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仵作娘子将军妻

更新时间:2021-04-16 17:09:21

仵作娘子将军妻 已完结

仵作娘子将军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要是没派人控制,估计现在的凶器已经被拿走了,这种情况很好。张才愣住:“这,这书难不成还能是凶器?”“你找到了再说。”看眼萧繁,张才见他们大人没反应,咬牙答应:“行。”找本书而已,不过小半个时辰的时间。张才带着人迅速离开,半个时辰后,他满脸错愕地回转,手里拎着本带有血迹的书。彼时苏熙华已经离开,萧繁瞥见他带回的书,挑眉:“真找到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立个契书-豆豆

萧繁很帅!

这点就是苏熙华吐槽也无法否认的事实,可之前的认知总比不过美色进入眼中,形成的强烈撞击,那实在让人晃神。

看着看着,苏熙华脸红了。

萧繁多利的眼睛,几乎是瞬间就发现了这点,嘴角瞬间勾起。

“苏小姐这模样……”

从美色中迅速脱离,苏熙华警惕:“我的模样怎么了?”

萧繁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可是会让萧某误会的。”

误,误会?

带着磁性的低沉嗓音响在耳侧,苏熙华的心“砰砰”跳快了几分,张口结舌的半天说不出话。

“你,你……”

萧繁瞧着,再忍不住大声笑起,就在苏熙华快要恼火时,他倏地收住,认真地说:“我想与你做个交易。”

苏熙华微愣,指着自己说:“和我?”

以萧繁的身份,能和她谈什么交易?

心里几番思绪转过,苏熙华得了萧繁的肯定后,面上淡然地问:“你要和我做什么交易?丑话说在前头,对我没好处,我可不会答应。”

萧繁笑:“安心,此事对你只有好处,不过得换个地方谈。”

怀着狐疑,苏熙华带着萧繁去了自己房间。

“什么事直说吧。”

鉴于苏熙华的开门见山,萧繁也利落地表达了意思:“我需要个未婚妻。”

苏熙华眼睛微眯,不用问就知道了重点:“你想让我做你的未婚妻?”

萧繁颔首,报出了几个重点:“出身头脑长相,你都适合。”

出身头脑长相?

苏熙华的脑子顺着萧繁的话转了一圈:“你是需要个挡箭牌。”

挡箭牌和未婚妻可不同。

萧繁笑笑:“你做得到。”

苏熙华对此的反应是一个白眼:“我很惜命的。”

能让萧繁都要找个未婚妻做挡箭牌,这背后肯定有很重要的事。

“你没答应,怎知做我的未婚妻就能丢命?”

苏熙华盯着萧繁说:“你是对自己的地位没数么?”

萧繁眉心微皱,强调说:“还叫我萧将军?”

苏熙华:“……”

这人关注的点怎么那么不同呢?

半晌的寂静后,苏熙华叹气:“萧将军,我是不知你为何要盯上我,但这个未婚妻……”

我是真做不得。

她话没说完,萧繁就掏出了腰牌在她面前晃,没几下,苏熙华心里发虚。

“你,你晃腰牌作甚?”

萧繁:“给某人做个提醒。”

苏熙华:不就是拿腰牌骗了三姨娘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怒从心中起,她“啪”地拍着扶手起身:“不就是未婚妻么,做就做,不过这个条件我们得好好谈。”

反正骗三姨娘的话都露馅了,她多一个萧繁做未婚夫不亏。

思及以后的打算,苏熙华和萧繁就条件好好谈了一遍,最后各退一步,定了三个条件。

第一,苏熙华日后要做生意,在不损害萧繁利益的情况下,萧繁要全力帮她,反之萧繁有事,苏熙华亦然。

第二,未婚夫妻只是掩饰,事情结束立刻解除。

第三,以前两条为主,两人的关系可延续到正式夫妻,从拜堂算起,三年后同样解除。

为了确保无误,苏熙华唤樱桃拿来文房四宝:“立个契书,一式两份,我们一人一份。”

萧繁眼中闪过深思,片刻后颔首:“可。”

契书写下,二人分别签下名字,按上手印,各自收起后,苏熙华勾起了嘴角。

“萧将军,合作愉快。”

萧繁不太懂她话里的意思,但却顺着重复了句:“合作愉快。”

就这样多出了个优秀的“未婚夫”,苏熙华瞅了几眼,恍惚的同时扯着萧繁就往三姨娘那儿跑。

“我二叔被打的事不提,先和我娘说我俩的事……”

叮嘱了一路,苏熙华在看见三姨娘时瞬间乖巧:“娘,我带萧繁来见您了。”

三姨娘今日没做绣活,她在作画。

听到苏熙华的话她还有些发愣,反应过后立刻起身:“快快,快坐下。”

萧繁被推了下背,脑海里还闪着刚刚苏熙华的乖巧模样,真意外,还以为苏熙华一直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按下思绪,萧繁喊了声:“伯母。”

三姨娘顿了顿,喜笑颜开地应声:“哎,坐,坐,上茶拿点心。”

一边的苏熙华心里吃味,这才头次见就如此招呼,次数多了还得了?

不知为何,苏熙华莫名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陪了三姨娘快一个时辰,两人双双被赶出院子。

三姨娘说:“在我这儿蹉跎作甚?出去走走才正经。”

院门口,“不正经”的苏熙华和萧繁对视片刻,轻哼了声:“萧将军是忙人,快回刑部去吧。”

苏庆城受伤,她还得去瞧瞧,免得乱说话。

萧繁双手负背跟上:“刑部近来无事。”

“哦?”苏熙华停脚,故意刺他,“好像有人曾说过,刑部多的是那什么来着?”

“尸体。”

萧繁接过话,平静的模样愣是让苏熙华说不出话,想了想撇嘴往前。

“我要去看我二叔。”

啧,这男人还真让人意外。

“我陪你。”

“随你咯。”

许是在萧繁面前暴露的东西太多,苏熙华对着他十分轻松,这份轻松转变到举止上,就是理直气壮。

说什么,做什么都是理直气壮。

苏庆城的伤口已被处理过,两人到时已经睡着了。

苏熙华喊过婢女问了几句,确认没问题后就将萧繁送到府门口:“不送了,再见。”

萧繁微微一笑,问道:“有兴趣到刑部走一趟么?”

眼睛轻眯,苏熙华警惕地打量他:“我去刑部作甚?”

“昨日来了具尸体。”

萧繁的语气很缓,缓的苏熙华心里捉急。

“干脆点行么?”

萧繁掸掸袖子:“来了具被割喉的尸体,刑部的仵作验不出凶器。”

“验不出凶器?”苏熙华的兴趣瞬间被挑起,也不管先前还在反问,抓住萧繁的手就说,“我们现在就去。”

“可。”

萧繁吹了声口哨,一匹马快速奔来。

“来。”

萧繁翻身上马,对着苏熙华伸出了手,既已变了身份,这带人的方式自也变得温和。

骏马从街头奔过,很快就到了刑部门口,苏熙华稳稳落地,拔脚就往地牢里跑。

有萧繁在后,一路都无人拦她。

地牢最深处,萧繁指着一块白布:“下面便是我说的那具尸体。”

大姐被退婚-豆豆

白布下一具年轻男尸仰面朝上,脖子上赫然是一条割痕。

苏熙华探手摸了下,视线转到其他地方,报了死亡时间后,再次回到脖子上。

没有中毒,没有外伤,全身上下就脖子上的一条割痕。

割痕不算细可也不算粗,苏熙华瞧着,脑海里瞬间就浮现出了两样东西——白纸和线。

在足够的速度冲击下,横在半空的线能直接把人头给割下来,而白纸在一定条件下也能成为凶器。

“……现场可有散落的东西?”

萧繁没答,直接招来负责此案的人。

“张才,问他。”

苏熙华默然一阵,而后将自己的问题重复了遍。

“散落的东西?”张才陷入回忆。

“对,譬如大量的纸张,或者什么细线一类的?”顿了顿,苏熙华又补充说,“还有书。”

她的询问太明显,张才边思索边说:“纸张和细线没有,不过死者是在书房被发现的。”

书房!

苏熙华眼睛微亮:“那书房可有人看守?”

“有。”

张才点头,死者是去年的科考状元,因着死的怪异,刑部特意派人控制了死亡地点。

他将这些说了,苏熙华顿时笑了:“控制的好,你现在就派人去找书,找边缘带有血迹的书。”

要是没派人控制,估计现在的凶器已经被拿走了,这种情况很好。

张才愣住:“这,这书难不成还能是凶器?”

“你找到了再说。”

看眼萧繁,张才见他们大人没反应,咬牙答应:“行。”

找本书而已,不过小半个时辰的时间。

张才带着人迅速离开,半个时辰后,他满脸错愕地回转,手里拎着本带有血迹的书。

彼时苏熙华已经离开,萧繁瞥见他带回的书,挑眉:“真找到了?”

张才愣愣地点头:“是,是的。”

一本论语,居中的边缘上全是深色印记,闻着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萧繁接过,手指从边缘划过,回想起苏熙华离开前做的示范。

“你将书这么折叠,然后做下对比,吻合的话就肯定是凶器。”

笃定的话回荡在耳边,萧繁两手一弯,走到男尸身边做了对比,恰恰好的吻合。

张才咽了口唾沫:“这,那是什么人呐?”

在刑部那么多仵作都没头绪的情况下,那个女子竟能一口说出凶器。

纸、线、书。

这三者放在平日里,谁会想到能要人命?

萧繁轻笑,将书抛给张才:“寻到凶器就尽快定夺凶手,别在这儿废话。”

有意思,他对苏熙华越来越有兴趣了。

“是!”

略过刑部这边的事不提,另一边苏熙华正走在回苏家的路上,她出了地牢才想起自己没和大太太打招呼,琢磨着反正刑部这边不急,所以说了声就先离开了。

回到苏家,她才进门就被小厮提醒:“大太太正在厅堂坐着,心情似乎不太好。”

苏熙华脚步微顿,大太太心情不太好?是为了萧繁的事?

带着疑惑,苏熙华进了厅堂:“大太太。”

听到招呼的大太太抬眼,见是苏熙华微微点头,问道:“你去何处了?”

“刑部。”

苏熙华如实地回答,看眼大太太,她斟酌着问:“大太太,府里是不是有不太好的事?”

大太太低头,苦笑着说:“你发现了?有那么明显吗?”

苏熙华对这个问题避而不答,而是反问:“出了什么事?”

“还不是你二叔。”大太太捏了捏眉心,递了张纸给苏熙华,“这是你二叔的药方。”

苏熙华接过却没看:“不是因为这个药方吧?”

一张药方,大太太没必要犯愁。

“……是你大姐姐的事。”

大姐姐?苏熙华慢了一拍才想起大太太口中的大姐姐,指的是苏庆城的大女儿苏月。

“大姐姐怎么了?”

她记得没错的话,苏月可是成亲的日子都定了,能出什么问题?

大太太欲言又止。

苏熙华瞧着,蓦然想到万家退婚的事情上,压低声音问:“大姐姐被退婚了?”

大太太咬牙:“就在你回来前,你大姐姐被王家退婚了。”

王家二少爷,就是苏月定下的夫君。

苏熙华的呼吸骤然乱了几分:“大太太,他们可是连日子都定好的。”

万家退婚还能说是退亲,毕竟他们只是订了亲,可苏月真的不同,她是具体的成亲日子都定了。

“王家怎么能出尔反尔?”

大太太苦笑:“为何不能?现在的苏家已经不复权贵。”

雪中送炭的人永远都少,以苏家现状不踩一脚都算是那些人仁慈。

这道理苏熙华也懂,只是对着这样的情况,她心里还是憋屈。

“大姐姐那边还好么?”

不管王家如何,苏月那边绝不能出事。

说到这个大太太面露庆幸:“她今日未在府里。”

苏熙华松了口气:“这个消息先瞒着大姐姐,我……”

“何事需要瞒着我?”

突如其来的询问惊到厅堂中的二人,苏熙华扭头就看到苏月站在门口,满脸狐疑的望着她们。

寂静,凝滞。

谁也没想到苏月会在这时回来,就是苏熙华都有些愣怔,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笑着走去。

“大姐姐。”

苏熙华喊了一声,两手抱住苏月的胳膊,“大太太说的是我退婚的事。”

“退婚?”

“对。”苏熙华眼也不眨的将事情揽在自己身上,“大太太怕姐姐你担心,特意叮嘱让我先瞒着呢。”

苏月的目光来回游移,聪慧的她心里有了不安,事情绝对不是苏熙华说出口的那样。

与我有关!

有了这个认知,苏月缓缓将苏熙华推开,平静地说:“是我被退婚了吧。”

苏熙华:“!”

苏月居然猜到了。

大太太两手相互攥着:“月儿,你莫要多想。”

“所以我是真的被退婚了,对吗?”

苏月咬住下唇,脸色变得惨白,她居然被退婚了。

“大姐姐!”苏熙华突然开口,在苏月看向她时,问道,“你相信我吗?”

相信这个妹妹?

苏月恍惚:“我,我……”

苏熙华握住她的手,郑重地说:“姐姐你若信我,就等我一段时间。”

“等一段时间?”

苏月如同傀儡,只知道重复苏熙华的话。

“对,等一段时间。”苏熙华双眸明亮,“一段时间后,我给大姐姐一桩更好的亲事,比王家还要好的亲事!”

小说《仵作娘子将军妻》 第11章 立个契书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