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嫡女攻略

更新时间:2021-04-17 15:17:40

嫡女攻略 已完结

嫡女攻略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很快挽绿找出这个月投出去的记录,整整二十万两银子的空虚,不禁让杨姨娘吓的心肝跳。秦中正是这几年才发迹起来,前些年不过一直靠白家撑着,发迹起来之后,他一没背景二没家底,只能靠经营的银子撑着,三天两头还要打点外头的官员,上到朝廷二品大员,下至九品芝麻小官,能找到秦中正门路的,都会贪上几个银子。秦中正也不想给,但这些官员哪个不是靠着哪个,通通都是云王一个体系,一个不满意都能牵连一大堆,他又能怎么办?所以秦中正才觊觎皇商这个位置,因为皇商代表的是皇家,也是官中人,这样银子才能来的更多来的更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惩治管家-豆豆

之前,杨姨娘之所以不敢报复惩治李氏,是因为秦中正对李氏还有几分兴趣,如今李氏年龄越大,年老色衰而爱驰,远不如新鲜事物对他有吸引力,可惜这个时候李氏还在消耗秦中正对她的耐心,真是可笑。

所以杨姨娘现在要做的,就是要逐渐消耗秦中正对李氏的耐心,这耐心消耗的越快,李氏倒台的时间就越快。

绛红将羊脂白玉镯送到玉荷院,秦苑看这成色上好,温润质感的白玉,推辞说:“这可是杨姨娘心头好,我怎么能夺了她的最爱?绛红你还是拿回去吧!”

姨娘嘱托她一定要将东西送到大小姐手里,并且让她收下,要是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她有何脸面在姨娘跟前待?

“这是杨姨娘的一份心意,特地来感谢大小姐这么多年对她的关照。您是秦府的大小姐,什么样的珍宝得不到?这些年在李姨娘打压之下,您和姨娘过得都不舒服,姨娘说了,以后有她的一份,就有您的一份。若是大小姐您连这点东西都看不上,我回去没法交代,只能一头撞死。”

绛红口齿伶俐,凡是想明白的都能说出来,她接着道:“小姐您还是收下吧,这要是真回去,姨娘该亲自送来了。”

“好吧,那我就夺人所好,这羊脂白玉的手镯,我便收下。”秦苑转头吩咐红玉,“去把我床头柜子锁着的那只最绿的玛瑙手钏拿过来,让绛红带回去,替我送给姨娘。”

不过是生意场上的一来一回,绛红假装推辞,又被秦苑劝着收下,这才退了出去,回了杨姨娘的致和轩。

回到致和轩,绛红将秦苑的回礼给杨姨娘看,杨姨娘将手钏套在手臂上,玛瑙绿映着白皙的皮肤,硬生生年轻了十岁。

“大小姐果然有眼光,这手钏确实适合姨娘。”绛红眼都花了,看着这手钏,心里说不出来的高兴和期待。

“是很适合。只是带出去恐怕要招了旁人眼,还是收起来吧。”

绛红看着这手钏,可惜道:“那李姨娘确实霸道。不过她蹦哒的日子也不长了。”

若是平时克扣用度也就罢了,她们省吃俭用也能过得去,李氏却越来越过分,看见杨姨娘的东西,什么好便抢什么,丝毫不顾自己面子。

不过农里乡里出来的贱婢,懂什么是面子?只想着以色侍人一时快活罢了。

杨姨娘笑笑,“那种人,不值一提。”

玉荷院内,林妈妈触摸了一下刚刚送过来的羊脂玉,果然和传说中那样触手生温,冬天佩之肌肤顿生暖意。

“杨姨娘这份真是大礼。”林妈妈摸着玉说。这羊脂玉极为难得,触手生温,是身体有寒疾的人最佳的佩戴玉种,但由于太过珍贵,市面上流行的绝大多数都是赝品。杨姨娘这块,真的不能再真。

“杨姨娘可真上道,小姐白天给了她一份礼,晚上就回了一份礼,有来有往,正好。”红玉插嘴说。

有来有往,正是生意场上的常规,杨姨娘懂,她秦苑也懂。大家都懂,遵照规矩办事,就极为爽快。

“她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除了李姨娘,手握掌家权,对她来讲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秦苑喝了一口茶水,立马吐了出来。还是秦中正来的时候沏的同一壶茶,充满了涩味一样的霉味,怪不得秦中正动怒。

她问,“库房有没有送来茶叶?没有的话,红玉你把院里缺的东西列一张单子送到库房管事那儿,全部要最好的送过来。否则后果自负。”

反正都是秦家的,不用白不用。

“羊脂白玉是好东西,阿书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一分保障我就多放一份心,把羊脂白玉送给少爷,看着少爷佩上,记得挂在脖子上,贴肌肤。”她上辈子从古书上看到的,若是羊脂白玉贴肌肤存在,女子可暖宫驱寒,男子养阳生精,是顶好的养品。

这几日,秦苑仗着宁王的面子,在自家府中横行,没有人敢像以往对她不敬,库房将她的分例和应得的好处补了上来。

林妈妈看着送来的东西和补给,“不知道是杨姨娘还是那狗贼送来的。”

“杨姨娘现在实权还未拿到手,为保低调,送来她自己的东西示好也就算了,是万万不会轻举妄动。人家可没有那么笨,送东西来不会告诉别人。”秦苑说。杨姨娘是个聪明人,这个模棱两可的时候,送礼求她帮忙是真,可万一李姨娘势头不减,非要和她拼个你死我活,杨姨娘一会推波助澜,让她正面对上,不可能的。

这位杨姨娘,可真是妙人。

秦苑跟林妈妈打听,“妈妈,秦府今日有没有人去寺庙?”

昨日答应她会将母亲接回来,可是又没说是什么时候,她如此打听还是想知道秦中正对母亲有没有旧情,她现在已经不奢望自己还能不能得到父爱,只是母亲,上一世过得那么悲惨,这一世她定要为她报仇。

派人去马房打听一趟,林妈妈黑着脸回来,秦苑就知道她的父亲是要背弃承诺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秦中正对母亲的厌弃程度远比我想象中要深。”秦苑嘲笑道,“既然这样,我还需要下一剂猛药。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秦中正心思恶毒,一心为了李氏母女两害了帮助他起势发达的白家,明明不喜她母亲,还要硬娶她,如此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她两辈子也没见过比他更狠更恶毒的人!

管事那儿的事不仅要查,还要查的李氏脱一层皮。前世这事儿也发生过一次,李管事仗着李姨娘受宠,仗着她在秦府的地位,贪心不足蛇吞象,竟然将大半个秦府吞了。莫说只是一个管事,没有这样的胆子,就算有,也只是皮毛。

这其中,李管事不过是做了一个替罪羊,而李姨娘也仗着后来怀了一个男胎,让秦中正免了她的罪责。只是换了一个管家罢。

现在,李姨娘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又被禁足。府里年轻貌美的姨娘不是没有,万一秦中正被哪个狐媚子勾引过去,李姨娘是两头落不了好。

秦苑非常乐意看到这样的场景。

“青荷,你去杨姨娘那儿,跟杨姨娘说一声,这秦府黑了太久,里面的肮脏污垢也是时候清理一遍,无需顾虑太多,爹爹是顾全大局的,万万不会为了区区一个李氏,就将偌大的秦府葬送。”秦苑镇定说,她比任何人都了解秦中正,若是李氏敢仗着他的宠爱吞了秦府的财产,按照秦中正的个性,绝对不会饶了李姨娘。

青荷传话过去,杨姨娘一听大感放心,果真她还是不够了解秦中正,还要秦苑这么个小女孩来提醒。李姨娘固然不怕她查,因为她作乱的证据早已藏好,可是真的深究,她做过的事,怎么会看不出蛛丝马迹?

不怕查,就怕查出结果。

秦苑话一到,杨姨娘就派了自己身边精深账本和算术的挽绿,去账房先生那儿将所有账本,从李姨娘管家开始,到今年的出入记录,一遍一遍过。第一遍看不出端倪再看第二遍。反正有秦中正的话,她也不怕李姨娘说闲话,也不怕她插手。

听闻杨姨娘查的如此仔细,李姨娘不免心一揪一揪,她做的那些事虽然隐秘,却不是无处可寻。那杨宛晴,不过得了老爷的一句话,就敢拿着鸡毛当令箭,好大的胆子!

万万不能任由她查下去,得想个什么办法才行。

恰好秦中正这个时候过来,他不过是怜惜李氏,毕竟是自己宠爱了多年的女人,为自己生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又因为意外失去儿子,他不免心软几分。

“老爷这会儿怎么来了?”李姨娘见秦中正踏步而来,步履从容,得知他今日应当心情十分愉快,从而脸上也不在挂着丧。

她是心疼还未见到人世的孩子,可是那又怎么样?什么也比不过秦中正的宠爱。孩子迟早还会有的。

“你身子怎么样了?”秦中正眉间难得带着忧虑,“若是养好了,咱们可再要一个孩子,就不必为失去的那一个伤心了。”

“讨厌。”李姨娘娇羞着说,做出秦中正最喜欢的娇媚样,依偎到他怀中,“老爷爱惜妾身,妾身知道。只是,听闻李管事受底下人蒙蔽,不识好歹,将底下人送来的次品,以次充好送给大小姐?”

“嗯。”秦中正原来担忧的神色瞬间消失,神情有深深的怀疑,“你怎么知道?”

他可以宠着可以纵着女人,却不能忍受女人一手遮天,白氏不行,其他人同样不行。秦中正已经习惯将所有局势一律掌握在自己手中,让人哪怕是插手一点,都会遭到他厌弃。

陪伴秦中正十几年,李氏知道他霸道的性子,却在宠爱之下迷失方向,不想秦中正已经霸道到这种地步。

“杨姨娘动作这么大,早就传遍了整个秦府,下人都当妾身失势,反过来磋磨妾身,闲话早就传来,妾身怎么不知?”李氏微恼,细腻白皙的手握成拳头,跟捶小鼓似的一下一下捶着秦中正胸膛。

查账-豆豆

捉住爱妾的小手,秦中正面色缓和,“苑娘说的也不无道理,若是你再介入,无论这个管事是什么罪名,你都逃不了干系。还是让杨姨娘查吧,索性也查不出什么,你且安心。”

无论是谁管家,都会有大大小小的问题,秦中正心里也明白,李姨娘无外家,只有一个秀才哥哥,心思蠢笨,当然最好拿捏。秦中正很满意这个秦府掌家人的身份。

日后,万一需要,秦中正是不会吊死在李姨娘这棵树上,另娶一个门第相当的女人,才是他唯一的选择。

只是李姨娘捅出的篓子远比秦中正相出的大。李姨娘此时也不自知。

她笑的温婉娇媚,“全听老爷的。”

再僵持下去,恐怕秦中正也要怀疑她,李姨娘心想,一定要赶紧将外放的那笔金额填进账房。

小产才几日,李姨娘顾念着自己身子,推拒秦中正不安分游移在身上的大手,“老爷~妾身此时不适宜伺候。”

刚刚色令智昏,秦中正一下子清醒过来,老脸饶是红了几度,虽有些许不快,依旧道,“你在这里歇着,我要去外面处理事务。”

等人走后,李姨娘心里越发不安,立即让门房的人把她哥哥李安找来发问。

“上次我借出去的那笔银子,你说到这个月可以入账,我想问问,现在可有眉头了?”李姨娘看着自己哥哥发问。

原先是前几个月,她挪用了公里的一笔银子,因为数目有些大,她的嫁妆薄弱,填也填不进去。

幸好哥哥有门路,让她从秦府挪了一笔银子出去,说是一倍的利润,李姨娘当时就心动了。可是也不敢轻易相信,只从嫁妆里拿了几百两银子出来,没想到第二个月真的翻倍!

之后李姨娘又试了几次,次次都返还两倍银子,才让她稍稍放心。

这次又是因为哥哥欠了赌债,数额不小,追债的人要不是她派人拦着,早就打残了哥哥,追债追到秦府来。可怜她们李家这一支,已经只剩了李安这一个命根子,她怎么能坐视不管?

一不做二不休,李姨娘心想,干脆把手里全部能移用的钱全部投出去,一次性回个够本,也用不着一次一次投,还能花钱买个官让哥哥做做,让他安分点,不再让自己操心。

看见这个哥哥,李姨娘就十分操心,太阳穴都疼的很。

“妹妹放心,明日就到了一月之期,昨日那家钱庄的老板还跟我喝酒,说明日就能拿到本钱和利润。而且看妹妹出手这么大方,还要多加两成利润。”李安长的尖嘴猴腮,一看上去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成天和混混一起过,孤家寡人一个,也没人管他。

“那就成,想必杨宛晴查的也没那么快,再她查到账本之前,我便将挪的那些填进去,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她想查也没门!”李姨娘搓搓手,拨动头上的流苏,眼角微微翘起,倒也有徐娘未老的风韵。

杨姨娘的莘芷院,挽绿早就从账房那儿将账本全部搬过来,整整两大箱,绛红看不懂字,那账本书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蚂蚁般的小字,看的太阳穴都发疼。

“这些账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完啊?”绛红忍不住问。

“别着急,”杨姨娘一直在旁边看着,挽绿看一本,她看一本,然后她再看一遍,挽绿看一遍,如此仔细,也找到了些皮毛。只是都还不够治李氏的罪。

“该有的用会有,依照李姨娘那贪得无厌的性格,不会一点公中不贪。”到现在,已经查出许多出账本想掩盖的地方,还有好多东西采买的门道都比之前掌握的要跪上几倍。只是这些还不够。

绛红在一边端茶递水,烧了暖炉在旁边,生怕姨娘冻着。

“姨娘您看!”挽绿在一旁大叫,“这是您刚刚看过的那本,您没有发现不正常的地方吗?”

挽绿将账本递到杨姨娘面前,指着扉页左上角的位置,“十月六日,出账房五千两,十一月六日归还五千两……还有这处,这些钱数目巨大,去向不明,虽然早已入账,但并未标明去向,姨娘可有觉得不妥?”

刚刚她已经注意到谢谢,但以为已经还入库房并未在意,细想之下,杨姨娘已经知道是自己粗心大意,于是问挽绿,“可有什么门道?”

“奴婢之前在家的时候听母亲说过一个亲戚的故事。说的是这个亲戚因为受人蒙蔽,便将家中财产全部拿出去投资,没想到贼人竟然将财产全部卷走,奴婢那亲戚也跳水去了,这样想来,倒觉得有些像。”挽绿说的头头是道,但要不是她了解这个事,恐怕也不会注意到这其中的污垢。

“可李氏并不是如此蠢笨之人,这么明显的事情我能看出来是骗人的,她岂能看不出来?”杨姨娘深深不解,除非是有什么切合她实际的利益,否则李姨娘怎么会做出如此下策,她问道,“我最近并没有听说她哥哥出什么事情。”

除却李安,李姨娘是不可能有其他地方缺银子的。

“姨娘不知,这些钱庄的人都很贼,知道百姓们第一次起不可能拿钱出来,于是一次一次的好处吸引,比如说今天是是鸡蛋,明天是面粉,让这些老百姓相信他们做的是好事,然后才要钱。”挽绿说,“而且为了吸引都真正舍得拿钱的贵人,他们第一次是不可能收银子的直接走人,而是放了几次,看收到的银子越来越多,达到他们想要的数额,自然就会卷铺盖走人。只是奴婢不知道的事李姨娘这次投进去多少。”

杨姨娘这下心里了然,肯定是试探过几次,她手里又有着急用钱的地方,李氏心越大,才会投进去这么多。

“接着找,找出她这个月投出的银子!”杨姨娘吩咐道,同时手上速度也加快。

很快挽绿找出这个月投出去的记录,整整二十万两银子的空虚,不禁让杨姨娘吓的心肝跳。

秦中正是这几年才发迹起来,前些年不过一直靠白家撑着,发迹起来之后,他一没背景二没家底,只能靠经营的银子撑着,三天两头还要打点外头的官员,上到朝廷二品大员,下至九品芝麻小官,能找到秦中正门路的,都会贪上几个银子。

秦中正也不想给,但这些官员哪个不是靠着哪个,通通都是云王一个体系,一个不满意都能牵连一大堆,他又能怎么办?所以秦中正才觊觎皇商这个位置,因为皇商代表的是皇家,也是官中人,这样银子才能来的更多来的更稳。

所以秦府并不像外人想象的家财万贯,除了能活动的银子,恐怕所剩无几。

杨姨娘心下更惊,投入这么多的银子,大概是回不来了。很快她真定下来,反正不是在她手机丢的,她再忧心也怪不到自己头上。

“挽绿,你去玉荷院,将我们这儿的结果全部告诉大小姐,一个字不准差,让大小姐想想,我们怎么样才能利用这个漏洞,将李氏置诸死地。”杨姨娘怒气冲冲的说,李氏真敢做出这种事,也不枉她查的这么仔细。

秦苑正在想方设法要怎么逼迫秦中正放娘亲从寺庙回来,挽绿就已经过来,将莘芷院发生的事儿一个字不落说出来。

摩挲这手心,秦苑想了会儿,她说,“你去外面打听打听,李姨娘的哥哥是投的哪里,若是那老板还没卷铺盖走人,给他送个暗信,说官府已经查过来,找到他们作案的证据。”

反正最后秦家的钱财也不是她的,她也不心疼。

“但不能让他们随意走了。”秦苑心里又有一个坏主意,手上一挥,一封书信交到绛红手里,“就劳烦绛红姑娘替我跑一趟,到宁王府送个信,就以我的名头送,给宁王带个信儿。”

绛红答应,施施然退了出去。

“小姐,您刚刚写的什么?怎么又关宁王爷的事情?”红玉糊涂了,明明是秦府的事情,就算宁王爷有意帮助小姐,恐怕别人也是要说闲话的呀!

“非也,非也,你就不要担心了,这次李姨娘是死也得死,不死也得死。”

宁王府的下人知道秦苑是勇王世子的救命恩人,王爷是感激不尽的,所以未敢阻拦,直接放绛红进去。

宁王彼时正在书房,看见有人进来,行云流水将诗句写完,头也不抬发问,“秦大小姐是有什么事来找本王吗?”

“回王爷,小姐说这封信您一看便知。”绛红小心翼翼呈上信封,头也不敢抬。王爷是皇家贵胄,怎能轻易正视?

接过信件,看了一眼,微微笑了笑,这个丫头,是让人给他送了一笔横财啊!

李焱抬眼,一双流光溢彩的眼睛让绛红呆住。他说,“回去告诉你们家在你们家小姐,这个恩情,本王记下了。”

小说《嫡女攻略》 第18章 惩治管家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