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许少请放手

更新时间:2021-04-15 19:14:02

许少请放手 已完结

许少请放手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季依然, 许川

精彩试读:不能大大方方放到台面上来讲呢?对,我确实在心中忌惮着薛杉杉,可是相比起他们正大光明的交往,现在瞒着我在私下来往,才是最伤我的心的!“我累了。你让我休息吧,”看着许川脸上恍惚的神情,我还是忍不住放软了语气:“我明天还有一天的会要开。”许川闻言,眼神一亮:“好,我们回家休息。”他说着,就想下车到前面去发动车子。我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抓住了他的衣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7-误会了

说完这句话,我就感到酒气涌上来,不由自主地陷入到了沉沉地昏睡之中,直到到了酒店

门口,我才被孟祁叫醒。

“到了?”我揉揉眼睛,意识慢慢回笼。看了看孟祁还坐在我身边,丝毫没有下车的意思

,有些迷糊:“你不是,住在这里?”我也是那天早上在酒店门口遇见他的时候,才想起

来,我们竟然住到了一起,只不过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人以后会跟我有那么深刻

的渊源。

孟祁摇摇头:“那天我是来办退房的。要在这里长期工作,住酒店总不是个事。我在公司

附近租了个房子,你也可以来玩玩。”

我当然对孟祁租了个什么房子毫无兴趣,不过想到我跟他之间刚刚缓和的关系,还是言不

由衷地点头:“如果有空的话。”说完,我就打开了车门:“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吧

。”

孟祁点了点头:“那就明天见。”

“明天见。”我笑着冲他挥了挥手,孟祁摇上窗子,一脚油门开了出去--那自然还是我的

车,不过这么晚了让他走路回自己的住所显然也不现实,大不了我明天早上搭一辆出租去

上班就行了。

连车子的最后一丝影子都已经从我的视线中远离了,我刚转身打算回去,就看到了许川的

脸:

“那个人是谁?”

他似乎是在我们的车之后跟了整整一路,却一直等到孟祁离开了,他才走了出来。

不过看他这幅样子,我一点都不惊讶。跟许川结婚的这四年,我比谁都了解,他隐藏得极

深的偏执,也深深地知道,如果今天这件事我不能解释清楚的话,他肯定会耿耿于怀许久

但是我凭什么要跟他解释清楚?

就冲着他还跟薛杉杉有来往,我已经打定主意,什么事都不会再跟他说了。

因此,我冷笑了一声:“跟你有什么关系?”

说完,我转身要走。没想到许川的动作比我更快,他像是根本不等我的答案一样,死死地

拉住了我的胳膊,没等我做出接下来的反应,就强行把我打横抱起,往自己的车子那里走

去。

一天之内,被两个人公主抱。说老实话,这两次的感觉都并不好受。我恨恨地拍打许川:

“许川,你到底要干什么!”

为了不太过的引人注意,我只能小幅度的挣扎,但是这对于此刻的他来说确实一点用处也

没有,他冷着脸死死的将我圈在怀中,完全不给我任何反抗的机会。一直到车前,他才腾

出手把后门打开,粗鲁地把我扔了进去,自己又跟着上前来。

一见他的动作,我就赶紧起身,自己躲到了一旁,尽量与他拉开距离。

许川自然也看到了我的举动,他没有说话,只是眼底冷冽愈发的浓重了,我侧脸都能清楚

的看见他咬紧的下颌以及关门动作的剧烈。

“我明天还要上班,你有什么事情,就等到了民政局再去说!”

我意识到,要是自己再待下去,一定不会发生什么好事,连忙想要从另一侧下车。可是在

我掰动了两下车门上的开关的时候,才发现,刚刚上车的时候,许川就已经把车门锁死了

“季依然,你是真的狠心啊。之前的事情,说忘掉就忘掉,说抛弃就抛弃?”

他喃喃低语着,伸出手来想要抚摸我。从他的语气里,听不到一点情绪的波动,但是从他

那双已经变得猩红了的眼睛里,我还是感到了威胁。

我明白,今天,在这里,我必须得说服他。酒早就醒了,因为酒而鼓起的勇气也早就烟消

云散,但就算如此,我也不能让他看出我的一点惊惧,只能硬着头皮瞪着他:“许川,你

不要忘了,做错事情的人是你,不是我,狠心的人也是你而不是我。你现在又是什么立场

,来责问我?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我也说过,这件事情我迟早会给你一个解释,只是不是现在而已。季依然,你就连这一

点时间,都不愿意给我?”许川嘶哑着声音说道。

我摇了摇头:“许川,我知道你现在就是下不了决心,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没事,我帮你

做决定--你猜猜,今天我还遇见谁了?”

如果此时、现在,我的面前有一面镜子的话,那我一定能从镜子中看清楚,我脸上的讽刺

意味有多么的深。

“……谁?”许川显然有些底气不足了,连他身上几乎下一秒就要爆炸的怒气,也收敛了

不少。

我轻笑了一声,坐直了身体:

“当然是你念念不忘的女神了。她就住在那里。你们真的都挺会赶时间的,我进去的时候

碰见一个,出来的时候又碰见了一个……许川,都这样明显了,你还不愿意放过我吗?”

“放过你?那谁来放过我呢?”

出乎我的意料,许川低吼了一声之后,竟然不顾我的躲避跟挣扎,强行把我揽进了他的怀

里。

18-留有余念

这一次的拥抱,没有强行的占有,我反而能从他依靠过来的躯体里,感受到他的焦躁,和

绝望。

“今天的事情真的是误会,我真的不知道她住在那里!我……我今天忍不住,去你的公司

找你,才知道你们晚上会在那里聚餐,我这才追过去的。依然,求你……相信我。”许川

的声音低沉又诚恳,是全然的发自肺腑。

我却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在他并不愿意说出自己与薛杉杉的关系的前提下,他所有的解

释都苍白又无力,只会给我的心上徒增一道新的疤痕。

深吸了一口气,我还是冷漠地推开了许川:“我相不相信你,都没有意义了。许川,你从

来都没有相信过我。”如果相信我,他根本就不需要继续跟薛杉杉暗度陈仓,有什么事情

不能大大方方放到台面上来讲呢?

对,我确实在心中忌惮着薛杉杉,可是相比起他们正大光明的交往,现在瞒着我在私下来

往,才是最伤我的心的!

“我累了。你让我休息吧,”看着许川脸上恍惚的神情,我还是忍不住放软了语气:“我

明天还有一天的会要开。”

许川闻言,眼神一亮:“好,我们回家休息。”他说着,就想下车到前面去发动车子。我

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抓住了他的衣袖:

“许川,别逼我。”

我疲惫地开口:我已经没有办法,也没有精力再去应对这一次争斗了。

许川僵坐了一会儿,才缓缓将手从车门上缩了回来。紧接着,我就听到了一声锁头弹开的

声音。

他解开了车门的锁。

“谢谢。”

我冲他点了点头,径直下了车,冲进酒店里。

身后许川的车慢慢被黑夜吞噬,我却始终不敢回头。因为我知道,那里有一个视线,始终

聚焦在我的身上。

是许川。

他还不愿离开。

……

昨天晚上是真的喝多了。从床上醒过来的时候,我心里都充满了庆幸,庆幸自己还好维持

住了清明,挪回到了床上,而不是在浴缸里泡着冷水,睡了一夜。

可就算在柔软的床铺上舒舒服服地过了一个晚上,宿醉的后遗症还是毫不客气地在我的脑

袋里敲锣打鼓。我揉了揉太阳穴,理所当然地一点用处都没有。又下意识地想在床头柜上

去摸温热的蜂蜜水,却只摸到一片虚空。

我这才想起,我早就从家里搬了出来,许川也早就不在我身边了,更不要说在我的床边准

备一杯蜂蜜水,用甜蜜缓解我酒醒后的头痛了。

无论怎么说,在这段婚姻里,他已经力所能及地做到了最好。只是我,所求太多罢了。

在心里无所谓地笑了笑,我强撑着爬了起来。今天毕竟是孟祁正式进组的第一天,还有很

多工作需要完成,请假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的了。

长叹一口气,我对着镜子掩盖掉了最后一丝憔悴,走出了酒店。结果,刚从电梯里出来,

我就透过巨大的玻璃门,看见了站在门外的孟祁。

我狐疑地走了出去,还没有开口叫他,他已经很是眼尖地看见了我。随即站直了身体,把

手里的东西向我的方向一扔。我勉强用上自己还不算太长的反射弧,艰难地接住,摊开一

看,才发现原来是我的车钥匙。

“昨天晚上我把你的车开回去了,今天就顺路开过来还你,也顺便搭你的车去公司。”

孟祁的房子究竟租到了哪里,我是不知道的,但是看起来,也不像是顺路能顺到这里的样

子。不过他不多说,我也不多问,只能看着他非常自觉地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低头看了看躺在手心的车钥匙,我突然又想起昨天晚上,孟祁说要我做他的助理的事情,

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他应该是第一个自己开车到助理楼下,再等着助理一起去上班的上司了吧?

好在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在孟祁面前也少了几分拘束。再加上没有经过他的同意,

擅自把他当成了挡箭牌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理亏,反而孟祁一直没说什么,这一点也足够

让我改变对他的看法了。

当然了,我现在的态度,也可以简单粗暴地归结为另一种破罐子破摔吧。

我启动了车子,想了想,还是打算给孟祁道个谢。不过他今天像是无师自通了未卜先知似

的,我还没开口,他就直接说道:“你已经说了很多感谢了,你不累,我还觉得不用客气

说得太累了呢。要不,咱们谈点别的?”

被他看穿了我的想法,让我有些不好意思,甚至连脸上都觉得有些发烫。等听到耳边传来

孟祁醇厚又低沉的笑声之后,我更加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了。

好在,很快徐总监的电话,就把我从这种尴尬的境地中解救了出来:

“依然,你现在在哪里?”

他的声音显得非常着急,我看了看身边的孟祁,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只能自己回答:“

我跟孟总监在一起,我们马上要到公司了。”

“那正好,你们掉头直接去一趟雅阁苑,我在那等你们!”

季依然, 许川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