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灵尊神婿

更新时间:2021-04-15 15:31:26

灵尊神婿 连载中

灵尊神婿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异能 主角:顾修涯, 周若云

精彩试读:原本静止住的心电图,随着顾修涯施完针,出现了微弱的波动。“心,心跳恢复了!”站在仪器旁的护士,突然惊呼出声。连马院长都保不住的病人,竟然被一个诊所打杂给保住了?即使是亲眼所见,这些人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尤其是谭主任,更是低吼道:“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救得活死人!”谭主任的低吼声,让震惊中的众人反应过来,几个护士急忙给陈秀芳做各种检查,而周若云,既紧张又激动,双手无措的抓着衣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灵尊神婿第9章试读

“岳母不会有事的,要相信医生。”顾修涯轻拍周若云的香肩,安慰道。

等周若云的情绪平静下来后,他才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周若云哽咽道。

医生早上来查房,突然说陈秀芳病情恶化,有生命危险,当即就送进了手术室。

至于为何病情恶化,医生没说,周若云也不清楚。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被推开,谭主任走了出来,看向周若云说道:“周医生,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轰!

谭主任的话听在周若云耳中,犹如晴天霹雳,脑袋一阵晕眩的她脚下一个踉跄。

“你没事吧?”看着周若云苍白的脸色,顾修涯一阵心疼,关心道。

“我,我没事。”周若云摇摇头,急声对谭主任问道:“我妈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不行了?”

周若云本身就是医生,她虽然没治疗过脑桥出血的病人,但她对这种病症也有所了解,醒来的几率不大,但出现恶化的几率非常小。

“你 妈 的病情本来就不是很稳定,突然恶化也属于正常,具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病情恶化,暂时没检查出来。”谭主任叹息道:“周医生,进去见她最后一面吧。”

走进手术室后,看着变成直线的心电图,周若云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泪眼婆娑的她抱着躺在冰冷手术台上的陈秀芳,语无伦次的哽咽着。

几个医生护士同情的看着周若云,轻声安慰着。

顾修涯绕着手术台转了一圈,仔细检查了一番后,发现陈秀芳后颈的位置有一个细不可查的针眼,这让他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果然,和他猜测的一样,陈秀芳病情突然恶化,是人为造成的。

植物人丧失了神经感觉,但还是有呼吸和心跳的,陈秀芳后颈位置的针眼,是呼吸道的一个穴位,就算是正常人这个位置受到外力,也会导致呼吸停滞昏迷,更别说变成植物人的陈秀芳。

能准确找到这个穴位,不是专业的医生,根本就做不到。

而且周若云一直守在病房内,除了医生,外人没机会接触到陈秀芳。

想到这里,顾修涯深邃的双眼闪过一抹森寒的杀意,不过很快又被他掩饰下去。

顾修涯陷入沉思时,无法接受自己母亲离开的周若云,找来了医院的马院长,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马院长身上。

“准备后事吧。”马院长给陈秀芳仔细做了一遍检查后,叹息道。

他医术虽然精湛,但陈秀芳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他也无能为力。

最后的希望破灭,周若云再也承受不住这个打击,双腿一软瘫在地上,无声的抽泣起来。

看着周若云悲痛欲绝的样子,顾修涯的心一阵揪痛,他俯身抱住周若云,轻声道:“若云,岳母只是病情恶化严重,但并非一定没救了,他们治不了,我能治。”

陈秀芳的病情很严重,如果不是顾修涯突破到了筑基境,他也没把握救陈秀云。

他这话一出口,在场的医生护士都是脸色一沉。

“我没记错的话,你只是周医生家诊所打杂的,什么时候也会治病救人了?”谭主任当即站了出来,冷笑道。

其他医生护士虽然没说话,但从这些人看向顾修涯嘲讽的眼神,能够看得出来,谭主任的话也是这些人心中所想。

就连周若云也不相信顾修涯能救自己母亲,她只当顾修涯是在安慰自己,当即说道:“修涯,治病救人不是小事,不能乱来。”

“若云,有件事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以前也是医生,相信我,我一定能救回岳母。”顾修涯认真道,“岳母已经这样了,让我试着治一下,说不定就治好了。”

顾修涯最后这句话,让周若云又燃起了一丝希望,她点点头,“好吧,那你就试试。”

听到周若云答应下来,对陈秀芳动手脚的谭主任内心一阵激动,他没想到顾修涯竟然主动跳出来背锅,倒是省了不少麻烦。

不过他表面却装作很愤怒的样子,呵斥道:“我们医院是荆州市最好的医院,马院长更是荆州市的医学泰斗,马院长都治不了的病,就凭你一个诊所打杂的也能治?”

不少医生护士冷眼看着顾修涯,都认为他是哗众取宠。

老成持重的马院长也忍不住冷哼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他根本就不相信顾修涯能保住陈秀芳的命。

顾修涯懒得和谭主任解释,走到手术台前的他取出从家里带来的银针,准备给陈秀芳治疗。

谭主任突然拦住顾修涯,冷声道:“你想哗众取宠可以,但病人出现任何后果,都要你自己来承担,和我们医院没关系。”

“说完了就让开。”顾修涯淡声道。

“你……”谭主任被顾修涯冷淡的态度气的不轻,不过他也没再说什么。

他倒要看看顾修涯能装到什么时候!

站在手术台前的顾修涯,深吸一口气后,整个人的气质为之一变,只见他双手同时捏针,分别刺 入谭中、天枢穴。

原本对顾修涯厌恶不已的马院长,看到顾修涯的起针式,整个人如遭雷击,瞪大的双眼像是随时会掉出眼眶似得。

谭主任和周若云这些人虽然不懂针灸,但也被顾修涯如行云流水般的施针手法惊艳到了,整个手术室顿时陷入了寂静中,只剩下银针入体轻微的噗嗤声。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谭主任这些人只是觉得顾修涯施针手法很惊艳,而马院长,却像是见到绝世美女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瞪大的双眼死死盯着顾修涯双手的动作,生怕错过每个细节。

滴滴……

原本静止住的心电图,随着顾修涯施完针,出现了微弱的波动。

“心,心跳恢复了!”站在仪器旁的护士,突然惊呼出声。

灵尊神婿第10章试读

连马院长都保不住的病人,竟然被一个诊所打杂给保住了?

即使是亲眼所见,这些人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尤其是谭主任,更是低吼道:“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救得活死人!”

谭主任的低吼声,让震惊中的众人反应过来,几个护士急忙给陈秀芳做各种检查,而周若云,既紧张又激动,双手无措的抓着衣角。

给陈秀云做了几遍全面检查,医生护士得出的结论一致,被马院长宣布死亡的陈秀芳,病情稳住了。

难道是巧合?

不少人狐疑的看着顾修涯,揣测可能是顾修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

就在这时,马院长突然走到顾修涯身前,难掩激动的问道:“你,你刚刚用的可是鬼门十三针?”

马院长的话让谭主任这些人都是一愣,虽然这些医生护士不懂中医针灸,但鬼门十三针他们还是听说过的。

鬼门十三针出自神农百草经,可活死人肉白骨。但流传至今,这种针法早就失传了,从未有人用过。

顾修涯怎么可能会失传已久的鬼门十三针?

在场医生护士都认为马院长是眼花看错了,即使顾修涯保住了陈秀芳的命,这些人只认为是巧合,没人相信顾修涯真的有这么高的医术。

主要是顾修涯太年轻了,即使懂医术,最多会些皮毛。

顾修涯笑而不语,算是默认了。

他救陈秀芳的针法,是他之前随手留下的最低级的针法,他没想到马院长竟然认出来了。

看马院长激动的样子,似乎对鬼门十三针非常崇拜,这让他感觉好笑。

顾修涯的默认,让马院长更为激动,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他突然对顾修涯深深一弯腰,“顾先生,我想拜您为师,跟随您学鬼门十三针。”

马院长这句话一出口,在场医生护士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荆州市的医学泰斗,竟然要拜顾修涯为师?

更让这些人震惊的是顾修涯接下来的话,“我不收徒。”

面对荆州市医学泰斗的拜师,顾修涯几乎是想都没想,很干脆的拒绝了,他平静的态度,给人的感觉像是马院长不配当他的学生。

在场众人彻底的凌乱了,都感觉自己的大脑似乎有些不够用了。

尤其是周若云,像是不认识顾修涯似得,她内心的震惊更是无以复加。

顿了下,顾修涯突然看向震惊中的谭主任,问道:“谭主任我岳母后颈上的针孔,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谭主任双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不过很快又被他掩饰下去,他故作疑惑的问道:“什么针孔?”

马院长这些人疑惑的看着顾修涯,不明白他为何会突然问谭主任这个问题。

虽然谭主任掩饰的很好,但他的表情变化却被顾修涯清楚的捕捉到,听到对方不承认,顾修涯冷冷的一笑。

他突然向前踏出一步,一把扣住了谭主任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冷声道:“敢做不敢当,你也配做人!”

“你,你放开我……”被顾修涯提在手中的谭主任既惊又怒,边挣扎边怒吼道。

马院长这些人也都被顾修涯的动作吓到了,周若云急声道:“修涯,你干什么,快放开谭主任。”

顾修涯也不解释,只见他另一只手在谭主任怀里一探,再次拿出时,他手上多了一根细如发丝的银针。

“我岳母病情之所以加重,就是因为他在我岳母身上动了手脚。”顾修涯指了指陈秀芳后颈,对马院长说道:“马院长,你看看这根银针,是不是和我岳母后颈上的那个针孔的大小一样?”

听到这话,马院长脸色大变,急忙接过顾修涯手中的银针比对了一下。

以马院长的医学水平,一下就看出了陈秀云后颈的针孔,就是从谭主任身上找出的这根银针刺出来的。

而且这个针孔的穴位,确实是引起陈秀云病情恶化的原因。

“谭正明,你身为医生,竟然做这种事?”马院长被谭主任的行为气的浑身哆嗦,“医院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马院长,我是被冤枉的,我不知道这根银针是哪里来的……”谭主任死不承认。

他对陈秀云动手脚的时候,并没有人看到,只要他不承认,即使顾修涯从他身上找到了银针,也不能证明就是他做的。

如果换做之前的话,马院长或许还会相信谭主任的话,但在顾修涯施展鬼门十三针的时候,马院长就被顾修涯高超的医术征服了。

尤其是顾修涯干脆的拒绝他拜师,足以证明顾修涯的人品,绝对没问题。

“你,你为何要害我妈?”周若云反应过来后,气愤的瞪着谭主任质问道。

谭主任早上查房的时候,特意把她支开,周若云当时也没多想,这会仔细回想一下,她母亲病情加重,就是谭主任查完房不到半小时。

“不是我……”谭主任抱着打死不承认的心思继续狡辩。

换做别人的话,或许拿谭主任没办法,只能交给警察处理,可惜他遇到的是顾修涯。

“希望你的骨头能和你的嘴巴一样硬。”顾修涯冷漠的一笑,抬手在谭主任后背拍了一下,随后像是丢垃圾似得,随手把谭主任仍在了地上。

“啊……”

每一寸肌肤都被灼烧的痛感,让谭主任发出犹如野兽般的嘶吼声,因剧痛,他整张脸扭曲在一起,看上去狰狞可怖。

这一刻,谭主任真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

“我……我承认,求求你放过我……”像疯子般在地上滚来滚去的谭主任,不敢在嘴硬,向顾修涯求饶道。

顾修涯不为所动的看着谭主任,淡声道:“谁指使你做的?”

谭主任和周家无冤无仇,没人指使的话,不可能对陈秀芳动手脚。

其实顾修涯大概猜到了指使谭主任的人是谁,他只是想要从谭主任这里确认一下。

“我,我不知道……”疼的死去活来的谭主任,疯狂的摇晃着脑袋。

顾修涯, 周若云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