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南少攻略俏甜妻

更新时间:2021-04-17 14:21:55

南少攻略俏甜妻 已完结

南少攻略俏甜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洛瞳, 南逸

精彩试读:洛瞳累了一上午,这才有时间好好地喘上一口气,将剩余不多的棒棒糖在嘴里使劲嚼了几下,裹在糖果最里面的橙汁糖浆爆了出来,满嘴生香。洛瞳满足的舔了舔唇角,眯起了眼睛,看着窗外金色的阳光,有细小的灰尘在空中飘荡。“咚”的一声,中午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洛瞳立马从位置上弹了起来,bingo,这么快就到了午餐时间,她饿的前心贴后背,得出去好好吃一顿。站在办公室门外,洛瞳沉着冷静的看着四周,实则内心慌得一P。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做我徒弟

飓风:『???』

电脑后的飓风呆滞的打出三个问号,他这是不是眼瞎了,怎么第一名跟第三名联手打压他这个万年老二,他也不容易的,他也很脆弱的,好吗?!

飓风心碎不已。

瞳:『哈哈哈,羡慕吗,羡慕也没用,略略略。』

背靠大树好乘凉,洛瞳开心的险些蹦起来,恨不得告知全黑客界,大名鼎鼎的第一名“壹”就是她的师傅。

洛瞳轻咬着嘴里的棒棒糖,有一搭没一搭的在黑客群聊里回话,眼中冒着兴奋地光芒。

飓风:『话说......其实我的技术不比你师傅差......』

洛瞳不明所以:『所以呢?』

飓风:『所以要不要来做我徒弟,你师傅我可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万片桃花过,片叶不沾身,为师决定收你为关门弟子,日后定好好地培养你一人,如何?』

洛瞳无声的翻了一个白眼,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着。

瞳:『做梦!』

飓风:『嘤嘤嘤,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嘛,为师人真的很好的,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瞳:『死娘炮!嗬——tui!』

洛瞳二话不说,直接利索的将人拉黑。

她这片纯洁的聊天净土,才不要出现死变态嘞。

飓风输入了几个字,却看到“对方已不是您的好友”字样,他“靠”了一声,俊朗的面孔出现了一抹无奈的笑意。

洛瞳累了一上午,这才有时间好好地喘上一口气,将剩余不多的棒棒糖在嘴里使劲嚼了几下,裹在糖果最里面的橙汁糖浆爆了出来,满嘴生香。

洛瞳满足的舔了舔唇角,眯起了眼睛,看着窗外金色的阳光,有细小的灰尘在空中飘荡。

“咚”的一声,中午十二点的钟声响起。

洛瞳立马从位置上弹了起来,bingo,这么快就到了午餐时间,她饿的前心贴后背,得出去好好吃一顿。

站在办公室门外,洛瞳沉着冷静的看着四周,实则内心慌得一P。

公司的食堂在哪来着的呗?

“要不要一起去吃饭?”身后出现了天籁之音。

洛瞳转过身,忙不迭的使劲点头。

南逸扯唇一笑,迷人的微笑迷晕了路过的几位女员工。

“啊啊啊!总裁竟然来食堂吃饭了!”

众位女员工眼冒桃心,口水都快要流出来。

“总裁好帅啊!好帅好帅!总裁总裁,我是你的脑残粉!”

“啊啊啊......不对,总裁身边怎么有一个女的?”

众女员工定睛一看,看到了站在南逸身旁的洛瞳。

“靠,这女的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难不成总裁喜欢的竟然是这种甜美可人的小点心,我这种大胸岂不是一点市场都没有,诶,失策失策,早知道就不去隆胸了。”

“不会吧,一个霸道斯文帅气总裁,跟一个洛丽塔萌系少女,这不搭吧?”

“诶,你懂什么,这不就是养成系嘛,啧啧啧,反正我们也没戏了,散了散了吧。”

“不行,我可是为了总裁才来这家公司的,我不能放弃!我要誓死捍卫总裁!”

“诶,天涯何处无芳草,算了吧,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不要为难自己嘛,再说了,你的吨位,我怕我们总裁被压死。”

“哼!”

众女员工酸了,食堂里立即弥漫出一阵浓浓的醋意,刚进食堂的洛瞳被熏得差点摔了一个跟头,毫无形象的在南逸面前接连打了几个震天响的喷嚏。

洛瞳眼神四处瞟了一下,最终伸手抽出了南逸胸前的手帕,擦了擦鼻子。

好不容易呼吸顺畅过来,洛瞳拍了拍南逸的肩膀,豪气的说道:“老板,多谢了!等我下班再给你买一条。”

南逸笑而不语,眼底有浓浓的化不开的宠溺。

“喏,这个好吃,这个也好吃。”洛瞳蹦蹦跳跳的端着盘子排队,脖子伸长了看着前面摆了十几米的各式菜肴。

好不容易等到了洛瞳,她拿着勺子,一通操作猛如虎,一举拿下了西红柿炒鸡蛋、可乐鸡翅、椒盐大虾等若干菜肴。

一手端着一个盘子,洛瞳心满意足的找了个没人坐的位置,埋头苦干起来。

南逸端着盘子坐在了洛瞳对面,慢条斯理的吃着菜,视线不离对方半毫,仿佛洛瞳才是她的下饭菜。

坐在总裁周遭的员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就静静且八卦的看着这一幕。

万年单身狗这是要脱单了?

众男员工喜大普奔,怒放三天鞭炮。

众女员工默默流泪,爆食以慰受伤之心灵。

“看,我说是养成系吧。”

“恩......养肥猪系列。”

“......”

“吃饱了吗?”南逸轻轻擦了擦唇角,看着一脸满足、慵懒躺在椅子上的洛瞳。

回应他的是几声打嗝声。

洛瞳点了点头,说道:“汝之企业伙食甚好,朕甚为满意,以期能长期食之。”

“那是自然,汝满意即好。”南逸跟着抽风道。

“朕困之。”洛瞳最大的毛病在于吃饱了就一定要睡觉,雷打不动,就算是真皇帝从棺材板里面跳出来也没用。

南逸将洛瞳带到了一间休息室,里面各式用品一应俱全,看起来就像是酒店客房一般。

洛瞳暗自窃喜,想不到公司福利如此之好,满意的将自己摔倒在了软的像棉花一样的床上,幸福的进入了梦乡。

下午上班时间,洛瞳用公司内网熟悉了一下防火墙,将其中有问题的几个地方补上。

等到她完成了最后一个漏洞,墙上的挂钟“咚”的一声,到了六点。

“下班咯!”洛瞳关掉网络,背上了心爱的小兔子宝宝,欢快的冲出了大厦。

一刻钟之后,洛瞳闪现在了S市最大的高档商场。

洛瞳对照了一下手里的手帕,走进了一家装修精美的商店。

“小姐,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洛瞳还没有说话,却听到娇媚的女声,“把这些都给我包起来。”

洛瞳面带疑虑的转过了脑袋,看向了一旁。

在洛瞳转头的那一刻,旁边的女人也似有感应的看了过来。

“原来是你啊......”女人勾起了唇角,妩媚的脸上多了一丝嘲讽。

五位数手帕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洛瞳立马回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面无表情的脸上暗藏警惕。

洛瞳对面站着的两人不是旁人,恰好是洛瞳的后妈李媚跟她的女儿洛俞。

“姐姐,你怎么在这里?这里可是卖男士用品的,不会是活不下去当小三了吧?”洛俞娇滴滴的说道。

“你小小年纪懂什么,要想赚到钱,可不一定做小三,去某些夜间场所说不定更赚钱。”李媚挺着纤细的腰身,两坨大胸在身前抖动着,深深地乳沟让人移不开视线。

“哦......原来是这样。”

“总比有些人实打实的做小三强。”洛瞳忍无可忍,讽刺道。

如果不是李媚插足当小三,洛家也不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她的妈妈也不会......

“你说谁是小三!”李媚被踩到了痛处,气急败坏的指着洛瞳呵斥道。

小三上位是李媚最恨别人给她贴的标签,更何况,能走进洛家是靠的她自己的本事,凭本事转正,算得上什么小三,只能说是原配没本事。

洛瞳懒得跟李媚瞎扯,反正她跟洛家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跟他们多说一句话她都觉得恶心。

眼看着洛瞳要走,李媚在背后阴阳怪气的继续说道:“长辈在这里都不知道打声招呼再走,果然是有娘生没娘养,跟我家洛俞比起来差远了。”

“呵。”洛瞳轻笑出声,唇角竟然挂着浅浅的笑意。

熟悉她的人便知道洛瞳此刻已经怒到了极点。

“维也纳酒店,每个月的八号跟十八号。”洛瞳突然说出一些外人看起来莫名其妙的话语。

李媚身子一抖,脸上闪过一抹诧异和惊慌,又很快恢复原状。

她怎么会知道?她不可能知道的!

李媚想着自己做那件事情那般小心,连洛俞都不知道半点,洛瞳肯定是在炸自己。

“你想说什么?”李媚收敛了原先的蛮横,眼中暗藏狠厉和探究。

“没什么,就是随便说说而已。”洛瞳随口应道。

李媚长长的指甲扣动着手心,似是在心底暗自揣摩洛瞳对那件事情究竟知道多少。

“您好,夫人,衣服都给您包好了。”服务员将包装精美的纸袋递了过去。

李媚接过纸袋,目光阴冷的盯着洛瞳,恨恨道:“给我闭紧你的嘴巴。”

洛瞳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她才不稀罕曝光那件事情,毕竟,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嘛。

李媚扯过洛俞,脚步慌乱的走出了商场。

洛瞳深吸了一口气,移开了视线,转到了一旁的柜台内。

柜台内展示的是各式高档手帕,洛瞳一眼便看到了一条跟南逸那条相似的手帕。

“一、二、三、四。”等到数清楚价格后面的零,洛瞳震惊了,这下是真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竟然将一条五位数的手帕用来擦鼻涕,这不是奢侈,简直就是败家!

洛瞳头晕目眩,恨不得原地晕倒。

“小姐,请问您是看上了这条吗?这条是最新的款式,特别适合职场精英男士,需要我帮您包起来吗?”

洛瞳回过神来,镇定自若道:“不用了,我走错了。”

洛瞳两腿飘忽的朝着门口晃去。

回家的路上,洛瞳一边抓着公交车扶手,一边唉声叹气。

这叹气声一直持续到家门口,走过一条长且狭窄的街道,洛瞳跨上了台阶。

台阶窄的仅容一人通过,墙壁上被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广告,风一吹,广告纸“呼啦啦啦”作响。

“终于回来了。”

洛瞳抬头,看到冷脸站在门口的老太太,暗自倒霉,怎么倒霉的事情都赶到一天了。

“嘿嘿,刘奶奶。”洛瞳干笑了两声。

“你......”

“房租你再给我宽限两天,过两天我一定会给你!”洛瞳五指指天,发誓道。

“别给我弄这些有的没的,赶快把房租给我交了,每次都是你最后一个交,我这里房租这么便宜,你去打听打听,哪里有房主像我这么心善的,诶哟,你们能租我的房子,真的是祖上积德哟。”

“嗯嗯嗯。”洛瞳敷衍的点头。

要不是没钱,她也不会住这冷风飕飕,下雨漏水的房屋了。

“记住了没有,后天晚上我还来,没钱你就......”

预感刘奶奶接下来会有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洛瞳秒速打开了大门,飞快的蹿了进去。

“我知道了,刘奶奶,您快点回去休息吧。”

“咚——”的一声,大门紧闭。

刘奶奶话没说完,一口气憋在心口,指指点点大门半天,这才碎碎念的离开了。

听到门外没声了,洛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茶几上还有早上剩下的柠檬水,洛瞳也不嫌弃,倒了一杯,“咕咚咕咚”两大口下肚。

“哼,我就不信我连交房租的钱都没有!”

洛瞳兴冲冲的打开手机,开始翻看各张卡的余额。

十分钟后,洛瞳翻完了全部的银行卡,放下手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又在屋子里四处翻找起来。

“五块、十块、二十块。”

洛瞳捏着一沓纸币,认真的数着。

“三百五十二块两毛......”洛瞳捏紧了毛票,一时无言。

倘若今天不是刘奶奶来收租,洛瞳还不知道自己竟然凄惨至此,都怪她自己,原本还有一笔钱在银行卡,结果前两天手一抖,全部存为定期了……

“啊,真是天要亡我啊!”洛瞳扯过小猪抱枕,狠狠地捶了几下。

一分钱难死英雄汉,洛瞳想着那远不知在何方的一万多房租,就心痛的不能呼吸。

还有......洛瞳翻出口袋里皱巴巴的手帕,心更痛了。

她为何手欠,拿什么擦鼻涕不好,偏偏看中了南逸的手帕。

这下好了,擦一次鼻涕五位数。

“诶......”这声叹息悠扬婉转,透露出浓浓的无奈。

洛瞳绞尽脑汁想着该如何才能够凑上这笔钱,手机“叮”的一声响,界面上出现了一条信息。

“王者之耀决赛,三天后决赛......第一名奖金十万!”

“十万!”洛瞳眼睛里飘过的全是人民币符号。

“十万,竟然有十万!”洛瞳激动地搓了搓小手,只要能够赢得这十万块,她还愁没钱交房租,没钱给南逸买手帕?

洛瞳, 南逸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