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医妃权倾天下

更新时间:2021-04-16 18:40:09

医妃权倾天下 已完结

医妃权倾天下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祁宿收回了手,“不跳是吗?那本王可走了。”说完,他就转身要离开,急的苏子归连忙叫住他,“我跳!我跳还不成吗?”“那就跳吧。”苏子归闭着眼睛,抱着必死的决心,猛然跳了下去,一寸不差的落在了人怀里。祁宿满脸的宠溺模样,“嗯……看来本王的书童,还真是勇气可嘉。”可嘉,可嘉你个头!她都差点吓死了!自打那日之后,苏子归更是发现了祁宿以欺负她为乐趣的生活方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子归是清白的-豆豆

苏子归含着泪,心中惆怅无比,不知不觉间点了点头。

“对不起。”祁宿嘴中突然说出。

她吃惊的看着他,他一个为天下所尊的王爷,竟给她一个伴读道歉?

“王爷不必挂在心上,是子归骗了您……是子归的错。还请王爷惩罚。”

而祁宿似乎并没有要责罚她的意思,而是叫子归穿好了衣服,随后便又传来了张管家。

张管家一直蹲在外面留意着里面的动静,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听祁宿传他进去,忙不迭的进去行礼问安,“老奴在。”

他抬起头看了看祁宿,又看了看苏子归。

祁宿往殿上一坐,“本王方才已经证实了,苏子归是清白的。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做,张管家不用本王来教你吧?”

“老奴知道该怎么做了。”

张管家连忙点头哈腰,表示明白。九王都亲自说了苏子归是清白的,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若苏子归是清白的,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

是周三在说谎!

该死的周三,害得他在九王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他一定不会放过他!

周三因为诬陷苏子归而被赶出王府,而祁宿,似乎并没有因为苏子归是女儿身的事情动怒。反倒是不知从何处拿来了一身儿女装,要苏子归换上。

苏子归怔了怔,“王爷您……?”

“先去换上。”祁宿道。

苏子归应了一声,便前往偏殿去更衣,祁宿还特意派了两个丫鬟跟着她。

坐在梳妆镜前,有人伺候着梳头,有人伺候着洗脸,她就这么被人摆布着,直到她变成一个国色天姿的绝世美人站在了祁宿面前。

祁宿向来不是那等爱慕美色之人,可眼前的苏子归,不仅美艳,眉宇之中更有一种风情在内,渐渐的也看出了神。

“本王觉得你这一身儿倒是不错,比穿男装好看多了,珍珠终须玛瑙配,往后你便恢复女儿身吧。”祁宿脸上的笑恰如三月的春风一样柔,“做本王的女书童。”

苏子归看得痴痴的,着实搞不懂祁宿心中是怎么想的,他没有因为她的欺瞒而生气?反而要她以女儿身伴读……不是梦吧?

“是。”苏子归答。

穿惯了男装的苏子归,再次换上女装,竟觉着浑身上下四处不习惯。

从祁宿殿中走出来这样一位绝色美人,众人的眼光忍不住纷纷看了过来。

“那位美人是谁?可是哪家的小姐?没听说今儿府上来了客呀。”

“难道是王爷新买的侍妾?咱们王爷不像是会去买妾的人呀。”

苏子归从人群中穿过,听了不少嚼舌根的话,径直走向别苑去。

就连张管家见了她,一时半会也没认出来。

“姑娘是……?”苏子归迎着张管家上前,张管家看了老半天,总觉着面熟,却又想不出在哪儿见过。

还满以为是常来府上的大人带来的哪位千金小姐,直到苏子归开口说话。

“张管家,是我。苏子归。”

“苏……苏姑娘?”

张管家那夸张得表情,让她不禁失笑,之前她可是蒙过了王府里所有的人。谁又能想到,一个肮肮脏脏的小乞丐,摇身一变竟成了绝世的美人胚子?

苏子归捂唇笑道,“张管家不必惊慌。子归是奉王爷之命,来问管家取这个月的账簿的。管家要是弄好了,就给拿子归,子归带去给王爷。”

张管家还沉浸刚才的惊讶中没有反应过来,一听是九王让取账簿,连忙拿出来给她,“劳烦,劳烦苏姑娘了。”

苏子归也没想到张管家对她的变化竟然这么快,兀自拿了账簿便去了祁宿那里,她将账簿递给了祁宿,祁宿却看她看得出神。

“王爷做什么老盯着子归看?”

听了她的话,祁宿微微一笑,“本王只是没想到,竟然捡回来了这么一个绝世美人。”

苏子归刷的一下脸红成了晚霞,忍不住羞怯,“王爷又在打趣我了!您还是好好儿看您的账簿吧,子归该去添灯油了。”

她自祁宿身边走过,祁宿却好似故意一般,用脚去勾了勾她的脚踝。苏子归只觉得脚下一软,整个人倾身而下,祁宿顺势就将她接住。

预计摔到的疼痛迟迟未来,她睁开了眼,看了看祁宿那张妖冶无比的脸,怎么会这样好看……唔。苏子归叫道,“王爷是故意的!”

祁宿却死不承认,“本王堂堂一个王爷,会故意欺负你一个书童不成?还真是好心没好报,不然本王现在就放你下去?”

“快放了我!”苏子归心想,分明就是你绊倒了我,这会子又来扮君子了。

“那本王放了?”祁宿说撒手就撒手,苏子归重重的跌了下去,屁股着地,痛感一下子涌上,而祁宿则是一脸的无奈,摊了摊手,“可是你自己要本王放的。”

苏子归捂着屁股,委屈得跟只橘猫一样。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九王!

她原以为祁宿只是一时的新鲜,可没想到祁宿欺负她好像还成了一种爱好。

一个王爷,还要她去树上给他摘果子吃?等她一爬上树,祁宿就把梯子给撤下了,记得苏子归团团转,还不得不摆出张好脸来求他。

“王爷,王爷你放我下来吧。你不是要吃果子吗?”

苏子归恨不得一巴掌冲着他脸就打过去,痛骂他流氓!

可她现在连下地都成问题了,吃的一时之亏,方为人上人。谁让人家是王爷呢!

“想下来是吗?”祁宿努力憋着不想,在树上的她就像是一只松鼠一样,谁让她这么机灵可爱呢。

苏子归一个劲的点头,“王爷,您放子归下来,子归晚上亲自给您下厨,您说好不好?”

苏子归一个劲的讨好着他,生怕惹他又什么兴起丢下自己不管了,让她挂着树杈上一晚上。

“想下来你就跳下来,本王接着你。”祁宿还伸出了手,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她磨牙齿的声音越来越明显,“……”

这么高!要她跳下去?他能接住吗?

“王爷,咱们再商量商量好不好?”

祁宿收回了手,“不跳是吗?那本王可走了。”说完,他就转身要离开,急的苏子归连忙叫住他,“我跳!我跳还不成吗?”

“那就跳吧。”

苏子归闭着眼睛,抱着必死的决心,猛然跳了下去,一寸不差的落在了人怀里。

祁宿满脸的宠溺模样,“嗯……看来本王的书童,还真是勇气可嘉。”

可嘉,可嘉你个头!她都差点吓死了!

该不会是个断袖吧?-豆豆

自打那日之后,苏子归更是发现了祁宿以欺负她为乐趣的生活方式。

祁宿似乎也习惯了有这么一个活泼机灵的女书童在身边的感觉,时不时的还能调戏一下,何乐而不为?

他就是喜欢看着苏子归被他调戏,鼓着腮帮子要打他,还拿他没办法的样子。

“换上这个,随本王出去一趟。”祁宿朝着苏子归丢去一个包袱。

她很精确的接在手中,这是……?男装?

苏子归不解,“王爷,您是要我重新换回男装吗?”

这祁宿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会子要她穿女装,一会子又叫他扮回原来的假小子。

搞不明白。

“只有今天。”祁宿说完便走了出去,留下苏子归换衣裳。

她动作很慢,换套男装还要先取下头上的钗环首饰,还真是麻烦。

祁宿说只有今天要他换上男装,是要带她去什么地方?

如果说只有男人才能进去的地方……嗯……苏子归吓得差点没拿稳手上的簪子。他,他该不会是想带她去青楼吧?

苏子归心中奔腾过一万只草泥马,心情很是复杂的从门内走出来。祁宿只是安静的靠着一根柱子,似乎是刻意在等她,却一点没有催促她的意思。

看见重回男装的苏子归,祁宿转过头来打趣道,“佳人若比仙,才子胜潘安。苏子归,本王真不想让你换回男装。”

他朝着她走进了一步,靠在她耳朵边儿说道,“竟然比本王还要俊上三分。”

那人伏在耳边喃喃了一句,苏子归感到一股温暖在耳边穿梭,分明知道是故意打趣她的话,苏子归竟然忍不住脸红了起来。

祁宿直了身板,“走。”撂下一个字便走在了前边儿。

苏子归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应了一声赶紧跟上,也不知道祁宿有没有看见她刚刚脸红时候的样子。

祁宿走在前面,苏子归紧随其后,穿过府邸,一群人盯着她看。

苏子归还真是好命,摇身一变飞上枝头成了凤凰。这才几天就成了九王身边儿的红人,她们怎么就没这么好的命呢?

现在祁宿上哪儿都要他跟着,再说是书童,那也是个女人。这狐媚子是用了什么媚术迷得九王团团转?

苏子归听着那些个嚼舌头的话语满脸无奈,别说她们了,就连她自己也想不清楚,祁宿为什么对她‘情有独钟’?

因为她的美貌?可她觉得祁宿不是那等以色取人的人。再说了,堂堂一个九王爷,什么绝色倾城没有见过?

苏子归一声不吭的随着祁宿出了府。祁宿走在前边儿,步态很是轻快,手中的折扇一展而开,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穿着寻常公子的便装,除了那美得惊艳的脸,便和那些子富家子弟没什么两样。

“王爷,王爷。”苏子归脚步加快了些,凑上了他,“你要带子归去哪儿?”

苏子归一刻不妨,他手上的折扇合拢,敲在她脑门儿上,“叫你跟着就跟着,哪里这么多话?”

苏子归不满的噘起了嘴,做什么动不动就打人,可是很疼的。

要是在现代,刚有人这样欺负她,她早抢过来打回去了。

可是……

看着眼前身高八尺的男人,那也要她抢得到的事儿。弄不好还会被他给嘲笑一翻,明明这么娇小的个儿还非要逞能,若说祁宿是棵高大的树,那她是什么?

猴子?……挂树杈?

祁宿转过头来看着苏子归脸上浮现的千万种变化,这丫头又在想什么?打疼了吗?委屈成这样。

“到了。”祁宿领着她走到一处茶楼门口,上面匾额挂着三个字,“雨墨阁”。

一听这名儿就是个文人聚集的地儿,苏子归傻愣愣的看了半天。

不是……不是青楼?

看着她还像根木头一样杵在门口,祁宿皱着眉头说道,“还不进来?”

“哦,……这就来。”

苏子归跟在祁宿后面,要是祁宿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还不扒了她的皮。青楼,苏子归是怎么想得出来的!

“老远就看见有个人进来,我还当是谁,原来是九弟。”一个身穿墨色衣裳的男人,见他二人走进来,从座上下来走到面前,斯文笑道。

他叫祁宿九弟,那他也是王爷咯?是祁宿的哥哥?

“五哥,好久不见。”祁宿摇着扇,俊朗的笑道,“怎么不见七哥?不是他请我们来的吗?”

祁宿口中的五哥,是当朝五王爷,祈越。口中的七哥,是七王,祈善。

祈越笑道,“七弟今儿着了风寒,在府里养身子呢。我也纳闷儿呢,他说九弟刚从外面回来,一定要见一见,这会子却不见人了。所以派人去府上问了问,才说是七弟病了。”

“原是这样,既是七哥不能来,便我们兄弟二人坐下闲叙也是不错。”祁宿说道,这才看见苏子归站在原地发着呆。

祁宿皱着每天推了她一把,“子归,这是五王。还不快给五王行礼。”

子归反应过来,走到祈越面前,学着书童的样子,作了个揖,“子归拜见五王,五王万福”

祈越这才注意到一直躲在祁宿后面,身穿书童服侍的人。

“是九弟新买的伴读书童?”祈越低着头打量了一下娇小的人儿,不禁笑了出来,“九弟还真是无所不能啊,就连买个书童都俊俏得跟个女儿一样,瞧瞧这小脸儿嫩的。”

苏子归满脸无奈的任祈越捏着她脸上的肉,真有一种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想剁下这咸猪手。

祈越此刻丝毫没有注意到祁宿已经黑下来的一张脸,那如刀般锐利目光,恨不得杀了祈越。

我的人你也敢乱动?

发现苏子归试图避开他的手,却因为祁宿的原因不敢去躲。

他举步上前,抓着祈越的手,祈越愣了愣,祁宿有些尴尬的说道,“五哥,你过来替我看看我刚做的那首词如何?”

祈越像是被苏子归深深的吸引,半天才回神,“好。让我看看九弟的文思时候又有进步了。”说完二人便走至了桌案旁。

苏子归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个五王,一点分寸也没有,动不动就动手动脚的,他现在是男儿身都且这样,要是女儿身,还不蹬鼻子上脸了。

这五王……该不会是个断袖吧?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