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霍少,夫人又闯祸了

更新时间:2021-04-18 10:11:00

霍少,夫人又闯祸了 已完结

霍少,夫人又闯祸了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就是啊,我从没见过霍先生对哪个女人这么好,就连对阮小姐,都没这么好过。”“得了吧,以她的身份和资历,怎么可能够得上家主夫人的位置。”林允琪嘲讽道。可能这里其他人对扣工资什么的无所谓,因为他们的工资都很高,扣个一年半载的什么事也没有,可她却不甘心,凭什么,那个什么没什么的狐狸精让她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她得告诉老太太,让老太太来收拾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霍少,夫人又闯祸了:你很乖

在经过阮承媛身边的时候,她瞅见,这个亮眼得仿佛整个屋子的黯然失色的女人突然瞪了她一眼。

闵天晴脚步只顿了一下,但随即便继续朝楼梯口走去。

直到吃晚饭的时间,才有佣人上楼喊她下去。

长长的饭桌上,只有霍靖深一人坐在主位,闵天晴自觉地坐到了末位,霍靖深看了她一眼,便开口:“过来!”

闵天晴起身,迟疑地朝他走了过去。

霍靖深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说:“坐下。”

闵天晴眨了眨眼睛,这应该是只有他的夫人才能坐的位置吧。

霍靖深建她吃吃不动,便面露不悦。

他一皱眉,闵天晴便要害怕,所以赶紧坐下了。

这个大得出奇的餐厅里,一下鸦雀无声,就连霍靖深吃东西,仿佛都没有声音。闵天晴看着面前精致丰盛的菜肴,有些不敢动筷子。

同时,她也惊讶,怎么能有人这么凶这么有气势又能这么优雅,餐桌礼仪真好。

“怎么不吃,难不成,还需要我喂?”霍靖深有些不耐烦了。

“哦!”闵天晴赶紧吃饭。

中途,霍靖深忽然给她夹了一筷子菜。

是番茄牛腩,她夹得最多的一道菜。

他以为她喜欢吃,所以给她夹了很大一筷子。

莫名的,闵天晴心情好了一点。

虽然在这里当他的金丝雀,可他能对她好一点,也不是坏事。

“对于今天的事,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霍靖深忽然开口。

闵天晴一愣,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今天的事,只有他和他的朋友们还有那位阮小姐一起赛马的事,还有那些人问她是什么身份,他说不必知道的事。

哦,她明白他的意思了。

她淡淡一笑,说:“没有。”

“真没有?”

“嗯!”闵天晴回答得很肯定,“我明白,这些事,都不是我该过问的。”

她已经清楚怎样当一只合格的金丝雀了。

主人宠她,她就接受,主人对她不好,她也应该受着。主人喜欢谁,将来会和谁在一起,主人的朋友怎么看待她,都不是她应该多问的。

霍靖深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看来,她是个识时务的。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夸奖她:“你很乖!”

吃过饭,闵天晴以为自己又要在床上伺候霍靖深,但霍靖深却走了。她不知道的是,霍靖深是觉得她表现好,所以决定放过她。

所以,她难得的睡了个好觉。

只是,早上看到手机上的短信,她心里就没那么轻松了。是医院来的通知,催缴父亲的医药费,三十万,说是近期要做一个手术,之前所剩的余额已经不够支付了。

怎么办?要开口向霍靖深要吗?

可是,她好像还不够资格。

虽然他说了她很乖,可是也嫌弃她伺候得不够好不是吗?

那她就好好想想,该怎么好好伺候他。

床上的事,她暂时实在是没办法,可伺候不仅仅是那方面的事情,她觉得,她还可以做点别的。

所以,她赶在吃早餐前去了后厨房。

整间厨房里,大概有十多个厨师在忙碌,间或有佣人进进出出,一切井然有序。

有佣人看到了她,会鄙视地看她,但也没说什么。

闵天晴并不将佣人的态度放在心上,她观察了一会儿,确定了主厨的身份,便上前,礼貌地询问:“请问,霍先生都喜欢吃哪些东西?”

主厨对她有所耳闻,但他却并不觉得将霍先生的喜好告诉她是明智的做法。所以,他冷淡地说:“抱歉,闵小姐,我不能告诉你。”

正好,负责她饮食起居的,那个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佣人进厨房来取东西,听到闵天晴和主厨的对话,立刻没了好脸色。

“霍先生的喜好是你能打听的吗?你最好清楚你的身份。”

闵天晴受挫,倒也不着急,而是淡淡一笑,反问道:“我就是清楚我的身份,才要打听霍先生的喜好。霍先生说了,要我伺候好他,他才会高兴。我打听他的喜好,做出美味可口的饭菜来取悦他,你们应该高兴才是。难不成,你们都不希望霍先生高兴吗?”

这话无异于狡辩,女佣人立刻翻脸:“牙尖嘴利,伺候霍先生有我们这些人,哪里轮得到你!”

“允琪!”主厨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

再怎么说,闵天晴也是迄今为止,唯一能成功地住进霍先生私人别墅的女人,他们可以瞧不起她,却不能太过火。

后厨们此刻也没心情再继续手中的活计了,纷纷站着看好戏,外面听到动静的佣人也都进了厨房,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无外乎是说闵天晴不自量力,不识好歹,痴心妄想,觉得她识相麻雀变凤凰。

“闵小姐,抱歉,私自打听霍先生的喜好,这不合规矩!”

后厨叫陈丰全,在这里工作了五年多了,霍靖深之前一个主厨接一个主厨的换,直到他来了之后,便再没有换过。所以,这里的家下人都对他十分尊敬,他说的话,也还算有分量。

“我的女人不能打听我的喜好,我几时定下这个规矩了?”清冷中带着威严的声音响起。

除了闵天晴,厨房里的所有人都几乎瞬间变色,然后低眉垂眼朝后退,顷刻间将厨房中间的地方空了出来。

闵天晴转身看着他,只觉得这个背着光站着的男人在这一刹那宛如天神一般。

他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想来昨晚出去忙了一个晚上都没睡吧。他下巴上微微有了胡渣,让他看上去没了昨日的严整冷肃,而是多了几分不羁的性感与威严。

霍靖深朝中间站着的闵天晴走了过去,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像是在确认她是否受伤。

闵天晴微微诧异,她只是同这些人拌了几句嘴,又没发生肢体冲突。

见她完好无损,霍靖深脸色好了一点,然后,他伸手,将她拦进怀中,让她的脸,紧紧地贴着他的胸膛。

这个姿势很亲密,闵天晴听见,周围那些人都克制地在抽气,想是被这一幕给惊到了。

但霍靖深,显然是觉得这个姿势还不够亲密,所以,他将下巴抵在了她的头顶上。

大概,他是忙了一个晚上,有些累了,所以想借着抱她放松放松,将他身体的重量,交给她来承担一部分。这个想法,让她的心中微微有些暖,情不自禁地咧了咧嘴角。

周围的人又是一阵惊讶的抽气,对闵天晴有些刮目相看了。

霍靖深无意一个个地兴师问罪,他先看了一眼林允琪,又看了一眼陈丰全,凉凉开口:“不尊重我的女人,就等于不尊重我。”

“是,是!”陈丰全颤抖着答应,又赶紧向闵天晴道歉:“闵小姐,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

闵天晴颇有些艰难地转头,朝陈丰全说:“没事。”

并不是她原谅了这些人傲慢的态度,只是,在这里,霍靖深有权利处置他们,而她没有。

她这么好说话,让霍靖深有些不悦,所以,原本并不想惩罚他们的,现在却改变主意了。

“陈丰全,扣半年工资,好好教天晴做饭,教不好,你就走人。”

“林允琪,扣一年工资,去马场照料马匹,不得再踏入内院半步。”

“其余人,扣三个月的工资,期间再有人说天晴一句坏话,自动走人。”

一连串的惩罚发下去,所有人都面露惊愕,有个别人有狠毒的眼光看了闵天晴一眼,但触及到霍靖深的目光,立刻又低下头。

“好了,你想做什么给我吃就做吧,我去外面等着。”霍靖深微微放开闵天晴,低下头温生说道。

闵天晴呆呆地点头:“嗯!”

霍靖深抬步出去了,里头的佣人们也不敢再多呆,纷纷出去了。

“天哪,她不会是以后的家主夫人吧,霍先生竟然这么护着她。”

“就是啊,我从没见过霍先生对哪个女人这么好,就连对阮小姐,都没这么好过。”

“得了吧,以她的身份和资历,怎么可能够得上家主夫人的位置。”林允琪嘲讽道。可能这里其他人对扣工资什么的无所谓,因为他们的工资都很高,扣个一年半载的什么事也没有,可她却不甘心,凭什么,那个什么没什么的狐狸精让她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她得告诉老太太,让老太太来收拾她。

“也是哦,霍先生是不会娶她的,我们不用怕。”

厨房里,陈丰全一脸恭敬地看着闵天晴,说:“先生早餐比较喜欢吃广式茶点,还有一些西式的糕点。”

“他喜欢吃甜食?”闵天晴有些惊讶,她难以想象,霍靖深这样的人竟然会喜欢吃甜食,她一直认为爱吃甜食是小孩的专利。

“嗯!”陈丰全指了指岸上那些要做广式茶点的材料,说,“比较麻烦,闵小姐如果要学我可以先从简单的教起。”

“不必了!”闵天晴拒绝,“早上吃太甜的不太好,长期下去,容易得脂肪肝,高血压,还有心血管疾病。从今天早上去,做清淡营养的东西给他吃。”

霍少,夫人又闯祸了:你求饶我就放过你

“这……”后厨们都是根据霍靖深的口味来为他准备食物,这一下要突然换掉,霍靖深会不高兴的。

“没事,他要怪罪的话我担着。”闵天晴笑说。

陈丰全只好答应。

霍靖深为了吃闵天晴做的早餐,从七点等到了七点四十,平常这个时候,他已经在去公司的路上了,所以,等闵天晴端着早餐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他的脸色不太好看。

“对不起,今天用的时间比较久,让您久等了。”闵天晴有些忐忑地说。

霍靖深原本想原谅她,可看着餐盘里的全麦面包,牛奶,鸡蛋,还有水果沙拉,脸便垮了下来。

“就这些东西,让你准备了四十分钟?”

闵天晴便将她的早餐少糖理论说了一遍,然后表明这些东西她都费时间处理过,将糖分降到了最低,以调理之前他摄入糖分过多,已经有些偏酸性的身体。

霍靖深看了她有十秒钟,最终点了点头。

闵天晴松了口气,将早餐送到他面前。

吃完,霍靖深只说了三个字:“不好吃!”然后面无表情地走了。

佣人们都暗暗鄙视闵天晴,闵天晴却难得地笑出了声。他说难吃,可是他吃完了不是吗,证明他将她的那套养身理论给听进去了。

闵天晴吃过早饭后,就有佣人通知她霍老太太来了。

看着所有的佣人都自发地去院门口站成两排,微微弯腰,眉眼低垂,大气也不敢出一声,闵天晴便知道这个霍老太太在霍家一定地位极高,闵天晴踩她很有可能是霍靖深的奶奶,霍家前前任的家主夫人。

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觉得这个老太太是冲着她来的。

她有些迟疑,不知道该不该去院门口迎接。

这一迟疑,她便在霍老太太心里落下了个不懂礼数,傲慢的印象。

那是一个极为严正端肃的老太太,她从头到脚的穿扮装饰,没有哪一出是不得体的,她被人搀扶着,一路走过来,几乎是一条直线。

闵天晴惊讶得五体投地,却也越发觉得自己的处境不妙。

“老夫人好!”

佣人们集体弯腰向她打招呼,都是鞠躬到九十度。

闵天晴心跳加快,越发手足无措,怎么办,她该怎么应付这位老太太。

她既不是这里的佣人,又不是霍靖深的妻子,她只是霍靖深养的情妇,她该怎样给这位老太太见礼。

“半点礼数都没有,给我打!”这是霍老夫人到这里来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威力十足,却也让这里的佣人们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是!”林允琪兴奋地应了一声,拿着小皮鞭便往闵天晴身上抽去,是对着脸抽。

闵天晴急忙用手臂护住脸,然后急急后退。

可那一鞭子还是抽到了她的手臂上,瞬间,她的手臂上起了一条刺眼的红痕,隐隐带着血迹,可见这一下有多重。

这位老夫人,明显是来教训她来了,而且,这个林允琪就是老夫人的人。

只是,老太太好歹毒的心,才一进门就命人打她。

闵天晴抬眼,看着老太太的目光中自然就带了几分怒气。

“放肆,竟然敢用这种目光看我。”老太太凤眸一凝,从沙发上起身,指着闵天晴怒道,“允琪,给我狠狠地打,打到她求饶为止。”

林允琪自然遵命,追着闵天晴狠命地抽鞭子。

闵天晴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邱芳和闵琳琳再怎么恶毒,也没敢用鞭子抽过她。

她跑得极快,林允琪就算能追上她,可抽下去的鞭子的为力也小了许多。

“都站着干嘛,还不快帮我把她抓住。”林允琪大声命令道。

便有两个佣人上前,前后围堵,将闵天晴给抓住。

“带到老夫人面前去!”林允琪决定将这个贱人带到老妇人面前去,当着老夫人的面打。

霍老夫人见闵天晴被押到了自己面前,自然是高兴。

林允晴本来还是准备照脸抽的,霍老太太却忽然开口:“打她的背就行了,别让她的衣服破了。”

林允晴有些不甘心,可也不敢违逆老太太的意思,只好绕道后边,控制着力道开始抽鞭子。

闵天晴咬牙不吭声,心里却恨极,也有些绝望。

这里唯一能救她的就是霍靖深了,可霍靖深已经出门了,不到晚上是不可能回来的。

难不成,她就这样任由这个歹毒的老太太给打死吗?

还是说,她该求饶?

不,她绝不求饶!

已经抽了二十多鞭了,霍老夫人看着面前疼得满脸是汗,可却一声不吭的女人心里微微有些诧异。

这个女人,倒是个骨头硬的,倒是让她没料到了,她还以为这个女人会是那种欺软怕硬,满肚子鬼主意的狐狸精了。

她这一生极重礼数,也最是见不得那些狐三媚四的女人,早年间,她曾亲手弄惨了她丈夫在外头养的一个女人,霍家不但没休了她,还嘉奖她有家主夫人的气势,她被作为霍家全族的女子学习的榜样。

她的两个儿子在外从没有女人,她的大孙子霍震霆也是老老实实地结婚生子,从不在外面乱来,只有这个小孙子,三天两头传绯闻,之前尚且没有乱七八糟的女人住进他这个家,如今倒是带了个女人回来了。

这不是打她的脸么?

她守了几十年的清正严明,让霍家的家风一直作为b市豪门的典范存在着,可到了小孙子这里,却碰了壁。

没办法,小孙子能耐大,才二十五岁就力排众议,当上了霍家的家主,并且将霍氏企业一举做到了全球前十,这在霍家史上,堪称奇迹。所以,他的权利就大了,可以堂而皇之地搬出霍家主宅,也可以堂而皇之地视霍家家规为无物。

这孩子还一手将他爷爷传下来的青帮给接了下来,如今转为了秘密组织,却比他爷爷在时势力更强,道上很多人都称他为“二爷”,刚开始只是私底下叫,后来这个称呼便传开了,就连霍家的一些小辈,也开始尊称他为“二爷”。呵,他可是比他爷爷还威风,他爷爷在时,可没人叫他爷爷什么爷什么爷的。

“好了,停手吧!”

再打下去,也没多大意思。

况且,这个女人这么有骨气,她对她的讨厌程度也没那么深了。

闵天晴哆嗦着唇,极力忍耐着背上的疼痛,却感觉有些支撑不住了。

“没人告诉你,要尊敬长辈吗?”老太太继续挑刺,“我坐这儿这么久了,都不见你去给我沏一杯茶。”

闵天晴想说她不是佣人,可是她又觉得这话她不能说,老太太貌似把她当做没礼数的佣人了,若她说自己是霍靖深的女人,老太太只怕要亲自动手抽鞭子,敢她出去了。

她得忍!

所以,她忍着疼去了茶水间,给老太太沏茶。

她料到了老太太会不满意,但却没想到老太太竟然这么挑剔,她一连沏了七八杯茶了,可老太太都不满意。

每次,老太太并不从她手里接过茶碗,只命令她蹲在她面前,揭开盖子慢慢看,慢慢闻。

她举着茶碗手臂酸得都快麻木了,脚也快费了,老太太才说不合格,让她重新沏茶。

到第十次的时候,老太太终于不耐烦了,她猛地将茶碗一掀,滚烫的茶水便啥了闵天晴一身。

“啊——”闵天晴再也忍不住,痛得叫了出来。

老太太企鹅嫌弃地起身,朝林允琪招手:“带上她,我们回老宅,这么差的佣人,怎么能在这里当差,还是我带回去亲自教一教比较好!”

闵天晴霍然抬头,原来,老太太打的是这个主意。

“慢着!”一个冷厉中带有几分急切的声音响起,闵天晴看到朝她走过来的人,差点流下泪来。

“奶奶,她是我的人,你不能带走!”

霍靖深走得极快,等闵天晴回过神来,她已经被霍靖深给拉起来,抱在怀中了。

“你的佣人自然是你的人,可是她太没礼数,做事没一件能合格的,我带回去管教,不可以吗?”霍老夫人拿了长辈的气势来,她就不信霍靖深能当众拂了她的面子。

可她到底还是低估了霍靖深。

“奶奶,您错信了一些污秽小人的传言,以为天晴是佣人,想管教她,或者说,已经‘管教’过了,我就不怪您了。”霍靖深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皱眉盯了一下林允晴,才接着对霍老太太说道,“不过,到您面前造谣的小人,我就不放过了。”

“靖深,你这是干什么?”霍老太太大怒,“允琪做错了什么,你当着我的面这么重的惩罚她?”

霍靖深却仿若看不见老太太的怒容,他笑得十分平和,说的话却字字犀利:“她明知道天晴是我的女人,我也说过,不尊重天晴,就是不尊重我,但她却还在您面前打小报告,谎称天晴只是佣人,让您误会,觉得天晴作为佣人却不懂规矩,才下这么狠的手责打天晴。我只叫人抽她两百鞭然后关进纪律堂,已经是看在您的面子上了。”

然后,他冷声吩咐:“来人,将林允琪带下去抽两百鞭子,然后关进纪律堂!”

小说《霍少,夫人又闯祸了》 第17章 你很乖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