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婚情几许:前夫,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4-17 10:27:31

婚情几许:前夫,请自重 已完结

婚情几许:前夫,请自重

来源:微阅云 作者:泼茶人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两百五十万现金装了满满两个袋子,有点重,她直接拎到律师所去:“宋律师,这里两百五十万,应该够了吧,我爸爸的事就麻烦你了。”宋律师清点了一遍,显然也松了一口气:“够了,只要把赃款补上就好,到时候我会尽力替你父亲辩护。”“谢谢您。”陆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一再道谢。她真的该感谢父亲认识这么好的律师,还肯接下这样的案子,不然光是找律师这一块都够她折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4-偏偏她缺钱

陆瑶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结婚的时候,邵允琛一百个不愿意,附加条件一推,等到她想离婚时,他又不乐意了,实在让她捉摸不透。

第二天一早,陆瑶就去银行取了钱。

两百五十万现金装了满满两个袋子,有点重,她直接拎到律师所去:“宋律师,这里两百五十万,应该够了吧,我爸爸的事就麻烦你了。”

宋律师清点了一遍,显然也松了一口气:“够了,只要把赃款补上就好,到时候我会尽力替你父亲辩护。”

“谢谢您。”陆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一再道谢。

她真的该感谢父亲认识这么好的律师,还肯接下这样的案子,不然光是找律师这一块都够她折腾。

“陆经理,季总让你去一下他的办公室。”

陆瑶才从律师所回来公司,总裁办就打来电话,她只好放下东西,急匆匆的到季总办公室后,才知道是一桩合作案。

她们公司早和业界的投资巨头龙腾有一桩合作,约定下周三谈判,但是作为代表出席谈判的主管宫外孕正在医院躺着,所以想派陆瑶去。

“我去?季总您别开玩笑了!”陆瑶哭笑不得,“我就是个搞数据的,你让我去谈事情,这不是把我往火坑推吗,我都没接触过这个。”

“没事,我会派人陪着你,你按照合同上的说就行了。”季总笑眯眯道:“我这不是没办法嘛,要是公司有比你口才好的,我哪至于这么为难。”

陆瑶还没来得及开口,季总直接抛下利诱,“你要是去的话,我让财务额外给你两万块的幸苦费,来回路费全部报销。”

直接拿钱说事,够狠的。

偏偏她缺钱!

“季总记得让人帮我订机票。”陆瑶从季总手上接过合同,不就是谈判而已嘛,好歹她之前跟人当翻译旁听过一些,商业话语还是懂一些的。

这两万块够她和陆母用三个月了。

回到自己办公室后,陆瑶简单看了一下合作案,出于职业习惯,上百度搜了一下龙腾投资公司。

四年前在晋城发展起来的一个投资公司,用了不到两年就在海外上市,到如今买下和泰大厦,市值几百亿。

陆瑶忍不住咂舌。

用四年发展起来的,不是大佬就是家里有钱的富二代啊!

陆瑶鼠标往下拉,想看看这大佬什么级别的,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响,她随手摸过来接听。

“师兄,我刚好也要找你呢,晚上我请你和恬恬吃饭吧。”

那端的向东南笑了起来:“看来我这个电话打的巧了,行,你自己点下班,我过去接你?”

“五点半。”

发完信息后,看着空荡荡的电脑界面,陆瑶脑子一下有点转不过来,嘀咕着:“我刚刚是要干嘛来着?老了,记忆退化啊!”

想不起来,陆瑶干脆不想了,着手忙别的事情。

下班后,向东南来接陆瑶,一起去红房子吃饭,期间见恬恬一直玩着手机,似乎也不怎么和向东南讲话,陆瑶有些好奇。

“师兄,恬恬怎么都不说话?”

向东南摸了摸恬恬的脑袋,嘴角笑容有些苦涩:“恬恬有自闭症……”

15-好久不见

陆瑶愣住。

从向东南的话中,陆瑶才知道,之前向东南出差时,恬恬目睹自己母亲带着其他男人来家里,受了刺激,从此不愿意开口说话,这也是为什么向东南执意要孩子的抚养权。

知道前因后果后,陆瑶对恬恬更加地心疼。

刚好这段时间她也不忙,和向东南说了声后,直接把恬恬接到自己公司,抽空教她识字,晚上就让向东南接回去。

恬恬起初有点胆小,不过被陆瑶夸多了以后,也大胆了起来,会对其他人笑,写的字也很漂亮,还会写爹地两个字,向东南拿到那张纸都感动的说不出话。

陆瑶接恬恬到公司后,经同事提醒,才发现今天要去晋城谈合同。

不过向东南半小时前就去机场了,飞国外出差,陆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不好意思把恬恬给同事照看,就一起带着去出差。

南城到晋城很快,飞机一个半小时。

龙腾派了人来接陆瑶,开车直接带她去龙腾公司。

“陆小姐,我们邵总的飞机晚点了,也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到,如果下午还回不来,只能麻烦您在酒店住一晚了。”

“没事。”陆瑶笑了笑。

作为投资行业的巨头,办公大厦当然在晋城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周围的建筑物仿佛都活在和泰大厦的阴影下,灰溜溜的没有一点颜色。

带陆瑶来的人中途接了个电话,似乎有急事,把她托付给前台,然后急匆匆的离开了。

陆瑶牵着恬恬进了电梯。

大堂的人很多,来来往往,她似乎看到了邵允琛,穿着黑色西装,时时刻刻给人一种很严厉的感觉,眉眼却是温润的。

他无名指上似乎带着一枚铂金戒指,窗外的光不小心打上去,反光的有些刺眼,随着电梯门的合上,陆瑶还愣愣的,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冻住了。

当初结婚时,她挑了戒指,邵允琛却不愿意要,说不喜欢这些东西,最后陆瑶没办法,让他给自己单独买了枚钻戒,还一直宝贝地戴着。

此时此刻,陆瑶却觉得无名指上的钻戒很烫,几乎烫伤她的皮肤。

陆瑶开口,声音轻轻的:“不好意思,请问你们总裁是叫邵允琛吗?”

“您不知道吗?”前台有些意外,“我以为您来时就查了我们公司的资料。”

陆瑶透过电梯面看着自己,没有说话。

她老公邵允琛,开着一家投资公司,还是投资行业的巨头,说亿万富翁都不夸张,她却从来不知道,只知道他叫什么,家住在哪里而已。

前台领着陆瑶去总裁办,嘴里还在说:“邵总没回来,但是傅特助在,您可以和我们傅特助聊聊。”

到总裁办后,前台拧开了门。

陆瑶踩着高跟鞋进去,看到一抹倩丽人影倚在办公桌边,正往手指上套着钻戒,脸上的笑容明媚灿烂。

那戒指,款式和邵允琛戴的那款似乎一样的。

前台没想到傅雪姿已经到总裁办了,忙鞠躬:“傅特助,没想到您在,这是盈信公司的陆小姐。”

“我见过。”傅雪姿看到陆瑶一点不惊讶,起身走过来:“陆小姐,好久不见。”

陆瑶很冷静,伸手和她握了一下,脸上是淡淡的笑:“邵允琛送的吗?挺漂亮的,很衬傅小姐的手。”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