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你是人间星火

更新时间:2021-04-17 16:28:41

你是人间星火 连载中

你是人间星火

来源:追书云 作者:九醉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其实刚才下车的时候,他就盯着乔南看了,那天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这么多年,他还从未见过如此绝色,不同那日的素净,略施粉黛的她,美得不真实。发尾微卷的长发自然地垂在胸前,衬得那张巴掌大的小脸越发得精致漂亮,红唇饱满莹润,眼睛像幽着一汪清泉,淡淡地看着人的时候都透着一股勾人的劲儿。他今天才知道何为人间尤物,以前的那些都是庸脂俗粉!“霍老板打算在门口招待我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规矩惯了,赔罪道歉!-九醉

车厢里陷入诡异的安静,梁非城没有回答乔南的问题,而是用手指撩起她垂落在身前的长发。

拇指在她凸起的锁骨上轻轻摩挲,梁非城的指腹冰凉,可是碰过的地方,却给她带来灼烧感,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梁非城发出一声轻笑,嘴角划过一丝玩味:“没有一点装饰物真是可惜了。”

他的话令乔南浑身止不住的战栗。

就在她神经绷紧的瞬间,梁非城倾身压了下来!

“啊——”

乔南脖子一痛,梁非城动作果决且凶狠,在她的脖子上面留下一道暗红的吻痕。

乔南连忙用头发将痕迹遮了起来,梁非城冷眸扫了一眼,开门下车!

红叶山庄的大门口浩浩荡荡地站了两排人,乔南裹紧大衣下车,看见站在最前面的中年男人,就是那个霍老板。

大概将近五十岁了,一脸的油腻。

“三少。”霍老板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

在燕京城,没有人敢怠慢梁非城,莫说在门口等候了,要不是怕惹得梁非城不高兴,他都打算亲自去接人。

“嗯。”梁非城神情淡漠。

霍老板眼眸一转,落在乔南的身上,满眼的惊艳。

其实刚才下车的时候,他就盯着乔南看了,那天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这么多年,他还从未见过如此绝色,不同那日的素净,略施粉黛的她,美得不真实。

发尾微卷的长发自然地垂在胸前,衬得那张巴掌大的小脸越发得精致漂亮,红唇饱满莹润,眼睛像幽着一汪清泉,淡淡地看着人的时候都透着一股勾人的劲儿。

他今天才知道何为人间尤物,以前的那些都是庸脂俗粉!

“霍老板打算在门口招待我吗?”

霍老板正看得心花怒放,乍一听梁非城略带不悦的声音,心里一咯噔。

转眼看见梁非城沉下来的脸,顿时如芒刺在背,讪讪地笑道:“三少里面请。”

霍老板在前面带路,梁非城看了一眼站着不动的乔南,“在车上把话说的那么漂亮,怎么,作为礼物的自觉呢?”

寒风一阵阵地吹在乔南的脸上,她强忍着那股恶心的冲动,才迈开脚步走进去。

梁非城看着她的背影,眼神晦暗深沉。

进了包厢,乔南脱掉了大衣,霍老板一眼落在她细得能一手掐断的腰肢,心眼一阵酥麻,主动地帮她将大衣挂在架子上。

一转身又对上梁非城阴沉的脸,不知怎么了,心里一阵发毛。

他知道这些豪门世家的人久居高位,心思难猜。

尤其是金字塔尖的梁家,如今梁家这位掌权者,心思最是深沉,喜怒无常。

他连忙陪上笑脸,拉开主座的椅子,“三少,请入座。”

乔南才刚拉开一张椅子,就听梁非城不疾不徐地说道:“坐那么远干什么?坐霍老板身边。”

乔南抓着椅背的手指倏然一紧,指节泛白。

从下车到现在,那个霍老板一直用直勾勾的眼神看着他,他心里在想什么,全都表现在眼神里。

如果可以,她恨不能立马离开这个鬼地方。

可是一想到外婆……

她松开手,坐在霍老板拉开的那张椅子上,霍老板随即坐下,紧挨着她。

这么近的距离,乔南闻到他身上混杂的香水味,不知道是几个女人的。

“乔小姐看上去有点紧张啊,放松点,只是吃顿便饭而已,不用这么拘谨。”说着,霍老板的手覆在乔南的手背上,轻轻揉捏了几下。

乔南头皮一紧,刚想将手抽回来,可迎头对上梁非城阴沉的目光,她又忍住了。

只能一遍遍的暗示自己不要去在意,就当是被狗摸了一下。

谁知他得寸进尺,越抓越紧,甚至半个身子都凑了过来,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肩膀,凑近她耳朵低低笑道:“是不是太冷了,抖得这么厉害?”

“我不冷。”乔南猛地将他推开,被他碰过的地方像是有无数只蚂蚁爬过去。

恶心!

乔南的声音细细软软的,就算是恼羞成怒,语调还是透着一股勾人的味道,霍老板只听得心痒难耐,哪里还会生她的气。

霍老板不甚在意地笑了笑,对着梁非城说道:“小姑娘放不开。”

梁非城右手把玩着酒杯,目光落在乔南发白的脸上,声线压着冷意:“没规矩惯了,还不快向霍老板赔罪。”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我哪里舍得啊,乔小姐就是太害羞了,有点放不开,来,喝点酒。”霍老板连忙倒了一杯酒递给她。

乔南的心直颤抖,余光里梁非城把玩着酒杯,一脸看戏的表情。

她接过酒杯,酒水在她眼里晃动,她想都没想,一饮而尽。

“爽快!”霍老板笑道。

梁非城的目光掠过她的唇,刚喝了酒,她的唇上沾着酒水,愈发衬得红唇娇艳欲滴,引人采撷。

天生勾人的妖精!

一抹暗光从眼底转瞬即逝,梁非城忽视心底腾起的怒火,阴冷地笑说:“这么给霍老板面子,那就多喝几杯。”

刚才喝得有点急,乔南胃里一阵翻滚,火辣辣的,而梁非城的话又像一盆冷水兜头淋下,一冷一热,备受煎熬。

手指止不住地颤抖着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

梁非城捏着酒杯的手指渐渐收紧,眉眼间凝着一团寒气。

乔南察觉到他的视线,却仍是面不改色的给自己倒酒。

几杯酒下肚,她的身子还是冷得直发抖。

心是冷的,喝再多酒身子都暖不起来。

“这样才像话嘛,出来玩就是开心,来,乔小姐再喝一杯,天寒地冻的,暖暖身子。”

霍老板越看越喜欢,说着又给乔南倒了一杯满满的酒。

乔南二话不说的拿起酒杯。

霍老板却突然抢走了酒杯,乔南的手落空,还不等她反应过了,霍老板的另一只手顺势搂住她的肩膀,怜香惜玉道:“别喝这么急,容易醉的。”

说着,他把玩着酒杯就着刚刚乔南喝过的位置,直接将那杯酒饮尽。

甚至还在杯口流连忘返,视线黏在乔南身上,细细品味着。

乔南一阵反胃,一手捂着嘴,另一只手顺势将他推开,开口道:“我想去趟洗手间。”

说着,她起身小跑着出去,一路狂奔进了洗手间后立马将门反锁上,双手撑在洗手台,低头干呕。

太恶心了,那个老男人太恶心了!

她什么东西都没吃,呕出来的全是酒水,她打开水龙头漱口,抬头看向镜子,一双眼睛红通通的。

洗手间能躲多久?五分钟还是十分钟?

短暂的几分钟之后呢?她还是要回到那个包厢……

她不能惹恼了梁非城。

平静之后,她拉开洗手间的门,迎面就看到站在外面的霍老板,一看就是在等她。

霍老板走上前来,关切的问道:“是不是不舒服?楼上有我的房间,我带你去休息?”

乔南的神经倏然绷紧,往后退开一步,“不用了,我没有不舒服。”

见乔南有想要逃走的想法,霍老板又朝前迈了一步,断了她的后路。

他喝了酒之后上脸,整张脸红通通的,油光满面。

“可是我有点不舒服,你陪陪我。”他突然咧嘴一笑,乔南只觉背脊浑然一凉,心底直发怵!

她当即想逃,却因为穿着不不合脚的高跟鞋趔趄了一步,霍老板见状一把握住她的胳膊往怀里一拽。

乔南奋力挣扎,霍老板力气极大,他紧紧将她的双手钳在身后,将她桎梏在怀里,低头嗅她的发尾。

他粗喘着气道:“别装了,三少带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你心里不清楚?再装下去就矫情了不是?”

她是梁非城不要的东西-九醉

他粗喘着气道:“别装了,三少带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你心里不清楚?再装下去就矫情了不是?”

-----------------------------------

“我听说乔小姐明年就实习了,到时候来我公司做我的秘书,如果你不喜欢工作的话,那就什么都不做,我在城西给你买一栋别墅,每天给你买新衣服穿。”

“跟了我,你就再也不用回梁家当佣人了,以后你只要伺候我一个人就行。”

乔南的脸一阵阵发白。

霍老板见她不再挣扎,以为是她被自己提出来的条件说服了。

也是,一个在梁家干杂活不被人看在眼里的佣人,见过什么世面?

那天在梁家看到她穿着一身也不知道穿了几年的旧衣服,一看就是生活拮据,买不起新衣服的样子,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爱漂亮,怎么可能经得起这样的诱惑?

“你说的是真的?”乔南低着头,眼底的嘲讽一闪而过。

霍老板的脸上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女人嘛,假装挣扎几下就行了,这样才可爱。

“当然,我说话算数,只要你乖乖听话,不要说城西的别墅城东的奢侈品,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谁知,乔南低头嗤笑:“听说暴发户出手都很大方,我原先还不信,今天算是见识到了,霍老板真是财大气粗。”

“你再说一遍!”

霍老板平生最讨厌被人叫成暴发户,这几年他一直努力提升自己,好不容易跻身上流社会,学着做一个体面人,今天被一个低等的佣人如此嘲讽,顿时气得脸色铁青。

乔南一脚踩在他的皮鞋上,挣开他!

她穿着高跟鞋和短裙,根本跑不快,还没跑出两米,就被霍老板追上!

他从后一把抓住乔南的头发,将她按在墙上,面孔狰狞,“想跑到哪里去?”

原以为是只小白兔,没想到却是只伶牙俐齿的小狐狸!

好啊,够味道!

霍老板紧紧扯着她的头发,看着她那张漂亮精致的小脸痛到扭曲,他浑身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他凑近乔南阴狠的笑道:“我最喜欢驯服女人了,尤其是你这样漂亮清高的女人,最有味道!”

“你敢动我,我杀了你!”乔南狠狠地啐了他一口。

“你看我敢不敢!”

霍老板体内的暴虐因子在疯狂的汹涌,他恨不能立刻将这个女人关进他的房间里。

他这么想着,手下的力道就越发的狠戾!

头皮被撕扯着,乔南疼得眼眶泛红!

霍老板越来越兴奋,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起来,“叫啊!”

“你在三少的眼皮子底下动手,不怕他生气吗?”乔南声音发抖。

霍老板听了这话,脸色微微一变。

果然这时候搬出梁非城还是有用的,乔南暂时松了一口气,暗暗准备出手挣脱他。

然而她没想到这个霍老板酒品极差,又因为控制不住体内的暴虐因子,脸色微微一变之后,露出阴森的诡笑。

“我会怕梁非城?我叫他一声三少那是给他面子!今天就算把你就地正法了,他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头皮骤然一痛,乔南眼前一阵阵发黑,就在她以为对方要将她的额头砸向墙壁时,头皮忽然一松,随即她听到霍老板尖锐的惨叫声!

“砰!”的一声,霍老板的头撞到墙上!

梁非城一手抓着霍老板的短发,动作看似随意,却力道十足,又是砰的一声,霍老板再次撞到墙上。

砰!

砰!

三下,四下……

霍老板额头撞破了口,血肉模糊,鲜血直流。

乔南看得心惊胆战,而梁非城整个过程都是一副冷漠的面孔,另一只手甚至还握着红酒杯。

“霍老板这么不将我放在眼里?看来这眼睛该洗洗了。”说着,红酒泼向他的眼睛!

霍老板一声惨叫,跪坐在地上,顿时分不清他脸上的是血还是红酒。

“三少……我不是不尊敬你,是这个女人,她辱骂我,我一时恼羞成怒才口出狂言,您饶了我,饶了我这一次……”

梁非城丢开红酒杯,一脚将他踹翻,霍老板疼得蜷缩成一团,却不敢发出声音,生怕再次惹恼了梁非城。

“霍老板那是个好去处,不会亏待了你,难得他这么喜欢你。”梁非城冷眸扫向乔南。

乔南身子一僵,滚烫的血液逆流回心脏,顿时浑身冰冷。

霍老板闻言,以为梁非城打了他之后消气了,顿时松了一口气,爬起来。

“三少,我回头一定好好管……”

霍老板的话还没说完,只见梁非城手臂往左边一伸,将乔南扯进怀里。

霍老板的额角突突直跳,莫名地心惊,只见梁非城的手指状若无意地撩起乔南的长发,露出一段白皙娇嫩的脖颈。

以及上面的一点暧昧的吻痕!

久经欢场的霍老板当即瞪大双眼,脸色一变。

梁非城慢悠悠地看向他,意味深长地一笑:“就是不知道霍老板你消受得起吗?”

乔南……是梁非城的人?!

电光火石之间,霍老板的脑海里只有三个字……死定了!

他竟然对梁非城的女人产生不该有的心思!

安静的走廊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霍老板循声望去,只见梁非城的手下小九带着五名保镖朝他们走来。

霍老板一见这阵仗吓了一跳,不好的预感爬上心头,“三少,这是……”

“小九,带人好好招待招待霍老板。”

“是,三少!”小九回道。

霍老板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哀声求饶道:“三少,我真不知道她是您的人,是我有眼无珠,您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打火机的火光在梁非城冷峻的侧脸上晃动,他低头吸燃一支烟,慢慢吐出一口烟雾,“你是有眼无珠,我的东西,就算不要了,那也是我梁非城的。”

乔南原就不好的脸色在听到这句话后,更白了几分。

她只是,梁非城不要的……东西。

眼看梁非城就要走了,霍老板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脸色灰白的追上梁非城,却被保镖拦了下来。

他歇斯底里地大喊,粗红的脖子青筋暴突,“三少,三少!您忘了吗,就算没有这个女人,我们之间还有合作啊?看在我们合作的份上,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梁非城回眸冷笑,“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与你合作了,和梁家合作,你配吗?”

霍老板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梁非城带着乔南越走越远。

他想起那天被他忽视掉的细节,他想起当他向梁非城问起乔南的时候,男人眼里一闪而过的杀意,还有那深入骨髓的占有欲。

梁非城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将乔南送给他!

而所谓的合作,也是梁非城戏耍他的把戏!

这就是梁非城,趁他不备,卸掉他所有的设防,再给他致命一击,梁非城的报复,就像燕京城大街小巷传的那样,是一把锋利的毒箭!

死到临头他才幡然醒悟,他那天不该对乔南动邪念!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