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霸道总裁狠狠爱

更新时间:2021-04-16 11:53:10

霸道总裁狠狠爱 已完结

霸道总裁狠狠爱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苏知画上前两步,挡在母亲李青面前,用锋利如刀的眼神看着苏篱落道:“既然爸爸已经去世了,一切就按照遗嘱分配,想要翻身?没那么容易!”说话间,她丢给站在一旁的吴律师一个眼神。吴律师心领神会,上前走了两步,带着一脸世故的讪笑看着苏篱落。“苏小姐,早先遗嘱的分配原则我也跟你说过了,现在既然令尊已经去世,那么遗嘱的法律效力就即时生效,令尊名下的公司和所有不动产都归你继母李青和继妹苏知画所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0-父亲的突然去世

天通律师事务所。

苏篱落和卢助理看着眼前的吴律师,他看上去个子不高,身材偏瘦,小方框眼镜,显出几分精明圆滑。

“苏小姐,按照令尊遗嘱的分配原则,是由你继母李青和继妹苏知画继承他的公司和名下的所有不动产!”

听到吴律师所说的遗嘱分配原则之后,苏篱落感到意外和震惊。

“可是,我刚刚去医院探望爸爸的时候,他不是这么说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父亲对你说过什么,但是任何的口头承诺都不能成为法律依据,我只能按照遗嘱的内容行使法律效力!”

“吴律师,你没有搞错吧?这件事情上爸爸怎么会骗我?”

“苏小姐,不会错的,令尊在拟定遗嘱的时候,也特别跟我提过,你很早就搬出了苏家,与他关系疏远,他觉得你不具备遗产继承资格!”吴律师说话的时候,眼里透出一丝狡黠。

“这不可能的!董事长在患病住院这段时间,提的最多的就是大小姐和她的母亲,董事长觉得对她们心存愧疚,想要尽力弥补自己的过错。”这个时候,就连旁边的卢助理都有些按耐不住了。

“可是遗嘱都是白纸黑字,有苏董事长亲笔签字的。”吴律师言之确凿道。

“一定是遗嘱有问题,我这就去问董事长!”卢助理愤愤然道。

“话可不能乱讲,你知不知道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吴律师出口提醒道。

卢助理没有理会吴律师,而是看了一眼苏篱落道:“不想跟他废话!走!我带你去见董事长!”

吴律师并不生气,而是语气淡漠地说道:“这份遗嘱在令尊去世之后,就即时生效,你们还是不要去尝试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了……”

听到他的话,苏篱落突然心中一紧,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卢助理也不敢有任何的迟疑,出了律师事务所,带着苏篱落开车火速赶往医院。

在卢助理的陪同下,苏篱落到了医院,急匆匆赶到爸爸所住的VIP病房。

站在VIP病房前她停住了脚步,看着进进出出的医生和护士,一脸凝重的表情,内心的紧张更加加剧。

此时的继母李青正站在病房门口抹眼泪,那种明明心里高兴脸上却又装作悲伤的样子,让人觉得愤怒。

“篱落,篱落,你终于来了,你爸爸快不行了,你让我一个妇道人家自己面对这种事情,我该怎么办啊?”

面对着继母李青的哭诉,苏篱落报以冷冷的嗤笑,“别演戏了,这不是你求之不得的吗?”

“篱落,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再怎么说我跟文渊也是十几年的夫妻呀……”

她心里虽然恨透了苏篱落,这个时候却又得表现得自己柔弱无助。

“请问,你对我爸爸有过真感情吗?”

“小贱人,你……”李青终于演不下去了,忍不住就要发作。

“家属呢?患者家属呢?”医生突如其来的呼喊,打断了她们。

苏篱落赶忙转身,盯着医生的脸道:“医生,我是他的女儿……”

医生揭下口罩,目视着她微微摇头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这怎么可能?爸爸……”

她虽然已经预料到了父亲的状况,但是却想不到来得如此突然,瞬间泪湿了眼眶。

以往对父亲的怨恨,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面对死亡她变得心平气和。

“啊,文渊,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啊……”

李青的哭声适时地响起,却让此刻的苏篱落感到无比刺耳。

卢助理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忍不住在苏篱落耳边低声道:“大小姐,苏董事长走得这么急,这里面不会有事吧?”

卢助理的话提醒了苏篱落,联想到之前遗嘱的变动,她更是觉得爸爸的死没有那么简单。

这句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被李青听到了,她继续自己的表演,哭得更厉害了。

“篱落,你爸爸尸骨未寒,你们居然说这样的话,到底是什么居心?”

“人在做,天在看,你到底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苏篱落怒视着她道。

李青被苏篱落看得有些心虚,急于脱身,却又不知道如何应对。

“苏篱落,你有资格跟我妈这么说话吗?”

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苏篱落转身,便看到了站在电梯口气定神闲的苏知画,身边还站着个吴律师。

11-你必须要相信我

看着自己女儿苏知画现身,李青瞬间从慌乱和紧张中反应过来。

“哎哟哟,知画啊,你可算是来了,妈妈我就要被这个小贱人欺负死啦!你爸爸前脚刚走,她就想把咱们母女踩在脚下啊!”

苏知画上前两步,挡在母亲李青面前,用锋利如刀的眼神看着苏篱落道:“既然爸爸已经去世了,一切就按照遗嘱分配,想要翻身?没那么容易!”

说话间,她丢给站在一旁的吴律师一个眼神。

吴律师心领神会,上前走了两步,带着一脸世故的讪笑看着苏篱落。

“苏小姐,早先遗嘱的分配原则我也跟你说过了,现在既然令尊已经去世,那么遗嘱的法律效力就即时生效,令尊名下的公司和所有不动产都归你继母李青和继妹苏知画所有!”

吴律师的话,都快要把苏篱落气炸了,她指着他们怒斥道:“你们……是你们,害死了爸爸!还伪造篡改遗嘱!你们难道就不怕遭天谴吗?!”

回过神来的李青,一脸凶神恶煞地冲着苏篱落怒吼道:“小贱人!你嘴巴放干净点!刚才老娘没狠狠收拾你,是给你留了点面子,信不信我现在就灭了你?”

对于苏篱落的控诉,苏知画此时倒是显得清醒得多,颇有几分不屑地看了苏篱落一眼,然后转脸看着吴律师道:“吴律师,在知道了爸爸遗嘱的分配原则之后,她胡搅蛮缠,恶意中伤我和妈妈,我是不是可以告她毁谤罪呢?”

“是的,可以让她当面道歉,然后给予精神损害赔偿!”吴律师目光闪烁道。

苏知画转而看着苏篱落,皮笑肉不笑道:“听清楚了吗?如果你继续胡搅蛮缠下去,就等着接我的律师函吧!”

“你们……你们狼狈为奸,不得好死!”

苏篱落说话间,就要扑上去撕扯苏知画,她现在情绪有些失控,气愤到了极点。

站在她身后的卢助理,却赶紧伸手把她拉住了。

“大小姐,你现在要冷静,董事长刚去世,现在闹这么大动静也是丢整个苏家的脸。”

其实卢助理,更深一层的意思也是怕这个时候苏篱落吃亏,凡事还得从长计议。

苏篱落被卢助理的话点醒了,她知道自己即便此时手撕这对母女,自己占不到什么便宜不说,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想了想还是听从了卢助理的意见,先着手处理父亲的后事,至于后面的事情得一步一步来。

虽然在处理父亲后事的过程中,免不了还跟这对母女有些交集,她却是尽量克制,父亲的后事卢助理也是积极地帮她协调处理。

拖着一身的疲惫和内心的失落,苏篱落刚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里,手机便适时地响了。

苏篱落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没错,是那个男人的手机号码。

她迟疑了一下,然后接听了。

“小女人,没有听我的话,又有些不安分了吧?”

男人在电话里的声音,带着几分责备,也带着几分关怀。

“呜呜……我爸爸去世了……”

虽然苏篱落跟父亲之间谈不上有多深厚的感情,但毕竟父亲临死的那些忏悔在她心里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着这个陌生男人,突然就忍不住哭出了声音。

“唉……我早就料到了,那对母女不会顺利让你继承你父亲遗产的,你也有点太操之过急了。”

男人在电话里的叹息声,以及对自己状况的了如指掌,让苏篱落又是一阵疑惑。

“你,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苏篱落攥着手机再次问道。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过会帮你,就一定会帮你得到自己所失去的一切!”男人再次强调道。

“你打算怎么帮我?”苏篱落反问道。

“别急,后面你就会看到我的手段,我绝对能让他们痛苦到怀疑人生!”

男人的声音低沉,却透着丝丝的狠劲。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