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狂妃请留步

更新时间:2021-04-17 15:58:08

穿越之狂妃请留步 已完结

穿越之狂妃请留步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叶青萝, 慕良初

精彩试读:而见此慕云柯则是笑着把人迎进去:“那公公请里头进吧,灵堂在里头呢。”意王府中的哀乐声哭喊声不断的从王府中传出来,这让坐在马车之中的叶青萝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张风则是站在马车外,语气淡淡的道:王妃娘娘,今日送你回了意王府,我们王爷也算是送佛送到西了。所以接下来不管成功与否,那就只能看王妃娘娘的本事了。若是成了还请王妃娘娘记得还我们王爷的情。若是败了,还请王妃娘娘不要给我们王爷惹来麻烦才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穿越之狂妃请留步第2章试读

夜越来越深。

看着成群结队的狼从树林中窜出来,从马上下来的这些个男子就握紧了手中的火把。

而站在慕良初身边的张风,则是一边死死的盯着那狼群,一边就开口道:“王爷,这杀狼的事情还是让属下来吧。狼生性凶残,可别伤了您才好!”

要知道王爷可是手握北業国三十万大军的人,如果真出个什么闪失,那可是要天下大乱的!

“这寿礼可是本王要献给父皇的,自然这狼因该本王自己来捕杀。”

不然要是传扬了出去,那些个找麻烦的老匹夫又要烦他了。

他倒不是怕了谁,只是觉得烦。要是忍不住动手打死几个,恐怕整个北業国又得吵翻天。

“这……”慕良初居然要自己去,听了他的话张风就担心。

正是犹豫的时候,慕良初提着剑一阵风的就冲了出去。只见刀光剑影之间,几颗狼的头颅就滚落了下来。

而殷虹的鲜血也有不少飞溅在他的银色面具上,加上他那浑身的萧杀之气,看着都让人浑身打颤。

这下张风才惊觉,眼前这个宁王爷那可是整整驻扎边关五年,兼并了三个小国,荡平所有流寇劫匪的活阎王啊!

他可是亲眼看着,慕良初如何一次又一次的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

而且慕良初还有个用刀绝技。那就是能将人从腰间斩断,这人虽然痛苦却不能立马毙命。而是要忍着痛和恐惧,爬完一个“骞”字才会死掉。

这种场景时不时的就会在边关上演一次,传到了天下人的耳朵里,他们都骂王爷残暴不仁。就算圣上下令禁止用这种方式斩杀敌方大将,可王爷依旧是我行我素,谁都拿他没有办法。

整整二三十匹狼,就这么眨眼的功夫就死在了慕良初的剑下。

见惯了慕良初杀人的这些手下们,看他杀起狼来也是一点没受影响,显然是十分服气的。

见他杀完,就赶紧的迎上去要善后。

只是这他们都还没有来得及迈步,突然他们身后的林子里,就传出一声恶狼的惨叫声。

“嗷……”的这一声,听得人心都揪了起来。

“这林子里还有别人!”听到这声音,慕良初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也没有多说直接就提剑冲进了林子里,见状张风一干人自然紧随其后。

毕竟这是在丰都,不是在边关。想要王爷的命的人多了去了,不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当然必须紧觉一点才行!

而等到慕良初赶到的时候,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女,死死的把一头狼压在身下。手中还握着一把几乎都生锈了的匕首,不断的冲着那狼的腹部捅了过去。即便那狼已经不再动弹,她依旧没有停止动作!

“你……”一个女子,这深夜居然在夜狼谷这种地方,这让慕良初顿时就生出戒备来。

正要开口的时候,听到他声音的叶青萝突然就吓了一大跳。握着匕首就站起来,满脸恐惧的看着他。

一脸是血的样子早已经看不出她的样貌,只有她那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吸引人。

沉默,就在两个同样浑身是血的人之间展开。

慕良初都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力气耗尽的叶青萝就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王爷!”而这个时候张风他们就赶到了,一看不远处多了个女子,还有一匹狼的尸体,他立马就紧觉了起来。

“这荒郊野岭的居然有个女子,还有本事杀死一匹狼,看起来事情一定有诈!属下看还是杀了这女子吧,免得惹出什么祸事。”

说罢,张风就拔出了随身的佩刀,对着躺在地上的叶青萝就直接走了过去。

然后拿着刀在叶青萝脖子上比了比,紧接着便就扬起刀来,准备将叶青萝一刀毙命。

“住手!”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慕良初突然就开口。

眼神冷冽的走到了叶青萝的面前,只见趴在地上意识模糊的女子仿佛清醒了几分。

抬手就抓住了他的鞋面,声音微弱:“求你……救我……”

说完叶青萝再一次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王爷这……”

慕良初好像不忍心杀这个女子,这可是张风打小跟在慕良初身边见到的第一次。

所以他傻眼了,周围的副将们也全都傻眼了,全都凝神静气的看着他。

“这还是他们那个噬血如命,杀人如麻的宁王殿下吗?”

当初长孙大人贪赃枉法,宁王可是手起刀落的就杀了长孙大人,要知道那长孙大人可是他的亲娘舅啊!

对血亲尚且如此的人,这怎么会突然对一个陌生女子动力恻隐之心?

“带回去……”

对于众人的惊讶,慕良初是什么都没有说。直接便是丢下这么三个字,然后直接就转身离开。

一晃数日过去,叶青萝的伤也是好得差不多了。

伺候她的丫鬟一大早就送来早晨的药碗,一个字没多说就要退出去。

“哎……”见这丫鬟要走,叶青萝便是直接喊住她:“这儿究竟是什么地方?是否是你们主子救了我?可否让我见见他?”

她只记得当日在夜狼谷遇到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且那男子看着就一身杀气,故她也不能确定是否真的是这男子救了她。

被救来这几日,这丫鬟都没有和叶青萝说过一句话。如今她这突然开口,这丫鬟也只是淡淡的瞧了她一眼。

接着一个字都没说,继续退了出去。

“这丫鬟莫不是个哑巴?”瞧她不与自己说话,叶青萝就忍不住蹙眉。

自己莫名其妙的穿越到这里,成了个亲爹不亲,后娘不容的主儿。

这可别刚刚逃出鬼门关,又掉进狼窝才好。

也正是她担心得紧的时候,一身黑衣的男子就迈步进来。依旧戴着那银色面具,一双黑眸犹如望不见底的黒潭藏着的尽是冷意,看着就让人觉得心底发毛。

“你要见我?”男子一进来就在房内的桌前坐下,态度冰冷都没有多看叶青萝一眼。

“嗯,”这男子果然不是个善茬,一见她如此,叶青萝就从床上直接下来。

忍住身上伤口被牵扯出来的痛意,直接走到那男子的面前跪下。

开口便是道:“小女子多谢公子救命之恩,他日小女子一定会竭尽所能的报答的。”

穿越之狂妃请留步第3章试读

“哦,是吗?叶二小姐,不对,当是意王妃才对。”

闻听叶青萝所言,慕云初就笑了笑。

在北業朝廷中最是容不下他的,便是地位举足轻重的辅国中丞叶浮生了。

却没想到这阴差阳错间居然救了他的女儿,也不知道这是结恩还是结仇的事儿了。

“你……”原来他都已经知晓这具身体的身份了,叶青萝先是一愣,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

满不在乎的就开口道:“哈哈哈,什么意王妃,什么叶二小姐。不过是被娘家怨恨夫家抛弃的棋子罢了,公子救了我,怕不是要失望了?”

要知道丰都城中藏龙卧虎,她摸不清眼前这男子的底细目的,心里还真的有点怕怕。

“是不是要失望,不是还应该看小姐自己的。若是小姐只是知道哭哭啼啼的无用女子,那便当本王救错了,直接杀了就是。”见她生出几分害怕,慕良初这才抬眼打量她。

这女子生得白白净净,倒是有几分姿色。

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不过在他见过的女子当中也算是排得上上乘。

慕良辰一向爱女色,这一次居然对新王妃下狠手,怕是别有所图了!

他既救了她,居然还想着她没用又要杀了她。这话听得刚刚还在笑是叶青萝惊心胆颤,脸色都变了。

还来不及她分说,慕良初就又开口:“明日便是意王妃的出殡之日了,这条命要还是不要,全看你自己。不过你记得,本王这宁王府从不养无用的软骨之人!”

说罢,脸色冷冷的男子就直接起身离开了。

留下好半日才反应过来的叶青萝,嗖的睁大了眼睛。

“这里是宁王府?难不成刚刚那男子就是人人闻风丧胆的宁王慕良初?他居然救自己,难不成他和叶浮生或者是慕良辰有仇?”

要知道叶青萝的爹,也就是叶浮生容不下宁王这件事情,那可是整个北業都人尽皆知的事情啊!

“只是叶青萝这才被丢到夜狼谷几日,慕良辰居然就着急给叶青萝办丧事了?看来自己是不能继续这样躲下去了。不然丧事一成,所有人皆以为叶青萝已死。自己在这个时代不仅没名没分,还遂了那些个狗男女的愿!所以宁王说得对,不能再当缩头乌龟了!”

丰都城内出了件大事情,日前才风风光光嫁入意王府的意王妃,居然第二日就离奇死亡了。

这可成了丰都城内百姓们饭后议论的最热之事,所有人都在猜测这意王妃的死因,意王府却在大操大办意王妃的丧事。

前来吊唁的人,其实都是不认识叶青萝的。之所以会来,不过也是冲的她这意王妃的头衔。

这在王府接待宾客操持里里外外的,也只是慕良辰的胞弟,年仅十四的九皇子慕良柯。

也正是此时,王府门口突然就传来了太监高昂声音:“苏公公到。”

一听见这个慕云柯就吓了一跳,赶紧从大堂内出来。笑容满面的迎下他:“本宫不知苏公公会来有失远迎,公公莫怪。”

北業朝谁不知道,这在御前伺候的苏公公最得圣上的心,那地位可是能与得宠的皇子相提并论。

所以今日会来,足可以看出来当今圣上有多看重这个仅仅过门一日就香消玉殒的儿媳了。

“九皇子言重了,老奴不过是奉命前来送意王妃一程的。都是念着当初她娘亲救圣上的情啊。只可惜这意王妃福薄,享受不了此等的福气了。”

看着慕云柯一人在这里,苏公公就有些奇怪了:“怎么意王殿下不在?毕竟是意王妃的丧礼,他这为夫的缺席怕是不太合适吧?”

本来对于这意王妃的死因,圣上就已经很怀疑了,意王可不要惹祸上身才好!

“哦,公公有所不知。前几日暴雨导致冶城府一大坝决堤,沿岸的百姓受灾严重流离失所。五哥在拜堂过后便前去处理灾情了所以并未在王府而已,还望公公莫要误解才好!”

见苏公公一问起,慕云柯就赶紧解释。

还回头对候在一旁的意王府管家道:“王嫂出事的事情究竟禀报到五哥面前没有?为何五哥还未赶回来?”

虽然他们都知道五哥不喜这出身低微的新王嫂,但是这毕竟是父皇赐婚的,也不能叫人看出来不满。

“回九殿下,消息是传到了的。不过冶城府那边百姓也是死伤无数,王爷实在是脱不开身啊。便说了王妃的丧事由九殿下和中丞大人夫人全权操办。待到灾情处理好了,王爷会亲自去中丞大人府请罪的!”

看慕良柯问及,这管家便是如此着急回答。

“这……”这理由也是能够堵住所有人的嘴了,听了管家所言,慕良柯就回头看苏胡安:“五哥如此先国后家,也真是对不住王嫂了。”

“唉……意王殿下一向爱民如子,想必圣上若是知晓了,也不会怪罪的。”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苏胡安自然没毛病可挑了,只是频频叹息。

而见此慕云柯则是笑着把人迎进去:“那公公请里头进吧,灵堂在里头呢。”

意王府中的哀乐声哭喊声不断的从王府中传出来,这让坐在马车之中的叶青萝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张风则是站在马车外,语气淡淡的道:王妃娘娘,今日送你回了意王府,我们王爷也算是送佛送到西了。所以接下来不管成功与否,那就只能看王妃娘娘的本事了。

若是成了还请王妃娘娘记得还我们王爷的情。若是败了,还请王妃娘娘不要给我们王爷惹来麻烦才好。

他是不明白王爷第一次做善事,怎么就救了这么一个麻烦的。

意王是太子的热门人选不说,叶浮生也是王爷的死对头。若是按照王爷以前的性子,早在查清楚这女子的身份就斩草除根了,却没想到居然又一次对她心软了。

这个女子太不寻常,离他们王爷最好远些才好。

“我懂将军的意思,请将军放心,我自然晓得怎么做。”张风这话听着是无情,但是也是有道理。自己和慕良初素不相识,确实不应该连累了他。

故叶青萝就直接点头,接着便是忍着浑身的伤痛从马车上下来。

语气淡淡的道:“还望将军回去见到宁王,替小女子转告一声多谢他。若是小女子还有幸活着,必然会知恩图报的。”

若是死了,就辛苦他救自己一回了。

“王妃娘娘还是自求多福吧,”张风可不觉得叶青萝还有活路可走,就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直接就驾着马车走了。

留下叶青萝一人定了定神,对着那远去的马车吐了吐舌头,转身就大步朝着意王府而去。

叶青萝, 慕良初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