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妃要倾城

更新时间:2021-04-17 16:15:45

重生之妃要倾城 已完结

重生之妃要倾城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无双进到客栈的时候,已经很是小心了,却还是着了别人的道,全身使不上半分力气。“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将太子殿下给我请下去。”少年一声令下,便有两个人上前想要将无双抓住,却只觉得脖子一阵清凉,便倒在地上不动了,一道细细的伤口慢慢变成一道红色的血线。无双手中紧握柳叶刀,背靠在客站的墙上,准备做殊死一搏。“没想到太子殿下身后如此了得,看来今天非要我出手不可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客栈遇刺-豆豆

“老先生,不知道您可有什么法子医治这些病人?”

老道已经给很多人把过脉了,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他脸上的神色却是愈加凝重。

无双一看他的脸色,便明白这瘟疫可能老道也没有什么把握。

“大人,这些人的病情实在是古怪至极,老道生平未见这样奇怪的脉象。”

老道停了一下又说道:“不过,凭着贫道多年行医的经验,只需要我开一张药方,一定能将所有人的病全都治好。”

无双听老道说有办法能够治好所有的病,自然是喜出望外。

“不知老先生需要我帮什么忙?”

老道抬头说道:“大人,药方贫道心中已经有数,只是这药方中有一种十分名贵的药材,只有于都城的明仁堂才有这种药材,而且……”

无双看到老道言不由衷的样子,便问道:“有什么需要就请老先生尽管吩咐,我一定尽量满足老先生的要求。”

“这种药材非常稀有,因此价格也是十分昂贵。”

无双说道:“这个还请老先生不用担心,我这就派人前去于都城的明仁堂买药材,还请老先生移步内堂,开出药方,我好让别人前去准备药方里需要的其它药材。”

两个人到了内堂,老道很快便开出了一副药方,从京城来的几个太医看到兰州城中疫情严重,生怕也染上瘟疫,竟趁着无双出城的时候,全都溜回京城去了。

“还请老先生在内堂休息,我这就派人去准备药材。”

无双拿着药方如获至宝向外走去,刚出门就撞到迎面走来的青梅。

“青梅,你拿着这张药方去给吩咐众人准备药材,然后你亲自去一趟于都城的明仁堂。”

她指着药方上一味名贵的中药材说道:“把它买回来,有多少买多少。”

青梅接过药方只是看了一眼,脸上便露出十分不解的神情。

她可是出了名的用毒高手,医道和毒道虽然一个救人一个杀人,但是在配药上却有很多相似之处,治病之药很多只要调整了顺序或者分量,就会变成杀人的毒药。

这个老道开的不过是将治头痛脑热的药方,其中的药材青梅更是一清二楚,没有一种药材是十分昂贵的。

“太子殿下,这药方恐怕有问题?”

无双皱眉问道:“怎么了?难道老先生中缺了什么重要的药材?”

她知道青梅也长于医道,她这样说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太子,这不过是一张很普通的药方,奴婢可以轻而易举配出这样的药方。”

无双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转身便朝着内堂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无双到了窗户边,就看见那个老道二郎腿高跷,哪里还有半分的道士形象,活脱脱就是个市井无赖。

“来人,给我将这个假大夫推出去斩首。”

无双和青梅走进内堂,身后几名衙役便如狼似虎上前将老道抓住。

这名老道不过是个走访郎中,听人说兰州官府正在遍寻名医,便想趁此机会捞一笔银子,于都城里的明仁堂老板也是他的一个熟人,只要官府派人将银子送到,然后老道趁机想办法脱身,两个人离开乐国,前去闻国隐姓埋名。

“还请大人饶命,饶命啊!”

无双面带怒色,一双明亮的眸子犹如两把快刀看向老道士,吓得他瘫软在地,浑身直打哆嗦。

“饶了你?兰州城的百姓会答应吗?你居然敢欺瞒与我,要不是今日我的婢女瞧出破绽,还不知道兰州城因为你要死多少人?”

青梅柳叶眉倒竖,忿忿不平说道:“你以为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太子殿下也是你轻易能够蒙骗的。”

几个衙役不管老道士扑天抢地的哀嚎声,便将他拉出了内堂。

“等一下,命人将他给我凌迟处死,然后枭首示众,本太子要让所有人明白,这就是欺瞒本太子的下场。”

老道士听说要将自己凌迟处死,顿时吓得昏了过去。

无双无可奈何发出一声叹息,青梅虽然识破了老道士的骗术,可是兰州城的瘟疫还是无法解决,这才是让她最头痛的事情。

“青梅,你这几日留在兰州,城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你,我必须亲自去一趟药城。”

她已经决定即刻出发前去药城寻找药王求救,这是目前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

青梅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只好允诺道:“还请太子殿下放心,奴婢一定会将城中诸事处置妥当,就等着太子殿下带着药庐的人回来。”

无双前来兰州的时候,那个神秘黑衣人给了她一块令牌,上面刻着一个温润的玉字,说是去药城想要拜见药王,拿出这枚令牌便可见到药王,如果没有令牌,就算是皇上想要见他也是见不到的。

她骑马出了兰州城,策马奔驰了一天一夜,人困马乏,这才找了一家客栈投宿。

无双刚踏进客栈,便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杀气从四面八方朝着自己涌过来,她看到坐在客栈里的人都是江湖人士,每个手中都拿着武器,面色阴冷如雨。

“小二,给我来一碗阳春面,半斤熟牛肉,两道精致的凉菜,再烫一壶好酒。”

赶了这么久的路,无双现在的愿望只是吃一顿热乎饭,然后去房间里睡个好觉,明日天晴了再行赶路。

“客观请稍等,我这就去准备。”

一个身穿灰色短褂的少年走过来给无双倒了一杯茶,然后就向后厨跑去了。

客栈外正是大雨倾盆,电闪雷鸣。

无双细细品着茶杯里的碧螺春,一股淡淡的茶香飘进她的鼻子里。

不对,怎么会觉得头昏眼花?难道是这茶有什么问题。

无双扶着桌子想要站起来,就看到方才给自己倒茶的少年从后厨走出来了,不过此刻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紫色的锦袍衬托的少年比方才英俊挺拔不少,他的脸上露出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两只眼睛笑的都快睁不开了。

“太子殿下,不是说你一向少年老成,今日一见不过如此而已。”

少年又问道:“太子殿下形色如此匆忙,这难道是要去药城求救吗?”

无双进到客栈的时候,已经很是小心了,却还是着了别人的道,全身使不上半分力气。

“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将太子殿下给我请下去。”

少年一声令下,便有两个人上前想要将无双抓住,却只觉得脖子一阵清凉,便倒在地上不动了,一道细细的伤口慢慢变成一道红色的血线。

无双手中紧握柳叶刀,背靠在客站的墙上,准备做殊死一搏。

“没想到太子殿下身后如此了得,看来今天非要我出手不可了。”

少年说话的瞬间,身形快如飞雨,很快便站在了无双面前。

他的脸上带着冷漠而嚣张的笑意,仿佛在嘲笑无双是个傻子。

无双二话不说,举刀便向少年砍过去,她的刀法虽然不差,可是此刻中了迷药,身手已经大不如前,况且少年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大,可是武功却是绝顶高手。

哐当一声,无双的柳叶刀便被少年赤手空拳打落在地,他的双拳犹如两块巨石砸向无双,逼得无双向后又是疾退了几步。

少年的拳头砸在了客栈的墙壁上,轰隆一声,那堵墙被硬生生砸出了两个人头大小的洞。

没有了柳叶刀,无双快速从怀里拿出了玉骨扇想要抵挡,可是迷药的劲力越来越大,她感觉到自己两只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

难道我今日就要命丧于此?她不能死在这里,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无双强打精神,又躲过了少年虎虎生风的两拳,手中玉骨扇犹如滚滚江水,全力扑向了少年的周身,一时之间将少年笼罩在一片白色的影子里。

她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便想着趁机逃走。

少年被无双手中的玉骨扇逼得退了好几步,她想趁机撞破窗户逃出。

“落到小爷的手里,你还想逃走?”

无双听到身后有暗器打过来,想要转身挡开,手上却再也没有一份力气,栽倒在了窗户口的位置,打过来的竟是两枚棋子,正中无双的两处要穴。

“小爷本想留给你回去给王爷请赏,可是你既然这么着急去投胎,那就不要怪小爷我心狠手辣了。”

少年说话之间,两个拳头便朝着无双的胸口招呼过来,这两拳要是被打中,恐怕是再也没有生还的可能。

无双想要闭起双眼等死的时候,眼前忽然浮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她每日都会想起来的神秘黑衣人,这肯定是自己的错觉,他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小小年纪,何必如此心狠手辣。”

无双迷糊之间听到一个略带娇嫩的声音,分明是个少女,很快又听见了少年的惨呼声。

“你到底是谁?竟然管小爷的事,来人,将她给我做了。”

又是一阵打斗的声音,无双又听见几声凄厉的惨叫声,嘴周在一个温香软玉的声音里结束。

无双脑子昏昏沉沉的,很快便失去了意识。

初见故人-豆豆

客栈之外依旧是瓢泼大雨,响雷滚滚。

只听猛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客栈前面相距数百米的山体轰然垮塌,山上的碎石土块犹如波涛汹涌朝着客栈的方向涌来,仿佛客栈顷刻之间就会被掩埋在地下。

无双被这惊世骇俗的声音惊醒了,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干净整洁的床上,一个身材瘦小,穿着一条红色襦裙的少女背对自己站在窗口,似乎是在探听外面的动静。

“我去,太惊险了,太惊险了……”

红衣少女紧张地拍着胸口,因为山体垮塌而来的山石草木距离客栈还有十几米的距离停下来了,吓得她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无双从床上起来,轻声细语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少女没有想到无双竟然会这么早醒来,有些意外地说道:“你醒了,你不知道,客栈刚才差点就被山石埋在地下了。”她说着不由吐了一下舌头,一看就知道是个活泼好动的姑娘。

“喂,喂,你说话,说话呀!”

少女看到无双两只眼睛一动不动盯着自己,大半天也不说话,还以为无双被那个少年给打傻了,可是看她刚才说话没有一点变傻的迹象。

“你倒是说话呀!我知道自己长得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你被迷住了吗?”

少女走过去伸出手在无双面前晃动了半天,可是无双还是没有反应,就跟老年痴呆患者一样。

这下少女急了:“你没事吧!你倒是说话呀!再不说话我可要动手了。”

她说着便举起白皙温柔的左手,作势要向无双的脸上抽过去,却被无双伸出手抓住了。

“原来你会动啊!我还以为你被人点了穴道。”

少女看到无双空洞如雪的眼睛里缓缓绽放出灿烂的光芒,犹如枯木逢春。

“我看你脑子坏了,本姑娘好人做到底,既然昨天救了你的命,等雨停了就带你去药城见花哥哥,到时候让他医治你的病。”

“轻软,真的是你……”

无双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想要抓住少女的手,却见一条金光灿灿的软鞭朝着自己的手抽过来,她连忙将手缩了回来,只见少女一脸绯红。

“早知道你是个色鬼,本姑娘就让他们打死你好了,本来看你长得眉清目秀,以为是个文雅之士,没想到也是个下流痞子。”

“轻软,你是轻软……”无双将说话的声音提高了许多。

少女听到无双叫她轻软,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问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叫轻软?难道你能预知未来?”

站在无双面前的少女正是世倾城的妹妹世轻软,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前往药城的路上碰到世轻软,这一世迟迟没有世倾城的消息,现在找到了世轻软,想必就能得住他的下落。

少女又变得很不耐烦:“你快说,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再不说可别怪本姑娘对你不客气了。”她将手里金色软鞭啪啪啪打在地上,只见地上瞬间便裂成了几道明显的缝隙。

世轻软还是那个快意恩仇的少女,看到她明艳如花站在自己的面前,无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愉悦,上一世的错误,总算还是来得及补救。可是她虽然认识世轻软,然而世轻软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阴错阳差的死而复生,时光已经倒流回了从前,她决定先不和世轻软相认,就算她说自己是无双,现在的自己女扮男装,她又如何会相信,况且自己现在实在不宜暴露真实身份。

“你和我一个老朋友长得很像,她叫轻软,你也叫轻软吗?”

世轻软听无双这么说,立刻放下了戒备,笑靥如花地说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是个神算子,我都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就被你算出来了。”

“那你就当我是神算子!我还知道你有一个哥哥,对吗?”

这下世轻软一双眼睛瞪得更大了,她是怎么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哥哥的。

她点头问道:“是啊!我还有一个天下最帅的哥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无双微微一笑,时间会改变很多人,可有的人就算是斗转星移,也是不会有什么改变,就像世轻软,依旧是这么简单善良,对人没有什么戒备之心。

“我看你也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又是这般单纯活泼,要是上面没有一个哥哥宠着你,肯定不会有这般心性的?”

世轻软佩服地快要五体投地,说道:“你果真是个神算子,这都猜的出来。我哥哥可是全天下最疼我的人了。”

她现在觉得无双是个很有趣的人,世府之中只有哥哥能和自己说话,可是他却喜欢板着一张脸经常教训自己,哪里像这个少年谈笑风生。

不知为何,无双竟然不由自主道:“轻软,你可是一点都没有听你哥哥的话,他是不是让你出门在外不要轻易显露武功,更不要和不相干的人说话。”

一说到世倾城,世轻软发出一阵沉重的叹息。

“我说你是不是精灵鬼转世投胎,这些你都知道?快别说我哥哥了,你一说他我就头痛,这次就是趁着他出去办事,我才溜出来的。”

世轻软脸上露出无法掩饰的窃喜,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扑闪着,美丽极了。

这段日子世倾城不在府中,世轻软一个人在府中带着无聊,便想着要去药城找世倾城的好朋友,天下闻名的药城城主花如玉去玩,她留了书信给世倾城,反正他知道自己去了药城,也不会有什么好担心的。

“轻软,我刚才听你说要去药城,是吗?”

世轻软连忙点头说道:“是啊!我要去药城找花哥哥。”

无双知道她嘴里所说的花哥哥一定就是花如玉,眼前立刻浮现出那张精美绝伦的容颜。

“对了,你和客栈里那些人有什么仇恨?他们出手竟然就想要了你的性命。”

无双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可能是劫财的歹人,看着我衣着华贵,便想要劫些银两,又怕我前去报官,所以就想杀人灭口。”

“原来是这样,多亏我来的及时,也是我们有缘分,不知道你要去哪里?”

世轻软心思单纯,丝毫没有怀疑无双在说谎,两个人素不相识,也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况且无双看起来确实不像什么坏人。

“轻软,你可知道兰州水患吗?”

世轻软摇摇头,她从北边的闻国而来,自然不知道兰州的水患。

“你不知道,前些日子兰州发了大水,无数黎民百姓流离失所,洪水过后,兰州又爆发了前所未有的瘟疫,我想要去药城请人前往兰州防治瘟疫。”

世轻软先是愣了一下,便兴高采烈快要从地上跳了起来,她正愁一个人路上没有人说话,现在无双也要去药城,简直就是上天恩赐的宝贝。

“你也要去药城,我们两个人正好可以同路,从这里前往药城还有两天的路程。”

无双从床上下来说道:“兰州的百姓正等着药城的人前去救治,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世轻软上前按住无双的肩膀,现在外面风雨未停,怎么可能去药城。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是心急如焚,可是外面的雨太大了,我们还是等雨停了再走。”

世轻软能够感觉到无双的着急,又安慰道:“老天爷一定会保佑兰州百姓度过此劫,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了。”

无双虽然恨不得化身精卫飞到药城,可是她也知道世轻软所言非虚,这么大的雨实在不宜赶路,又觉得心口有些郁闷,便轻轻靠在窗边。

她想向世轻软打听世倾城的一些消息,她觉得在京城遇到的神秘黑衣人和世倾城一定有干系,也许能从世轻软这里为自己的猜想得到佐证。

“轻软,你是偷偷溜出来了,你哥哥知道以后不会生气吗?”

世轻软哈哈笑道:“生气?他一年出门两次,一次就是半年,也许等我回去他还没有回来,怎么生气?再说就是知道了,顶多也是说我两句。”

一年出门两次,一次出门半年。看来世倾城很有可能就在京城里,他的身份那么特殊,除了京城她想不到世倾城会去哪里。

“你哥哥是不是长年都在京城?”

无双看了一下世轻软身上的衣裳,要是自己没有看错这是京城有名的绸缎庄天蚕绸庄的上好面料,外地人一般是买不到这种东西的。

世轻软用简直无法相信的眼神看向无双,说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呀!我哥哥在京城做生意,大半年的时间都在京城里。”

她现在对无双是佩服地难以言表,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两个人认识不过多半天的时间,他就把自己这么多的事情全都猜出来了,这让世轻软大开眼界。

“你快告诉我,快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世轻软的好奇心又被无双给勾起来了,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你身上的衣裳就是最好的证据。”

世轻软虽然单纯,但是人并不傻,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可还是从心里佩服无双的观察入微,这么一点细节都会被他看出来。

“你不知道,我一直想要我哥哥带我去京城,一个人留在府中实在是太闷了,可他死活都不愿意带我去京城玩?你是不是从京城来的,听说京城里可好玩了。”

世轻软越说越高兴,忍不住抓住无双的胳膊说:“这次从药城回来,你要带我去京城找我哥哥,我也要去看看京城的繁华。”

无双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无奈,只是转眼即逝,笑道:“好啊!我带你去京城找哥哥。”

她知道世倾城之所以不让世轻软去京城,这也都是为了保护她而已。

京城虽然是天下人的富贵乡,却也是这世间的最大最深的虎狼窝。

小说《重生之妃要倾城》 第14章 客栈遇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