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陆少追妻路漫漫

更新时间:2021-04-18 10:15:43

陆少追妻路漫漫 已完结

陆少追妻路漫漫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可只有她知道,傅茜喜欢陆薄言,喜欢了很久很久。她昨晚的行为,是不是等于在挖好朋友的墙角呢……林颜内心有些愧疚,如果不是为了林家,她也不想这样的。傅茜莞尔一笑,掩藏住眸底的那丝暗芒,握住她的手,“颜颜,昨晚真的辛苦你帮我照顾薄言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啊,昨晚凌晨十二点,傅茜给她打电话说自己在外地开演唱会,陆薄言喝多了,让她去接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少追妻路漫漫:我为什么要娶你?

清晨,林颜睁开眼。

男人修长的身影正立于镜前,手指一颗一颗的扣好白色衬衣的纽扣,然后动作利索的穿上西装外套,系好领带。

“醒了?”他透过镜面,深色的眸望向她。

林颜听到他的声音,心跳顿时漏跳了半拍,姣好的面容上掩不住尴尬的笑。

“嗯……”

陆薄言又拧了一下领带,目不转睛的盯着镜面中她的脸,没错过她的半点神情,这才缓缓的转过身来,两个人的视线刚好对上。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他脸上依然保持着寡淡的神情,又拧了一下领带,迈步朝着卧室门走去。

“薄言!”林颜脸色忽变,生怕他真的转身就走了,吞吞诺诺的叫住他。

让陆薄言的脚步猛的停在了卧室门口,扶在门把上的手指微微顿了下,眉头不觉拧起,静听她的后话,脸色紧绷的不像话。

“薄言,昨晚我们两个人都喝多了,所以发生了这样的事……我觉得……”

她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求他娶她。

正欲往下继续说些什么,陆薄言却仿佛生怕听见什么不想听见的,眉头狠皱,打断她,“昨晚的事我没放在心上,你也不必在意。”

“……啊?”

林颜微微张了张嘴,一时愕然。

没放在心上?

是什么意思?

她是不是应该说的更明白一点?

他眯起眼,听见她的后话,“薄言,你误会了,我想说的是陆奶奶她很想要一个曾孙子,我觉得我可以和你结婚,圆了奶奶的梦……”

除此之外,林颜还有她的一点私心,只有她嫁给陆薄言,才不会再继续有集团企业对林氏撤资。

林氏这次的危机也才算是真正过去。

“结婚?”只是她心里的这点念头才刚刚滋生出来,陆薄言整个人的气息又薄凉了几分,果然在这个女人的心中,任何感情都可以当做家族利益的筹码。

他对她仅抱有的那一丝期待也化为乌有,“呵……”

为了能够嫁给他,她连这样蹩脚的理由都找出来了?

以为搬出了奶奶的身份,他就会顺理成章的娶她?

他转身,隔着几米盯着她,薄唇中吐出来的后面的话语就像是一把利刃,剜的林颜遍体鳞伤。

“林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昨晚对我而言只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我为什么要娶你?”

“……!!”

听到这样扎心的话,林颜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也褪的干净,愕然的瞪着他。

在他的眼中,昨晚只是一场游戏?

“薄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是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那杯酒有问题?嗯?”他冷睨她的眼神,就似在看一个跳梁小丑,欣赏着她逐渐失去血色的脸。

然后低头,熟稔的松了下袖腕,“我之所以不戳破,不过是想多欣赏一会儿林小姐的表演。”

话毕,陆薄言扫了一眼腕上的表,“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等我回来时,不希望看到你还在。”

话毕,他径自拉开卧室的门,漠然离去。

房门‘砰’地一声关上,林颜耳边嗡嗡作响,浑身的血液都似凝固了一样,手脚冰凉。

她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耳膜出现了问题。

他根本不可能对她负责,更不可能为了林氏而娶她为妻!

完,蛋,了!

林颜压抑着想哭的冲动捂住脸,正好此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伴随着悦耳的铃声。

是母亲打来的,询问计划的进展。

她深吸了口气,努力控制着内心的绝望情绪,艰难的轻启嘴唇,“妈,我让您失望了!”

电话里迟迟听不见母亲的声音,只有抽噎声,林颜心里一紧,“妈,怎么了?”

陆少追妻路漫漫:珠联璧合的恋人

“小颜……你爸爸他,他愁思过渡,晕倒了,医生说情况不太乐观。”

“什么?!”

林颜脸色大变,从床上下来,穿起衣服就夺门而出,“妈,你等我,我现在就去。”

安抚了林母她匆忙挂断电话,迈开腿走下楼梯,正巧听见佣人聚在一起议论,

“这林小姐,以为跟少爷在一起就能变成少奶奶,瞧少爷那态度铁定是痴心妄想了。”

“听说林家要破产了,所以才这么着急的。”

林颜尴尬的站在台阶上,却没有力气反驳这些事实。

佣人一见到她来了,又立刻心虚的换上笑脸,“林小姐您下来了,刚才少爷交代过,吃完早饭司机会送您离开。”

“不用了。”

不理会佣人们异样的眼神,她推开别墅大门,拦了辆车疾奔医院而去。

医院门诊部往西二百米就是住院部,林言下了出租车几乎是一路飞奔,她想从门诊部的二楼直接穿走廊坐电梯,却在电梯前撞见了两个人。

傅茜和陆薄言。

傅茜戴着墨镜和帽子,宽松的长衣遮不住纤细的腿,她挽着陆薄言,俨然一对珠联璧合的恋人。

林颜一怔,下意识的想避开,却还是被傅茜一眼瞥见。

“颜颜?好巧啊,你怎么也在这里?”

林颜看向陆薄言,他一身笔挺西装,鬓发削短显得十分利索,面上淡淡的表情,看着她就仿佛看的是一个陌生人。

“我……没事。”她讪讪的止住了后面的话,也不敢再说下去。

她和傅茜还有陆薄言都是一个大院长大的孩子,三个人中她最沉闷喜静,傅茜最开朗奔放,所以傅茜和陆薄言相对走的近一点。

关系似男女朋友,又似没有男女朋友那么的亲密。

可只有她知道,傅茜喜欢陆薄言,喜欢了很久很久。

她昨晚的行为,是不是等于在挖好朋友的墙角呢……

林颜内心有些愧疚,如果不是为了林家,她也不想这样的。

傅茜莞尔一笑,掩藏住眸底的那丝暗芒,握住她的手,“颜颜,昨晚真的辛苦你帮我照顾薄言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啊,昨晚凌晨十二点,傅茜给她打电话说自己在外地开演唱会,陆薄言喝多了,让她去接他。

而她却为了家族的一己私利,算计了他,假装自己也喝多了。

她怎么可以这么坏呢……

想到这里,林颜越发觉得难堪,偷瞧了陆薄言一眼,而他脸上却看不出半点情绪,只是面无表情的保持着他高冷的姿态,冷飕飕的目光盯的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林颜顿时干笑着掩饰,“没事,我们是朋友。”

陆薄言唇角牵动,清冷淡漠的眼神扫过来,带着几分讥诮和嘲弄,却被她下意识的躲开了视线。

电梯到了,傅茜挽着陆薄言走进去,林颜硬着头皮跟上,手指搭上楼层按键,询问他们去哪层。

傅茜微微一笑,“我们去六楼。”

林颜刚按下六楼的楼层按键,就听傅茜笑着说,“也不知是不是昨天开演唱会累到了,我嗓子有点不舒服。本来休息休息就没事了,可薄言却非要陪我来医院检查。你说说他这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这话就如同一根针狠狠刺进林颜心里。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