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被渣后我逆袭了

更新时间:2021-04-17 18:41:58

被渣后我逆袭了 连载中

被渣后我逆袭了

来源:追书云 作者:晚安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好吧,也算亲,但她怎么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劲呢?苏瑾禾思考的时候,江晞辰已假装淡定地躺下,闭目。卧室里安静下来,苏瑾禾拽拽他的衣角,喊:“江晞辰。”“嗯。”他含糊地应着,仿佛已经睡着。“你刚刚是不是想睡我?”经过上一世,她其实不介意的,思来想去身边也就一个他这么出色的男人,最重要的是就算睡了也是名正言顺。江晞辰猛然睁开眼睛,就见苏瑾禾一脸真挚地看着自己。那天真的眼神就像在跟自己讨论睡前故事,而不是成人间的禁忌话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4-熟透的女人

“唔……”无法呼吸的苏瑾禾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曜黑的眸子,她受惊般用力推开他坐起来,并戒备地拥紧身上的被子,哆哆嗦嗦地问:“你要做什么?”

偷香被抓包,江晞辰亦不慌不忙地用手背抹了把唇上的湿润,道:“你不是看到了?”

“你…………”向来口齿还算伶俐的苏瑾禾,这会儿脑袋打结,结结巴巴半天才质问出来:“为什么亲我?”。

“你不是也亲我了?”他挑眉反问。

“我哪有?”苏瑾禾红着脸否认。

江晞辰伸出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指尖戳了戳自己的脸颊提醒。

“……”苏瑾禾哑然,那算亲吗?

好吧,也算亲,但她怎么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劲呢?

苏瑾禾思考的时候,江晞辰已假装淡定地躺下,闭目。

卧室里安静下来,苏瑾禾拽拽他的衣角,喊:“江晞辰。”

“嗯。”他含糊地应着,仿佛已经睡着。

“你刚刚是不是想睡我?”经过上一世,她其实不介意的,思来想去身边也就一个他这么出色的男人,最重要的是就算睡了也是名正言顺。

江晞辰猛然睁开眼睛,就见苏瑾禾一脸真挚地看着自己。那天真的眼神就像在跟自己讨论睡前故事,而不是成人间的禁忌话题。

“小丫头,青涩的一点味都没有,每天胡思乱想些什么。”他嫌弃地说完,用被单盖住她的头。

“我已经不小了。”苏瑾禾拉下被单抗议。

江晞辰却已经背过身去:“爷喜欢熟透的。”

熟透?

熟透是什么鬼?七老八十?

苏瑾禾不明白,所以第二天江晞辰一去上班,她就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唐元宋。

“小表叔,你说什么是熟透的女人呢?”

彼时他正在开车,听到这个问题一脚刹车,高峰期堵车的情况下,后面是连串的追尾。

“怎么了?你没事吧?”听到动静不太寻常,苏瑾禾关心地问。

“没事。”唐元宋捂着磕疼的前额,闷闷地回答。

“我怎么听到喇叭声,你在开车?”苏瑾禾又问。

这时后面车上的人已经过来敲他的车门,估计是协商事故的事,唐元宋却顾不得那么多,口吻严厉地教训起苏瑾禾:“你不想着报仇的事,这脑袋一天到晚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是想报仇的事啊,我想把江晞辰收服了,为我所用嘛。”毕竟以江家的实力,对付唐菲菲母女简直绰绰有余。

“所以这跟熟透的女人有什么关系?”

唐元宋还是不明白,而且这问题他都不好意思重复出口,也不知道苏瑾禾是神经真大条,还是根本没将他当个男人看?

目前看来,后者成分居多。

“江晞辰说他喜欢熟透的女人。”苏瑾禾理所当然地回答。

“咳咳!熟透的女人就是那种身经百战、妩媚性感的,跟你完全不沾边,还是算了吧。”唐元宋打击她。

“这样啊。”

苏瑾禾似乎是听了进去,唐元宋也不自觉地松了口气,又义正言辞地教训了几句:“报仇的事我会帮你,别每天动这些歪心思,难道你从陆锦川那里得到的教训还不够多?”

“知道了。”苏瑾禾被训的不爽,挂断电话。

听了唐元宋的话本来有点泄气,却不自觉地想到江晞辰昨晚偷偷亲自己,手摸上唇,仿佛余温还在。既然如此,那么是不是说明,自己对他也不是没有一点儿吸引力?

这么想着,心头又重新燃起希望,拿着手机去百度搜索,答案大抵与唐元宋的差不多。

“老公嫌弃青涩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不甘心的她输入自己的问题。

“木讷、呆板,长的漂亮男人也提不起兴趣呗。”

“花样少,该进修了。”

“学技术,建议去宿州街千岛色,晚上7点后营业,嗨爆整晚,保证不虚此行。”

千岛色?什么地方?这名字一下子勾起苏瑾禾的好奇……

——分割线——

江晞辰今晚有应酬,从宴会上出来已经十点钟左右,时间并不算太晚。他因喝了酒,便躺在后座闭目养神。

“江总,到了。”直到助理的声音传来,他才发现车已经停在自己居住的瞰园别墅。

“先生。”推开车门还未下车,就见管家及王嫂都站在车外,面部表情略显凝重。

江晞辰有些意外,问:“怎么了?”

“太太天刚黑就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王嫂回答。

“去哪了?”江晞辰又问,彼时的他还没有太过在意。

王嫂与管家一脸为难,最后还是管家顶着压力回答:“我们的人查到太太去了千岛色。”

江晞辰闻言开始仅仅只是惊讶,而后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那是全市最有名的牛郎店,他不可能不知道。

苏瑾禾,胆儿肥了!

他将车门一甩,厉声命令:“开车!”

助理哆嗦了下,这才收拾心神,重新发动引擎,将车开出去。

他其实很想再确认一遍,问江晞辰是不是要去千岛色,可车厢里的低气压,令他大气都不敢喘。

二十分钟左右,车子快速而平稳地停下来。

“江总,到了——”助理都没报告完,江晞辰就已经下车离开。

“哇!人间极品。”他卓越的身姿一出现,立马引的女人尖叫连连。

“哇塞,千岛色什么时候有这样的男的了。”另一个女人也是看的眼睛都值了。

“要死了!要死了!那是江晞辰,你们还敢那么大声。”同伴还算理智,一把按住她们。

这时经理看到江晞辰过来也是惊讶,没听说他好男风啊,心里这样想着,但仍战战兢兢已经地迎过来,无论如何他都是得罪不得的。

江晞辰从手机里调出苏瑾禾的照片,给他看了一眼,问:“在哪?”

“江总请跟我来。”经理半点不敢隐瞒,毕恭毕敬地领路。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二楼包间,经理举手敲门,却被江晞辰扒拉开,抬脚哐地一声就将门踹开了,惊的满足的人也全部看过来。

其中当然包括苏瑾禾,她就坐在摆满酒瓶的茶几后,身边左拥右抱,酡红的脸颊一看就喝了不少酒……

15-别装了,你没醉

她眼神迷离地瞧了瞧门口的方向,隐约分辨出个男人的身影。但酒精的作用下最容易让人放松,况且现场气氛也已经到了很嗨的地步,别说她,就是其他人也没有太过在意。

“来,喝!”苏瑾禾端起桌上的酒杯,一副豪气干云的模样。

“苏小姐,想获取男人的心,你动作要女人一点儿。”坐在左边的男人跟她撒娇。

“光有女人味儿还不够,还要懂的技巧。”右边的男人也开始教学。

“那什么技巧呢?”苏瑾禾虚心地问。

男人闻言唇角勾起暧昧的弧度,凑到她耳边低语:“今晚你开个房间,我们慢慢交流啊?”

“没问题。”苏瑾禾爽快地答应,并将一张卡丢在桌上。

看她出手大方,所有人都来了精神。

“苏小姐,我敬你一杯。”男人拿过她手里的酒杯,仰头倒进嘴里,含在口中并没有咽下去。

只见他眼眸含情,勾人一般,慢慢朝苏瑾禾靠过来,直到引导她平躺在沙发上,而自己身子撑在她上方。

四目相望,苏瑾禾的反应青涩极了,更像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男人心念一动,含着酒的唇一点点覆下来。

周围响起激动而起哄的口哨声,眼见两人的唇碰在一起,男人的衣领突然一紧,人就被直接丢了出去。

彭地一声闷响,现场出现片刻的安静。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落到江晞辰身上,仿佛此时此刻才看清他的脸。

“喂,你抢生意的?”原本坐在苏瑾禾身边的另一个人,蹭地一下站起来,不满地瞪着江晞辰。。

“滚!”江晞辰道。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那气场已经压的许多人心头一凛。

“你让我们滚我们就滚吗?以为自己是什么人?”那男人硬挺着叫板,但犹疑的眼神,早已说明虚的不行。

经理这时走进来,真恨不得把他脑袋扭下来,最后也只能厉声斥责:“都下去!”

经理都开口了,再看他那紧张的样儿,这些长期靠着讨好客人生活的人,立马咂摸出味来,二话没说就慌慌张张地退出去了,连同那个被丢在地上的人。

现场一阵杂乱,喝的不省人事的苏瑾禾,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着急地拉着面前那人的手,挽留:“都别走啊,你们还没教我呢。”

“你想学什么?”男人低睨着她问。

女人浑身酒气,蹭着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嘿嘿笑着:“我不是说了嘛,要学怎么熟透。”

熟透?这两字怎么耳熟?

江晞辰分神的功夫,她已踮脚搂住他的脖颈,随即皱眉抱怨道:“你吃什么长大的?没事长这么高干什么?”

长高也是他的错?

江晞辰看不得她醉酒的模样,本欲拽开她的手,却听她嘴里昵喃:“不过他也好高。”语调里带了那么一点说不太清楚的味道,像是失落又像是骄傲。

“他是谁?”难道是陆锦川吗?

他可没忘结婚那天,她化着那么恶心的妆,奇装异服又言语无状,败坏了自己在江家人面前所有的好感,就只为了一个叫陆锦川的男人。

其实要打听也不难,毕竟雪海城不大,又是他的地盘,所以饭还没有吃完,他就已经知道了陆锦川的所有信息。

KQ集团入驻雪海城的总经理,只不过经营的业务与江氏重合,所以本就是挑衅而来,这就令他不得不怀疑,陆锦川接近苏瑾禾的目的。

“我老公。”

没想到她的答案跟自己猜测的不一样,江晞辰意外地挑眉。

苏瑾禾伸手,用力搓着他的脸,疑惑地又道:“奇怪,你怎么长的跟他也很像?”

当然像了,他就是本尊好吗?看来她醉的真是不轻,江晞辰正准备拉下她造次的手,准备带回家再好好算账。

谁知她突然凑过来,自言自语道:“正好练习一下——”尾音直接淹没在彼此的唇间。

女人柔软的唇含着他,小舌在他的唇形上慢慢描绘,而后又学着上次他亲她的样子,试探地伸进去——

“苏瑾禾!”江晞辰生气地一把拎开她,并将其直接丢到了沙发上。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亲的是谁?如果自己不来,她是不是就真的准备跟别的男人荒唐一夜?

“呜呜…凶什么凶嘛,不是你说喜欢熟透的女人嘛,我正在努力让自己熟透啊。”苏瑾禾还委屈上了。

江晞辰闻言愣住,终于想起两人昨晚的对话。他当时只是为了表示嫌弃随口说说,没想到她还当真了。

靠,这么熟透……那不就脏死了?白给他都不要!她到底懂不懂男人?

“我给你钱,很多很多钱,你就教教我,教教我嘛。”她从包里又掏出几张银行卡塞到他的手里。

江晞辰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女人要买自己,可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生气。

“你就那么想讨好江晞辰?”或许就是看在这个面子上吧。

“嗯。”苏瑾禾认真地点头。

“为什么?”她可别说不过短短几天,她就爱上自己了,他才不信!

“因为等我拿下江晞辰,就坐稳江家少奶奶的位置了啊。”苏瑾禾回答。

“难道现在还有人轰你不成?”虽然娶了她很闹心,但江晞辰也没有心仪的女人,所以暂时更没有离婚的打算。

“那不一样,他根本不喜欢我,也不会为我所用。”

“那你想让他做什么?”江晞辰眼睛眯起,心道果然是有目的的。

“我想让他帮我报仇,帮我救苏氏。”她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可她并没有像其他小说里的女主那样,重生后就有金手指、超能力,唯一想到有能力帮自己的,也就只有江晞辰。

臭丫头,原来只想利用自己!江晞辰气的想丢下她转身就走,腰身却被她从后一把抱住。

苏瑾禾将脸贴在他后背,可怜巴巴地撒娇:“江晞辰,你帮帮我,只要你肯帮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虽然醉的不省人事,可这话却透漏出许多心酸、苦楚,好像心里压抑着许多许多的情绪,均无法向世人吐出。

江晞辰,你是疯了吗?居然对一个酒鬼动恻隐之心。他跟自己赌气地去掰苏瑾禾的手,她却死死扣着不放。

“苏瑾禾,别装了,你根本就没有醉。”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