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大佬偏要独宠我

更新时间:2021-04-16 16:48:16

大佬偏要独宠我 已完结

大佬偏要独宠我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看着锋利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切了下去,要说我不紧张是假的,毕竟,这石头要是切了。如果没有玉,这石头的钱,我还是要出的,可!我没钱啊!“小姑娘,看这样子,你这选的石头,怕是……”刘姐看向我,话外之意我倒是懂的。看着切了半天,石头没有一点出绿的意思,我不由的朝后退,还没付钱,这个时候跑,来得及么?“小姑娘,你打算去那啊?”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逃跑-豆豆

热带地区,白天是阳光普照,绿意黯然。

夜间就成了飞禽走兽的畅快之地了。

蚂蟥今天没有回别墅,今夜逃走,是个绝佳的机会。

凌晨一点,我将别墅里的衣服,被子,被套,全部拿了出来,我住在二楼,直接从大门大摇大摆的走出去,是不可能的。

当然,也不可能直接从二楼跳下去,除非,我打算不要我这双美腿了。

所以,用衣服,被子,被套拧成一根绳子,这点智慧,我是有的。

磕磕碰碰,总算是从楼上落地了。

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我小心翼翼躲进了橡胶林里。

想来,这个点,是没人发现我逃跑的。

不过,我还是得留心点。

月光正好,加上橡胶林里一闪一闪的萤火虫,美得触目惊心,要不是赶着逃跑。

我真是想停下来好好欣赏这里的美景呢!

一路顺着橡胶林小跑,大概过了四五个小时,东边的太阳微微冒出了亮光。

我也找到了一处不错的落脚点。

密支那这地方就是好,小市井民的街道上,孩童奔跑嘻嘻,菜农推菜喊买,倒是没受到半点战争的影响。

不过也正常,缅甸长年内战,生活在这里的人,早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适应了,并也学会了如何在这种动乱的社会局势下生活。

感叹归感叹,首要目的,还是我得马上回国。

那么,问题来了,我怎么回去?

没钱,没干粮,还没有代步工具。

走回去?不可能,虽然说这里离中国边界不远,但,不远不代表没有距离。

好歹也有百多公里的路程啊!

怕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所以,目前的首要目的就是,得弄点钱,然后想办法再次偷渡回去。

在缅甸,尤其是密支那,最好弄钱的就是赌石,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毕竟出一次国。

没点底气,我也不敢偷渡啊!

先解释一下赌石这个词汇,所谓赌石就是,指翡翠开采出来的时,有一层风化皮包裹着,无法知道其内的好坏,须切割后才能知道翡翠质量。

赌石界有句话话叫做,神仙难断玉,一刀穷一刀富。

有的人赌石,将几千块的石头变成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玉石,有的人赌石,呵呵,输的血本无归。

所以,我能想到赌石这种赚钱的方法,全靠着一身血胆和运气。

找到一家玉石坊,正好见几个商人在赌石区观摩,估计是在看那块石头能割出上好的翡翠。

我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他们交谈,其中有个大着啤酒肚的男人一直指着赌石区摆放的一块大石头和他身边的人说话。

他说的是缅甸语,我压根听不懂,不过,他身边站着的女人时不时的应着他,而且还不时的和她身边另一个人用中文交谈。

听到有人说中文,我心里那个亲切感啊!

简直像见到了自己的亲人一样。

我偷偷走到女人身边,打算找机会和她说话。

终于,等了半天,他们的交谈结束了,那个顶着啤酒肚的男人不知道什么原因接了个电话就走了。

看着那女人也要走,我连忙上前和她搭讪道,“嗨,你也是中国人么?”

她回头看我,目光落在我身上,眸子微微亮了亮,随后笑得如沐春风道,“对呀,小姑娘,听你的口音好像是云南这边的?”

搭讪-豆豆

我连连点头,亲人呐!跨越国际遇上同胞,简直比亲人还亲。

“对啊!你是哪里呢?你普通话很好,我都听不出来你是那里的!”

她抿嘴一笑,“我是北京来的,小姑娘你嘴巴真甜。”

我乐呵呵的傻傻笑了笑,和她彼此介绍了一下,得知这女人姓刘,索性,我就称呼她为刘姐了。

刘姐听说我是来赌石的,笑道,“你一个小姑娘喜欢赌石,还真是让人意外了。”

我不好意思耸肩,逼不得已啊!

“你有看上的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双眸子老是在我身上停留。

让我有种感觉,像是古时候,怡红院里的那些老鸨在看新买进来的姑娘。

不过,估计是我想多了,是我先搭讪别人的,这世上的人千奇百怪,喜欢盯着别人看,也不是一件什么见不到人的事。

我环抱着手,仔细盯着几个石头看了看。

说真的,这些石头我真的不会看,来这里,我也就是为了靠运气赚点横财,可,真的能赚钱么?

难说啊!

可,若是不试,我怎么回国?总不能是偷,或是去抢吧?

得,拼了!

“就这块吧!”叹了口气,我伸手指向堆在众多石块中一块不起眼的石头。

刘姐看着那石块,不由的张了张嘴巴,“你确定?”拧眉道,“小姑娘,你可知道,这里的一块石头不便宜。”

我点头,道,“不都说人不可貌相,石头不可斗量么?你别看它长得不咋的,万一,它就是腹有纯玉呢?”

“噗!”刘姐笑了出来,“你这小丫头,倒是满口金句,不过,也有道理!也罢,你说这块就这块吧!”

说完,她含笑看着在一旁的侍者用缅甸语说了一句,随后那侍者点头,将我选中的石头拿了出来。

刘姐回头看我道,“你打算现在就切么?还是带回国去?”

我浅笑,“自然是现在就切了,这么重的东西,我也不好带回去啊!”

“好,那就在这切!”刘姐看着那侍者说了一句,随后亲昵的拉着我道,“走吧!去瞧瞧你口中不可貌相的石头,是否腹有纯玉。”

跟着刘姐到了切割玉石区,我和刘姐站在一旁,侍者对着刘姐说了些什么,刘姐点头。

看着我道,“小姑娘,你打算怎么怎么切?”

我歪着脑袋想了想道,“我对怎么切割这样的事情不太懂,这样吧!不如就按照你们一贯的切割方式,擦边切!”

刘姐点头,随后便让切割玉石的专家切割了起来。

看着锋利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切了下去,要说我不紧张是假的,毕竟,这石头要是切了。

如果没有玉,这石头的钱,我还是要出的,可!我没钱啊!

“小姑娘,看这样子,你这选的石头,怕是……”刘姐看向我,话外之意我倒是懂的。

看着切了半天,石头没有一点出绿的意思,我不由的朝后退,还没付钱,这个时候跑,来得及么?

“小姑娘,你打算去那啊?”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

我愣住,回头,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齐齐站了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一个个跟盯着猎物一样看我。

这是什么情况?

我怎么忘了,人家敢让我不付钱就切石头,定然是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石头如同我想的那样,并没有切出绿。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