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将军独宠妻

更新时间:2021-04-17 12:41:23

穿越之将军独宠妻 已完结

穿越之将军独宠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徐明月, 关越单

精彩试读:“你就少说点大话吧,我倒要看看就你一个小姑娘,还能干点什么。”徐明月不闹不怒,索性直接不去理会黄大师,那黄大师更是没面子。小娘们,等会你哭着求饶就知道爷的厉害了!将金鸡报晓藏好,痞老板便又领着下人出现在了三人面前,解开他们的布块。“两位大师啊,这把件已经藏好了,你们算算到底是藏在哪?”痞老板点头哈腰,脸上谄媚的笑容都快要笑道脸僵。黄大师当即便闭起眼睛来,左右徒步来回走动,随后便与痞老板身后的手下擦身而过,感受到了背后的手掌上有人轻轻在右下方点了点,又写了写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斗法

痞老板闻言便是满脸为难,左右两个大师来回看看,但是却纠结得选不出个结果来。

黄大师见他这般抉择不出,当即便也做出一副宽宏大度的模样,笑吟吟的看着徐明月道。

“这痞老板也是不知晓究竟留谁,不如这般,这位仙姑,就当是黄某同你下战帖,让痞老板悄悄究竟是谁技高一筹如何?”

黄大师偷偷打量几番徐明月,见她从头到脚也就是一副村姑模样,虽然口中礼节未少,但脸上却是一副高傲不屑模样。

就这丫头片子还想抢他的饭碗,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徐明月本不愿理会他,只是抬眸轻瞥了几眼对方,发觉黄大师身上倒是的确有几样驱邪物件,也勉强算是个内家人,但技艺却算不得精巧。

就这点水平还想跟她比较?

徐明月更是不屑,只是斜了一眼对方,身侧之人便替她说了话。

“痞老板既然请了人来,自然就有他的道理,黄大师,你若是当真有作用,那又何必再多请一位大师?”

关越单这一句话直接堵死了那黄大师,黄大师脸上立即暗下几度来,朝着一旁的痞老板望去,却对不上痞老板那漂浮不定,假装四处看风景的眼神。

袖衫下头的手攥了又攥,黄大师黑着脸,但还是强行维持着自己脸上的笑意。

“这位仙姑,莫不是你不敢?”

徐明月嗤笑一声:“就你这技术还想要挑战我,老娘破过得局可比你吃的饭都多,麻烦你心里头有点B数吧。”

被一个小姑娘这般辱骂,黄大师脸上更是难堪,也顾不及什么脸面,当场就直接通徐明月吵了起来,更是步步紧逼。

“小丫头片子怎么说话的!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我不咒死你!”

语毕,那黄大师当即便右手竖起双指,做出作法念咒的模样,好似真要将眼前人咒死一般,嘴里头叽里呱啦念着咒。

“……道法无量镇乾坤,急急如太上老君律……”

但是这咒语都还没念出几句,就直接关越单一把揪住衣襟,直接给提留了起来。

黄大师脸色瞬间煞白,努力挣扎着晃动自己,可这脚啊,就是贴不着地。

“你不如先来咒咒我试试?让我看看是你的太上老君更快,还是我的拳头更快?”

关越单眯起眼来,斜下冷眸看他,其中凌冽愣是把这黄大师吓得满头冒汗,挣扎得更是用力,但口中却还是喊着。

“你、你不要以为我怕你!”

话音刚落,只听哐当一声,黄大师身上竟抖落下来一个不大不小的铁质物件,虽然上头已经被盘的光滑几分,但是那栩栩如生的公鸡仰天模样却还是十分明显。

徐明月柳眉微蹙,当即便附身拿起那金鸡报晓把件,仔细查看一番,心里头便有了底。

我说家里头的金鸡报晓怎么寻不着了,居然被人给偷走了!

先前那王婆子时常偷偷来徐家,明面上说是串门,背地里头不知道顺了多少徐家的东西走,这个玩意儿估摸着也就是她顺走的。

再加上今天烧那偷运鸭之时,王婆子家里头的惨叫声,也足以说明了这黄大师跟王婆子早就已经狼狈为奸,祸害着他们徐家了。

徐明月掂了掂手里头的金鸡报晓,黄大师当即就紧张了起来,指着那个金鸡报晓就大喊道。

“还给我!这可是我的东西!”

但是看这模样,这黄大师应当没有认出徐明月就是被他设下偷运鸭的。

狡黠的光在徐明月眼底闪过,随即嘴角一勾,让关越单将黄大师放下,把玩着那个金鸡报晓,开口道。

“黄大师,你这战帖我接了,不过这一局,咱们就以这金鸡报晓作为赌注如何?”

黄大师得获自由,又做回那副虚假儒雅模样,咳嗽几声:“你想怎么赌?”

徐明月打了个响指,轻轻一抛就把那金鸡报晓的铁把件丢到痞老板手里,脸上笑意更浓。

“咱们蒙住眼睛,让痞老板当做裁判,把这把件藏起来,看看我们两个谁能先算出方位来,如何?”

黄大师闻言便认真思考了片刻,但随即眼前一亮,好像想起什么一般,便直接一口应下,然后目光便落到了痞老板身旁的手下上,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那就这般定了,痞老板,去准备吧。”

痞老板有些畏怯,双手捧着那把件左右看看,见两个大师都是胸有成竹的模样,只得遵命去办。

寻来两块厚实的布条,将徐明月和黄大师的双眼都给遮住以后,痞老板便直接领着下人,将那铁把件给藏了起来,徒留下徐明月等人在前厅。

关越单见状皱起眉头来,眼眸中意外显出几分柔光。

“这赌局,你有把握吗?”

徐明月闻言则是得意一笑,抬起手摸索着,最后寻到关越单肩头拍了几下。

“安啦,就这点小把戏,对你兄dei有点信心!”

一旁的黄大师闻言倒是不屑,两条八字胡都给撇成一字了。

“你就少说点大话吧,我倒要看看就你一个小姑娘,还能干点什么。”

徐明月不闹不怒,索性直接不去理会黄大师,那黄大师更是没面子。

小娘们,等会你哭着求饶就知道爷的厉害了!

将金鸡报晓藏好,痞老板便又领着下人出现在了三人面前,解开他们的布块。

“两位大师啊,这把件已经藏好了,你们算算到底是藏在哪?”

痞老板点头哈腰,脸上谄媚的笑容都快要笑道脸僵。

黄大师当即便闭起眼睛来,左右徒步来回走动,随后便与痞老板身后的手下擦身而过,感受到了背后的手掌上有人轻轻在右下方点了点,又写了写什么。

脸上瞬间漾起那小人得意的笑容,但还是继续装模作样,最后停下。

“这金鸡报晓,就在那东南角的痞老板卧房中的枕头下面!”

痞老板当即眼睛都要瞪出来了,而黄大师则是与手下眼线相视一眼,眼中尽是阴谋。

这痞老板手下早就有他的眼线了,他想要赢不是易如反掌吗?

然后再移目看向徐明月,那八字胡就要翘上天去。

“仙姑啊,你觉得藏在哪呢?”

眼见为实

徐明月冷眸斜瞥一眼那早就串通一气的两人,但并没有说穿,而是指着西北角的方向。

“西北角,杂物间。”

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

此语一出,那黄大师当场就指着徐明月大笑了起来。

他还真当是什么仙姑呢!就这点技术还想跟他抢饭碗?

徐明月见状也好似早就料到的模样,倒也不恼,只是将目光抛给痞老板。

只见痞老板闻言也是面露难色,两条稀稀疏疏的眉毛拧在一起,左看看右看看,想要回避徐明月的眼光。

“小丫头片子,还真以为自己学的些什么三脚猫功夫就够用了吗,做事啊,还是得实事求是,没这金刚钻,就别揽这瓷器活!”

黄大师脸上都快要笑开花了,对着徐明月便是一番冷嘲热讽。

“难不成你就有金刚钻了。你怎么猜出来的,难道还用我说出来吗?”

关越单垂下眼来看那矮他半截的黄大师,眼底的锋芒直指黄大师,吓得那黄大师愣是脸上又白一度,咽了咽口水,更是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

“不管!痞老板,你快跟那两个坑蒙拐骗的说,究竟是谁说对了,让他们瞧瞧究竟是谁有本事!”

痞老板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缓缓才道。

“这,这金鸡报晓是放在了我东南角的卧房,不是西北角的杂物间。”

此话一出,那黄大师更是得到了肯定,尾巴都要翘上天去。

“瞧瞧,听听,是谁对了?”

黄大师得意的在徐明月面前拍手,想要在徐明月面前扳回一成。

关越单垂眸看向徐明月,却发现对方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一如既往地坚定,自己嘴角也是不自觉的扬起几度,开口道。

“痞老板,这把件究竟在哪,还是应当亲眼去看看。”

“我也是此意,痞老板,毕竟这眼见为实,不如我们现在就去看看这结果究竟为何。”

黄大师闻言便是脸色一变,立即打断两个人:“这痞老板亲手放的地方,难道痞老板还会记错不成,你们分明就是想赖了趁机溜走!”

痞老板左右为难,脸上表情不仅尴尬还带几分失望。

“徐大师啊,这金鸡报晓的确是我亲手藏起来的,的的确确就在那卧房之中。”

徐明月脸上笑意未散,反倒是胜券在握的模样。

“既然是痞老板亲手放置,我们去看看,也不会改变什么吧,又或者这答案,本就已经变了呢?”

痞老板见她这般坚定,思索片刻后便还是点了点头,直接领着众人去那东南角的卧房。

黄大师大步流星走在前头,兴冲冲的进到那卧房里头,巴不得立马从枕头底下翻出那金鸡报晓来打徐明月的脸。

“这就让你这小娘们瞧瞧!”

拿起那枕头一翻,令在场众人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本该放着金鸡报晓的地方,此刻竟然空无一物,唯独只剩一本痞老板珍藏的春宫图摆在那里头。

众人一看就愣在原地,徐明月一步跨上去,直接拿起那春宫图左右看看,做出一副大开眼界的模样。

“哇哦!”

痞老板这才率先反映了过来,冲上前去就把那春宫图夺了下来,那本来就布满皱纹的老脸上的表情更是难看,反倒引来徐明月爽朗的笑声,转头笑意调侃那目瞪口呆的黄大师。

“哈哈哈,黄大师,难不成这就是你想要给我看的东西?”

接着一挑眉,再往痞老板这般加了一把火。

“痞老板,倒是够有兴致的啊!”

关越单猝不及防也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那痞老板则是满脸的难堪,这脸都要被黄大师给丢尽了,转过头去瞪着黄大师,巴不得瞪穿了他。

黄大师也没料到这金鸡报晓会不翼而飞,脸上也是一愣,但却又意外丢了痞老板的脸面,一时间也不知该做什么。

张口想要跟痞老板道歉,那痞老板却又根本不赏脸,直接转身出了卧房。

徐明月则是在一旁嘲笑,接着拍了拍那黄大师的肩膀。

“黄大师啊,怕是赢了这局,你这饭碗也难保哦,啧啧啧。”

就这模样还想跟她斗?也不看看对手是谁!

徐明月一边摇头咂嘴,做出一副同情却爱莫能助的模样,徐明月大步迈出房门,领着众人就往自己口中所说的西北角杂物间走去。

而黄大师则是灰溜溜的跟着他们走在最后,嘴里头念叨着什么奇怪的咒语,那眼睛狠狠的刺穿徐明月,恨不得现在就把徐明月给咒死。

众人刚来到杂物间门前,本想推门而入,但下一秒,眼前的门竟然自己就打开了!

关越单下意识直接将徐明月拉往自己身后来,挡在她前面将其护住,接着眼底闪过一丝杀意看向那吱吖打开的门。

接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白影从里头窜了出来,口中还在疯喊着。

“鸡!”

“鸡活了啊!”

众人都被这突然出现的白影吓到,都不自觉的往后退上一步给那个奇怪的身影让出路来。

而走在最后的黄大师不明情况,愣是直接被那披头散发的白色影子给正面撞上,直接将他给撞倒,

而那白色身影也直接扑在他身上,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好像是害怕听见什么声音一样。

黄大师一看这白色身影在自己面前,当即也是吓坏了,脸色煞白,口中大喊。

“有鬼啊!”

“什么鬼,这大白天的,有什么鬼!”

徐明月怒斥一声,便要上前,却被关越单压住肩膀制止,而关越单则是剑眉蹙起,直接走上前去,一把把那白影拉了起来。

这才看清,这白影竟是个女人。

“这身影,怎么感觉有点眼熟啊!”

痞老板的手下率先觉得怪异,发颤的指着那白影。

关越单闻言,紧抿薄唇,一把拨开那些肆意散落的黑发,黑发后头那张布满痴傻的脸就显露了出来。

一直在一旁傻看着的痞老板这才猝惊,大喊一声。

“这,这不是我媳妇儿吗!”

而下一刻,那白影子便又突然有了动作,干裂了的嘴唇缓缓动了起来。

“鸡!鸡活了!”

徐明月, 关越单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