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醉在你的深情里

更新时间:2021-04-17 12:52:12

醉在你的深情里 连载中

醉在你的深情里

来源:掌中云 分类:婚恋生活 主角:唐昭昭, 郁尤琛

精彩试读:她却像疯了般,死死抱住流浪汉的脚,祈求流浪汉将那条项链还给她。那可是郁筠心唯一送给她的礼物,她不能丢了,绝对不能。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却没人肯帮她。流浪汉一脚一脚的往她身上踢,她的额头被踢破了,鲜血直流,浑身发颤,却依旧不肯放手。看着她拿命护着项链的模样,流浪汉以为那条项链很贵重,便冷笑着拿出一把刀,狠狠朝着她的心口刺了过去。她吓得浑身发颤,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2-郁尤琛吃醋了

唐昭昭慌忙摇头,开口解释:“郁尤琛,你别误会,我和沈和煦不是那种关系……”

“闭嘴!”郁尤琛却怒吼着打断了她的话,冰冷的眼眸仿佛蓄了冰,“唐昭昭,别忘了你的身份,之前你想和多少男人暧昧,我管不着,但你若是敢败坏郁太太的名声,我饶不了你!”

“不是的……我没有……”

“看来这段时间,我还是太宠你,太惯着你了,让你都忘了,你只是我捡回来的垃圾!”

男人一脚踢开她的腿,疯了般的亲吻着她,在她的皮肤上印下一个又一个属于他的印记。

“唐昭昭,在我放开你之前,你永远是我的女人!”

唐昭昭疼得冷汗直冒,但男人力气很大,她根本挣不开。

一阵缠绵后,她无力的跌倒在地上,看着他那双怒气冲冲的眸子,却眯眸笑了起来:“郁尤琛,你不会吃醋了吧?”

他高大的身躯猛然一震,眼底瞬息万变。

她却抚摸着皮肤上那深深浅浅的吻痕,浅浅一笑道:“郁尤琛,我就知道,这五年,你根本没忘记我,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对不对?否则的话,看见我和沈和煦在一起,你不会这么生气。”

“呵呵。”男人摸出一根烟叼在嘴巴里,深吸一口后,抬起冷若冰霜的眸子看着她,嘲讽道,“唐昭昭,谁给你的自信?如果我真的忘不了你,我会眼睁睁看着你嫁给翟温书?”

一瞬间,唐昭昭瞳孔一震,心脏狠狠抽疼起来。

翟温书刚追她的时候,她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她故意和翟温书在一起,高调的出席各种场合,她就是想让他看见,她要他嫉妒吃醋。

可整整五年,不管她和翟温书如何秀恩爱,他都无动于衷,像她根本不存在似的。

漫长的岁月给了她最深的绝望,她终于对他死心,试着接受翟温书,没想到到头来,却闹了这么大的笑话。

“别白日做梦了。”郁尤琛伸手拍了拍唐昭昭那张精致的脸,冷哼道,“还有最后三天,找不到郁筠心,我会让你尝到地狱的滋味。”

话音落,他勾唇笑笑,便转身离开了。

唐昭昭落魄的僵在原地,很努力的想让自己保持微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

三天的时间,想要找到郁筠心,比登天还难。

唐昭昭跟着沈和煦跑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找到郁筠心。

夜幕降临时,唐昭昭漫无目的的走在明城的街道上,心里比任何时候都绝望。

明天就是郁尤琛给的最后期限了,也是唐建安公审的日子,再找不到郁筠心,她就真的完了,可筠心,你究竟在哪里?

唐昭昭轻叹了口气,目光被街边一家珠宝店吸引了。

这家店是明城的老店了,她记得她十八岁生日那天,郁筠心欣喜的拉着她来到这里,给她买了一条漂亮的项链,这条项链,她一直贴身带着。

她伸手捏住项链精致的挂坠,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郁筠心能够平安回来。

就在这时,一个流浪汉突然窜了出来,一把将她手里的项链抢走了。

她一惊,慌忙拽住流浪汉的衣角,大吼道:“抢劫了!有人抢劫了!”

流浪汉狠狠瞪了她一眼,抬起脚一脚将她踢倒在地上,转身就要跑。

她却像疯了般,死死抱住流浪汉的脚,祈求流浪汉将那条项链还给她。

那可是郁筠心唯一送给她的礼物,她不能丢了,绝对不能。

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却没人肯帮她。

流浪汉一脚一脚的往她身上踢,她的额头被踢破了,鲜血直流,浑身发颤,却依旧不肯放手。

看着她拿命护着项链的模样,流浪汉以为那条项链很贵重,便冷笑着拿出一把刀,狠狠朝着她的心口刺了过去。

她吓得浑身发颤,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住手!”

13-他误会唐昭昭了?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唐昭昭慌忙睁开眼睛,便看见郁尤琛死死拽住了流浪汉的手腕,替她拦住那把刀,救下了她。

她抬眸看着他,眼底闪过欣喜。

太好了,他来救她了。

但他只是冷漠的将流浪汉赶走,帮她把项链抢了过来,嘲讽道:“唐昭昭,真没想到,唐家落魄后,你居然下贱到为了一条项链连命都不要了,你现在真这么缺钱?”

“这条项链,是筠心送给我的,它是我十八岁的生日礼物。”唐昭昭慌忙接过项链,如获珍宝的捧着它,红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还好保住了。”

看着她满脸苍白,浑身是血,却笑得像个傻子一样的模样,郁尤琛愣了一下,淡淡道:“唐昭昭,你连命都不要,就是为了保住它?”

“嗯。”

她轻轻点头,将项链上的灰尘抹去,眯眸笑了起来:“这条项链是我和筠心的姐妹款,她也有一条,我绝对不能丢了,只要项链还在,不管过去多久,不管她变成什么样,我都能凭借着项链找到她。”

那一刻,她清澈的眼眸里透着对郁筠心的担忧和思念,真实到让他有一刻的恍神。

可五年前,郁筠心明明是因为唐昭昭才失踪的,难道,他真的误会唐昭昭了?

但当年的事,明明证据确凿。

唐昭昭这才抬眸看向郁尤琛,苦笑道:“郁尤琛,你总说五年前是我弄丢了筠心,但筠心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我为什么要弄丢她?我明明比任何人都珍惜她。你知道吗,自从她离开我之后,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这五年,我也很想她。”

郁尤琛俊眸眯了眯,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

半晌后,他伸手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轻声道:“先去处理伤口,等找到筠心,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郁尤琛带着唐昭昭来到药店,买了纱布和红药水,拉着她坐下,沉默不语的开始帮她处理伤口。

她强忍着疼痛望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突然轻声喊他,“郁尤琛。”

“嗯?”他压低了嗓音,眉目间没那么冷了。

她笑了笑,小心翼翼的问:“如果五年前,筠心没失踪,你真的会娶我吗?”

郁尤琛手指一顿,僵在原地。

他的眉眼真好看啊,唐昭昭痴迷的盯着他,又想到了五年前的那个晚上。

那时候的唐昭昭年轻勇敢,喜欢谁就会大胆的表达出来,但每次她说喜欢他,他都会揉揉她的小脑袋,说她还小,等她长大了再说。

她终于长到十八岁了,便穿上高跟鞋化上漂亮的妆,站在月光下,亲吻了他,他明明答应过她,等她成年了,他就娶她。

可偏偏她就在她成年那天,郁筠心出事了,他们的故事,也开始沦为了悲剧。

唐昭昭陷入回忆里,不禁抬起手摸上他的眉眼,这张脸,她以为她忘了,五年来,却无数次的出现在她的梦里,扰得她夜不能寐、寝食难安。

原来,他是她五年都戒不掉的瘾。

她失神的笑笑,陷入了回忆里,“郁尤琛,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你只是我年少的一个意外,我长大了,很快就能忘记你,可翟温书和我求婚时,漫天玫瑰,浪漫不已,我却没有当初心脏狂跳的感觉了。”

果然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否则其他人,都只能是陪衬。

她越摸越上瘾,没看见郁尤琛瞬间冷下来的眸子。

他眉心一拧,一把抓紧她的手腕,冷漠道:“唐昭昭,我从不是念旧的人,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五年前的事,我早就忘了。”

唐昭昭一怔,像是被灼伤般快速的收回手,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没再说话了。

他说他忘了,原来这五年,守着这段回忆的人,只有她一个。

呵呵,挺可笑的。

郁尤琛专注的帮她包扎好伤口,淡淡道:“明天我会在郁家别墅给郁筠心办欢迎宴,我希望你能够遵守承诺,带着郁筠心出场,给我个惊喜,否则的话,这场欢迎宴,就会变成唐家的地狱。”

唐昭昭身躯一震,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她知道,他做得出来,可郁筠心又在哪里呢?

唐昭昭, 郁尤琛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