来,迅速将昨天买好的针孔摄像头装在了音响上面。

这种摄像头虽然不能联网,但内存很大,可以录制将近一个星期的视频。

而且它非常隐蔽,就算凑近看了也根本看不出来。

接下来我不在家的这几天,就全靠它帮我监督了!

我也不想走到这一步,但我也不能再傻下去了。

如果她真的背叛了我,这摄像头将成为最有力的证据!

吃完早点后,本来想陪老妈玩一天,带她去买些衣服,明天再回去。

可老妈一直坚持今天就要回去,说家里的鸡鸭猫狗没人帮喂,菜苗也需要浇水。

所以没办法,只好今天启程,开着我的东风货车,载她开往乡下。

“妈,下次来的时候直接打电话给我,我好回去接您。”路上,我对老妈认真的说道。

“划不来的,你来回一趟,油钱起码要五百块,而且还耽误你的工作,你一天的工资不是有五六百块钱嘛,这进进出出,就浪费了一千块多钱了。我自己搭车,一百块就搞定了。”妈妈连连摆手,笑着跟我算起了账。

多年卖菜的经验,练就了她超强的算数能力。

之后,我没再说话,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老妈勤劳一生,不管是我飞黄腾达的时候,还是我穷困潦倒的时候,一直都为我精打细算着。

我公司破产的第二天,我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跟老妈开口,老妈就把她那张一百万存款的银行卡交给了我。

不对,准确来说,是一百一十二万,她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一并交给了我。

而我那岳父岳母呢?拽着两百万,却说要帮小女儿买房当嫁妆……

这,就是区别啊……

“双儿,有什么心事吗?”老妈见我神情凝重,对我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事,妈。”我强行挤出一丝微笑,对老妈摇头道。

“你这孩子,还能骗得了我吗?肯定是和心纯闹矛盾了吧。没事的,只要有钱了,一切就都会变好的。”老妈微眯着双眸,对我安慰道。

“嗯嗯。”我笑了笑。

看起来是微笑,其实是苦笑。

有钱了确实一切都会变好,但没钱时留下的疤痕,却永远也无法再修复了。

一直以来,我觉得只要我对她百依百顺无微不至,她就看不上其他男人了。

结果呢,我直接被现实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随后,我和老妈一路无言。

摇摇晃晃,经过将近七个小时的跋涉,我们终于回到了乡下老家。

“哟!这不是大老板吴双嘛!回来了啊!”

我刚把车停好,邻居大伯便过来给我补了一刀。

没错,这邻居大伯,是我的亲大伯。

好赌成性,无所事事。

大伯此时称我为大老板,不就是打我的脸吗?

当初,我有钱的时候,大伯三天两头跑去省城找我借钱。

一开始,我都是几千几万的给,但后来知道他把钱都拿去赌了,所以和他大吵了一架闹翻了,从此以后就不再借钱给他。

所以,他一直对我怀恨在心。

我妈之前跟我说过,大伯知道我公司破产后,直接在我家门口放鞭炮敲锣打鼓庆祝,气得她三天没吃下饭。

面对大伯的讥讽,我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并没有过多的搭理。

然后,我便扶着老妈往屋里走去。

“对了弟妹,昨天晚上你不在家,你的狗跑到我家和我家大黄抢吃,我一下没收住力,结果一棍子就把它给敲死了。今天早上我和你嫂子忙活了半天才把它给剁干净,你们娘俩要不要过来吃?红烧的。”

我和老妈还没有走进家门,身后便再次传来了大伯那阴阳怪气的声音。

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老妈在听到大伯这番话的时候,她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不过老妈并没有回头,在稍微深吸了一口气后,便继续迈步回屋。

我知道,老妈是不想和大伯闹掰,毕竟是邻居加亲戚。

但我不能忍了。

因为那狗是当年我买给老妈陪老妈作伴的啊!

而且还是一只花了好几千的阿拉斯加犬。

老妈平时待它,就像待自己的儿子一样,老妈吃啥,它就吃啥。

甚至每天都要给它洗澡。

结果呢,竟然被大伯吃了!

“你他妈……”

勃然大怒的我,直接抄起路边的木棒,冲进了大伯家!

妻子的秘密:欠债还钱

嘭!!

我一脚将大伯家的门踢开,冲向了他们家的狗窝!

此时,狗窝中,五只还未睁眼的小土狗崽,正蜷缩在狗妈妈的怀中,睡得香甜无比!

看到这些小生命,本想将大伯家的狗一棍抡死的我,心又突然软了。

狗何错之有?

错的,是人心啊!

我站在狗窝前,思考了很久!

狗可以放过,但大伯不能饶恕!

“吴双,你想干什么?!信不信我告你私闯民宅啊?!赶紧把你手中的棍子给我放下!”这时,大伯也已经闻讯赶来,对我怒声呵斥道!

“私闯民宅?”

我回过头,笑了笑,对大伯冷冷的说道:

“吴大强,这次我们村拆迁,你家应该可以获得不少补助吧?”

大伯名叫吴大强,跟我家是邻居,当年我家修别墅的时候,他也非常眼红。

时不时就跑来我家搞几包水泥扛几捆钢筋回去,其它砖砖瓦瓦的建筑材料他没少拿。

他还从我手中借走了二十万,据说最后十万用来修房,十万用来赌。

现在他家,也是三层小洋楼了。

如果按宅基地面积和建筑面积补贴的话,他家应该也可以获得百来万的补贴。

“我家获得多少补贴关你什么事?用得着你问吗?”大伯将嘴角一扯,将头一昂,一脸鄙夷的对我叱问道。

“关我什么事?你当年从我手中借走的钱,应该不下五十万吧?”我凝了凝眸,用略显认真的语气对大伯问道。

当年我公司如日中天的时候,逢年过节,都会看到大伯来公司的身影。

说是来给我送点土特产,其实每次都是来借钱的。

最过分的一段时间,甚至就连父亲节,大伯都跑来给我送礼物……

当时觉得大伯是我长辈,而且我手上也有余钱,前前后后,就总共给他转了几十万。

久而久之,大伯便对我养成了依赖。

升米恩斗米仇,我和大伯闹翻不再借钱给他后,他便一直忌恨于我!

从今天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他的嘴脸。

“借钱?我吴大强什么时候找你借过钱?吴双,我跟你毫无瓜葛,你可别血口喷人!”

大伯听到我的话后,顿时就心虚了,不过他马上就提高了音量,对我义正言辞的回应道!

“大伯,当年你画押的借据,还有转账记录,还都在我那。如果你不承认,下一次我们见面,应该就是法庭上了。”

面对大伯的信口雌黄,我只是轻描淡写的笑了笑。

其实,这些钱本来我是不打算要回来了的。

可是当今天看到他这副嘴脸后,我改主意了。

像大伯这种人,就没必要跟他讲任何情面。

而且,我只是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更何况我现在确实需要一笔启动资金。

“什……什么……”大伯听到我这么一说后,顿时就懵了。

很显然,他是回忆起了当年找我借钱时弓背哈腰画押签字的场景了。

我扔掉了手中的木棒,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大伯,我只要五十万。其实已经帮你少算了很多,而且还不包括约定的利息,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后,我便迈步离开了大伯的农家小院。

“双儿……你没犯什么事吧?大黄刚生了一窝狗崽,而且还是和我们家大加给它配的种……”老妈这时也一瘸一拐的跑了过来,一脸关切的对我问道。

老妈一边说着,一边用关心的眼神往大伯家的狗窝瞄了瞄。

妈妈口中的‘大加’,就是那只被大伯打死的阿拉斯加犬。

当她看到狗窝中的大黄和狗崽们都没事后,长舒了一口气。

看到老妈那善良的眼神,我的心中也不由涌起了一股暖流。

“放心吧妈,我没干啥,就是催了一下大伯让他早点把钱还给我。”我故意提高了音量,然后便扶着老妈扬长而去……

……

咚咚咚!

“有人在家吗?”

刚回家,一杯水还没有喝完,便隐约听到了来自大院的敲门声。

“妈,是有人在敲我们家门吗?”我放下茶杯,仔细听了听后,对老妈问道。

“应该不是吧,平时有人来敲门,‘大加’都会叫的……”老妈说着说着,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停了下来,沉下了眉头。

是的,‘大加’不在了,就算有人敲门,它也不会再叫了……

咚咚咚!

“有人在家吗?”

就在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

“应该是有人来了,我去开门……”老妈从失落中回过神来。

“妈,您坐着吧,我去。”我起身拦下老妈,笑了笑后,走出了客厅,来到了大院外。

咚咚咚!

“有人在家吗?”

我来到大院后,能很清晰的听出来,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有的有的!来了!”我加快脚步,打开了大门。

“嗯?!嫂子?!”

“小吴?!你怎么这里?!”

然而,当我和门外的人一见面后,纷纷双眸一颤!

因为敲门的,并不是别人,而是我曾经一个大客户的老婆,名叫白雪迎,人特别漂亮,专门搞建筑的。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白雪迎竟然会来敲我们家的门!

“这里是我家啊!哈哈哈!来来来,进屋坐!”

我连忙将白雪迎招呼进了家。

“妈,来客人了!拿些茶点出来。”

“小吴,真没想到,这里竟然是你家啊……听说你公司前几年……”

路上,白雪迎眨着盈盈水眸,对我用略显遗憾的语气说道。

“是啊,经营不善,倒闭了。”我点了点头,装作漫不经心的对她笑着回答道。

“那么优秀的一家公司,可惜了啊……”白雪迎蹙着黛眉,皱着琼鼻道。

“哈哈,嫂子说笑了,优秀的公司是不会倒闭的。来,坐下喝杯茶吧。”我打哈哈的笑了笑,并招呼白雪迎坐下。

“这不是白总吗?!”老妈端着茶点从厨房走来,看到坐在客厅中的白雪迎和我有说有笑的后,有些惊讶。

“阿姨好。”白雪迎连忙对老妈点了点头。

“妈,你们认识?”我看了看老妈,又看了看白雪迎,有些错愕道。

“是这样的,你们村的拆迁赔偿工作,是我负责的。所以我来你们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白雪迎连忙解释道。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