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武侠 > 重回八零小富妻

更新时间:2021-04-17 12:46:16

重回八零小富妻 连载中

重回八零小富妻

来源:追书云 作者:小耳朵 分类:仙侠武侠

精彩试读:听起来确实是这样,可家旺却觉得不对劲。毕竟,他已经见识过娘的厉害了。刚才季清没说实话,是权宜之计,在孩子面前,她没想撒谎,直接点头承认:“没错,你们尕娘娘的脸是我打的,她追着要打我,我就打回去了。”家旺:“……”猜对了!招娣:“?!”怎么可能!季清拨开两人,伸手将站在后面一点的必旺抱了起来。必旺今年三岁,原本一直养在老太太屋,最近老太太忙着对付季清,没空照顾,今天又嚎又闹,必旺便跟着哥哥姐姐一起回了东厢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重回八零小富妻:你是胖妞

老陈头看着季清,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着些什么,最后烦躁地扭过头去,眼不见为净,“去吧去吧。”

季清回了东厢房,除了盼娣在厨房留着收拾洗碗,几个孩子都跟着进了屋。

家旺脸上写满了思索,纠结了片刻才问:“娘,尕娘娘真的不是你打的啊?”

招娣推了把家旺,气呼呼道:“都给你说了,只有她们欺负娘的份,娘怎么可能打她?你看不出来,她跟奶联合起来,编排娘吗?”

听起来确实是这样,可家旺却觉得不对劲。

毕竟,他已经见识过娘的厉害了。

刚才季清没说实话,是权宜之计,在孩子面前,她没想撒谎,直接点头承认:“没错,你们尕娘娘的脸是我打的,她追着要打我,我就打回去了。”

家旺:“……”猜对了!

招娣:“?!”怎么可能!

季清拨开两人,伸手将站在后面一点的必旺抱了起来。

必旺今年三岁,原本一直养在老太太屋,最近老太太忙着对付季清,没空照顾,今天又嚎又闹,必旺便跟着哥哥姐姐一起回了东厢房。

必旺脸蛋冻的红扑扑的,皮肤都皴了,一双眼睛黑黑亮亮,鼻梁又挺又翘,长得十分漂亮。

蓦地,季清回忆起母亲曾经跟自己说过的,说原主有个儿子男生女相,在欺凌和笑话中长大,渐渐性格就出了问题,跟谁都不来往,一直到四十岁都没成家,孤身一人活着,十分凄惨。

想到这里,季清不禁心生感慨,明白了什么叫做生不逢时。

现在这个时代,是要靠体力劳动的时代,一个男人长得漂亮,身体柔弱,是非常不受待见的。不像前世,颜值高直接就能换饭吃,旁人羡慕都来不及。

就在她穿越过来前几天,一个山里的十几岁少年突然就刷爆网络,因为超高的颜值获得了所有人的关注。

随后不仅上直播、上节目,还得到了稳定工作……

不过,既然她现在重生成了这孩子的母亲,她一定会帮他建立信心,就算不能消除那些负面的言论,也要跟他站在一起,陪着他抵御。

季清摸了摸必旺的脑袋,哄道:“吃甜甜不?”

家旺和招娣眼睛一亮,“娘!”

“等着,给你们拿。”

季清把必旺放在炕上,打开炕柜子拿出里面的蜂蜜,给三个孩子一人分给了一筷子头。

蜂蜜甜,却没有像糖那样腐蚀牙齿,季清每天都给他们吃点。

看必旺不停的舔嘴唇,也不说话,季清正好奇,这个孩子是不是不会说话,不料必旺突然抬起头,唤了一声:“娘。”

季清瞬间怔住,紧接着,眼眶温热。

她穿过来这些天,虽然跟家旺招娣走得比较近,听他们喊娘,在心里却还是没有将他们当做自己的孩子,更多的,是把她们当做学生或者朋友。

可对上必旺黑溜溜的大眼睛,季清的心咚咚咚跳起来,一种名为母爱的情愫,在她心中蔓延开来。

意识到这种变化,季清忙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外头喊着叫家旺和招娣去地里,季清让他们去了,自己则上了炕,抱着必旺钻进被子躺了下来。

就算是被骂懒婆娘她也认了,她要好好休息,先把身体养好。

现在这身体虚弱的,万一去地里干活晕倒,脑袋磕在石头上,再磕出个什么好歹来。

兴许是季清这一闹起了作用,陈芬芳当天晚上就回隔壁村去了,老太太躺在堂屋唉声叹气,倒是没有再找季清麻烦。

第二天余老太婆来了一次,给老太太说要好好跟儿媳妇相处,多积攒福报,说完之后,老太太也不再唉声叹气了,改为无视季清。

季清心里清楚,肯定是余大夫把所见所闻告诉了余老太婆,余老太婆才来这一趟。

老太太再怎么凶横,也怕众人议论。

偷听墙角专业户家旺则是告诉季清,老太太虽然不闹了,但赶走季清的心还是没死,还在想办法呢。

对此,季清微微一笑,并不放在心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老太太这边已经不足为患,她现在最要紧的事,是想到挣钱的办法!

她前世可是市场营销学的高材生,不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做点啥,天天跑去地里干活,那可真是对不起她寒窗苦读十几年。

而且,作为新时代女性,季清深深明白一点,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只要她自己有了能力,不管陈青岩休不休她,她都不带慌的。

季清又犯了难,现在还是票证时代,买什么都需要用票,物资短缺的很,她该怎么做呢?

没有了老太太的阻扰,季清出门方便得多,她揣上干粮和水壶,在村头等到上镇子里去的驴车,搭了一程,还跟老师傅说好,回来的时候再带她一程。

到了镇上,季清开始瞎转悠。

八零年代小地方几乎没有自己做生意卖东西的,大家有点什么东西,都是偷着卖,不敢光明正大开铺子。

这点季清倒是听老师讲过,大规模做生意,那都是八十年代中后期的事了。

转悠了一圈后,季清心里基本有了数。

她走到回村的路口,找了个能晒到太阳的墙根坐下,等老师傅回村的驴车。

屁股还没坐热,头顶落下一片阴影。

季清仰头,看到三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小伙子围着自己,穿着破破烂烂,脸上写满了算计。

顿时,季清心里咯噔一声。

“把你怀里的东西拿出来。”站在最中间的一个光头男说。

季清下意识地摸向胸口,那里装着她带着准备路上吃的干粮,这半天她都在思索怎么挣钱,倒是忘了吃。

看样子,是被惦记上了。

俗话说得好,好女不跟恶男斗,还一次性是三个,季清不打算硬碰硬,不就是被打劫个干粮嘛,她给他们就是了。

季清想着,掏出一块巴掌大的包谷面饼子,递了过去。

不料,光头男一巴掌拍掉季清手里的饼子,凶神恶煞道:“少跟我装蒜,把钱和票交出来!”

“就是,我们跟你一路了,看到你去供销社买东西,去国营饭店下馆子,有钱人啊,哥们几个好几天没吃饭了,请我们吃一顿呗。”

原来是这样,季清心底冷笑。

她还感慨这个年代民风淳朴呢,没想到这种打劫的小混混,哪个年代都有。

“喂,跟你说话呢,别以为我们不敢对妇女动手啊!再不乖乖交出来,我就自己拿了!”光头男吓唬季清。

季清深吸一口气,抬眼仔细打量了一番三个小伙子。

虽然看起来身体挺结实的,但没专门学过,打起来拼的只是蛮力,只要她巧劲足够,把他们撂倒,然后……

季清手伸向胸口,明为拿东西,实为活动手腕,就在她准备大展身手的时候,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

“喂,你们三个,又干坏事!”

季清一愣,接着便看到眼前三个小伙子迅速转身,朝着不远处的男人跑去,嘴上还喊着:“鸿哥!”

男人轻蔑一笑,在三个小伙子头上一人打了一巴掌,啐道:“行啊你们,都开始打劫妇女了!”

“不敢不敢,鸿哥我们哪敢啊,我们跟她闹着玩呢。”光头男一改方才的威风,点头哈腰的道歉。

“呵!”男人踢了一脚光头男,“再让我看到有下次,以后别叫我哥。滚!”

三个小伙子连声道歉着跑远,季清也站了起来。

她捡起掉在地上的饼子,才要开口道谢,却看到被称呼为鸿哥的男人几步走到自己面前,摘下蛤蟆镜,脸上绽放出大大的微笑。

“胖妞!你是胖妞!”

重回八零小富妻:谁给你的胆子

季清彻底怔住。

胖妞?

“是我啊,你不认识了吗?”男人拍拍胸脯,“我,杜小鹏啊!”

季清:“……”她应该认识吗?

见季清一脸茫然,男人着急:“你怎么回事啊,都不记得我了吗,小时候你经常欺负我,把我打得哇哇直哭!”

小时候……

季清抿唇,在原主的记忆里顺着找过去,在记忆深处,找到了一个瘦瘦小小,邋里邋遢,眼神躲避不发一言的小男孩。

跟眼前这位喇叭裤、蛤蟆镜,满面笑容的男人一点都不像啊!

“哎,真没想到,你就这么把我忘了。”男人失落。

季清露出个尴尬的笑容,打圆场道:“男大十八变,你现在跟小时候变化很大,我才没认出来。”

“你才变化大呢!你小时候那么胖,圆嘟嘟的,现在怎么这么瘦啊,不过我还是比你强,我一眼就认出你了。”

“那你确实比我强。”季清说着客套话,想到刚才那三个小伙子,便问:“你认识他们?他们为什么叫你鸿哥?”

“他们啊,都是我小弟,有时候帮我跑跑腿什么的。至于叫我鸿哥嘛,我现在改名了,不叫杜小鹏了,叫杜金鸿。”

季清再次愣住:“啊?”

杜金鸿,她上营销课的时候,老师经常拿出来讲的案例人物,凭借着独特的眼光和过人的智谋,接下了谁都不敢接的旧城区改造项目,一举成为八十年代末尾的千万富翁。

随后的几年里,更是大刀阔斧做项目,将自己的公司做成了金牌企业。

只是,季清有点疑惑,她所知道的在未来呼风唤雨的首富杜金鸿,真的就是眼前这个人吗?

或许只是重名呢。

曾经的杜小鹏,如今的杜金鸿挠挠头,颇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那个名字太乡棒了,我不喜欢,便让我爸帮我改了这一个。怎么样,好听不?”

季清:“……很大气。”

都跟未来首富撞名了呢。

偶遇季清,杜金鸿显然特别高兴,嘴角的笑容就没消失过,他问季清:“你上镇子来做什么的?以前都没怎么见过你。”

“随便看看。”

季清没说自己的真实目的,一来她还没做成事情呢,二来她对这位杜金鸿先生印象不是很深刻,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路子。

“哎,好多年都没见你了,前几年我回过一次村子,听说你嫁人了,后面也就没回去过了。”

“嗯……”季清顺着杜金鸿的话往下闲聊,“那你现在,是住镇子上吗?”

杜金鸿点头:“目前来说是的,不过可能过个三五年,就搬去市里了,我们家都跟着我爷爷走,我决定不了。”

这时,季清才记起来,杜金鸿爷爷是当年下乡的干部,在牛头村落了户安了家,后来政策变了,他的职位调到了镇上,便带着杜家搬到镇子上了,也就是原主十五六岁的事。

反正不管杜金鸿印象中的原主是什么样子,季清没有从原主的记忆里感觉到杜金鸿的丝毫特别之处。

两人正聊着,驴车来了。

季清对杜金鸿摆摆手,跳上了驴车。

回过头看到还站在原地的杜金鸿,季清不禁觉得可惜,这个时候没有通讯工具,不然她留个杜金鸿的联系方式,也是她以后挣钱的人脉。

哎,真是把人局限死了。

季清回到家,已经是夕阳西下,她没直接回家,而是先去了王大媳妇家,跟王大媳妇说了自己的打算。

王大媳妇听后,不禁担忧:“妹子,这么干能成吗?”

“不成都算我的。”季清很是豪迈,“嫂子你只要帮我一起做就行了,到时候赚钱了咱们五五分,不赚钱我给你十块钱,算是补偿你的辛苦费。”

“十块钱?你从哪儿弄来这么多钱?”王大媳妇张大了嘴。

“这不是陈青岩快寄钱回来了嘛。”季清打哈哈笑道,“嫂子你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看季清很是认真,王大媳妇也被打动了,点点头:“行,你怎么说我怎么做,我都听你的。”

季清想的其实很简单,这个时代炒瓜子还没流行起来,她打算从村里收瓜子盘,做成炒瓜子,拿去镇上卖。

过不久就是过年了,人们都要办年货,大家辛苦一年穷一年,就是为了这几天呢,到时候肯定会有人买她的瓜子。

至于瓜子来源,她也想好了。

村里人喜欢边边角角种点葵花,这植物不用怎么管就可以自行成熟,结出葵花盘,茶余饭后,人们闲着没事干,便抱着葵花盘嗑瓜子,是食物,也是消遣。

如果有机会能卖掉,手里换点闲钱,那肯定没有不愿意的。

拉王大媳妇入伙,一是她虽然有想法,却没有分辨瓜子好坏的能力,二是炒瓜子需要地方,陈家肯定不会让她做这个事。

盘算好后,季清就开始行动了。

她把拿去镇上换的毛毛钱给王大媳妇,让王大媳妇去收,大葵花盘两毛钱,小葵花盘一毛钱。

不到半天,王大媳妇就收来大大小小总共七十盘。

收完一个村,王大媳妇又去另一个村收,季清则是坐在王大媳妇家,给葵花盘脱粒。

脱完要捡,捡完还要炒。

看起来活很多,但好在王大媳妇和季清都干的拼,到了第三天,已经全部都脱粒捡好了,就剩下炒了。

季清看着瓜子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仿佛已经看到瓜子卖成钱的画面了。

“嫂子,咱们明天就炒吧。炒完晾一两天,我就拿去镇上试试。”季清正跟王大媳妇谋划呢,家旺气喘吁吁跑来了。

隔着老远,就大声喊:“娘!”

季清见向来稳重的家旺着急,忙起身迎上去:“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招娣和尕娘娘打起来了!”

“什么?”

季清扔下瓜子,快步跑回家。

一进门,她就看到陈芬芳拿着擀面杖站在院子里,对面站着招娣,招娣手里拿着一根一米多长的树枝,小门神一样死死堵住东厢房门口。

招娣脸上鲜红的血往下流,她死死咬着嘴唇,凶神恶煞地盯着陈芬芳。

嘴里,还放着狠话:“你再往前走一步,我跟你拼了!”

季清心中一痛,箭步上前对着陈芬芳的腕部一记手刀,转瞬之间,擀面杖已然到了自己手里。

“死……”

陈芬芳看清是季清,一句骂人的话还没说出来,季清就抡着擀面杖,对着陈芬芳劈头盖脸一顿抽打。

“能耐了你,跑到我家里来,打我姑娘,谁给你的胆子!”

陈芬芳哪里是季清的对手,上次被掐脖子的阴影还在她脑海中深深印着,她甚至都想不起来要反抗,本能地抱住头,东跑西窜。

跑到大门口,一头扎进刚从地里回来的老陈头的怀里。

“爹!爹!救救我,这个死女人要打死我!”

季清一手提着擀面杖,一手叉腰,指着陈芬芳就骂:“我要打死你?是你要趁我不在要打死我姑娘!我告诉你,我姑娘要是有个好歹,我要你的命!”

再怎么说,陈芬芳也是自己生的,怎么能眼看着别人打,老陈头闻言沉了脸,不悦道:“都是一家人,说得什么话!”

“爷!”家旺跑过来,扑腾一声跪下了,“爷!你快去看看招娣吧,她的头被尕娘娘打破了,她快死了!”

被家旺这一提醒,季清也没空理会陈芬芳了,她扔掉手里的擀面杖,回头背起满脸是血的招娣,二话不说就往外冲。

冲到门口,她冷下脸,以前所未有的阴沉语气对老陈头开口。

“你们最好保佑招娣没事,不然,我这辈子都跟你们没完。一个嫁出去的姑娘,跑回娘家打人,天底下没这样的道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