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萧少,请你行行好

更新时间:2021-04-16 13:04:19

萧少,请你行行好 已完结

萧少,请你行行好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我……”秦心吞吞吐吐的说了半天,安然也没有听明白,转过身看向叶天,他微微蹙眉,属于他的半边位置干净的要命。桌上放着瓷杯,杯中的咖啡冒着热气,感觉到女人的视线,叶天无奈一笑:“没什么,秦心喝多了。”“所以说了不少胡话,我送她回去又不肯,没完没了的给你打电话,这才……”“喝酒?”安然闻了闻她身上的味道,的确是有点儿淡淡的酒精味道,只是以秦心的酒量,不至于喝这点儿酒就醉,疑惑的看向秦心,只见女人直接扑倒在她的怀里,顺带给她挤了挤眼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酒后告白-豆豆

虽然这张单纯无害的十八岁脸底下,早就是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当初她为了这个男人,连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秦心郁郁而终,父亲的事业一落千丈,都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原因。

她不可能像过去那样,为了所谓的的不值得的爱情付出惨重的代价。

她很清楚后来的结局,上天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不是让她重蹈覆辙。

她只想陪在父母身边,安心照顾他们,然后离这个男人远远的。

“嘶——”直到听见男人嘶哑的声音,安然才回过神,尴尬的看着萧御,他的后背已经烫红,俊逸无比的脸上带着郁色,看到安然惊慌失措的模样,心隐隐发痛,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些画面。

无一例外是女人惊慌失措的脸,就像是现在这般,不知怎的,心底里的火气隐约被愧疚感所取代,萧御笑了笑,声音淡淡:“没事。”

“是我自己没有告诉你。”

安然听完没有言语,只是替男人细细的擦拭着身体,等洗好出去,手机上面差不多有二十几个未接,安然打开手机,全是秦心打来的电话。

安然心里一急,来不及看看后面男人阴郁的神情,拿起衣服就要往外走,刚到门口手腕被人抓住,安然回过头,对上男人冷漠的眼:

“你准备去哪里?”

“我……”安然这才想起自己的身份,深吸一口气,站定,笔直的看着萧御,不卑不亢道,“现在是下午七点钟,按照正常时间,我应该是下班。”

“所以……”

“我在问你要去哪里?”

萧御的脸色不太好看,淡漠的看着安然,眼眸冷冽,莫名的让人害怕,安然本来想跟他闹脾气,可是话到嘴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不管什么时候,恐惧他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安然低下头,失落的看着白色的地板,沉声道:“秦心打电话给我,好像有重要的事情。”

“所以我想过去看看。”

“去吧。”原本紧握着自己的手缓缓松开,刚洗了澡,他的身上还带着湿气,湿漉漉的头发看起来有些慵懒,没了平常的精明,有的是随和。

安然一怔,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眼眸复杂的闪烁着,头也不回的离开。

在女人离开不久之后,萧御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来日方长,总是有机会弥补。

等出去外面,安然站在走廊里给秦心回过去,只是那边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安然心里的担心愈加明显,脑袋快速的运转着,手指在键盘上翻阅着,直到看见叶天的名字,她顿了顿,抬眸看向别处。

上一世,叶天是因为喜欢自己才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意,以至于秦心最终抱憾终身。

所以这一世,安然就心里暗暗发誓,离这个男人远一点,给他和秦心创造更多的机会,这样他才会明白自己心里的想法。

只是事到如今,顾不得那么多。

手指摁下去,电话接听的远比她想象中的快很多,依旧是记忆中的声音,温柔,担心,宠溺:“然然。”

“那个。”安然听到这儿突然不知道怎么说,只是尴尬的看着前方,手在墙上画了个圈圈,才咬着嘴唇,柔声道,“你知道秦心的下落吗?”

那边的男人听完,则是很长时间没有说话,直到安然以为他挂断电话,准备挂断的时候,那头传来叶天无奈的声音:“她在我这里。”

“什么?”

等安然风风火火的到了咖啡厅的时候,老远就看见坐在叶天对面,丝毫没有形象,哭的一塌糊涂的女生,安然不禁汗颜。

叶天是出了名的洁癖大王,如今肯让秦心在他面前哭实属无奈,不曾想这个女人竟然……

怪不得上一世没能得到叶天的心。就这个样子,谁能看得上。

想到这儿安然大步流星的走进去,待靠近座位,在叶天还没起身的瞬间,以神速坐在秦心的旁边,顺便对叶天笑了笑,擦干净秦心脸上的泪:“到底怎么回事?”

那天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哭成这样。

这以前的时候,叶天对这个大大咧咧的女人永远都是朋友的照顾,喝酒陪她,生病陪她,看电影陪她,几乎所有的事情都陪着她。

可到头来,临秦心死的时候还没有明白自己的心意,直到她的离世,他才真正的明白自己心里爱的人是谁,只是那时候后悔已经迟了。

所以,这一世无论如何安然都要撮合他们。

“我……”秦心吞吞吐吐的说了半天,安然也没有听明白,转过身看向叶天,他微微蹙眉,属于他的半边位置干净的要命。

桌上放着瓷杯,杯中的咖啡冒着热气,感觉到女人的视线,叶天无奈一笑:

“没什么,秦心喝多了。”

“所以说了不少胡话,我送她回去又不肯,没完没了的给你打电话,这才……”

“喝酒?”安然闻了闻她身上的味道,的确是有点儿淡淡的酒精味道,只是以秦心的酒量,不至于喝这点儿酒就醉,疑惑的看向秦心,只见女人直接扑倒在她的怀里,顺带给她挤了挤眼睛。

到现在安然才算明白这个女人的意图,无奈的将秦心搂在怀里,故作疑惑的看着对面的男人:“秦心她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此话一出,安然明显感到面前的男人身子有一瞬的僵硬。

“没什么,她说的不清不楚,也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话罢了。”叶天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淡淡道。

安然很清晰的感觉到怀里的女人僵住,死死的抓住她的后背不松手。

事到如今,说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叶天压根就不给秦心这个机会。

就算她装模作样的告白,也不愿意给她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这才是秦心哭天抹泪的原因。

想到这儿,不免有些心疼秦心,费力的将秦心扶起来,给男人一个安心的笑:

“既然如此,我就带秦心回去了。”她昂着头,眼底酸涩蔓延。

“叶天,今天感谢你照顾了她这么长时间。”

“我送你们过去吧。”叶天笑的温润,随手拿起旁边的衣服,柔声道,“正好我也顺路。”

“不……”

安然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就感觉肩头被谁用力捏了一下,令她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又重新咽回肚子里,她怔了怔,随即明白了那个傻女人的意思。

痴的人,又怎止她一个-豆豆

安然有些不自然地抬手撩了一下刘海,笑容僵硬道,“那个……我……我是说不用送我了,我还有点事,你送秦心回去吧。”

安然杏眸微闪,话音一落,她就心虚地扭头看向秦心。

见秦心冲她眨了一下眼,眼里闪出晶亮的光芒,她知道她的做法让秦心相当的满意。

然而,叶天却面露为难之色,薄唇一抿,声线沉冷道,“可是我……”

“哎呀,你还可是什么啊,你刚才不是说要送我们回去的吗?怎么?你要反悔啊?”一听叶天的话,安然心头一紧,机灵的她一下就体会到了叶天的意思。

她若不是急忙催促,想必叶天一定会推托了。

见安然那般执着地要求他护送秦心回家,叶天为了获得安然的芳心,也不便啰嗦,勉为其难点了点头,幽深的眸子直盯着被她搀扶的秦心。

安然内心如释重负,秦心交给她的任务,她可算出色完成。

目送着叶天搀扶秦心离开,安然秀眉轻挑,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正欲转身离开的事实,脑子里突然嗡的一声,仿佛炸裂似的,上一世的记忆如电影画面般不断闪过。

她眉头一蹙,下意识地抬手扶了扶额,眼里暗芒闪现。

叶天苦苦追求她,而秦心却苦苦追求他,灼心的三角恋是她上一世焦头烂额的事,也是她一直都对秦心有愧的事情。

在那一段三角关系中,尽管她从未想过跟叶天发展,可她的屡次撮合叶天跟秦心都失败,直至秦心遭遇山体滑坡死亡之后,叶天才破天荒地发现自己的心意,那简直就是一出让人心痛的悲剧。

想起上一世的往事,安然乱了心神。

呆怔地站在原地许久,随着一声沉重的叹息落下,她恍然回神,而叶天跟秦心也早就没了踪影。

“叶天,你是不是不太愿意送我回家啊?”路上,秦心微抬明眸,眼里闪过一丝异样,声音低柔地问道。

一听这话,叶天有几秒的怔愣,不过很快就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温声否认道,“没有啊,我只是……”

“打住!你别说了……我不想听……”秦心似乎已经隐隐地感觉到他要说什么,心里一下就沉了下去,压根就没有勇气听他的解释。

叶天目光微沉,眼前看着的女人的秦心,可心……还是被安然勾走了。

心不在焉的他神色有异,又怎么逃得过秦心的眼睛。

秦心用力抿了一下红唇,清丽的脸庞上带了丝沉郁,“叶天,你……跟安然……”

秦朝欲言又止,鲜润的红唇使劲地抿了好几下,最终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纤纤素手一抬,秦心有些惺惺作态地撩了撩刘海,正欲说什么的时候,叶天突然沉冷道,“到了。”

她一怔,凝眸一看,发现自己果然已经到了小区楼下,心里顿时就有了一种强烈的失落感。

她恨路途太短,这么快就被他送到家了,想要多看他几眼,跟他多说几句话都变得那么奢侈。

“好了,我走了。”叶天惜字如金,仿佛跟秦心多说一句话都力不从心似的,刚一转身,修长遒劲的大长腿刚要迈开,秦心俏颜闪过一抹红霞,故作微醺状拉上他的手臂。

“叶天……”秦心声音糯软,一双秋水般的眼眸变得有些迷离,那朦胧轻闪的眸光,本可让一个正常男人失去定力。

可是……这个男人偏偏是叶天,是对安然一心一意的叶天,面对她有意无意的主动,叶天居然奇迹般地抵抗住了。

修长的剑眉微微一蹙,叶天沉了沉脸,轻轻地推开她的手臂。

抬眼看了一下小区里的楼,见楼上灯火通明,叶天伸舌舔了舔干涩的薄唇,一本正经地说道,“赶紧上去吧。”

淡淡地撂下这话,叶天转身作势离开,然而,秦心却是依依不舍,小手一抬,仿佛使出浑身的劲儿似的,牢牢地箍住他的手腕。

叶天一回头,低眼瞅了一眼被她紧扣的手,面色微僵,薄唇轻启,可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只是……他的眉宇间隐隐地透出一丝不满。

“你别走,好不好?”秦心的内心焦灼,她恨不得能将眼前的这个男人给关在牢笼里,这样他就不会从她的世界里消失。

叶天俊美的脸庞沉了下去,喉间发出一种含糊不清的哼声,沉默几秒之后,他声音凛冽道,“别闹,快上去!”

霸道而不容置喙的口吻,微蹙的剑眉,这都让秦心的心尖儿颤了颤。

觉察到他的脸色不对,秦心唯恐惹他不悦,忙不迭地松开了手,只是澄亮的瞳仁紧紧一缩。

昏暗的街灯之下,秦心神色黯然,充满爱意的眸光直勾勾地盯着那个颀长挺拔的背影,心里失落至极。

回到家里,秦心刚开灯,包包都还没扔下,一阵急切的手机铃声更是扰乱了她的心绪。

秦心略显不耐烦地从包包里掏出手机,凝眸一看,见是安然的来电,她清了清嗓子,迅速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秦心颇有些心不在焉,疾步走到沙发前坐下,幽幽地吐了一个字。

一听她那有气无力的嗓音,安然心里一沉,顿时就意识到秦心一定是跟叶天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

秀眉挑了挑,安然深呼吸一口气,故作淡然地询问,“秦心,叶天走了吗?”

“老早就走了,也不知道我是不是那么惹他厌,我总觉得他对我不太热情。”秦心皱着眉头,字正腔圆地回答。

闻言,安然的神情倏然一绷,漆黑的水眸里,有了一丝异样。

沉默几秒,安然声音低柔地安慰着她,“好了好了,人家叶天没准是忙着要回去处理什么事呢,他最近公司里的事情不是挺忙的嘛,你就多体谅体谅他好了,再说了……他不也送你到家了吗?”

“送我回个家算什么啊,他还不是不情不愿的……若不是看你那般说法,我都怀疑他肯定不想理我了呢。”话落,她撅起了嘴,表情很是幽怨。

听着她的话,安然想要多说什么去宽慰她浮躁的心,可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的好,秀眉蹙了蹙,她只能无奈地搪塞了她一句,“行了,别想了,我知道你喜欢他,那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呢,你放心,是你的,总不会跑得掉的。”

小说《萧少,请你行行好》 第8章 酒后告白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