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天降娇妻:慕总快点宠

更新时间:2021-04-16 17:52:37

天降娇妻:慕总快点宠 已完结

天降娇妻:慕总快点宠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她赌气出门,立刻去替换一个保洁工人下来,蓝色制服口罩塑胶手套武装好了,拿着扫把扫厕所。这层楼上有总裁及总裁助手,贴近的秘书等专用厕所,人数少活不重,可惜必须仔细。男厕所就是宋承恩在打扫,因为总裁的要求太高,一点点脏污一点点异味都不可以,所以时刻忙个不停。当何雨晴遇上宋承恩,二人四目相对真是百感交集啊!几天之前还在公司呼风唤雨诧斥风雨的人物,竟然落魄至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降娇妻:慕总快点宠第18章试读

“好啦,你别闹!”

季夏夏打一下他的手,把聘书抱在胸前想跟他说几句感谢的话,可是又觉得哪句都不合适。

“你怎么耍赖呢?快还我!”慕少卿假装上来夺,在季夏夏两手背到后面的时候趁机贴身上来,两条胳膊环住她跟他纠缠。

“我真的需要工作……”季夏夏情急之下冲口而出,接着眼中失落而感伤,“我不是你,出身那么好……我必须赚钱养活我自己……”

多少心酸和不易涌现心头,季夏夏脸上失去了欢愉变得低落起来。

慕少卿也略略诧异,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她,本来想逗逗她,没想到……

“噢,不就是钱吗?只要让我高兴,我就满足你。”慕少卿不禁扯唇笑了,感觉她只是小女孩的心态,有点可爱。

“不是钱,不是钱的问题!”季夏夏又被他说急了,情绪激动的辩白起来:“我工作当然也不只是为了钱,也是一份尊严啊!什么我让你高兴你满足我?你在想什么呢?”

季夏夏很生气的转过身往回走,恰好看见陆小鱼和沈一涵一前一后,垂头丧气的走回来。

陆小鱼头发抓的稀烂,而沈一涵领带歪斜,胸前的衬衫都撕破了,实在难以想象这俩人究竟干了啥?

“我的助手被打成这样?丢不丢人?”慕少卿凝眉看着沈一涵。

沈一涵赶紧笔管条直的站好了,正正衣服又揉揉鼻子。

“废物!开车去!”

慕少卿被季夏夏呛了之后,所有憋屈全对着沈一涵发泄出来。

季夏夏看着狼狈不堪的陆小鱼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拉着她的手往回走。

“明天早上7点总裁办公室,敢迟到一秒开除斩立决!”慕少卿丢下这句话后啪地带上了车门。

季夏夏刚想开口问:正常上班时间不是9点吗?她还没等问出来呢,慕少卿已经摇下车窗回答了。

“你跟别人比不一样,笨鸟要先飞!”

话音完毕,黑色的劳斯莱斯开走了。

季夏夏的心情一点一点的平复,再怎么说又有了工作了。

她觉得自己本身是个一无所有的人,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继母刻薄继妹不合,而父亲又因为母亲对自己有心结。

所以她必须工作攒点钱,以便独自坚强地生活下去。

次日6点钟,季夏夏已经来到了公司楼下了。

公司还是那个公司,只是老板易主了,也不知道慕少卿收购这里之后,会有怎样的安置。

“季小姐也来这么早?”

季夏夏抬头一看竟然是宋承恩,落落大方地站起来,含笑点头,“你也早啊,宋总!”

两个人都觉得怪怪的,不过季夏夏外表坦然自若,因为她是个不做亏心事从来不心虚的人,跟谁都犯不上不自然。

“我已经不是宋总了,现在负责扫总裁专用的厕所,呵呵,真是人有不测,马有失蹄……”

宋承恩果然没有过去的西装革履了,一身很普通的休闲装,估计一会就要套上清洁工人的蓝色工装了。

“宋总……你……”

季夏夏错愕不已地看着他,实在想不到他有这种遭遇,是慕少卿让他去扫厕所的吗?什么情况?

“唉,都怪我运气差,那天碰上了慕总……”宋承恩痛苦无奈的一拍巴掌叹息,“我哪知道半路杀出来替你抱打不平的,居然是大唐国际的少主呢?”

季夏夏醒悟过来,敢情是宋承恩开除自己的那天,得罪了慕少卿,结果慕少卿收购这里之后就直接派宋承恩去扫厕所了?

“慕总这个人,我还是了解一点的。”季夏夏很怕宋承恩把慕少卿当仇人似的恨上,急忙解释说道:“他其实像个小孩子一样,爱赌气,并不是那种心胸狭窄善于算计的人。”

“这样最好,这样最好,求求夏小姐给我说说情。”宋承恩满脸陪笑着央求,双手合十给季夏夏拜了又拜。

“我会帮你说的,不过……我也没把握。”

季夏夏看见他如此虔诚,又怕自己说服不了慕少卿而让他失望。

“一定成的一定成的,夏小姐……”宋承恩继续陪笑说好话:“谁不知道你在慕总心中的地位?就因为你受了冤枉,立刻收购了这个公司啊!大手笔一挥翻云覆雨……”

“我在慕总心中哪有什么地位。”季夏夏脸一红,往前走了几步避开宋承恩,很不愿意听这种话。

“各位早啊!”

慕少卿磁性又从容的声音响在两个人背后。宋承恩马上像个奴才似的腰也弯了膝也软了,陪笑两下很知趣的退开。

“我让你7点来,你怎么6点半就出现?”慕少卿边说边走进办公室,外套脱了顺手搁在椅子上,正一下领带之后悠闲笃定的看着季夏夏。

“我怕迟到所以……”

季夏夏诧异地看着慕少卿,发现自己想错了,把以前的把慕少卿看轻了,从他走进门放衣服的动作上就发现了,他不只是一个有钱的总裁,而且是一个熟谙工作的总裁。

他举手投足之间的霸气果断,可不是一天两天就形成了,也不是一时装出来的。

怪不得迅速收购了一家公司,如此快的展开了工作程序。

“怕迟到吗?你还可以3点来4点来,甚至一夜不睡守在这里……可是这叫守时吗?什么是真正的守时?”

“我……”

季夏夏为难的噎住了。

以前慕少卿都是为了一些扯淡的事情跟自己闹,而现在是为了正经事儿,实在是……怪怪的。

“我告诉你什么叫守时。”慕少卿抱着胳膊冷静笃定的看着她:“9点正式上班,在8点59分到达才叫准时。”

“啊?”季夏夏听了差点没趴地下。

心想这哪叫什么准时呢?这就是苛刻,刁难,没事找事!

“9点之后的你属于公司,8点59分之前的你属于你自己,懂?什么样的时间干什么样的事情,一分也不要浪费,懂?”

“哦!懂了!”季夏夏乖乖点头。

他后面的说的好像真有点道理了。

“懂了,就给我冲杯咖啡去!”

慕少卿说完坐在皮椅里,眼睛盯着桌上的早报,手上推来一只杯子。

天降娇妻:慕总快点宠第19章试读

“哦!好!”季夏夏愉快的答应了。

她竟然很喜欢做这样的事情,亲手冲一杯咖啡递给人,不仅仅是慕少卿,递给别人也愿意,可能就是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后的美好感受吧。

公司的人陆陆续续来上班了。

季夏夏顶头遇见好几个都是旧同事,几个打扮时髦的美女招手问早安,对季夏夏那叫一个甜蜜热情。

然而,走过去之后却几颗脑袋挤在一起悄悄的议论,捂着嘴巴笑得神秘兮兮。

不好听的传闻肯定也有吧!

季夏夏也不是没有心理准备,但是她很坦然,很无所畏惧的挺胸抬头傲然前行。

“hi,早上好!”她主动先打招呼,对回应也带看不看或者微笑致意。

“慕总,我……没听错吗?让我去……扫厕所……”何雨晴委屈的声音,从总裁办公室传出来。

季夏夏在门口停顿一下,最后还是进来了。

她放下慕少卿的咖啡没多说亦不多看,慢慢地退后,默默地出去。

“我没让你走!”慕少卿端起咖啡轻啜着,看见季夏夏乖乖站好不动了,才把目光移到何雨晴身上,“给公司扫厕所,也是为公司工作,你不扫他不扫大家都怕脏,那保洁行业不是早完了吗?”

“噗嗤!”季夏夏没忍住笑了出来。

可是天地良心祖宗菩萨作证,她是真的忍不住了,不是故意取笑何雨晴的!

何雨晴回过头来把季夏夏狠狠剜一眼,暗骂你这个小贱人,现在仗着你姘头得了意了?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慕总,我是名牌大学毕业的,辛辛苦苦念完大学不就是想有份体面的工作吗?”

“是吗?”慕少卿抬头冷淡的看着她:“万一再有人用热咖啡泼你怎么办?为了安全起见,我送你去没有咖啡只有自来水的地方好了。”

“我不要扫厕所……”

何雨晴辩解不下去,有点急了。

“你还可以辞职。”慕少卿淡淡的笑着:“可是你离开这里之后,还有哪家公司敢用你么?串通部门经理诬陷女同事?”

“我……”何雨晴脸上红一道白一道的,因为她听得出慕少卿话中有话,离开这里没有其他公司要她,是不敢要她,是他不让他们要她,啊啊啊!太狠毒了!

“夏夏……”何雨晴眼珠子一转,奔过来给季夏夏跪在膝前,满脸央求之意。

“那个慕总……我也觉得扫厕所不太好。”季夏夏倒不是为了帮助何雨晴,而是在讲这个道理:“你可以辞退她和宋承恩,但不能侮辱他们,不然别人也对你有误解。”

“轮得到你教训我?”慕少卿冷笑一声,觉得她真是幼稚,而且自己也特么够无聊。

他收购这个公司不就是为了这个女人吗?忙活一顿竟然没落好?生气之后便脸色阴下来,把笔一丢,怨怒的眼神儿看着季夏夏。

“你先出去,何雨晴,不愿意扫厕所就回家呆着。”季夏夏冷眼看着这个跪在膝前,对自己伤害诸多的昔日好闺蜜。

何雨晴心里恨着,脸上却温顺柔弱。乖乖地站起来。

“以后不要说跪就跪,你伤害我太深了,也不是一跪就可以化解的。”季夏夏说着便想起伤心事,想起她对自己的伤害。

何雨晴暗中咬牙切齿,心想季夏夏你别得意,今天就算我死了也要拉着你垫背。

她赌气出门,立刻去替换一个保洁工人下来,蓝色制服口罩塑胶手套武装好了,拿着扫把扫厕所。

这层楼上有总裁及总裁助手,贴近的秘书等专用厕所,人数少活不重,可惜必须仔细。

男厕所就是宋承恩在打扫,因为总裁的要求太高,一点点脏污一点点异味都不可以,所以时刻忙个不停。

当何雨晴遇上宋承恩,二人四目相对真是百感交集啊!几天之前还在公司呼风唤雨诧斥风雨的人物,竟然落魄至此。

“怎么?你也被慕少卿赶来扫厕所了?”宋承恩一把摘掉口罩叹息,“夏小姐不是你闺蜜吗?求求她估计就能……”

“呸!她还夏小姐……就是夏婊子!”何雨晴恶毒的骂着,“你以为慕少卿真是看上她了吗?不过就是玩弄玩弄罢了,结果她就恬不知耻得意妄想了?”

“嗨呀,你骂有什么用?还是想想办法吧,不能后半辈子都窝在这里吧?”

宋承恩不骂季夏夏,是还对她心存希望,指望她在慕少卿那里吹个枕头风什么的,把自己从苦海中打捞出来。

何雨晴已经计上心头,猛然提起一袋子垃圾风风火火地走了。

一上午的时间过去,所有人都知道何雨晴被季夏夏残酷迫害着,本来上次泼咖啡的误会就没解除,现在又添了坏名声。

然而大家议论归议论,看见季夏夏却都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看见何雨晴反而要装瞎躲避。

人心就是如此,亲近得势的,疏远失意的,谁对谁错对错都不要紧,要紧的是给自己攒个人脉行个方便。

季夏夏亦知道这些,但并不太往心里去。

她做了两天慕少卿的私人秘书,便提出给自己安排个部门做正规的设计工作。

“可以,只要我高兴,那就可以。”慕少卿迅速签完一个合同扔下笔,两手上举伸个长长的懒腰。

“那么你现在高兴吗?”季夏夏眨巴着眼睛天真的问道:“如果现在高兴,就现在给我安排吧!”

“噢?”慕少卿不禁玩味的眼神儿看着她。

“现在安排了,明早正式上班。”季夏夏看着慕少卿,脸色慢慢失落起来,因为刚明白过来,慕少卿是又打算玩幺蛾子呢。

他不把自己耍弄够了是绝对不满足自己的,于是呐呐无言,暗想还是当秘书吧!工资照拿就行了,何必送上门去让他耍呢?

“我这肩膀酸痛呢,秘书你过来给我捶捶。”

慕少卿仍旧是玩味的眼神儿看着季夏夏,季夏夏迟疑一下,唯有硬着头皮靠近了。

小说《天降娇妻:慕总快点宠》 第18章 他不是一般的总裁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