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时太太她又虐渣了

更新时间:2021-04-18 11:00:38

时太太她又虐渣了 已完结

时太太她又虐渣了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她要自己打车去一家单身公寓,他执意要送,她也没拒绝,只是上了车之后便不说话,刻意压低了两人之间的气氛。到了公寓,安雅提着自己的箱子下车,连时墨要送她进去的动作都婉拒了,“今天不是周末,你也应该要去上班了,不打扰了,多谢!”安雅向他鞠了个躬,道谢的态度要多诚恳有多诚恳。时墨看着那道坚毅的身影,拖着小箱子进了单身公寓,心口莫名的一阵堵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7-她在抗拒

男人睁眼只是一瞬,看到安雅寡白的脸上,骨节分明的手轻抚上她的脸,低低问了一句,“没睡好?”

男人清透的双眼能十分轻易的洞悉安雅的心思。

安雅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与男人保持距离,“没事。”

她绝艳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眼底的闪躲出卖了她。

她在抗拒。

这是时墨从她眼中读出的信息。

从捡了她到现在,她一直不近不远的跟他保持距离,恰到好处的距离,既不会显得生疏不近人情,又不热络带着刻意的讨好,甚至还有几分探究。

探究,他为什么救她,为什么愿意为她大费周章。

时墨收回手插在裤兜里,每一个动作都透着浑然天成的贵气,如画像中英俊高贵的王子,那双深邃的眼睛,又有着令人不可揣度的深度。

“时墨,你为什么……”

安雅想开口问,他心中早已了然的问题,可刚一问出口又觉得不妥,她会不会有点狼心狗肺了?

他才刚刚救了她没多久。

女人纠结犹豫的表情落在时墨眼里,就像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打破了她一贯冷静冷冽的表情,倒显得有些……娇俏!

转身,利落的从黑色手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是她昨晚写好的,递到时墨面前,安雅抿唇道:“这是这段时间我的医药费和其他花销,只是唐洛心死了,她的身份也消失了,银行卡被冻结,只有这些了。”

有些尴尬的话,从安雅口中说出来,却带着一股沉稳冷静的味道。

哪怕是在时墨面前,她拿出这张支票,也丝毫不觉得窘迫。

时墨迅速抽出那张支票,本想顺手撕掉,可看到右下角落款的安雅二字,龙飞凤舞的字迹,带着强劲的力道。

将支票塞进口袋里,时墨的脸色冷了几分,周身气氛也跟着冷了下来,“还有呢?”

“救命之恩,我会尽快报答,只是我需要时间。”

安雅诚恳而真实的时墨道。

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失去一切,她是个重生的人,没有背景,没有家庭,给了时墨那一张支票,她手头就只剩下一些流动的资金了,她必须尽快找到工作,变得强大!

她还有仇要报,有目标要奋斗!

“嗯,吃饭吧。”

时墨淡淡说了一句,打开玻璃门,站到阳台上去抽烟了。

安雅看着他的背影,浅金色的阳光打在男人身上,说不出的迷人。

安雅低头看了看光着脚踩在地毯上的自己,低落了一瞬,立刻去卫生间洗漱出来换了衣服,打算吃早餐。

以时墨的身份,他派人送来的东西,档次绝对不会低到哪里去。

虽然总统套房里只住了她一个人,但面对这丰盛的足够三四个人的早餐,安雅还是犯难了。

要不要叫他一起吃?

他吃过早餐没有?

刚才自己对他的态度不太好,分明的有些太快了些。

安雅一边把早餐摆在欧式风格的纯白餐桌上,一边思考着。

最后忍不住,她还是悄悄走到时墨身后,淡淡问了一句,“你吃早餐了吗?”

时墨口中烟雾吐出,整个人美好朦胧的像个幻境。

安雅完全想象不到,此刻眼前让她觉得美好的男人,昨天出现在唐家葬礼上有多肆意霸道的让人害怕。

时墨将烟头掐灭,淡淡回了句,“没有。”

“一起吃?”

安雅试探性的问了句,眼神还有些小心翼翼,她不了解时墨和他的习惯,不知道他们这种顶层社会的人,会不会有不跟外人一起吃早餐的惯例。

出人意料,时墨长腿迈到她身边,嗯了一声,朝餐桌走去。

8-她的脸还需要后续观察

时墨是主人在首位落座,安雅坐她旁边。

安雅闻到自己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想起提醒时墨一句,“以后没吃早餐不要抽烟,对身体不好。”

出于好意的提醒,听在时墨耳朵里,像是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

他手里拿着三明治,眼光定格在女人身上,带着考究和探索,想从女人脸上看到一丝不寻常的情绪,却一点也没有。

她一如醒来的模样,冷静,沉默,压抑着自己的性子,与顽强的内心做对抗。

“总住在你这里不方便,我需要工作,我想自己搬出去住,工作也方便。”安雅试着与时墨商量这件事。

时墨放下擦了嘴放下帕子,淡淡道:“给你准备一套公寓,公司也会给你安排好适当的职务,和足够让你满意的薪水待遇。”

“不用!”安雅重重的搁下刀具,眼神清冷的看向时墨,“谢谢你的好意,我能够自食其力。”

安雅抽身便去收拾行李,这里的一切都是时墨给她的,用她刚才给时墨的那张支票来计算,她只带走了价值之内的一些衣物和配饰,打包在行李箱里,她立刻拖了出来。

时墨有一瞬间怔楞,似乎没想到女人的反应会这么大,且拒绝的这么干脆利落。

要知道,连唐家那样的中型企业都对泛海国际仰望不止,全盛京该有多少人才挤破了脑袋想进他的公司?

他给她安排好一切,她却什么都不要?

黑色布加迪上,一个驾驶座一个副驾驶,明明距离如此之近,却显得淡漠疏离。

时墨两次想要开口,声音从喉咙里滚出来,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安雅垂眸靠在椅背上,偏向右侧背对着他,似乎是在生气。

因为他刚才的布置安排。

她不想进他公司,住他公寓,跟他有一丝一毫的牵扯,否则便不会这么快要求搬走了。

她要自己打车去一家单身公寓,他执意要送,她也没拒绝,只是上了车之后便不说话,刻意压低了两人之间的气氛。

到了公寓,安雅提着自己的箱子下车,连时墨要送她进去的动作都婉拒了,“今天不是周末,你也应该要去上班了,不打扰了,多谢!”

安雅向他鞠了个躬,道谢的态度要多诚恳有多诚恳。

时墨看着那道坚毅的身影,拖着小箱子进了单身公寓,心口莫名的一阵堵塞。

电话响了,时墨划开一接,是展凌打来的。

“喂!墨?她怎么走了?”

电话那头,展凌站在偌大的总统套房里,带着疑惑不解的表情问道。

他今天本来准备给安雅复查一下,看看昨天那一闹之后她的脸有没有留下什么问题,谁知道今早一来就被佣人告知安雅走了,还是时墨亲自送的。

不是在乎安雅么?

干嘛要送她走?

时墨低沉的声音里透着不悦,“她要搬走,找工作。”

搬走?时墨名下的住宅区可以挑到她眼花吧?

找工作?泛海国际上千个职位,塞不下一个安雅?

这俩人是个什么脑回路?

展凌郁闷了,“虽然……不太理解你们不正常的思维。可她好歹是我的病人,我要对她负责,她的脸后续还需要检查,万一留下什么后遗症就不好了。”

女孩子嘛,最爱惜的就是自己的容貌了。

“你说,她的脸后续还需要检查?”时墨握着电话,深邃的双眸微微眯了起来。

“当然了!”

展凌不明所以,却听到那头电话报了安雅现在的地址,并且吩咐道:“找人守着她,一旦有事立刻向我汇报,你联系她给她检查之前,先通知我时间和地点。”

展凌愣了,“boss,你……”

这是拿他当下人使的节奏?

小说《时太太她又虐渣了》 第7章 她在抗拒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