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秦太太天天都在闹离婚

更新时间:2021-04-16 17:50:26

秦太太天天都在闹离婚 已完结

秦太太天天都在闹离婚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杜薇薇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刘子萍的态度会这么大。“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以前看你老实才勉强让你进我们秦家,现在你休想。”刘子萍也不顾什么上流社会的礼仪了,直接指着杜薇薇说道:“就算你再怎么纠缠我们家寒夜,我也绝不会让你进我们秦家。”杜薇薇勾唇一笑,“阿姨,我记得我之前嫁去你们秦家,您也是不同意的呀!”“你……”刘子萍没想到杜薇薇变得如此伶牙俐齿,气得血都要喷出来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太太天天都在闹离婚:反击

杜薇薇笑了笑,站起来走到刘子萍身边,“秦阿姨您说的什么话呢?我好歹也是夜的前妻,回来找他叙旧叙旧,不应该吗?”

对付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摧毁她所在乎的东西。

既然她们这么担心自己与秦寒夜旧情复燃,那她自然得好好利用一番。

不然怎么对得起她们的想象力呢?

“呸,都离婚了,还回来找前夫,你要不要脸?”

刘子萍一脸嫌弃地看着杜薇薇,在她眼里,杜薇薇就是扶不起的阿斗,和她宝贝儿子一点都不相配!

这世界上有资格和她儿子站在一起的人只有她的宝贝女儿——秦鸢雪。

“这……”杜薇薇假装为难地看了一下刘子萍,才笑着说道:“阿姨您莫非是没见过别人破镜重圆?”

她从来都不是软弱无知的人,以前愿意看她们的脸色,不过是不想让秦寒夜为难。

既然委曲求全求不来安定,那她为何还要受别人的白眼呢?

“怎么说夜和我结婚,也是因为相爱。在您眼里我不过就是一个外人,您不尊重我说得过去。但是秦寒夜可是您亲生儿子,对比起您这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我怎么觉得夜才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呢!”

杜薇薇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刘子萍的态度会这么大。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以前看你老实才勉强让你进我们秦家,现在你休想。”刘子萍也不顾什么上流社会的礼仪了,直接指着杜薇薇说道:“就算你再怎么纠缠我们家寒夜,我也绝不会让你进我们秦家。”

杜薇薇勾唇一笑,“阿姨,我记得我之前嫁去你们秦家,您也是不同意的呀!”

“你……”

刘子萍没想到杜薇薇变得如此伶牙俐齿,气得血都要喷出来了。

杜薇薇握住刘子萍的手,让她原本竖起的食指收了回去。

“阿姨好歹也是上流社会的名媛,怎么做出的动作,就跟市井泼妇一样呢?让人觉得怪别扭的,虽然我知道您不喜欢我,不过我也不能消失不是?”

说完杜薇薇才收回自己的手,坐到原本的靠椅上,冷冷笑了一下,“秦寒夜在您这里是宝贝儿子,可是在我这里不过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前夫罢了。您说我纠缠不清,怎么不说是您儿子纠缠不清?”

刘子萍不屑地笑了,“你什么货色,我儿子是什么人,怎么会和你这种女人纠缠不清?”

杜薇薇的话,刘子萍其实也说不准,她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自己儿子的想法。

就像当初,她极力阻止他们两人结婚,终究还是无济于事。

现在她也不能保证秦寒夜对杜薇薇没有任何感情,所以她只能尽力阻止他们二人见面。

“杜薇薇当初是你主动签了离婚协议的,你现在想回来我们秦家,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秦鸢雪在旁边一句话都没有说,只要自己母亲能够解决的事情,她就绝对不会蹚浑水。

她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不屑于做这种事情。

“我什么货色说不准,不过你儿子喜欢的就是我这种的,至于你女儿嘛……”轻声笑道:“阿姨您说您女儿该是什么货色呢?”

对于刘子萍来说,秦鸢雪是她的逆鳞。

不管是谁,只要有人诋毁她,她就能跟疯了一样去咬对方。

深知刘子萍性子的秦鸢雪,为了避免她会做出丢人的事情,在她发飙的时候抓住了她的手。

秦鸢雪看着刘子萍面带微笑地摇了摇头,然后把她拉到自己身后。

“薇薇姐姐,您羞辱我没有关系,只要不影响到夜就可以。我知道我和夜的事情是伤害到你了,但是爱情是自由的。夜爱我,我也爱夜,你就不能成全我们吗?”

秦鸢雪说得非常的动容,就差跪下来求杜薇薇了。

杜薇薇知道秦鸢雪是故意恶心自己的,可是听到她这么说,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哪怕他喜欢过自己,她的心也不会这么难受。

背叛或许很可怕,可最可怕的却是你一直的信念不过是一场骗局。

捐肾是她心甘情愿的,不管对方是谁,只要是秦寒夜在乎的人,她绝对毫不犹豫,何必还要故意骗她呢?

两年来,她无数次欺骗自己秦寒夜和秦鸢雪不过是兄妹关系而已。可是他们每一次挽手出现在酒会的模样,却容不得她欺骗自己。

她花了两年的时间才把这一切放下,自然不会因为秦鸢雪的两句话再伤心流泪。

如果她还这么脆弱的话,那她回来干嘛?再一次被伤害吗?

“你们相不相爱我是不知道,不过我倒是挺清楚你们在外人面前还是兄妹关系。”

杜薇薇笑了,笑容中只剩下不屑,不再有难过。

两年的时间,已经足够消耗掉她的痛了。

秦鸢雪没想到杜薇薇听到这样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她真的对夜没有感觉了吗?

不,这不可能,她要真的没有感觉的话,她为何回来。

如此想着,秦鸢雪一下便好自己的情绪,“薇薇姐姐我知道您心里肯定很难过,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在您面前再提起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再插足我和夜了,我们是真心相爱。”

眼神充满歉意,好像杜薇薇真的很难过一样。

杜薇薇无语地看着秦鸢雪,她不仅演戏厉害,想象力也极其丰富。

“既然是真心相爱,怎么会怕别人插足呢?不过我还是得感谢你,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我有这么大的魅力能够吸引一个心里有人的人。”

转动自己手中的笔,杜薇薇勾唇笑着。

此时此刻的秦鸢雪就像是跳梁小丑一般滑稽。

秦鸢雪没想到杜薇薇会这么说,她该表现得难过痛心,而不是现在这么云淡风轻!

“你……”指着杜薇薇,秦鸢雪恨不得现在就撕碎她的嘴巴。

“秦鸢雪这里是我的办公室,门呢也已经关紧了,你没必要在我面前惺惺作态。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担心我这个离婚妇女,真的是一件挺搞笑的事情。”

说着杜薇薇还真的笑出声来。

秦太太天天都在闹离婚:完胜

刚才烦躁的心情一冲而散,杜薇薇觉得刘子萍和秦鸢雪简直就像是开心果和能够赶走她郁闷心情的良药。

刘子萍不忍看自己的女儿被杜薇薇这么欺负,冲到办公桌前,就要对她动手。

“阿姨您可注意一下形象,这里是我的办公室,是我们杜氏的公司。我被打了一下不要紧,但是要让别人知道秦氏集团的夫人居然是这种泼妇,这股市会怎么样,我可不敢保证。”

就这样刘子萍的手落在半空中,打下去伸回来都不是。

秦鸢雪上前把刘子萍的手拉下来,“杜薇薇你不要太得意,夜是我的,也只会是我的。”

“是不是你的,可不是你说的算。”杜薇薇站起来,伸出手轻轻勾起了她的下巴,“不过你现在露出真面目的样子,有些憎恶,要是让秦寒夜知道的话,估计得离你远远的吧!”

杜薇薇觉得这样的羞辱还不够,还用双手捏着秦鸢雪的下巴,左右看了看,轻笑道:“幸好我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不然可要吓坏我的员工了。”

秦鸢雪恶狠狠地打掉杜薇薇的手,却被她反拉住,“秦氏集团的大小姐,这么凶恶的可不好。我觉得还是那个柔弱的需要别人保护的模样适合你,这样比较能勾起男人的欲,望。”

“你……”秦鸢雪很想一巴掌甩过去,可是她的手却一直被杜薇薇牢牢抓在手里。

护女心切的刘子萍见杜薇薇居然敢对秦鸢雪动手,恨不得直接冲上去撕破她的嘴脸。

用力掰开杜薇薇抓着秦鸢雪的手,见自己宝贝女儿的手都红了,刘子萍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杜薇薇你这个下贱蹄子居然敢对雪儿下手,看我不撕破你的嘴脸。”

一边说着,一边绕过办公桌冲到杜薇薇面前,想要抓她的头发,却没想又被她躲开了。

因为杜薇薇躲开的时候,还连带着那个靠椅转了一圈,刘子萍又来不及刹住脚,于是就这样直接迎面撞上了。

刘子萍痛的坐在地上哀嚎,“天杀的啊,居然敢对长辈动手了。”

杜薇薇冷笑了一下,活该!

秦鸢雪见刘子萍倒在地上,第一反应不是把她扶起来,而是冲到杜薇薇面前,找她算账。

“杜薇薇你居然敢对妈妈下手,夜不会放过你的。”

原本杜薇薇还觉得有些抱歉,见她们二人的态度,有些后悔没有大力一点,直接把她撞飞出去!

杜薇薇没有理会秦鸢雪,而是径直走到刘子萍身边,假装一脸担心地说道:“啊……阿姨真抱歉,我不知道您会突然过来,这……阿姨您没事吧?”

说着杜薇薇还假装要过来扶她起来,不过却被秦鸢雪挤开了。

“杜薇薇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别想再对我妈妈下手。我一定要告诉夜,让他看清楚你的真面目。”

秦鸢雪恶狠狠地指着杜薇薇,恨不得把她吃了一样。

杜薇薇原本就不是真心想要扶刘子萍的,被秦鸢雪挤开,正好顺势走到一旁。

双手抱腰,杜薇薇嗤笑地说道:“啧啧啧,你口口声声说要告诉秦寒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故意用这件事情让夜对我恼火呢!”

“你什么意思?”

把刘子萍扶起来之后,秦鸢雪便没有再搀扶着她。

“真不知道你对我到底是有多厌恶,阿姨都摔倒在地上了,你第一反应不是把阿姨扶起来,而是找我算账。难怪说阿姨不是你亲生母亲,原来是有原因的。”

杜薇薇水故意挑拨她们母女关系的,既然知道沁园谢谢不是自己亲生女儿的话,自己这么一说,刘子萍心里肯定有疙瘩了。

“杜薇薇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秦鸢雪有些紧张地看着刘子萍,见她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

“你别想挑拨离间,我们的感情不是你一个外人能够干预的。”说着秦鸢雪还顺手搀扶着刘子萍,深怕杜薇薇还会继续找麻烦。

见刘子萍的态度一点都没有变,杜薇薇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就算是自己从小养大的,最起码脸色也会有所变化。

可刘子萍就跟没听到一样,无动于衷,还同秦鸢雪一样恶狠狠地瞪着自己。

真的是奇怪!

不过杜薇薇也没有多想,只当刘子萍不仅把秦鸢雪当做女儿,还把她当做儿媳妇罢了。

刘子萍见杜薇薇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头皮有些发麻,“杜薇薇你居然敢推我,我们秦家是不会允许你这种恶毒的女人进家门的,你这辈子就别想再进我们秦家的门了。我们秦家的门,只有雪儿可以进,寒夜这辈子也只会娶我们家雪儿。”

杜薇薇冷笑了一下,从前刘子萍就一直嫌弃她,那时候她没有多想,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好。

现在看来,她的讨厌,不过是觉得她插足了秦鸢雪和秦寒夜。

“呵呵,我也不屑你们秦家的大门。就算你们秦家八抬大轿地请我进去,我杜薇薇这辈子也不会进你们秦家的大门。不过秦寒夜和我可不可能,就不是您说的算了。”

就算到最后,杜薇薇也不想让她们松懈。

她是不想进秦家的大门,但是她没说过她不要秦寒夜。这句话足以让秦鸢雪和刘子萍恶心了,至于其他的,她从未想过。

受过一次伤就够了,她不会傻不愣登地再送上门被伤害。

刘子萍气得整个人都在颤抖,可杜薇薇可不会管她生不生气。

“秦鸢雪与秦寒夜究竟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和我也没有关系。”

说完杜薇薇浅浅地笑了一下,然后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小利,麻烦过来送秦夫人和秦小姐回去,咱们小庙容不下这两尊大佛。”

面带微笑地看着秦鸢雪和刘子萍,把电话放回去之后,杜薇薇才说,“秦夫人、秦小姐整理一下仪态,免得丢人就不好了。”

杜薇薇话音刚落,小利也正好敲门了。刘子萍和秦鸢雪就算有怒火,也只能忍下去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