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总裁,宠妻请克制

更新时间:2021-04-17 16:34:39

总裁,宠妻请克制 已完结

总裁,宠妻请克制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夏凉顺着他的目光扫过自己身上。她登时脸色通红,慌忙挣扎起来,却换来肩膀上的剧痛。唐墨时只需要一只手,就可以轻松的把她钉在床上,动弹不得。“别装了,欲擒故纵的那一套对我没用,而且也晚了。”他的眼中满是讥诮。夏凉眼中染上一层水雾,恳求道,“不要。”“嗯?”唐墨时勾起唇角,扬起一层讥诮,“不要?难为你七年如一日的惦记着要……”说完这话,他似乎还嫌不够,嗤笑一声压低了声音道,“但即便是这样,你也得不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总裁,宠妻请克制:母亲的私心

夏凉没心思听夏冰清絮叨,环顾了一圈家里,询问道,

“墨时哥呢?回来了没有?”

夏冰清愣了几秒,面色骤然亮堂起来,眉眼都染上了一丝笑意,“你要找墨时啊?”

“我找他有点事。”夏凉不敢说的太多。

夏冰清骤然换了衣服喜笑颜开的神色,柔声道,

“他在房间呢。”

“那我去找他。”

说着,夏凉便要走。

“哎,你等会儿,”夏冰清追上前来,拽住了她的胳膊,上下扫了她一圈,皱眉道,

“着什么急?墨时就在房间待着又不会跑,你先跟我回房先换件衣服,这个样子像什么话?”

夏凉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白色的体恤上面沾着灰一片,白一片的咖啡渍,的确是太狼狈了,也太不得体了,恐怕唐墨时看见的话,又要用下午的事情嘲讽她了,她便勉强答应了夏冰清回房换衣服。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才刚回房,她就被强行推进了浴室,直接被夏冰清摁在浴池里面,逼着将全身上下都洗了一遍。

“你闻闻你这一身的汗臭味儿,这样去找墨时不挨骂才有鬼。”

夏冰清坐在浴池边上,语气难得的温和,她将一大团的香氛洗发水揉在了夏凉的脑袋上,仔仔细细的给她揉搓着,念叨道,

“洗干净点儿,别给我丢脸,我可跟你说,墨时最爱干净。”

夏凉忽然拨开了夏冰清的手,眼中透着几分疏离,

“我自己来就行了。”

夏冰清虽然顺从她的意思松开了手,但是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而是絮絮叨叨个没完,指点着她这边搓一搓,那边洗一洗,半刻都不肯停歇。

最后洗完澡,还在夏凉的衣橱里面寻摸了半天,挑了一套夏凉从没穿过的白色连衣裙出来,强逼着她穿上,最后又给喷了好几下的香水这才罢手。

这么一倒腾,等到夏凉能出门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她有些懊恼,浑身上下都是一股熏死人不偿命的香水味,过会儿给唐墨时闻到八成又要被挖苦一番,可是现在也没时间多想了,再磨蹭下去恐怕唐墨时就睡了,她连进门的机会都没有。

站在唐墨时的房门口,纠结再三,夏凉还是敲了门。

等了很久都没有人回应。

她迟疑了一会儿,又敲了敲门,特意拔高了一些声音,

“哥,你不说话,那我先进来了啊。”

她拧着门把手,没等到唐墨时的回应,便稍一用劲,直接将整个门把手压了下去,然后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房门。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房间内清冷的蓝灰色调,十分简洁的家居风格,茶几上摆着白色瓷瓶装的一束薰衣草,屋子里散发着安神的气味,这一切都跟唐墨时的气质很符合。

夏凉环顾了一圈,房间里面没有人,只有浴室方向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没等她回过神,浴室方向“刺啦”一阵开门声响起,伴随着扑面而来的沐浴露的芳香,夏凉的脸色骤然一变,震惊的望向开门的男人。

唐墨时似乎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

全身上下就腰间围着一条宽大的浴巾,毫无保留的展露着整个胸膛,发梢的水渍滴落在身上,顺着小麦色胸膛滑落,这是一副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

夏凉直接傻眼了,只觉得喉咙发紧,原本准备好的措辞一下子全都忘到了九霄云外。

唐墨时的一只手还搭在浴室的门框上,另一只手保持着一个擦头的动作,目光落在床畔立着的少女身上,眼神一紧。

少女穿着一身雪白的连衣裙,半露肩的衬衫裙款式,恰到好处的衬托了她细长白皙的脖颈,和一对玲珑的锁骨。

而此刻她一脸震惊的的盯着他看,脸上泛着娇怯的绯红,唐墨时甚至清晰的看到她的喉咙微微的滚动了一下,做了一个引人遐想的吞咽动作。

打破这一美好画面的,是扑面而来浓郁到刺鼻的香水味,让唐墨时迅速的找回了自己的理智,才稍稍有了一些温度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夏凉深夜造访,这意图是什么,似乎不用多想。

也不是第一次了。

唐墨时冷眼盯着她,一字一顿道,

“谁让你进来的?”

夏凉骤然回过神,“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找你是为了工作的事情。”

“工作?是你没有脑子还是说,你觉得我好糊弄?”

唐墨时冷笑一声,

在夏冰清给自己狂喷香水的时候,夏凉就预料到了会被误会,赶忙解释,

“不是,我真的是因为……”

“啊……”

总裁,宠妻请克制:羊入虎口

一道惊呼声在房间里响起,接替了她还没说完的那段话,手腕传来一阵疼痛,一道迅猛的力道拽着她进了屋,关门声响起的同时,她的眼前一片天旋地转,很快便被唐墨时砸在了床上。

紧随其后的,便是他骤然压上来的身子,他俯身而下的阴影将她笼罩其中,

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

“啊……”疼痛感袭来,让她又跟着惊呼一声,瞪大眼睛望着他。

讥诮的冷笑划过耳畔,带着他唇畔的湿度,

“还是不长记性,我记得我清楚的告诉过你?不要再用任何手段任何借口来纠缠我?我可不会每次都像七年前那样,好心的放过你。”

说完这话之后,唐墨时便微微起身,但一只手依旧压着她的肩膀,在她的视线中露出一张清冷的面孔。

他一双寒眸中带着淡淡的嘲弄,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声音很冷,

“所以我没兴趣知道原因,我只知道现在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可怪不得我了。”

夏凉的眼中顿时涌上一层惊慌,语无伦次地解释道,

“不是的,我是因为采访的事情来找你,你只是讨厌我,所以我们公司可以换人,替代我来采访,可不可以不要取消我们公司的采访资格?”

闻言,唐墨时眼中的寒意淡了几分,但语气依旧冷硬,

“你不用急着给我扣帽子。你要搞清楚,不是我的故意刁难你,而是你根本就不专业,如果你做的足够好,我没这个闲心去刁难你这种人。”

“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好,但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不会再出问题。”

“你保证?”

唐墨时嗤笑一声,目光往下偏离了两寸,扫到她微微敞开的领口,

“你拿什么保证?”

“……”

“采访不专业,这种事情上倒是很专业?”

唐墨时的眼尾微微上扬,眼神带着几分嘲弄。

夏凉顺着他的目光扫过自己身上。

她登时脸色通红,慌忙挣扎起来,却换来肩膀上的剧痛。

唐墨时只需要一只手,就可以轻松的把她钉在床上,动弹不得。

“别装了,欲擒故纵的那一套对我没用,而且也晚了。”

他的眼中满是讥诮。

夏凉眼中染上一层水雾,恳求道,“不要。”

“嗯?”

唐墨时勾起唇角,扬起一层讥诮,

“不要?难为你七年如一日的惦记着要……”

说完这话,他似乎还嫌不够,嗤笑一声压低了声音道,“但即便是这样,你也得不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啊……”她惊呼了一声,眼中写满了不敢置信,挣扎着尖叫道,“不要……我不要采访了,放开我……”

“听说拿不到想要的东西,所以现在后悔了?嗯?”

随着唐墨时上扬的尾音,夏凉呼吸一滞,浑身都僵硬了。

“虽然得不到你要的,但别急着后悔。”唐墨时抚着她的耳垂,嗤笑了一声后,压低了声音。

夏凉瞪大了眼睛,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指腹从某处划过。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