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陵少的小萌妻长大了

更新时间:2021-04-16 14:42:44

陵少的小萌妻长大了 已完结

陵少的小萌妻长大了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叶潇诗有些忐忑,难道,他不愿见自己,连在公司也懒得搭理?不,陵自寒向来公事公办,她在公司,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秘书而已。“叶秘书,总裁不在。”办公区有人好心提醒。“他去哪儿了?”“刚才集团高层开会,陵总去会议室了,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你要是有什么文件,先放他桌上吧。”叶潇诗抱紧了手里的报表,刚才主管告诉她,这份文件十分重要,在送到总裁手里亲自阅览之前,绝不能经他人之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陵少的小萌妻长大了第3章试读

第二天,欢娱集团,总裁办公室门口。

叶潇诗细心地整理了一下头发后,鼓起勇气敲了敲门。

随即,她又觉得自己有些可笑,这么在乎自己的外表做什么?反正里面那个男人,从来都不曾拿正眼瞧过她。

更何况,他见过自己最不堪的时候,又怎么可能还会觉得自己漂亮?

门敲了很久之后,里面也没有回音。

叶潇诗有些忐忑,难道,他不愿见自己,连在公司也懒得搭理?

不,陵自寒向来公事公办,她在公司,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秘书而已。

“叶秘书,总裁不在。”办公区有人好心提醒。

“他去哪儿了?”

“刚才集团高层开会,陵总去会议室了,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你要是有什么文件,先放他桌上吧。”

叶潇诗抱紧了手里的报表,刚才主管告诉她,这份文件十分重要,在送到总裁手里亲自阅览之前,绝不能经他人之手。

原先叶潇诗并不是在欢娱集团工作的,但自从跟陵自寒订婚以后,陵家老太太希望他们俩能够多一点相处的时间,硬是让她辞了之前的工作,来集团总部做了文秘。

然而,对于这份工作,她是有诸多不适应的。

欢娱集团是全国最大的娱乐产业公司,名下艺人无数,投资的电影电视剧部部大爆,几乎称霸娱乐圈的大半壁江山。

而陵自寒作为这座娱乐帝国的主人,身边更是花边新闻无数。

传说中,那些遭到集团力捧的女明星,几乎无一不跟陵自寒有着牵扯。

而她这个正牌未婚妻,反而不被允许向外透露自己的身份。

在公司里,她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秘书,离那个光芒万丈的男人,很远很远。

“我在这里等着总裁吧。”叶潇诗说道。

那同事点了点头:“行,要不你去总裁办公室里等。”

陵自寒的办公室,叶潇诗并不是第一次进来。

她熟悉这里的每一寸布置,只是以往,他在的时候,这里总是冷如冰窟,明明开着暖气,也让人如阳春三月里霎时大雪纷飞。

他现在不在,这个办公室除了过度整洁以外,倒并不让人觉得严寒。

叶潇诗将手里的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因为有主管的吩咐,她并不敢放下就走,只得在这里等着陵自寒回来,等他签完字以后,再拿回主管那里。

突然,办公桌半开的抽屉,引起了她的注意。

陵自寒有着严重的洁癖和强迫症,他所待的地方总是严丝合缝地整洁,几乎没有出现过抽屉没关好的情景。

叶潇诗想着,要是等会儿他回来了,发现助理或者清洁工没有把抽屉关好,肯定要大发雷霆。

于是她走过去,想顺手把抽屉给关上。

就在这时,抽屉里一张相片映入眼帘。

怎么会是这张照片?

叶潇诗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陵少的小萌妻长大了第4章试读

她拉开抽屉,取出了那张照片。

一张泛黄的陈年旧照,边缘磨损严重,照片里的女孩,穿着一身青春洋溢的短裙,对着镜头笑靥如花。

他怎么会留着这张照片?

“你在干什么?”

身后,传来一道阴郁的声音。

叶潇诗还没有来得及将照片放回原处,陵自寒就已经走了进来,在发现她手里拿着照片以后,脸色霎时变得冰冷。

“叶秘书,我好像没有允许过你可以擅自进我的办公室,翻我的东西。”

她攥着照片的手,因紧张而发抖。

胸腔里翻涌着无数的气血,她有很多话想要问他,然而话到嘴边,却只剩下一句带着颤音的:“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翻你东西……”

从小到大,她实在是怕他怕得很了。

有时候,叶潇诗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应激反应,每每看到他,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

陵自寒的目光落在她之前放在桌子上的文件上:“叶秘书,既然是有公事找我,那就该安静站着,什么也别动。”

只要是在公司里,他就只会称呼她为“叶秘书”,生疏得和对待其他所有员工一样。

他身边有那么多女人,有镁光灯下艳光四射的女明星,有身材优越能力更卓越的女员工,更有无数名门闺秀,对他情深似海。

可是万花丛中,他偏偏只能选择她做未婚妻。

万花丛中,她从来都是最受冷待的那一朵,最不起眼的那一朵。

陵自寒拿过笔,看也不看就在文件上签下字,冷冷拍在桌子上:“拿着文件,滚。”

叶潇诗连忙抱起文件,往外走去。

快走到门口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手里还拿着那张照片,连忙又折返回来,递还给他:“还、还给你。”

他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那照片,冷笑:“叶潇诗,如果你觉得这张照片能代表着什么,劝你还是不要痴心妄想。”

“我没有痴心妄想。”

他修长的手指夹住了那张照片,似乎有些微的停顿,然后,将照片取了回去。

照片里的女人,眉弯眼笑,沐浴着春日里最和煦的阳光,曾经是大学时候,他心里最美好的一道风景线。

直到某件事的真相被披露以后,一切美好,都荡然无存。

“自寒,你……为什么还会留着这张照片?”她鼓起勇气,小声问他,“为什么……留着我的照片?”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