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傅少,我们离婚吧

更新时间:2021-04-16 17:45:39

傅少,我们离婚吧 已完结

傅少,我们离婚吧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妈,我很快就回来!”丢下一句,人就消失的没影了。医院外,乔以沫随手拦了一辆的士,“师傅,麻烦您用最快的速度赶去新翠竹园。”“好嘞,您坐稳了。”坐在车里,她感觉浑身都在冒着虚冷的汗,脑中只剩下一个想法,一定要赶在爸爸之前到傅家。一定要!新翠竹园,傅家祖宅,除了傅家爷爷,大部分傅家人都还在住在那里,她和傅司年也是在结婚后才搬出去的,既然爸爸说是去讨个说法,自然不会是去新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让他们给我个说法-豆豆

乔以沫小脸一下白了,慌神的道:“妈,您怎么也不拦着他?”

说着,她极快的掀开被子下了床,手忙脚乱的换了衣服,拿起手机就向外跑。

乔母一转脸,看着人已经冲到了门口,愣了一下,忙喊道:“啊,沫沫,你干什么去?快回来!”

“妈,我很快就回来!”丢下一句,人就消失的没影了。

医院外,乔以沫随手拦了一辆的士,“师傅,麻烦您用最快的速度赶去新翠竹园。”

“好嘞,您坐稳了。”

坐在车里,她感觉浑身都在冒着虚冷的汗,脑中只剩下一个想法,一定要赶在爸爸之前到傅家。

一定要!

新翠竹园,傅家祖宅,除了傅家爷爷,大部分傅家人都还在住在那里,她和傅司年也是在结婚后才搬出去的,既然爸爸说是去讨个说法,自然不会是去新居。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气派的古宅越来越近,乔以沫心情却越来越低沉,目光快速的在四周扫视着,半响终于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激动的拍打着车门,“师傅,停车停车!”

下车付了钱,她忍着小腹的阵痛,三两步追了过去。

“爸!”

乔父眼看着就要走进傅家,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下意识的回身就见到一脸惨白色的乔以沫,面色一惊,“沫沫,你怎么跑出来了?你不是在病床上吗?”

“爸,您别问了,先跟我回去,快!”乔以沫拉着他的胳膊就要往回走。

乔父怔了一下,随即面色一板,道:“不行,我今天必须要他们傅家给我一个说法,到底是怎么对待我女儿的。”

乔以沫都快急哭了,红着眼哀求道:“爸,您这是闹哪样?我都跟您说了,我怀孕的事,傅家所有人都不知道,流产也是我自己不小心的缘故,根本不关他们的事,您就不要再闹了好吗?”

“不行,我今天必须要见到傅家人,我怎么能让我的宝贝女儿受委屈?”乔父还是怒不可遏,推开她就朝着傅家大门走去。

“爸,我求求您了,跟我回家吧。”

两人正争执不下,都没发现转角路口缓缓行驶来的两辆车,前面是一辆加长版的黑色劳斯莱斯。

“老先生,前面好像是……少夫人。”

司机疑惑的一声,瞬间将车内所有人的注意力拉回。

后排第一位闭目的男人缓缓睁开了眸子,透过前方挡风玻璃向外看去,剑眉微不可察的皱起,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沫沫?”车里的老人微微蹙了蹙眉,道:“停车。”

两声鸣笛,瞬间打断乔以沫和乔父的争执。

乔以沫蓦地回头,看见车子,小手一瞬间攥紧了,忙暗暗扯了一下乔父的袖子,压低声音,“爸,答应我,什么都不要说。”

后面车里的保镖率先下车,有秩序的打开车门。

傅家老爷子第一个下车,当看见第二个出现的男人,乔以沫心脏下意识的缩紧。

傅司年怎么也在?他这时间不该是在公司吗?

真是不想来什么来什么,乔以沫看着一瞬间齐全的傅家人,紧张的五指几乎扣入掌心,尤其不敢看向傅司年的方向。

“原来是乔先生,我刚刚还在猜测沫沫身边的人是谁呢。”白发苍苍的傅老先生精神矍铄的走上前,笑容宽厚,“您怎么过来了,是有事吗?”

乔以沫又暗暗扯了扯乔父的衣服,眼神哀求。

傅家祭祖-豆豆

乔父看了乔以沫一眼,强压下愤怒,扯出一个淡笑,“没什么事,我跟沫沫刚好路过这里,想着好久没见过傅老先生了,想来拜访一下。”

傅老先生顿时朗声笑道:“还真是赶巧了,我们刚刚去了山上祭祖,这要晚回来一分钟,可就遇不到乔先生了。”

站在旁边玩着手机的年轻女孩,忽然抬起小脸,声音娇软慵懒的道:“爷爷,今天是傅家祭祖的大日子,都没人告诉嫂子吗?还是说,嫂子忘记了?”

语气懵懂无害,但挑刺的意味明显。

乔以沫脸色僵了一分,确实没人告诉她今天是祭祖的日子。

她抬眸看向始终沉默的傅司年,一身深色西装,单手插在口袋,矜贵逼人,表情漠然沉静,似乎并不打算说些什么。

“什么大不大日子的?每年不都是那样,你嫂子在忙着工作,你以为都像你这么闲。”傅老先生微微瞪了女孩一眼。

十八岁的傅锦之,傅司年同父异母的妹妹,长着一张软萌无害的脸,却总是喜欢跟乔以沫过不去。

被指责,她立即不满的嘟起红唇,走到老先生身边,乖巧的笑声中夹着一丝冷嘲热讽,“什么工作?我看是在炒绯闻吧?嫂子跟哥哥的绯闻可都在热搜榜挂半天了,什么十八线小艺人榜上大金主求上位,骂的可难听了,咱们傅家可从来没出现过这事,倒是挺有意思的。”

乔以沫面色微变,下意识的咬紧了唇。

傅司年的继母宁美丽在一旁扯了扯傅锦之,象征性的斥责了一句,“大人的事,小孩不要乱说,你哥和你嫂子本就是夫妻,怎么能说是绯闻。”

傅锦之歪着脑袋,装傻的勾了勾唇,“不算吗?我好多朋友向我来证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傅老先生眉头明显皱了起来,面色变得严肃,转眸看了一眼傅司年,语气严厉,“怎么回事?沫沫是你的妻子,是我傅家的媳妇,你就任由外面那些人去抹黑她?你现在马上去召开记者会,公布你们结婚的事,这事不能再拖了。”

始终沉默的男人看了一眼前面瘦弱苍白的女孩,浓黑如墨的眼底多了一丝暗沉,随即垂眸恭敬而冷淡的道:“这件事我会处理。”

傅老先生还想说什么,旁边的中年男人连忙上前,笑道:“爸,这件事司年会处理好的。咱们还是先进屋吧,总不能一直让乔先生站在门口。”

傅老先生神色缓和了几分,看向乔父有些愧疚的道:“对不住乔先生,这件事我一定让司年给你一个交代,我不会让沫沫受委屈的。”

乔父淡淡扯出一个意味深长表情,看了傅司年一眼,“交代什么还是免了,我只要女儿幸福就足够了。”

乔以沫心口一跳,忙抱住乔父的胳膊,“爸,我很好。”

乔父又心疼又指责的道:“好什么好?刚从医院出来就吹风,回头还要带着病去工作,真是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

“沫沫病了?我说她这张小脸怎么白的跟纸似的,快,打电话叫医生过来。”傅老先生怔了一下,立即皱眉对着旁边的保镖吩咐。

“不用了,爷爷,您别听我爸说的,我已经没事了。”乔以沫一瞬间吓得心惊,连忙摆手拒绝。

“我看嫂子也不像是有事的样子,爷爷,咱们还是先进屋吧。”傅锦之对着她不屑的笑了笑,挽住傅老先生的胳膊,朝着宅子大门走去。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