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邵先生,你前妻有喜了

更新时间:2021-04-16 17:36:58

邵先生,你前妻有喜了 已完结

邵先生,你前妻有喜了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耳光终究没落下,顾倾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推开门仓皇离开。顾倾城走后,邵泽在洗手间门口抽了根烟,脑子里乱的很,似乎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等他回到包厢的时候,顾倾城的位置上已经空了。顾倾城开着车从酒店出来,空调开到最低档,吹的车厢如同冰窖,她却还是能感觉到身体的异样,一想到刚刚洗手间的事情,她就烦躁不已。凭什么都离婚了,他还对自己的生活指手画脚,他算是自己的什么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干什么?-豆豆

“那,那出去说。”顾倾城以为是工作上的事情。

刚朝着他走了两步,小臂骤然一紧,紧跟着脚下高跟鞋猛地转了个圈,后背砸在墙壁上,她不敢置信的望着邵泽,“你干什么?”

邵泽攥紧她的手腕,“就在这儿说。”

手腕被他攥的疼,顾倾城拧着眉,没好气道,“什么就在这儿说?这是女洗手间,你变态吗?喜欢跟着人去洗手间!”

这话提醒了邵泽晚宴她逞强过敏那次的事情,脸色陡然沉的更加厉害,仿佛有股无名火从胸腔直接冲了上来,手上握的更紧,冷声道:“上次跟着你是怕你为了江少宏命都没了,你当我闲的没事做吗?”

“那这次呢?”顾倾城分毫不让,抬眼看着他:“这次我什么事都没有,你这又是在做什么?邵总?”

离婚三年了,早就一刀两断了,他还故作出这副关心模样给谁看?

一句冷淡疏离的‘邵总’彻底浇灭了邵泽心中几分火气,他找回几分理智,手上也松了几分,皱眉道:“好歹夫妻一场,我不过是希望你爱惜自己,别为了别人的事情什么都不管不顾。”

听说她自打到百川以来,几乎天天在公司加班到深夜,根本就是拼命在工作。

“你什么意思?”顾倾城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什么别人,什么不管不顾?

“你这么拼命加班,难道不是为了尽快给江少宏做出业绩?”

邵泽话说的明白,顾倾城心中也了然了些,一方面诧异于他知道自己加班的事情,另一方面也有些愤慨凭什么他还来指手画脚。

顾倾城当下便有些恼火:“你搞清楚,第一,江少宏不是别人,是我未婚夫,第二,邵总你跟我很熟吗?我们早就一刀两断了,我怎么样跟你都没关系吧?”

“顾倾城,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这是好意提醒。”

“我谢谢你,但是既然离婚了,你就别再跟我提什么夫妻,我们早就结束了,那段过去我早就忘记了,当初是我一时糊涂,但我现在比谁都过得明白,工作以外,请你不要来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

‘一时糊涂’四个字在脑中击鼓一样回荡。

邵泽一直试图压制的火气在这一瞬间被点燃,目光冷的吓人,攥着顾倾城手腕的力道也逐渐收紧,一字一顿道:“一、时、糊、涂?”

顾倾城感受到了他的阴沉,慢慢惊恐起来:“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话音未落,薄冷的唇边封住了她所有的声音。

邵泽竟没了往日所有的理性,将她推在墙面上,清冽的香水味蔓延入鼻息,让他心烦意乱,脑子像是不运转了一样。

顾倾城脑子里轰然炸响,一片空白。

空气渐渐稀薄,那种大脑缺氧的感觉挥之不去。

“唔……”

想要找回理智的顾倾城陡然拼命的挣扎起来。

邵泽不予理睬,几乎要将她钉在墙面上似的,压着她的肩膀没有减弱丝毫的力道,而她的挣扎无异于以卵击石。

洗手间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洗手间门怎么关着?”

以卵击石。-豆豆

俩人的动作登时停住,顾倾城猛地推开邵泽,脸色登时惨白之余,来不及多想,情急之下直接将邵泽拉进了隔间。

洗手池边传来女人说话的声音,距离最近的隔间,空气仿佛凝固住了一样。

狭窄逼仄的空间里,顾倾城整个人几乎都是缩在邵泽的怀中,有种窒息的感觉。

外面补妆的女人慢吞吞的好半天都没走。

顾倾城脖子都酸了,缓缓抬起头,却蹭到了邵泽的下巴,当下又僵住,暗暗掐住了自己的手掌心。

邵泽皱着眉,极力让自己忽略顾倾城的存在,可血液像是要沸腾一样蠢蠢欲动。

邵泽也是神色尴尬,脸上的表情有了一丝崩裂。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水声戛然而止,女人哼着歌离开了洗手间,高跟鞋声消失那一霎那,顾倾城猛地推开邵泽,抬起手便要落下一个耳光。

邵泽并不躲闪,盯着顾倾城,竟有些失神。

耳光终究没落下,顾倾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推开门仓皇离开。

顾倾城走后,邵泽在洗手间门口抽了根烟,脑子里乱的很,似乎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等他回到包厢的时候,顾倾城的位置上已经空了。

顾倾城开着车从酒店出来,空调开到最低档,吹的车厢如同冰窖,她却还是能感觉到身体的异样,一想到刚刚洗手间的事情,她就烦躁不已。

凭什么都离婚了,他还对自己的生活指手画脚,他算是自己的什么人?

内心正狂躁着,路前方一名正在招手的中年女子拉回了她的思绪。

缓缓摇下车窗后,窗外中年妇女操这一口浓厚的乡音问道:“姑娘,我想问个路,我要去中都路,这儿远不远啊?”

“中都路?”顾倾城犹豫了一下,“那你要去坐地铁的。”

“地铁?哪儿啊?”

顾倾城迟疑了片刻,“要不这样,我送你去地铁站,刚好我也顺路。”

闻言,大姐连连感谢,顾倾城低头开门,旁边巷子里面忽然窜出来三五个男人,顾倾城还没反应过来,车门便被拉开,她尖叫一声便被捂住嘴,从车上拖拽了下来,朝着巷子深处拽去。

“救命……”凄厉的叫声在夜空下回荡,却很快淹没在过往车辆的喧嚣声中。

不久后,一辆黑色的轿车在路边缓缓停下。

干净利落的关门声后,邵泽走到顾倾城的车前,端详着空无一人的车,见到她的包还在车内,车身上还有碰撞痕迹后,脸色陡然一变。

从她车里拿了她随身的包,锁了车门后他一边打电话一边四下搜寻起来。

穿过小巷后,是一处停工的建筑工地,尖叫挣扎的声音在几道“啪啪”耳光后变得呜咽嘶哑。

“臭娘们儿,力气还挺大,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你们不要过来。”女人带着一丝恐慌和害怕。

急促的脚步声踩碎工地上的塑料管子,惊的几只老鼠私下乱窜,正满脸坏笑的瘦削男人几乎还没回过神,便被一道拳风狠狠砸中了右侧脸颊,惨叫一声,摔入一旁的碎石堆里。

“格老子的!”几个男的脸色陡然就青了,“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邵泽面色冷冽,像是一把刀子一样,能刺入人的心肺。

他的目光落在几个大汉摁着的瘦弱身影上,衣服几乎全都被撕裂了,整个人缩着瑟瑟发抖的抱住了自己,要是他再晚来一步,不堪设想。

他周身散发出一股骇人的寒气:“你们干的?”

领头的大汉见他只是一个人,一脸的嚣张,“滚开,别给自己找麻烦。”

邵泽眸子暗了暗,一个箭步上前,将他撂倒,其他几个人,见老大倒了,凶神恶煞的围了上来。

……

一阵拳肉交加的声音后,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三个男人,全是鼻青脸肿,满脸惊恐打着哆嗦。

邵泽脸上也挂了彩,但他视若无睹,径直走到顾倾城的身边,脱下外套想要披在她身上遮挡些,刚伸出手还没碰到她,就见她忽然尖叫着挣扎起来。

“别碰我,别碰我!”

她眼中满是惊惧,泪水糊了一脸,一双手拼了命的挥打着。

邵泽眉心狠狠一皱,隔着外套用力抱住她,将她嵌进自己怀中,嗓音低沉,染着几分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心疼:“是我,别怕。”

顾倾城浑身僵硬,似乎是认出了他,逐渐安稳下来。

邵泽将她打横抱起,走到工地外停车的地方,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在后座上,开车回家,路上频繁的从后视镜里观察她的情况。

她似乎睡得不太安稳,一直拧着眉头,嘴里梦呓着什么。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