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医妃的逆宠之旅

更新时间:2021-04-16 14:01:33

医妃的逆宠之旅 已完结

医妃的逆宠之旅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穆菀龄感激的一笑,双手奉上茶水,“请师父喝茶。”云大夫笑呵呵的接过茶盏,喝了一口,然后扶起她,感叹道:“没想到老夫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收到如此有灵性和天赋的徒弟,多亏苏大公子,没想到他愿意给咱们牵线搭桥,少见少见。说来有些奇怪,总觉得和菀龄在哪里见过,这大概就是缘分吧?”苏彦朗面无表情,也没有任何解释,示意随从请众人落座。云大夫早就习惯了苏大公子的态度,丝毫不在意穆菀龄的家世,问起最关心的问题:“菀龄是如何知晓苏大公子所中之毒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医妃的逆宠之旅:再度拜师

所以她还要拼劲全力去学和潜心研究,找出办法治疗那些疑难杂症。

“对了,”青年欠了欠身,道:“在下苏鹤停,请问小姐芳名……”他笑意更深,再问:“不知您和彦朗是什么关系?”

穆菀龄觉得他的笑有些意味深长,难道是误会了什么?

她刚要开口解释,屋门被打开,苏彦朗和云大夫一前一后走进来。

见到苏鹤停,苏彦朗万年寒冰般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表情,有些担忧也有些高兴,“你也一同来了。”

“是啊。”苏鹤停看向穆菀龄。

苏彦朗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没有说话。

云大夫捋着胡须,精神抖擞,“就是这位小姐诊出苏大公子身上的毒?年纪轻轻,后生可畏啊。”他仔细打量着穆菀龄,满意的不停点头。

穆菀龄再度见到师父,悲凉的心中又挤满了欢喜。

只要和师父在一起,就一定有办法治好苏鹤停!

苏鹤停安然的活下去,苏彦徽离梦想就更远一步。

只是……这辈子要如何让云大夫收自己为徒?穆菀龄一时紧张的不敢上前,上辈子的情景不在,也没来得及准备师父最喜欢的那两样东西,这会儿要怎么开口才好?

她有点想打自己一巴掌,明明上辈子那么自然的就开口了。她很了解师父的个性,有什么好怕的呢。

苏彦朗看她神情不定,轻轻的咳嗽一声。

穆菀龄肩膀一颤,深呼吸一口,大步上前,“云先生,您可否收菀龄为徒?”说完这句话,她的心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时光仿佛凝固,令人倍感煎熬。

云大夫沉声问道:“你为何要学医?”

“治病救人,”穆菀龄答道,“只愿世上少一些死别之痛。”

苏鹤停看着她,眼中也染上笑意。

“哈哈哈哈哈……”一串爽朗的笑声后,云大夫道:“我也正有此意,巧了,我们太有缘分了。”

穆菀龄一时没回过神,苏鹤停在旁边提醒道:“云大夫答应收小姐为徒了。”

她眨了眨眼睛,终于意识到了,眼中像是有千万繁星一般闪亮,当即双膝跪地,恭恭敬敬的磕头,“师父在上,请受徒儿穆菀龄一拜。”

苏鹤停端起桌上的一盏茶,递给穆菀龄,旁边的随从赶忙要从他手里接过去。

他执意不让,送到穆菀龄手里,点头示意。

穆菀龄感激的一笑,双手奉上茶水,“请师父喝茶。”

云大夫笑呵呵的接过茶盏,喝了一口,然后扶起她,感叹道:“没想到老夫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收到如此有灵性和天赋的徒弟,多亏苏大公子,没想到他愿意给咱们牵线搭桥,少见少见。说来有些奇怪,总觉得和菀龄在哪里见过,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苏彦朗面无表情,也没有任何解释,示意随从请众人落座。

云大夫早就习惯了苏大公子的态度,丝毫不在意穆菀龄的家世,问起最关心的问题:“菀龄是如何知晓苏大公子所中之毒的?”

要说如何知道,那是因为云大夫的笔记里提到过。

穆菀龄神色镇定的说道:“菀龄生母娘家是开医馆的,外祖父留下不少医书,菀龄平日里就爱拿来翻开,曾看上面提到过。”

她心里默默的说着“对不起”,这会儿要是实话实说了,可不得当做疯子。

医妃的逆宠之旅:心思缜密

“原来如此。”云大夫点着头,“你开的方子,我也看了,确确实实可以解毒。苏大公子啊,赶紧的派人煎药吧,这事拖不得。你现在看起来还算正常,等过段时间,那可就是大麻烦了。”

苏彦朗道:“我已命人煎药。”

“那就好,之后有菀龄看着你,我也放心。”云大夫继续和新收的徒弟说话,“为师这会儿要和鹤停回京,先送你两本书,回头我去找你们,不懂的地方尽管问我。”

穆菀龄从师父手里接过两本册子,扫了一眼封面。那是她学医两年后,师父才给她看的两本笔记,里面记录了各种疑难杂症和治疗一些常见病的偏方,她仔细读过一遍,早已熟记在心,不过还是如获至宝一般的捧在手里。

现在就交给她,是师父对这辈子的她的肯定。

云大夫又问了几个医术方面的常识问题,穆菀龄对答如流,令他放心,叮嘱道:“医者救人性命,但庸医也会害人性命,不管所学知识多少,天资如何,诊脉用药一定要慎重再慎重,切莫得意忘形,草率行事而误人性命。”

这些话,穆菀龄听云大夫说过,看着熟悉的人,听着熟悉的话,让她觉得安心,又郑重的行礼道:“师父的教诲,徒儿谨记在心。”

“好好好。”云大夫对这个聪明又谦逊的徒弟满意至极。

见师徒俩说完话了,苏彦朗才发问:“鹤停近来身体如何?这么快又要回去了吗?”

苏鹤停无奈的笑道:“还是老样子,走再远也出不了京畿的地界。不过出来走走散心,也是不错。”他说着,掩嘴咳嗽几声,脸颊泛出病态的绯红色。

云大夫叹道:“菀龄也给鹤停诊脉过了吧?希望日后咱们师徒可以一起研究出法子来。”

穆菀龄盯着苏鹤停,咬了咬嘴唇,“徒儿也正有此意。”

苏鹤停见气氛又变得凝重,温文的笑意加深几分,岔开话题道:“还不知小姐芳名?又是如何会和彦朗走在一块儿的?”

苏彦朗突然开口道:“她是尚书省左司郎中穆伦的女儿,我为了躲避跟踪,误上了穆小姐的马车。”

苏鹤停不大明显的愣了下,依然笑着,“这么说的话,穆小姐是我表妹。”

穆菀龄忘了有这一岔关系在里头,宗族里的亲戚与她关系更疏远,所以在意识到苏鹤停的身份后,根本没有想起来。

这会儿人家既然主动提起来,她也得体的回应道:“表哥好。”

她的态度不冷不热,在苏鹤停意料之中。每回穆夫人得皇后娘娘召见时,一同带进宫的只有穆二小姐,仿佛世上根本不存在穆菀龄这个人。

他也是头一次见到这个表妹,与穆芷妘长得不太像,更多一份清丽温婉和沉静果敢,没想到穆家会有这样一位小姐。

穆菀龄注意到苏鹤停不同寻常的目光,借着农家端来早饭,过去帮忙给云大夫盛粥,尽一个徒儿的本分。

苏鹤停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忙与苏彦朗说话,“……极少见你与女子同行,回头老王爷晓得了,定要问起。”

苏彦朗神情淡漠,“不想亏欠救命之恩罢了,正好她回老家祭拜长辈,顺路而已。”

“这样?”苏鹤停又看一眼穆菀龄,她诊脉时认真的神情仿佛还在眼前,之后柳眉微蹙,眼中流露出真切的无奈自责和悲伤时,叫他难以忘记。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