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九玄圣手

更新时间:2021-04-15 18:15:03

九玄圣手 已完结

九玄圣手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赵牧, 秦雪璇

精彩试读:赵牧伸手接过,还不忘故意的和秦雪璇贫了一下嘴。然!秦雪璇却是根本就不为所动,脸上依旧是那一副冰冷的模样。“给你手机,是因为我想看看,你到底还要准备在我眼前,演多久!”如韩怡美所说的那样,秦雪璇心里也是认为那些黑衣人,是赵牧花钱雇来的演员。赵牧也不解释,只是快速的在手机上摁下了一串数字,然后点击了拨通。“嘟——嘟……”在众人的忐忑之中,赵牧将手机放在了耳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6-真的来了

“打吧!”

听着赵牧那冰冷的言语,众人顿时一愣。

这小子,还真的是作死啊!

“院长,既然这小子这么作死,那你便请余老过来。到时候,看他是不是还敢这么嚣张?”

“是啊!既然他自己作死,院长你就打电话吧!”

听着众人的言语,院长也是一脸的为难。自己认识余老是真,毕竟同为医道中人,偶然也会应病人的要求,合作一下的。

可余老身为永昌中医界的泰斗,更是九玄门永昌支脉的脉主。怎么可能会在乎自己这个,小小的医院院长?

自己,根本就没有他老人家的联系方式啊!

虽然心下有些恼怒身边的这些家伙,如此拧不清形势。可是面上,院长却是做出了一副严肃的神色。

“他这人在我们医院胡闹,也就算了,你们怎么也跟着胡闹?”

院长此言一出,刚才叫嚣的那些人,顿时一脸哑然,不知道院长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即,便是纷纷闭口不言,安静的等着院长的下文。

“余老可是我永昌医道界妙手,更是九玄门脉主,怎么可能会有时间,来过问这些小事?”

“大家都散了吧!不要围在这里,耽搁大家工作了。”

听闻院长此言,众人顿时面色恍然。还是院长想的周到,以余老的身份和地位,怎么可能会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当即,便是纷纷抬脚,准备离开。

至于那赵牧,影响到了医院的工作,自然会有人过来驱赶他出去的。

然!

不等众人抬脚,赵牧却是突然冰冷开口。

“怎么?院长不敢打电话了?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余老的电话?”

赵牧的言语,顿时让那些人的神色,再次震怒起来。

“小子,难道你就看不出来,院长这是在给你台阶下,免得你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吗?”

“我们院长大人不计小人过,你却是如此的不知好歹!”

“……”

“保安!赶紧的过来把这闹事的家伙,给我轰出去!”

听见有人已经在呼喊保安,秦雪璇也是皱着眉头看了赵牧一眼,准备离去。

然!

不等秦雪璇转身,却是被赵牧一把拉住了胳膊。

“老婆,借你的手机给我用一下。”

赵牧的举动,顿时让秦雪璇一愣。一时之间,竟然是没有反应过来。

“既然他不打,那这个电话,我打!”

赵牧的言语,顿时让那些已经准备离开的人,尽皆停下。纷纷不可置信的转身,对着这边看来。

那院长,更是眉头一挑,心中也变得有些不安起来。难不成自己看走眼了?这小子还真的是那九玄门的人不成?

不过在见到,他竟然是连个手机都没有的时候。院长的神色,又是一松。干脆也是跟着停了下来,想要看看,这小子还能玩出来什么花招不成?

秦雪璇在愣了几秒之后,这才是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开机、解锁,递给了赵牧。

“谢谢老婆大人!”

赵牧伸手接过,还不忘故意的和秦雪璇贫了一下嘴。

然!

秦雪璇却是根本就不为所动,脸上依旧是那一副冰冷的模样。

“给你手机,是因为我想看看,你到底还要准备在我眼前,演多久!”

如韩怡美所说的那样,秦雪璇心里也是认为那些黑衣人,是赵牧花钱雇来的演员。

赵牧也不解释,只是快速的在手机上摁下了一串数字,然后点击了拨通。

“嘟——嘟……”

在众人的忐忑之中,赵牧将手机放在了耳边。

可!

本该被接通的手机,却是在响了几声之后,传来了一阵忙音。“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

听着手机里面传来的提示音,赵牧心中,顿时飘过一万句卧槽!那该死的余老头,竟然敢挂自己的电话!

“哈哈哈……傻逼了吧?我看你根本就是,随便找了个号码打出去的吧?”

“还想在我们面前装逼,这下打脸了吧?还是啪啪的!哈哈哈哈……真的是笑死我了……”

本来还是忐忑不安的院长,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一脸严肃的喝止了众人。“大家不要喧哗了,赶紧工作去吧!”

而后,又是看向了那边已经赶过来的几个保安,目光阴狠的交代了一句。“将这个闹事的家伙,给我轰到医院外面去!”

确定了自己,并没有拨错号码之后,赵牧再次摁下了拨通键。

见状。

本欲收回手机的秦雪璇,直接摇头开口。“赵牧,别再演了!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你还是赶紧的自己出去吧!别继续在这里丢人了。这样对你,对我,对星儿,都好……”

“哪位?”

这一次,电话终于接通了。传出了一声苍老、威严的询问。

“我是赵牧,现在在第一人民医院,门诊大厅。余海,我给你十分钟时间,过来见我,不然后果自负!”

已经走出几米的院长,突然脚步一顿。神色骇然的扭头,一脸惊恐的看着赵牧。

余海!

那可是余老的名字啊!这小子,竟然敢直呼余老名讳,还威胁其十分钟不到的话,后果自负!

一脸冰冷的对着手机说完,赵牧这才是挂掉了电话。伸手,递给了已经愣住的秦雪璇。

“老婆,等着吧!”

秦雪璇木然的接过了手机,疑惑的看着,对着这边急急返身奔来的院长等人。

急急喝退了那些准备驱赶赵牧的保安,院长这才是小心的开口,对着赵牧问道:“那个……先生刚才说的余海?可是余老?”

然!

赵牧根本就不搭理院长,只是默默的看了秦雪璇一眼。

“老婆你别着急,还有九分钟时间。”

眼看赵牧如此笃定,秦雪璇的眼中,也是闪过一丝诧异。难道……自己是真的误会他了?

……

距离赵牧定下的十分钟时间,还剩下最后两分钟的时候。

一队穿着黑衣的汉子,神色焦急的出现在了门诊大厅。一名老者,跟在这些人后面,亦是神色不安的,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

当看见了这些人出现的时候,秦雪璇的神色,顿时为之一动。这些人,自己刚在韩家大院,见过!

而那院长等人,更是神色一变,急急的对着老者迎了上去。“余老!您老人家怎么有空来我们这……”

在看见了站在边上的赵牧之后,余海顿时神色一松。忙是急急对着赵牧这边走来。却被院长那一行人,给拦住了去路,当即便是神色一怒,暴喝出声。

“滚开!”

门主给自己定下的时间,只有十分钟而已。一路赶来,余海都不知道已经浪费了多少分钟。

此时,眼见门主就在眼前,余海又岂能容许,这些不相干的人,耽搁自己的时间?

闻言。

院长等人,尽皆骇然!不可思议的看着余老,急急对着站在那里不动的赵牧走去。

那小子,没有装逼!余老,真的被他喊来了!

7-当众跪下

“永昌支脉脉主余海,见过门主!”于众人的注视之中,老者自报名讳。当众,对着赵牧跪下。

见此情形。

之前说赵牧如果是九玄门门主的话,他就是九玄门门主亲爹的那个家伙。当即双眼一黑,直接晕倒在地。

而之前那些说赵牧连给九玄门的人舔鞋都不配的人,更是浑身发颤,双眼发懵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余海。

院长本人,更是脑中一片空白。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得罪了九玄门的门主。

想到自己刚才甚至生出了对秦雪璇不轨的想法,院长也是双腿一软,跟着跪倒在地。

亲眼所见,这些可都是医院里面的大人物。而这叫余海的老者,身份更是得到了院长等人的确认。的确是永昌中医界的泰斗,九玄门永昌支脉的脉主。

秦雪璇的内心,终于颤动。赵牧,他没有演戏,他真的是九玄门的门主!

念及此处,秦雪璇的目光,也是变得炙热明亮起来。赵牧是九玄门的门主,那岂不是意味着,星儿的双腿,保住了?

“起来吧!”

赵牧对着余海开口,同时伸手指了一下那边的院长几人。

“他们当中,有人说是我的亲爹,有人,说我连给九玄门门徒舔鞋的资格,都没有。更有人,对我老婆,心怀不轨。”

“这些,你该知道怎么去做吧?”

闻言,余海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狠厉。

“属下明白!”

而伴随着赵牧的动作,秦雪璇这才是看见。赵牧的左手食指之上,果然是带着一个纹着龙形的戒指。也是明白了,那就是老者口中说的,象征着九玄门门主身份的九龙玄戒。

“现在,我要带走我的女儿,你们可有意见?”

赵牧开口,眼神冰冷的扫过了那瑟瑟发抖的院长。

闻言之下,院长哪里还敢再说半个不字?当即神色惶恐的连连摇头。

“没有!没有!”

见院长点头,赵牧这才看向余海,缓缓开口。“给我准备一些草药,我等下带走。”

余海闻言,忙是应道:“门主需要哪些药材?我马上命人安排。”

“丹参、川穹、红花,如果有泽兰、乳香、水蛭的话,也给我准备一些。”

眼见赵牧开口,要的尽是一些活血、行气、化瘀之物,余海当即便是开口命人记下。得知了赵牧要带女儿回家,余海连忙又是命人安排了车子。

……

在秦雪璇指引下,车子停在了远离永昌市区的一处老旧的院落门口。让那人回去之后,赵牧抱着已经睡着的赵星,这才跟着秦雪璇对着院内走去。

踏进院门,望着那长满了青苔的斑驳墙壁,老旧的陈设。赵牧的双眼,顿时为之一亮。

这里,就是自己的家啊!虽然离开五年,但是那种亲切的感觉,却是一如既往。

院子里面,那五年前被自己亲手栽下的小树,如今已经是高过了屋顶。一根铁丝,横在了两棵树之间,都已经可以当作晾晒衣物的架子来用了。

小心的走进屋内,里面的摆设,竟是如五年之前,一模一样。

熟门熟路的走进了卧室,将熟睡的赵星给安置在了床上,拉过已经被洗的发白的被子盖上。赵牧的眼角,突然就变得湿润起来。

床上的杯子,还是当初自己和秦雪璇结婚之时,陪嫁过来的嫁妆。当时,那可是红得发紫,叫一个喜庆!

如今,却是被秦雪璇都给洗的褪色发白了。可见自己不在家的这五年来,母女俩过得都是一些什么日子。

床头的墙壁上,还挂着自己和秦雪璇的照片。照片之中的秦雪璇,眼中尽是憧憬和笑意。也许那个时候,秦雪璇也是不会想到,自己婚后的生活,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吧!

瞥了一眼那照片之上,眼中尽是自卑的自己。穿着和如今自己身上一般无二的衣服,赵牧终于明白,为什么女儿会在第一时间认出自己了。

想到这里的赵牧,顿时深吸了一口气。暗自在心底发誓,以后一定要让妻女过上好日子,再不要陪着自己吃苦了。

“赵牧,这些中药怎么熬?”

就在赵牧思量之间,秦雪璇手里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瓦罐。小心的探进了半个身子,小声的对着屋内的赵牧开口问道。

“交给我就好了!”赵牧应了一声,也是转身走出了卧室。将那些从余海那里讨来的中药,直接拎进了卧室。

见状,秦雪璇的眉眼之间,顿时写满了疑惑。中药,都不需要熬制了的吗?

不过想到赵牧的身份,秦雪璇却是忍住了心中的疑惑,并没有开口询问。只是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瓦罐,一言不发的跟着走进了卧室。

九玄、九玄,既然身负一个“玄”字,自然是不可与寻常医术一般。

小心的掀开盖在赵星身上的薄被,露出了那双於黑发紫的双腿之后。赵牧很快便是打开了那些中药的封口,伸手从那些中药之上扫过,掌中,立时便是出现了一团泛着青光的气团。

这一幕,顿时看的秦雪璇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再看赵牧的时,眼中尽是疑惑和不解。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九玄之道,讲究自然。万物有灵,皆为精、气、神所化。中药为草,自然也是有着精与气的。而赵牧的做法,便是使用九玄之术,提取那些中药之中的精华与药力。

虽然没有生火,但是那些中药的特殊气味。却在瞬间,便是弥漫了整个卧室。

眼看掌中由九玄之术自那些中药中提取出来药气,已经差不多了。赵牧这才是小心的控制的药气,对着女儿的双腿之上,缓缓打了进去。

许是药气入体,有些疼痛。本身熟睡的赵星,立马便是情不自禁的呓语了一声。小脸之上,更是眉头紧皱,露出了一丝痛苦。

见状,赵牧忙是内力一缓,放慢了输入药气的速度。

秦雪璇更是心里“咯噔”了一下,女儿的每一声痛呼,都是像在自己的心头上插刀子。

眼见赵牧的额头上面,都是浸出了汗水,秦雪璇这才强忍着心中的惊奇,让自己不发出一丝响动。以免,影响到赵牧。

足足半个小时,赵牧这才是将掌中,那不过酒盅大小的一团药气精华,全部打进了赵星的两条小腿之中。

在秦雪璇那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赵星那本是於黑发紫的两条小腿,竟然是变得有些红润起来。

赵牧, 秦雪璇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