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南少,请温柔

更新时间:2021-04-16 13:38:36

南少,请温柔 已完结

南少,请温柔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南哥哥,我做点好吃的,中午给你送过去,你就不要订外卖了哦。”赵雪琪眸底流淌着爱慕的光芒,脸颊上飞起两朵红晕。都一天多没见了,她好想南哥哥啊,也不知道南哥哥有没有想她?“不用了。”南亓哲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但是格外好听。就在赵雪琪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那边突然传来一道女人愤怒的声音,“南亓哲,我说了,我要回我公司上班!”“!”赵雪琪紧握着手机,脸上血色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南哥哥,谁跟你在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最好乖乖听话-豆豆

次日一早。

苏然在看到楼下那辆宾利时,瞳孔皱缩,转身便想往回走。

但已经晚了,南亓哲已经大步追过来,拽住了她的手腕,“苏然,你敢躲我?!”

一字一句,似是从喉咙里挤出来。

“我昨天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现在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的力气太大,苏然忍着疼意,头上一阵阵冒冷汗。

幸好她让娜娜把小哲带走了,不然让他看到小哲就完了!

“苏、然!”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他,他的耐心已经所剩无几,“要是不想让林娜己家里的公司倒闭,你最好乖乖听话!”

他想好好跟她说话的,可她根本不给他这样的机会!

“!”

苏然最后还是上了他的车,跟他夫妻三年,她知道他从来不说假话!

她恼怒他威胁她,却不得不听他的话。

车里,苏然坐得离他远远地,恨不得粘在窗户上,变成一张窗花。

这样被她嫌弃,南亓哲心里一阵阵泛疼,他冷冷看着她,“过来!”

苏然珉珉唇,最终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挪动了点距离,却依旧离他很远。

“南,南亓哲,你不要乱来。”她紧张到舌头都有些打结。

然而,在这样紧张的时刻,她的话音刚落,便是一阵阵咕噜噜的肚子叫声响起。

尴尬油然而生,她紧缩肚子,以免肚子再发出叫声。

南亓哲看了她一眼,冷声给了司机一个地址。

停车的地方是一家早餐店,苏然看着熟悉的招牌,心中百味陈杂。

以前她最喜欢来这家店,也想过带他过来尝尝,可他却从来不给她那个机会。

“你喜欢的这家店我已经买下来了,这五年来味道一直都不曾改变。”南亓哲站在她身旁,低头看着她一如五年前的脸,怎么都看不厌。

“哦?那真是可惜了。它的味道没变,可是这五年,我的口味已经变了。”苏然冷眼看着他。

五年前的他要是这么做,她会激动到一晚上睡不着。可现在……呵,她只觉得恶心!

她喜欢他时,他连见她一面都像是吃了五百只苍蝇,这会儿又来装什么深情?

南亓哲微微皱眉,有些不适应温柔体贴的角色,“那你想吃什么?”

“只要有你在身边,我什么都吃不下!”苏然将刘海撩到耳后,嘴角扯出没有笑意的弧度,“南亓哲,你要真觉得内疚,就离我远点,那样我会过的很好!”

五年了,没有他,她和小哲过的很好。

早餐店前,人来人往,俊男靓女对峙,引来不少人八卦的目光。可碍于南亓哲强大的气息,没人敢光明正大地围观,只是在远处偷瞄。

这辈子就只能是我的人-豆豆

南亓哲从小到大还未受过被人嫌弃的滋味,本就罕见的耐心早已所剩无几,“苏然,你一定要这样胡搅蛮缠么?”

“对啊,我一直都喜欢这样胡搅蛮缠,尤其对不喜欢的人。”她把最后四个字咬得很重。

她的话压崩了南亓哲脑内的最后一根线,他上前,一把扛起她,“你先招惹我的,这辈子就只能是我的人!”

她以前那么喜欢他,恨不得绑在他的身上,怎么可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

他不允许她不喜欢他!

“南亓哲,你个疯子,放我下来!”血液逆转,冲向头顶,苏然面色涨红地大喊。

有偷瞄的人壮着胆子过来劝,“小伙子,有什么事情好好说话,别别别……”

后面的话碍于南亓哲身上慑人的气势,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南亓哲扛着苏然,直接扔进了车里,“吃不下,那就饿着!”

“南亓哲,你这是绑架,我要报警!”苏然坐得离他远远地,紧贴着车门怒吼。

“不怕林娜己家里的公司破产,你尽管报警。”南亓哲双手撑在门上,将她圈在中间,冷笑,“我可以给你引荐,需要么?”

两人距离很近,彼此的呼吸纠缠在一起,很暧昧的姿势,但气氛却有些剑拔弩张。

苏然紧咬着唇,瞪着他半晌,最后别过头,不再看他,语气生硬,“我要回我公司上班。”

“辞职来我公司,做总裁秘书。”南亓哲板正她的脸,单手捏着她的下巴命令。

他想她,一秒不见就想她,恨不得将她揣在口袋里,去哪儿都带着!

他一如既往的命令口吻勾起了她不愉快的回忆,她双拳紧握,眼中燃烧着火焰,“不、可、能!”

“一个小公司,至于这么在意?”南亓哲真的无法理解,她那个小公司的董事长职位远远比不上南氏集团总裁秘书,为什么她还要坚持?

嘟——

嘟——

手机震动。

他接通电话。

……

“南哥哥,我做点好吃的,中午给你送过去,你就不要订外卖了哦。”赵雪琪眸底流淌着爱慕的光芒,脸颊上飞起两朵红晕。

都一天多没见了,她好想南哥哥啊,也不知道南哥哥有没有想她?

“不用了。”南亓哲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但是格外好听。

就在赵雪琪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那边突然传来一道女人愤怒的声音,“南亓哲,我说了,我要回我公司上班!”

“!”赵雪琪紧握着手机,脸上血色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南哥哥,谁跟你在一……”

“起”字还没落下,那边便是嘟嘟嘟一阵忙音——电话挂断了!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她已经死了,葬礼都举办了,怎么可能是她呢?”赵雪琪小声呢喃着,可心里却越来越不安。

她听那个女人的声音听了那么久,肯定不会听错的……她现在就得去看看!

扣扣扣!

有人敲了几下门,然后推门走了进来。

“雪琪,准备好出门了?”男人眼角下长着红色泪痣,眉梢微挑的时候染着万千风情。

赵雪琪拎起包包,看都没看他一眼,“魏泽,我今天早上还有别的事情,你找别人跟你一起去挑车吧!就这样,我先走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