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病娇夫君偏爱妻

更新时间:2021-04-16 16:49:46

病娇夫君偏爱妻 连载中

病娇夫君偏爱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苏云川, 谢白石

精彩试读:“赌场上面有输有赢很正常,这位朋友,你不会是想要赖账吧?”苏云川眯了眯眼,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刚才那群人似乎是叫他李哥,应该是姓李,同样的,应该也是有几分本事在身上的,不然……苏云川看着他身后站着的那一群小弟,冷冷地笑了笑。“我就是想要赖账,那又怎么样呢?苏小姐,若是你有本事的话,不如把谢老板交出来评评理?”被称作李哥的人丝毫不畏惧,这段日子里面大家都差不多把对方的底细摸清了,对于苏云川,她当然也就只是当成了一个没有什么能力的小姑娘罢了,谁知道自己今天竟然会在小姑娘身上栽跟头呢!李哥眯了眯眼,想要从他手上拿钱,那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9-抱歉,我没兴趣

苏云川松了一口气,经过了这次的事情,这群人应该不会对自己的事情再怎么管了,如此想着,苏云川便也就算是懒得在搭理这里的人,直接转身便是准备离开了。

“等一下,这位小姐,请您稍等一下。”苏云川好不容易从众人中央挪到了边界,便是看到了一个商人模样的人走了上来拦住了她。

苏云川皱了皱眉,在她的记忆里面似乎是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他也是有些不知道这人究竟是在向这些什么,如此便也就是还算是礼貌地皱了皱眉输掉:“您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男人微微一笑,看着苏云川的目光便是更加和善了许多,只是笑眯眯地指了指苏云川身上的衣服,仿佛是在思考这什么一般,有些紧张地说道:“这位……”

“苏。”

“苏小姐,请问你有没有打算多做几个类似于这样的衣裳呢?我觉得你这件衣裳很有大卖的潜质,想要问问您有没有兴趣多设计几款?”男人得到了苏云川的姓氏,接下来的话说起来就非常的顺利了,男人眯着眼睛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人,仿佛是在求苏云川的同意一般。

苏云川有些惊讶于自己这件衣裳竟然也能够让眼前的人这么喜欢,可说实在的,苏云川真的不认为自己有这样的才能能够让这些以上都好看,再加上这本就是一个小插曲,就是苏云川经历过的一件极小的事情罢了。

想来不过就是因为这群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衣裳才会觉得新奇有趣吧,苏云川如此想着,苏云川便是有些抱歉的看着眼前的人,摇了摇头说道:“抱歉啊,我暂时还没有开店的想法。”

男人听了苏云川这话,便是知道他是真的没有什么想要和自己合作的意思,心里面虽然说有些小小的紧张和不满,可却也还算是克制的点饿了点头,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人,轻声说道:“好的,我知道了,麻烦您了。”

说完,便是直接让出了一个位置给苏云川通行,苏云川感谢的点了点头,便是直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她是真的对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兴趣,他只想好好的生活吧了,这世界好难,随便什么东西都能挣钱吗?

男人默默的看着苏云川的背影,说实在的,如果说他一点都不觉得可惜那自然是假的。她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苏云川那件衣裳如果真的卖了出去定然是会大火的,可现在看着苏云川这副志不在此的模样,他就算是想要在说些什么,也实在是无从下口,只能是任由苏云川这么离开了,只不过,男人的心里面却还是有了一些淡淡的莫名其妙的小小的失落。

毕竟没有什么人会喜欢看着到嘴的鸭子飞了的场景。

而另一边,听说了这边的骚动的苏图南如果说心里面不觉得奇怪自然是假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苏云川有些疑惑地抬起头,轻声说道:“大哥?你这又是有什么事情?”

苏图南一脸严肃的看着眼前的苏云川,妄想要从苏云川的眼中看出什么不同的东西来,可他失败了,苏云川的眼睛从头到尾都是清亮的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只有苏图南的心里面有些怀疑罢了。

“你今日怎么又做出这种奇奇怪怪的事情?云川,你之前可是从来不会这么说话的。”苏图南刻意询问,便是加重了从前的话,这段时间的苏云川确实是太让人觉得奇怪了,她有时候聪颖异常,有时候又是能够感触很多出格的事情让他心里面不舒坦。

苏图南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他甚至有些怀疑这个人还是不是自己的妹妹了,可他什么都不能说,只能是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人,仿佛能够从苏云川的脸上的到什么答案一般。

苏云川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是真的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有些奇怪了,别的事情也就罢了,怎么这人就是能够抓着自己身上奇怪的地方问来问去的,苏云川的心里面有些烦躁,却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转移话题着说道:“抱歉,是我不好,我一时没有忍住罢了,对了大哥,刚才嫂子好像是在叫你,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可能是有点着急吧。”

苏云川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从自己方才的记忆里面扒拉出来苏刘氏的话打发走了苏图南。

苏图南一听是苏刘氏找自己,当即便是有些慌了,只能是有些敷衍的回答了苏云川的话才算是直接走回去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苏云川看着苏图南的背影,有些心虚的吐了口气,才是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休息。

这苏图南倒是真的好奇心很强吗,别时候也就算了,现在这个时候,苏云川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有这样很是让人心虚。

苏云川叹了口气,默默的摇了摇头,这苏图南可是比自己想的要敏感的多呢,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一个发现苏云川的异常的人竟然是他这个沉迷赌博的草包哥哥。

等苏图南再回来的时候,就是带着一脸茫然了,他看着苏云川,总是感觉自己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问,但究竟是什么事情,苏图南又是有些想不出来了,只能是皱着眉仔仔细细地思索着,良久,才算是有些抱歉地看着眼前的苏云川说道:“你这孩子也真是的,说话也不说清楚,我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呢,没事没事,不过是虚惊一场罢了。”

苏云川默默的点了点头,便算是对苏图南这话的认同了。

而另外一边,谢白石原本只是在船上闲逛,确实用余光扫到了一个眼熟的东西,谢白石的脚步一转,便是直接走到了画师的身旁。

“你这东西,是什么时候画的?”谢白石皱了皱眉,看着画上的女子,虽然说穿着有些奇怪,但是他还是能够一眼就发现这应该是苏云川那个小姑娘。

20-高价买画

画师哪里见过谢白石现在这副模样啊,他可是知道谢白石和这画里面的人是认识的,自然是一点都不敢隐瞒的全都说了出来。

随着画师的话一字一句地说了出来,谢白石的神色倒是更加惊讶了许多,看向画中人的目光也就更加多了几分淡淡的赞赏。

这个苏云川,倒是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有趣呢,画中的人像一只高傲的孔雀一般仰着头,纯白的连衣裙衬托得苏云川整个人的气质更加出尘,谢白石抿了抿出,淡淡的说道:“这画我要了,你等会去找管家领钱就是了。”

说完,谢白石便是将手中的画幅一卷,直接离开了这里。

画师一脸茫然地看着飘飘然离开的谢白石,心里面便是更加奇怪了,不过就是偶然间看到顺手画的一幅罢了,怎么这位少主好像是很高兴一样?画师不理解,但是他也实在是有些懒得去理解这些东西了,因为他很光荣的转过了身子离开了这里,去找管家要钱。

而这边的谢白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看着自己手中的东西,蓦然感觉到了一阵烫手。

这……不过就是一幅画罢了,自己怎么就这么冲动的直接买了回来?按理来说也不应该是这样的啊,谢白石有些紧张,却又不知道这样究竟是为了什么,实在是想不通,谢白石索性便是直接将手中的画扔到了角落里面,不过就是一幅画罢了,谢白石理所应当的将这件事亲归咎成为自己热爱书画。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苏云川却仿佛只是在谢白石的生命里面出现了一瞬间,一连几天都没有见到苏云川,谢白石的心里面倒也是突然有些小小的去过,之恶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够让苏云川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反常态不出现了呢?

而此刻的苏云川,却是端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看着眼前对着自己哀求着的男人,苏云川抿了抿唇,冷声说道:“大哥,我之前已经帮过你一次了,这次绝对不行。”

苏图南自然是知道苏云川不好糊弄,便是有些心虚的撇了撇嘴,讨好一般的看着眼前的苏云川小声说道:“云川,你也知道咱们家里面的情况不怎么好,就算是为了体恤一下家里面,你也是应该好好的为了咱们家做做贡献不是?”

苏云川冷笑出声,苏图南现在说的这些分明就是在偷换概念,他们家现在是穷,但是没有到苏图南说的那样吧?自己手里的二百两银子可还热乎着呢!

苏图南见自己说不动苏云川,当即便是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纠结了许久,苏图南还是软下了神色,看着眼前的苏云川小声说道:“云川,你看你上两次,那群人本就不在你的手下,你只要随便玩玩就能够赢钱,为什么一定要放弃呢,你说对不对啊?”

苏云川抿了抿唇,她当然知道苏图南在想着什么,她也知道自己能赢多半是运气的成分,只有小部分是自己的直觉,可现在对这苏图南,她又是什么别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是抿着唇,努力的让自己无视眼前的人说的话,只要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苏图南说的哪些事情就落不到自己的头上,苏云川在心里面默默的自我催眠者。

苏图南看着苏云川是真的不愿意,当即便是有些不乐意了。同样是冷下了神色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人输掉:“云川,你是不是也瞧不起哥哥,哥哥知道自己没有你聪明,但是你看,这确实是咱们家目前唯一一个能够挣钱的手断了,你说对不对,我们就小赌,小赌两次,只要赚一点点钱就好了。”

苏云川有些怜悯的看着眼前的人,赌徒的心态都是这样的,只要赚一点点钱就好了,只要有一点点的好处就可以脱身,可不是每个人都会成功脱身的,人的欲望是没有边界的,当他赢了钱,就会想要再赢钱,就会想要一直赢下去,可这世界本就不是这样的,哪里会有这种好事呢?苏云川抿了抿唇,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人,良久,才算是终于叹了口气说道:“下不为例,最后一次,苏图南,这是最后一次了。”

好不容易得到了苏云川的首肯,苏图南恨不得一蹦三尺高,领着苏云川来到了牌桌上面便是招呼着一群人开始了今日的赌博大业。

苏云川很顺利地延续了之前的好手气,虽然说没有挣到太多的钱,却也还算是有了些许收获。只不过……

“赌场上面有输有赢很正常,这位朋友,你不会是想要赖账吧?”苏云川眯了眯眼,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刚才那群人似乎是叫他李哥,应该是姓李,同样的,应该也是有几分本事在身上的,不然……苏云川看着他身后站着的那一群小弟,冷冷地笑了笑。

“我就是想要赖账,那又怎么样呢?苏小姐,若是你有本事的话,不如把谢老板交出来评评理?”被称作李哥的人丝毫不畏惧,这段日子里面大家都差不多把对方的底细摸清了,对于苏云川,她当然也就只是当成了一个没有什么能力的小姑娘罢了,谁知道自己今天竟然会在小姑娘身上栽跟头呢!李哥眯了眯眼,想要从他手上拿钱,那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苏云川抿了抿唇,她是真的不怎么想要和谢白石打交道,上一次两人的交锋已经让苏图南起了疑心,如果自己再来一次,说不定苏图南还会干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所以,苏云川当机立断地选择了息事宁人,毕竟无论怎么说,不过就是少挣了一点钱罢了,对于苏云川来说,倒是真的不是什么让人觉得崩溃的事情。

可对于苏图南这可是不一样的。

“狗日的,你他妈还真的像赖账?问过你爷爷我了吗?”苏图南咬着牙,一字一句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恶狠狠的说道。

小说《病娇夫君偏爱妻》 第19章 抱歉,我没兴趣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