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盛世热恋,我太太是大佬

更新时间:2021-04-16 14:19:22

盛世热恋,我太太是大佬 已完结

盛世热恋,我太太是大佬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那样子,急得跟投胎一样。夏之末一走,房间门被砸得巨响,莫南尘看着那扇被她砸上的门,一双潋滟的眸子微微眯起,透出格外危险的光。各不相识?只怕,不能如她所愿了。……夏之末从酒店出来后,只觉得那里疼得厉害,索性直接去了医院。在医院挂了号,坐在走廊上,整个人倦得不行,索性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小憩了一会。“下一个,夏之末!”耳边传来声响,她猛的惊醒,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盛世热恋,我太太是大佬:这个数,够么?

酒店,总统套房。

昏暗迷离的灯光下,正上演着一场风花雪月。

……

次日,白色的欧式大床上,夏之末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一片茫然。

半响,她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瞪大眼睛看向身边躺着的男人。

昨夜凌乱的记忆散散乱乱的在她脑子里回放,夏家酒会,她喝多了,舒琳琳送她休息。

之后,之后……

之后的事情,她完全没有记忆了。

这个男人是谁?

她怎么到的这里?

片刻之后,夏之末下床,利索的进了浴室,快速的冲洗了一下。

出来之后,男人已经醒了,正靠在床上抽烟,身上盖着被子。

听到动静,男人抬眸看向她,一双阴骘的黑眸准确无误的落在她身上,带着审视。

夏之末直直对上他的眸子,以同样的方式看着他。

很俊朗的男人,刚毅出挑的五官,气质冷然凌厉,看来不是一个普通人啊!

四目相对,莫南尘不着痕迹的抬了抬眼眸,声音低沉道,“要多少钱?”

夏之末差点笑了出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双手环着斜着身子靠在墙上,轻蔑一笑,“你打算出多少钱?”

大家都是成年人,孤单寂寞是难免的,没想到,这位是把她当成风月场所的女人了。

莫南尘自然是不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黑眸扫过床单。

“这个数,够么?”莫南尘骨节分明的五根手指立在夏之末面前,俊朗刚毅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

夏之末挑眉,以为是五千,不由讽刺一笑,“这么抠门了么?”

莫南尘敛眉,眉梢间稍见不悦。

掀开白色被子,从床上下来,夏之末一惊。

她红了脸,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难堪。

她绷着脸,四平八稳的看向站在她面前的男人道,“先生,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着装。”

莫南尘看着她四处飘的眼眸,嘴角上扬,“昨晚,你不是很喜欢么?”

盛世热恋,我太太是大佬:他是妇科医生

她喜欢?可能么?

转身背着他,夏之末压下心里的怒意道,“先生,你我也算是露水鸳鸯,钱我就不要你的了,出了这道门,咱们各不相识。”

说完,她直接疾步出了门。

那样子,急得跟投胎一样。

夏之末一走,房间门被砸得巨响,莫南尘看着那扇被她砸上的门,一双潋滟的眸子微微眯起,透出格外危险的光。

各不相识?

只怕,不能如她所愿了。

……

夏之末从酒店出来后,只觉得那里疼得厉害,索性直接去了医院。

在医院挂了号,坐在走廊上,整个人倦得不行,索性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小憩了一会。

“下一个,夏之末!”耳边传来声响,她猛的惊醒,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毫无防备的撞上过路的人,鼻子吃疼,她抬眸刚要开口,就愣住了。

眼前这个穿着白衣大褂,打理得风度翩翩的男人,不就是今天早上,那个她说了再见,各不相识的男人么?

夏之末石化了,不由想要仰声长叹一声,‘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莫南尘见到夏之末,倒是很淡定,一双黑眸微敛,扫了她一眼,只是很有教养道,“没事吧?”

既然说了,再见各不相识。

夏之末自然不会出尔反尔,捂着被撞得生疼的鼻梁,她刻意疏离道,“没事!”

随后,本能的朝后退了一步,那样子,生怕莫南尘看不出来她在刻意避他。

莫南尘转身,直接进了一旁的办公室里。

对于他这种冷漠的反应,夏之末很满意,抚平心跳,她便进了妇科医生的办公室。

等夏之末反应过来,莫南尘刚才好像穿着白衣大褂的时候,她已经进了妇科室。

而且也已经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前正在和下班医生交接工作的莫南尘。

所以,这个男人是医生?还是个妇科医生?

夏之末有些不淡定了,天底下,还有比这种狭路相逢更加让人奔溃的么?

怕是没有了。

莫南尘和下班医生交谈完,回头时便看见脸色格外难看的夏之末,一脸纠结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低眸看了一眼桌上的挂号单,他开口道,“夏之末?”

说这话时,他没有抬头。

被叫到名字,夏之末连忙点头,“是!”

“哪里不舒服?”莫南尘出声,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钢笔在病例单上写着。

夏之末有点难以启齿,看妇科遇上男医生她就很尴尬了,对方还是造成她不舒服的主谋,这要有多大的概率才能遇上?

一直没听到动静,莫南尘放下手中的笔,抬眸看向她,“哪里不舒服?”

夏之末抿着唇,脸色绷着,一本正经道,“那里疼!”

莫南尘:“……”

抬眸看了她一眼,莫南尘起身,开口道,“去里面躺着,脱掉一只裤腿,腿分开放在支架上。”

这话,他说得平淡无奇,可文字太过于具有想象力了。

夏之末红了脸,拉开蓝色屏障,里面摆放着一张床和一些仪器,她不懂,只是扫了一眼,便躺在了床上。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