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九千岁的掌上珠

更新时间:2021-04-15 16:53:34

九千岁的掌上珠 连载中

九千岁的掌上珠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风卿澜, 宗政璟

精彩试读:方法是好方法,只是可惜没用了。风卿澜冷眸微扫,无意间瞧见隐匿在暗处一双眸子盯着自己,脸上笑容瞬间消散,颔首又是那副害怕的模样。仿佛刚才那笑的明媚的女子,并不存在。“侯爷!”一个小厮飞快跑进来喘气不赢,“外面都在传二小姐跟农家女抱错了,府里的才是农家女。”“什么!?”侯爷惊喊出声,凌厉的眼神扫向风卿澜,厉斥道,“怎么回事?”风卿澜被这凶狠凌厉的目光吓得后退两步,满脸受惊惶恐,“我……我不知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长平侯府?本督记住了

低沉的声音浑厚、富有磁性,充斥着荷尔蒙。

卿澜柳叶眉轻皱,目光看向声音的源头,最后被马车阻隔。

上好的金丝楠木做车架,皇宫贡品织云锦为车帘。

卿澜垂下杏眼眸光闪过一丝冷光,此人是皇宫中人!

皇宫……

想到这两个字,卿澜袖口下的双手攥紧。

“损毁他人财物,赔不是理所当然吗?”她好奇出声。

围观的百姓们一阵冷吸,心里暗暗为这个面黄肌瘦的小姑娘默默祈祷,敢这样跟阎罗王说话,不知能不能活到日落西山。

“理所当然?”

马车里传来一阵闷笑,似在嘲讽。

“不是吗?犹如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马车内没了声音,周围顿时安静下来。

一股阴寒之气弥漫开来,街边的百姓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丁点声音。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姑娘,惹到阎罗王竟都不自知,只怕是活不过今晚。

四周寂静无声,空气都仿佛凝固,一股寒气让众人脊梁骨发寒。

就在众人猜测小姑娘会怎么死时,马车里有了声。

“呵。”一声轻笑听不出是喜是悲,“的确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报上家门,本督命人将银钱给你送府上。”

“长平侯府二小姐,风卿澜。”

“长平侯府?”马车中人顿了一下,忽而轻笑,“本都督记住了。”

“走。”马车行驶,风卿澜也回到自己马车,“回府。”

两辆马车逐渐远离,留下一众错愕的百姓,都以为那面黄肌瘦的小姑娘会死在阎罗王手下,结果不但没死,反而还赔偿!

这还是阎罗王吗!

“长平侯府的二小姐不是叫风素律吗?”

“对啊,长平侯府二小姐叫风素律,这位自称二小姐的风卿澜是什么情况?”

“跟你说个秘密,是我在长平侯府做事的亲戚朋友传出来的。长平侯府的二小姐不是真的二小姐。”

“什么二小姐不是真的二小姐?你说清楚点。”

“长平侯府夫人当年在一个小乡村产下的二小姐,当时还有一位农妇也在生产,据说农女跟二小姐抱错了。”

“本来当时听着我只当成谣言,从刚才那位小姑娘的话里,看来她就是那位被抱错在小乡村长大的长平侯府二小姐。”

“真真是可怜,本来是荣华富贵结果愣是受了那么多年的苦。”

“瞧瞧这真二小姐面黄肌瘦,假二小姐养的白嫩水灵。”

马车渐行渐远,却也能隐约听到后面的谈话。

风卿澜清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暗光,唇角微扬勾起一抹弧度。

合上眼眸,遮住眼底的精光。脑海里是刚才梦中的场景。

不!不是梦,那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她是云襄,跪死在燕候府外,醒来便成了年幼的小农女。

万万没想到,这小农女竟然是长平侯府抱错的真千金。

本来还琢磨找个借口到皇城,最容易调查证据复仇,没想到送上来一个机会,那就顺应天意喽。

世界还是原来的世界,云襄已经是风卿澜。

这个世界,她活了快二十年的世界,不是她原本生活的地方。

她原本的世界是二十四世纪,一个高科技发达的世界,在那她是医学世家家主,被好友催眠。

临近尾声出了意外便穿到这个世界,催眠成功,她忘记了现代的所有事情。

直至重生在风卿澜身上才恢复记忆,若是没有失去现代那段时间的记忆,上一世也不至于那么凄惨。

现在这个世界,是历史上不存在的架空朝代。

月仪国、日落国、星和国三足鼎立,周边虽有一些小国但不足挂齿,都是一些附属国。

“吁——”

“二小姐,长平侯府到了。”

马车外响起声音,风卿澜清亮的眸中一抹明媚笑意。

五年了,她又回来了!

当年参与此陷害的人,一个都跑不掉。

准备好,迎接她的报复了吗?

枯瘦如柴的手指掀开车帘,瘦小的身子站在寒风中似要被吹跑了一般,丫鬟赶紧过来扶住。

长平侯府门外的侍卫见到马车匆匆进府禀报,风卿澜在丫鬟的搀扶下踏入长平侯府。

既踏长平侯府,她就不再是云襄,而是风卿澜,为云家报仇的风卿澜。

刚进侯府,管家就迎面而来,看到不合身的斗篷下,那张小而枯瘦泛黄的脸顿愣半瞬,虽然心有准备但还是被惊了一下。

实在是太瘦了,皮肤也黄,明显是长期营养不良的症状。

想到府内的二小姐,再看这位真二小姐,管家暗自摇头,只怕这位二小姐回府的日子也不太好过。

考虑到风卿澜身子弱,管家的步伐都放慢了些,一边走一边介绍着周围,看到风卿澜一直低着头,只以为是紧张便故意说话缓解。

“来了来了。”

正厅外,小孩看着管家还有跟在后面的人扯着嗓子喊道。

厅内众人坐直身子,目光落在管家身后的风卿澜身上。

看到的一刹那,皆是面露吃惊。

实在是难以想象,这样一位瘦骨嶙峋、面黄肌瘦的小姑娘是长平侯府的小姐。

衣裳是锦绣华服,褪下斗篷后就发现,风卿澜身上的衣裳跟身量完全不符,大了许多。

宽大的华丽衣裳套在风卿澜身上,配着那面黄肌瘦的脸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

众人看着风卿澜心绪各不相同,有鄙夷的、有嫌弃的、唯独没有疼惜的。

厅内寂静无声,没有人出声风卿澜也就不说话,乖乖站在原地任由所有人打量。

最先出声的是风卿澜的祖父,也就是长平侯府的老侯爷,他招着手面色慈祥,“乖孙女,来让祖父好好看看。”

风卿澜垂下的眸子微闪,挪着步伐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到身旁时,蚊子般大小的声音有些怯生生,是初到陌生之地的惶恐、无助,“祖父。”

“哎。”他满脸心疼,摸着风卿澜枯瘦如柴的手眸中是疼惜,“我的乖孙女,这些年受的什么苦啊。”

全场就老侯爷热络一点,其他人都是冷眼旁观,甚至风卿澜的亲生父母都是如此,没有一丝喜色。

“果真是乡下来的不懂事,让我们这些长辈等你这个小辈这么久!”

3-你为养女好不好

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

风卿澜微微抬头,扫了一眼有些无助的看向老侯爷。

接收到风卿澜迷茫、无助的目光,老侯爷安抚道,“乖孙女别怕,她是你生身母亲。”

风卿澜的生母?也就是长平侯府侯夫人了?

她怯生生的抬眉瞧一眼,看到满眼的嫌弃长平侯府夫人垂下眼睑遮住了平静与冷漠。

“街上出了点意外,我不是故意的。”小小的声音在发颤,似被吓到了一般,头也不敢抬。

“母亲,姐姐肯定也不是故意的。”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觉。

众人听着心里都觉着舒坦些。侯夫人的目光在风卿澜跟说话女子身上来回打量,风卿澜面黄肌瘦,胆小、懦弱,说话都不敢抬头。而另一位花容月貌、谈吐有度、温婉大方。

二者一对比,相差太多。侯夫人心里更是不喜这位从乡下回来的亲生女儿。

风卿澜微微抬眉,瞧了一眼站在侯夫人旁边的女子,面带疑惑,“你是我哪位妹妹呀?”

此话一出,全场鸦雀无声。

众人都不知如何回答时,老侯爷慈眉善目出来圆场,“她叫素律,跟你抱错的那位,以后也会在侯府,就算是你妹妹。”

“这样啊。”风卿澜明白似的点头,一副乖巧的模样也没有闹脾气。老侯爷满意的摸了摸胡须。

“卿澜啊,你素律妹妹整个皇城都认识,若是在告知所有人你们抱错了有些麻烦,不如对外宣称你是收养的养女,好不好?”老侯爷拍着风卿澜的手背,满脸的和蔼小声商议,说是商议更像是通知。

风卿澜垂下的明眸划过一丝暗光,敛起眸中神色抬首,微微一笑给人一种柔顺感觉,“卿澜听祖父的。”

“好好好。”老侯爷顿时露笑,心情甚好,就连旁边的侯夫人、燕侯爷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一丝喜色,站在一旁的风素律眼底是遮挡不住的高兴。

风卿澜不动声色将所有人的情绪收入眼底,杏眸闪过一丝灿笑。

高兴?一会儿还有更高兴的。

“可是……”她颦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老侯爷心情大好更是温和了几分,“乖孙女想说什么说便是。”

“这里是你的家,在座的都是你亲人。”

“祖父,刚才回府的路途上,我已经告诉别人我是长平侯府的二小姐了。”

“什么!?”风素律尖叫出声,众人齐刷刷看过去,她面色微滞迅速恢复正常,赶紧补救,“卿澜姐姐终于找到家人,高兴告知别人也是能理解的。”

这番话弦外之音太重,原本盯着她的目光重新回到了风卿澜身上,都是面露鄙夷、不屑、嫌弃。

常年生活在乡下的农家女,得知亲生父母是侯爷侯夫人,自然是要大肆宣扬、炫耀一番。

老侯爷眸色沉了沉,“乖孙女,你跟几个人说了?”

风卿澜似被吓到了拽着不合身的裙身,缓缓束起发颤的一手指。

众人见此松了一口气,风卿澜垂下头的眼尾上扬。

“一个人啊。”

“一个人还好,到时给点银子封口,不乱说就行了。”侯夫人松懈了下来。

风卿澜颦眉,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老侯爷见此眉峰紧皱,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种预感在下一秒得到了证实,“不是一个人,是……一条街。”

“什么!”

“一条街!?”侯夫人当即就炸了,没有一丝属于贵妇人的雍容。

风卿澜瞬间缩起来,一副吓挤了的样子。

她这般更是引众人嫌弃,胆小、懦弱没有一点侯府千金该有的模样。

“行了!吼什么吼!我还在这你吼什么!”老侯爷眸露愠色,“给安排一下住处,对外宣称两人是双胞胎,一个走失了。”

说完老侯爷转身离开,风卿澜微抬眉,看着老侯爷离开的背影明媚一笑。

方法是好方法,只是可惜没用了。

风卿澜冷眸微扫,无意间瞧见隐匿在暗处一双眸子盯着自己,脸上笑容瞬间消散,颔首又是那副害怕的模样。仿佛刚才那笑的明媚的女子,并不存在。

“侯爷!”

一个小厮飞快跑进来喘气不赢,“外面都在传二小姐跟农家女抱错了,府里的才是农家女。”

“什么!?”侯爷惊喊出声,凌厉的眼神扫向风卿澜,厉斥道,“怎么回事?”

风卿澜被这凶狠凌厉的目光吓得后退两步,满脸受惊惶恐,“我……我不知道?”

“当时有个人撞到马车不赔礼道歉,我就下去理论,后面他要赔偿了,问我哪家的送上门。我就说长平侯府二小姐,风卿澜。”

说着明眸就有些湿润,一副欲泣不泣的模样,“我……我是做错了什么吗?”

“我不知道……”

“我从小在乡村农家长大,从来没来过这么繁华的地方,从来没穿过这么漂亮的衣裳。”

“当时他不赔礼道歉,我想的是我坐的是长平侯府的马车,我是长平侯府的二小姐,不能给侯府丢脸。”

“我真的……真的不知道不能这样做,没有人教我,没有人告诉我。”说着那泪水就似断了线的珍珠,不停往下落。

风卿澜虽然枯瘦,但骨像好又有一双清亮明眸,垂泪的模样让升起一种罪恶感。

“我……我以后再也不出门了,就留在家里不给侯府丢脸。”她沙哑着声音,将那份委屈演绎的恰到好处,让众人觉着他们是不是过分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侯夫人不知是心软,还是厌烦出声阻止,“带二小姐去榕楼。”

“榕楼?”风素律下意识尖叫出声,侯夫人微微皱眉目光转向风素律。

感受到一旁的目光,她赶紧道,“榕楼好,姐姐是该住榕楼的。”

“行了,先回去洗漱换身衣服,晚上带你认人。”

“好。”风卿澜垂着头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刚才的暗处,那里已经没了人影。

收回目光她跟着领路的离开,直到榕楼才停下,“二小姐,这便是你的住处了。”

“谢谢。”

领路的走远,风沧澜才推门而入。进门的一刹那,她明白风素律为何听到榕楼那般反应了。

这榕楼只怕是侯府数一数二的好住处了。

丫鬟在后面把房门关上,环视一圈后颔首站在风卿澜跟前,“主子,是不是可以安排玉絮进来了。”

“嗯。”

“主子,松吹不解,你为何要在侯府做出那模样。”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绽放光芒,将那个假货压的头都抬不起。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况且,我也不需要那些人的关注,我只需要平淡无奇。”没有人关注,没有人注意她才好调查。

小说《九千岁的掌上珠》 第2章 长平侯府?本督记住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