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甜妻惹不起

更新时间:2021-04-16 17:50:08

甜妻惹不起 已完结

甜妻惹不起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窦芷橙带着满满的不怀好意,准备在暗中观察一二,以验证传闻究竟是真是假,而她很快就得到了机会……窦芷橙醒过来时,全身都在疼。特么的,谁告诉她这个男人半身不遂又圈叉无能的,拖出来她保证不打死他!她强忍着满身酸痛将柏天翊放在自己胸上的狼爪丢开,恶狠狠的瞪了眼熟睡中的男人一眼,然而龇着牙弯身拾起地上的睡袍,爬下床一瘸一拐的朝浴室走去。泡在浴缸中,窦芷橙回想起昨夜的疯狂,简直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8-这是躺着也中枪

窦芷橙怔忡了下。什么叫忘了他?如果是说他要和她一起看小黄书那次,她还真没忘,但看他的表情,显然不是指那一次。

柏天翊倏而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蛋,冰冷的嗓音仿佛柔软了几分,“我很想你。”

窦芷橙仿佛触电般猛地向后一退,警惕的瞪住他,“你究竟什么意思?”

柏天翊抿紧薄唇,她果然真的不记得他了啊!

最后,窦芷橙不仅没问出柏天翊装哑装瘸的目的,反而陷入了柏天翊疑似暗恋她多年的迷茫中,带着满腹疑惑的下了楼。

一下楼,两人便被一个气宇轩昂的英俊男人拦住了。男人与柏天翊的容貌有几分相似,但比起柏天翊的冰冷难以靠近,男人显得亲和许多。窦芷橙认识男人,柏天翊同父异母的兄长柏元浩,外界传闻柏元浩对弟弟柏天翊极好,做什么都会想到柏天翊。

柏元浩手执红酒杯,噙着笑对二人一敬:“二弟,二弟妹,我还没有恭喜你们,希望你们日后能和和美美,情深久伴。”

窦芷橙瞥眼柏天翊,见他仍是一副生人勿近的面瘫脸,薄唇紧得似蚌壳,显然又恢复了哑巴男状态。她抽抽嘴角,扯开唇角:“谢谢大哥。”

柏元浩笑眯眯的看向毫无表情的柏天翊,“阿翊,恭喜你,希望能早日看到我的小侄子。啊,抱歉,我忘了……”他意有所指的扫眼柏天翊的双腿,旋即又一脸怜悯的道,“不过现在医学发达,你们若想要孩子也不是没有办法,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提出来。”

窦芷橙目光微闪,这话怎么听怎么开满了嘲讽技能啊?这就是外界盛传的心疼弟弟的兄长?另外……她想起之前柏氏夫妇的态度,似乎柏家人也并不知道柏天翊的身体并无问题啊!她若有所思的扫眼柏天翊,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要瞒着?

柏天翊神色淡漠的扫了眼柏元浩,仿佛在看毫不关己的陌生人,如此漠视的态度令柏元浩笑容微僵了一瞬。

“阿翊,阿浩,你们在这干什么?”柏夫人走了过来,不解的看着他们。

柏元浩收回视线,笑着对柏夫人道:“妈,我正给阿翊和弟妹道喜,希望能早日看到小侄子出世。”

柏夫人温柔的笑脸蓦地一滞,她深视眼柏元浩,转向窦芷橙道:“芷橙,你们待会略略敬一敬酒就好,余下的事我和你们爸爸会处理,晚宴会持续得有点晚,你们要是累了就去房间休息。”

窦芷橙倒是对这个气质亲和的婆婆颇有好感,闻言笑了笑:“好,我知道了。”

洗手间里,窦之遥背抵墙壁,表情阴沉的盯着包围住她的几个女人,“苏薇怡,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站在中间的女人一身红色低胸礼服,身材高挑,面容艳丽。她轻蔑的上下扫视窦之遥,“什么意思?窦之遥,没想到你居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你这种身份的贱人,竟然还敢跟我抢贺羽锡,简直是不知好歹!”

窦之遥手掌猛地握紧,她深呼口气,强抑下愤怒,冷冷直视苏薇怡,“什么私生女,我可是窦家上了族谱的女儿,是名正言顺的窦家千金!另外,贺羽锡是他自个要追我,我可没像有些不知廉耻的女人那样,死皮赖脸的巴着男人不放!”

“你!”苏薇怡脸色骤变,扬起手就朝她挥去,“贱人,窦家不教你身份尊卑,今天我就好好教教你!”

窦之遥急忙闪躲,却被苏薇怡身边的两个女人死死按住了肩,她躲闪不及,生生挨了一巴掌,脸蛋瞬时一片红肿。窦之遥愤恨无比的瞪住苏薇怡,如果眼神能吃人,只怕苏薇怡已经尸骨无存。

苏薇怡不屑的哼了声,狠狠掐住她的下巴,“这巴掌只是个警告,窦之遥,你给我记清楚,别让我再看到你和贺羽锡在一起,否则下次我不会再这么轻易放过你!”

说罢,她一把甩开窦之遥的脸,带着另外两个女人离开了洗手间。

窦之遥低着脑袋,指尖狠狠掐入掌心。良久,洗手间内响起她恨意浓烈的低喃:“窦芷橙,窦芷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角落的隔间里,窦芷橙无语望天,她这是躺着也中枪吧?明明打人的又不是她,凭什么最后怨恨的却是她?

她也没出去,省得窦之遥看到她,还以为她存心看笑话。隔了一会,她才听到关门声,正要出去,突然又听到一阵脚步声和说话声传了进来。

“听说没有,窦家的这位大小姐就是十二年前失踪的那个,被人扔在穷乡僻壤的孤儿院里,前些时候才找回来,没想到一回来就嫁进了柏家,倒是好命。”

“嗤,好命?虽然柏天翊是柏家二少爷,可他不仅是个哑巴,而且半身不遂,听说还是个性无能,窦芷橙嫁给他就只能守活寡。”

“喂,真的是性无能吗?”

“听说是柏二少几年前出了车祸,不仅双腿残废,还影响了那方面的功能。”

“唉,真的吗?那还真是可惜了柏二少那张俊脸……”

没及时出去的窦芷橙无语望天,她真该将这些话录下来,然后放给柏天翊听听。她真心不理解柏天翊为什么好端端的正常人不当,偏偏要装哑装瘸,如今还连累她成了别人眼里的“活寡妇”!

她眼珠咕噜一转,还是说柏天翊其实是真的那啥无能,为了掩饰,才装成半身不遂的瘸子?

窦芷橙带着满满的不怀好意,准备在暗中观察一二,以验证传闻究竟是真是假,而她很快就得到了机会……

9-如此伟大的情操

窦芷橙醒过来时,全身都在疼。

特么的,谁告诉她这个男人半身不遂又圈叉无能的,拖出来她保证不打死他!

她强忍着满身酸痛将柏天翊放在自己胸上的狼爪丢开,恶狠狠的瞪了眼熟睡中的男人一眼,然而龇着牙弯身拾起地上的睡袍,爬下床一瘸一拐的朝浴室走去。

泡在浴缸中,窦芷橙回想起昨夜的疯狂,简直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蠢死了,居然会相信男人的话!”她无力的捧着自个的脑袋,满心的悔恨与咬牙切齿。

昨晚,她和柏天翊被送回别墅。她本想问清柏天翊装瘸装哑的真相,以及他在化妆室说那些话的原由,岂知还未问出来,柏天翊便说太累要休息了。

好吧,她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况且折腾一天她也的确十分疲惫了。于是,她收拾收拾,准备去客房睡一晚,结果他又说新婚夜分房睡不吉利,佣人知道后肯定会告诉长辈。

好吧,她也不是爱找麻烦的人,况且作为合法夫妻睡一屋很正常。于是,她进了他的房。

再然后,她就被吃干抹净,一遍又一遍啊!

想到那男人信誓旦旦的说“盖棉被纯睡觉”,她就想给自己一巴掌。再想想那些言之凿凿称他“圈叉无能”的话,她就想呵呵哒那群有眼无珠的家伙一脸。更让她想埋了自己的是,昨晚她居然没有反抗!

就在她悔不当初之际,浴室门突地被推开,一个全身光裸的美男走了进来,在她的目瞪口呆中,长腿一迈,跨进浴缸坐在了她对面,然后用一双黑沉沉的墨眸定定的锁住她胸口醒目的草莓印,眸中掠过了一抹满意的光芒。

“……”窦芷橙抬手拿起一旁的香薰灯,想想觉得太轻,放下转而拿起沐浴露,然后毫不留情的朝他扔了过去。

呸,个死流氓!

柏天翊轻巧的一偏头,沐浴露砰地一声砸在了对面的液晶电视屏上,屏幕瞬间碎裂开来,足见她的气力有多大。

柏天翊回头看了眼,又凝视冷笑不己的窦芷橙,平静的吐出三个字:“没砸到!”

窦芷橙心一塞,差点没怄出血来。她愤恨的环住胸,挡住他色眯眯的目光,咬牙道:“你不是半身不遂性无能吗,这么能作你爸妈知道吗?”

柏天翊有些疑惑的皱了下眉,“你信?”

窦芷橙一噎。特么的,她昨晚不就是信了么?否则哪会放心的跟他睡一床,结果最后被他这样又那样,就算她最后有乐在其中,可也不代表她不会恼羞成怒。

“爸妈知道与否无所谓,你知道就好。”柏天翊难成可贵的多说了几个字,接着,他面无表情的挺了挺下身,提议道,“或者,再试试。”

窦芷橙深吸口气,强压下扑过去咬死这男人的冲动。杀人犯法,不值得,就当昨晚被狗咬了,等她利用他拿到窦家的家产,再跟这男人算总帐!

她努力平复下火气,木着脸直视他问道:“你究竟为什么要装残废?这有关我以后要怎么配合你,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

柏天翊见她恢复了冷静,幽深的眸底流露出一抹惋惜。

“十三年前,我被人绑架,你救了我。”就在窦芷橙以为他不打算坦白时,突然听到他吐出了令她震惊无比的话来,“你引开绑匪却再未回来,之后,我为了引出幕后凶手,装作残废至今。”

他的叙述相当言简意赅,却让窦芷橙惊愕的连胸前春光都忘了遮挡。她目瞪口呆的瞪视他,“你说我救了你?还为了引开绑匪再没回来?”相较柏天翊被绑架的事,她更惊诧自己竟然还有如此伟大的情操!

柏天翊深幽的眼眸划过她白晃晃的胸脯,眸色暗沉了几分,只是脸上仍旧没有一丝波澜,“那时你八岁,之后便失踪不见。”

“……”窦芷橙脑中嗡嗡作响。难道这就是她当年失踪失忆的真相?为了救人却搭上了自个,不知受到什么刺激以致记忆紊乱,忘了家在哪,忘了父母亲人是谁,最终流落到了孤儿院?

窦芷橙感觉心好塞,良久,她才哑着嗓子,一字一字的再度确认:“你确定救你的人是我?”她真的不想承认她失忆又失踪的原由,是因为她自个的年少无知造成的。

“是的。”柏天翊的回答简练而清楚。

窦芷橙深吸口气,“你有什么证据?”说实话,她真不觉得自己是那么古道热肠的人,更何况才八岁的小屁孩,遇到坏人只怕会吓得哇哇大哭吧,哪来的熊胆子去引开坏人?

“有。”柏天翊突地起身,不待她反应过来,弯身一把抱起她,大步走出了浴室。

“柏天翊!”窦芷橙怒叫,迅速用手护住私密位置,想揍人又腾不出手,只能在他怀里拼命挣扎。

“乖!”柏天翊轻拍了下她的臀,又意犹未尽的摸了把,登时刺激得窦芷橙差点尖叫。就在她噬人的目光中,他将她抱到了与卧室相连的小书房,轻柔的将她放在椅上后,他迟疑了下,才将一件外套递给了她。

窦芷橙恨恨磨牙,这男人一幅遗憾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她一把夺过外套,也顾不得是他的衣服便赶紧穿上,然后跳下椅子躲到书桌后,一脸警惕地瞪住他。

柏天翊在她危险的瞪视中,一丝不挂的走到书柜旁,掀起墙壁上的油画,从油画后的保险柜中取出了一只木盒。接着,他不知羞耻的走回她面前,在她防备的目光中将盒子递给了她。

窦芷橙迟疑了下,一脸狐疑的接过盒子,打开一瞧,里面竟是塞满了零碎的杂物。她皱起眉,拿起一块巴掌大染了点点血迹的石头,没好气的道:“你说的证据就是这些东西?”

柏天翊凝住她手中的盒子,眼神柔软,“石头上的血,凶手的。”

“……”窦芷橙抽了抽嘴角,所以说这其实是凶器吧?难不成当年她用这块石头砸过凶手?她为当年自个的熊属性默了默,随即拿起一个只剩半根棒棒糖的真空密封袋,“这又是什么?”

小说《甜妻惹不起》 第8章 这是躺着也中枪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