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掌家娇妻俊俏郎

更新时间:2021-04-16 16:20:11

掌家娇妻俊俏郎 已完结

掌家娇妻俊俏郎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杜风眠, 杨子规

精彩试读:“可要是杨家强行休了你呢?再咋说你都让人给堵屋里了。”“那我就以死证明我的清白,到时候只需要您配合我,不管我死没死您都可以拿到一笔银子,你说你肯还是不肯呢?”杜李氏眼珠子一转,傻子才不肯,她对这个孙女可没有感情,是死是活跟她无关。可要是真能从杨家弄到一笔银子,就是养她几天也稳赚不赔啊!一拍大腿,杜李氏眉开眼笑,“好啊,不愧是我的孙女,你就看奶奶怎么帮你讨回公道,这杨浑妇,看我怎么治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豆糕

家里人为这笔钱愁的不行,几个女孩也担心自己会被卖掉。

如今,听杜风眠有办法弄到银子,三个女孩眼睛直放光。

杜风眠摸摸她们的头,笑了:“放心吧,我一定会给奶奶弄到一笔银子的,不过她话题一转,你们先带我去吃点东西,我快饿死了。”

“不行!”七妮大声拒绝,“要是让奶奶发现你偷吃,会打死你的!”

“那就不让她发现。”胃像是被火烧一样,杜风眠再也忍不住朝着厨房跑去,可她在厨房翻找半天,居然连一粒米都没有,半瓢水下肚,好歹舒服了点。

三妮靠在门口,撅着嘴告诉她:“吃的都在奶奶屋里,你可千万别进去,昨天奶奶买了豆糕,说要给四弟吃,哼。”

“你们在厨房门口干什么!”

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突然跳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根木棍,明明矮的像个豆丁一样,一双眼睛却亮的如同虎狼。

这是家中最小的男孩,杜风浩,也是杜风眠一母同胞的弟弟。

作为家中最小的男孩,他由杜李氏一手养大,今年九岁,不亲娘。

性格霸道任性,就是对自己的亲妹妹七妮也粗暴的很。

见杜风眠不搭理他,他一把揪着七妮的头发把她拽过去,“你说你干啥,是不是想偷吃?”

七妮吓的呜呜哭起来,他却得意地示威杜风眠,“你就是奶奶送出去的那个小杂种?你干嘛要进我家!”

杜风眠被他给气笑了,听着外面还在打打闹闹,直接过去揪起杜风浩的耳朵,转体一圈,咬着牙恶狠狠地警告他:“你再不松手,我就把你耳朵拧掉!”

杜风浩疼的嗷嗷直叫,连忙用手去护自己的耳朵,“疼疼疼!奶!救命啊!”

杜风眠撇撇嘴,手中力度又狠了三分,“你就是叫破嗓子也没有用,我问你,奶奶把豆糕放哪里了!”

“啊啊啊我不告诉你,你个偷吃鬼!那是奶奶给四哥买的!”

“嗯?”杜风眠杜回答是又拧了一圈,杜风浩疼的掉了两颗金豆豆,不得不妥协道:“就在奶奶床头的柜子里。”

杜风眠满意地笑了,“这次算你聪明,我就放过你,以后再敢叫我小杂种,我就把你耳朵直接拧下来!”

杜风浩哼哧哼哧地喘着气,眼神里满是恨意,“等会我就告诉奶奶你吃了豆糕,非让奶奶把你赶出去!”

留下几个孩子面面相觑,杜风眠一溜烟跑进杜李氏的房间,果然在柜子里找到一包用纸包着的豌豆糕,她一口一个吃了小半份才觉得没那么饿了。

拿着剩下的豆糕出去,递给三妮五妮七妮,她们明明馋的流口水,却连伸手都不敢。

“你们放心吃,一会奶奶问起来,我不会告诉她你们吃了,快点吃啊!”

杜风眠的话太有诱惑力了,五妮没忍住率先拿起一块豆糕,七妮和三妮也赶紧往嘴里塞。

杜风浩还在一边捏着拳头站着,幸灾乐祸道:“一会奶奶发现了,非打死你们不可。”

他眼神里满是得意,抬着下巴,瞅着杜风眠满是不屑。

杜风眠只觉得自己的手又有点痒,看着他的耳朵还有些心动。

可门外的动作小了不少,她赶紧让三个妹妹把嘴边豆糕末擦干净。

院子里传来杜李氏充满怒气的咒骂声,几个女孩脸色惨白,杜风浩冲她们做鬼脸:“我这就去告诉奶奶,让她看看你们……”

话还没说完,杜风眠就冷不丁把一块豆糕塞他嘴里,顺手把渣子抹他嘴边。

杜风浩还没反应过来呢,杜风眠又塞一块进来,噎地他直翻白眼。

杜风眠却慢条斯理地舀了半瓢水来,边喂他边扯开嗓子喊:“弟,你快别急,慢慢吃,你要是噎坏了奶心疼!”

“唔…唔……”杜风浩挥舞着手,不是我吃的!

杜风眠才不理他呢,又拿了一块豆糕塞他嘴里,警告似地瞪他一眼。

院子里的杜李氏听到动静连忙来看,一眼就看到旁边包着豆糕的布,刚想咒骂,就看到宝贝孙子噎的直翻白眼,大呼小叫地跑过来:“哎呦我的乖孙子哎,你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她脸色虽然难看,可更担心杜风浩别被噎坏了,凑过来抢走杜风眠手里的水瓢,自己给他喂水。

剜一眼杜风眠,宝贝心肝地叫起了杜风浩,“你咋吃起我给你四哥买的糕点了,乖孙哦,你四哥半个月就回来这么一次,你要是想吃,奶啥时候不能给你买啊!”

“奶!不是我!是她……”

杜风浩好不容易咽下去嘴里的豆糕,刚想告状就对上杜风眠冰冷的眼神,吓得他一哆嗦,条件反射捂住自己的耳朵。

“奶,我看弟弟就是饿狠了才吃那么急的,是我不好,没有看好他。”杜风眠温顺地道歉,眼神却挑衅似的撇他一眼,小鬼,还想要耳朵就别乱说话。

九岁的杜风浩觉得自己这个便宜姐姐真是奇怪极了,他从来没想过家里的姐姐妹妹居然敢这么欺负他,心里有点窝囊,还有点底气不足。

虽然自己不会挨打,可豆糕明明不是自己吃的!委屈地瞪一眼杜风眠,扭着身子从杜李氏怀里下来,又跑门外玩耍去了。

“小心点,别去跟牛娃子玩,你又打不过他……”

杜李氏贴心的叮嘱像天下所有慈祥的奶奶,可她对杜家所有的孩子却不是这样。

目送杜风浩跑出去,她一扭头就是劈头盖脸的痛骂,“家里衣服洗完了吗?猪草打没打?还不快去后院看看鸡还在不在?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吃吃!家里就是有一百亩田也被你们吃完!”

三妮五妮七妮跟见鬼一样跑了出去,她又扭头吼杜风眠,“还有你,谁让你进来的?”

杜李氏看到她就头皮直疼,刚才和杨老妇掐架,虽然她初始占了上风,可到底年纪大了,体力不如杨老妇,两个人打了几个回合,扯的她头发掉了不少,现在看到杜风浩就没啥好表情:“你还在这站着干啥?要不是你长的丑,那杨家小子至于去外面找女人吗?”

“现在好了,杨家小子成了秀才,你给他家白干十几年活,连秀才娘子都当不上。”

这要是以前的杜风眠肯定就哭哭啼啼闹着寻死了,可现在的杜风眠又不怕她。

扁了扁嘴道:“奶,这也不怪我啊,你咋不说那杨家小子不成器,抛弃妻子呢,本来就是他们不讲信义,怎么又怪我丑了。”

“咋就不是你丑了,你要是好看点,早就给他生个大胖儿子,那杨浑妇还能撵你走?你就跟你那不成器的娘一样,连个蛋都不会下!”杜李氏一顿痛骂,明知道杜风眠是个老实孩子,可她心里就是有气,要是没闹这一出,他们家还攀上个秀才亲戚,可现在木已成舟,再闹也无济于事。

只好摆摆手道:“今天就算我们杜家欠你的,你赶紧走吧,别再给我们杜家惹事了。”

杜风眠早就料到她不想收留自己,便单枪直入道:“奶,你想不想好好赚上一笔银子。”

“你这是啥意思?”杜李氏刚才还急着赶人,这会眼神一闪,手上动作也慢了下来。

杜风眠冷哼一声,“她杨老妇过河拆桥,可我也不傻。”

闹大

“我杜风眠的名字是光明正大写入他杨家族谱,不管杨家认不认,我就是杨轩的娘子。他想娶新人进门,只要我不走,那女人就是妾。”

“您说,杨家愿不愿意出这个钱让我主动和离呢?”

杜风眠淡淡一笑。

“可要是杨家强行休了你呢?再咋说你都让人给堵屋里了。”

“那我就以死证明我的清白,到时候只需要您配合我,不管我死没死您都可以拿到一笔银子,你说你肯还是不肯呢?”

杜李氏眼珠子一转,傻子才不肯,她对这个孙女可没有感情,是死是活跟她无关。

可要是真能从杨家弄到一笔银子,就是养她几天也稳赚不赔啊!

一拍大腿,杜李氏眉开眼笑,“好啊,不愧是我的孙女,你就看奶奶怎么帮你讨回公道,这杨浑妇,看我怎么治她!”

杜风眠对她的两幅面孔毫不在意,顺势说出来自己的目的,“那我可以住在家里了吧?”

入乡随俗,若是不想办法留在杜家,且不说她只是一个身体虚弱的弱女子,再加上刚爆出来她被捉奸在床,万一有人想要图谋不轨,她也无力反抗。

而且可能受原身影响,每次她在杨家受到虐待时,她最想的就是回到娘亲身旁,幻想自己如果没有被卖会是怎么样,她的母亲王氏,是不是会保护她。

可杜风眠知道,王氏也不过是个可怜人。

在她身边的小女儿尚且不能受到公平对待,更何况她这个母亲呢。

初春正是动物繁衍出没的时节,她一个女人还要上山砍柴。

杜风眠不是很能理解这种被欺压的生活,她在死亡边缘行走很久了,早就看破生死,反正都是死,为什么还要忍受欺压不去反抗呢。

可现在她成了王氏的女儿,生育之情不得不承。

前世杜风眠的父母早早在丧尸潮中遇难,子欲养而亲不待,就算王氏没有养过她,可是在她的记忆里,王氏也经常偷偷去看她,虽然大多情况下她们母子二人只能抱头痛哭。

杜风眠在末世生存的底牌,也跟着她的灵魂来到了古代。脑袋里那一方小小的灵泉,虽然没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效,可它却可以激活植物活性,促进植物生长,不仅如此,还可以小幅度改善人的身体。

上一辈子杜风眠就是靠着这个略显鸡肋的技能在一个大庇护所里种粮食,可惜后来丧尸潮来袭,庇护所没了,她也身死。

杜李氏不知道杜风眠脑子里的小九九,眼皮子一撩,“你要是想住进来,就先住柴房吧,家里可没有多余的地方给你住了。还有,家里不养闲人,明天跟着你娘上山砍柴,不然就给我滚出去。”

住柴房?

杜风眠眼神一冷,讥讽地问道:“奶,你没忘记我刚才跟你说的话吧?”

摆脱杨家还能给杜家增添一份进项,这事还没成就想过河拆桥?

做梦!

“东厢房不是还空着吗?让我住进去。”

“你想什么呢?那是你四弟的住处,你个小杂种……”她话还没说完,杜风眠脚尖一挑,放在地上的锄头被她踢到杜李氏脚边,哐当一声,吓的她直往后退几步,敢怒不敢言地指着杜风眠:“你……”

“奶,我现在就跟个死人没啥区别了,杨家不要我,如果您还这样对我,孙女就只能去死了,可是吧,孙女来这世上一天福都没有享过,心里怪不是滋味的,人一受刺激,可能就会做出点出格的事情。”

杜风眠眼皮一撩,把杜李氏吓的不轻,这个沉默寡言的丫头怎么变得这么吓人!

“你你你居然还敢威胁你奶奶!”

“这不是威胁,这是陈述事实。要不然咱们去让村里人评评理?哪有亲奶奶会让孙女住柴房,还会为孙女打抱不平找杨家要钱的?”杜风眠眼睛像饿狼一样盯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奶,你觉得这样说出去,杨家还会给你钱吗?”

杜李氏被她堵的哑口无言,可还是拦着杜风眠不让她去东厢房。

杜风眠后退两步,“行,您不让我住,那我走好了。”

说完,杜风眠干脆利落地离开了杜家。

留下杜李氏摸不着头脑,她还以为杜风眠会继续死缠烂打,可没想到她说走就走。

万一杜风眠真去村里乱说一气呢?又或者想不开去河边吊死了?杜李氏倒不是心疼她这条命,就是舍不得快到嘴的银子,想到这里,连忙喊七妮出来:“快!去跟着你姐姐!可别让她想不开!”

杜风眠在村里随意地溜达一圈,刚才那事的风波还没落呢,这回看见当事人都好奇地问东问西,她嘴甜,见人就喊,一说起在杨家的生活,眼圈一红,泫然欲泣,惹得不少女人也跟她一起抹眼泪。

拉着她的手骂杨家不是东西,好在现在她回杜家了,他们杏花村的人保证不让她受委屈。

杜风眠这时候就感激地笑笑,也不做解释,心里门清这些人也不过是嘴上说说。

等她起身要离开了,村里人见她往山上走,便问她要去哪,她又是双眼含泪,一脸为难,摆摆手不再说下去。

众人看到她身后远远跟着的七妮,也猜出来杜李氏又在装鬼。有那大方的婶子拉着杜风眠不让走,非要让她去自家歇歇。

杜风眠都拒绝了。

不过临走的时候也有人往她手里塞窝窝头,杜风眠心里也暖和起来。

七妮在她身后跟着,杜风眠当然有感觉,可她却不点破,告别了村人就往山脚走,路过一条河,还有妇人在河边洗衣服。

几个孩子在小路上玩耍,看到杜风眠后一哄而散,大喊着“小妖婆来咯!”

杜风浩在不远处冲她做个鬼脸,又带着孩子们跑一边玩去了。

晚风徐徐,半山坡的杏花香味被风吹来,河面波光粼粼。

这样惬意的傍晚,对杜风眠来说是世界上任一美好都比不上的。

七妮趴在树后面,看着自己这个刚回来的姐姐,觉得万分奇怪。

她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瘦小的身影挺拔,双眼紧闭,像是一块木雕一样,缓慢地吸气。

真奇怪啊,七妮也学她闭上眼睛深呼吸,闻到了空气里馥郁的花香,竟也觉得心情不好。

“你过来。”

七妮睁开眼,杜风眠正对她勾着手指,她慢悠悠地走了过去,本以为会被揪耳朵,谁知道杜风眠冰凉的手指划过她的鼻尖,然后停留在她的耳朵上。

七妮伸手去摸,耳边一朵小小的杏花,她咧嘴直笑,露出掉了几颗牙的牙龈。

杜风眠也被她逗笑了,把她圈在这里腿边,拿出怀里的窝窝头,分一半给她。

七妮就蹲在她旁边安静地吃窝窝头,杜风眠无意识地摸着她略稀疏的头发。

全然不知杜风浩正在不远处看着她俩。

杜风浩愤愤不平地踢着泥土,这女人也太坏了吧,让他背锅偷吃豆糕就算了,居然还把窝窝头分给七妮,为什么不分给他?

还那么温柔地摸七妮,七妮那个丑丫头一点肉都没有有什么好摸的!

杜风浩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多气,可他从来都没有被那么亲密地抚摸。

杜李氏只会给他好吃的,有时候会抱着他喊乖孙子,可杜风浩一点都不喜欢她枯糙的手,不喜欢她抱着自己却狠狠地骂娘亲。

搞不明白自己内心的失落,杜风浩气呼呼地回家了,家里开饭了,他才不要告诉这两个丑八怪,反正她们偷吃窝窝头了!

杜风眠, 杨子规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