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并蒂莲

更新时间:2021-04-18 11:10:53

并蒂莲 已完结

并蒂莲

来源:追书云 作者:如烟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一脸怒容的傅慎行站在霍阮阮身侧,而我被扇倒在床上,喉咙气血翻涌,我想压下去,还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我自嘲的笑了笑,他如今爱的人,是霍阮阮。爱到即使她只是皮肉之伤,都不能容忍。而我,国破家亡,他无半分动容。“贱人,阮阮好心来劝慰你,你不心存感激便罢了,还敢打她?”他暴跳的怒喝如雷鸣在我耳畔轰鸣,我眼前天旋地转,而霍阮阮嘤嘤切切的靠在傅慎行的肩膀上,我看着傅慎行像捧着稀世珍宝样的仔细呵护她的半边脸,心疼之情溢于言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罚跪-如烟

大殿里又安静下来,我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从前的片段不断在脑海中闪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意识。

我醒来的时候,殿里的宫婢除丁香外,都被撤走。

她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粥站在旁边,见我醒了目光欣喜:“太子妃,您醒了,这是太子殿下特意吩咐奴婢为您熬的粥,可要用点?”

我笑了笑,听着她絮絮叨叨说傅慎行在我昏迷的时候如何如何守着我寸步不离,如何一夜没睡白头发都多了几根。

忧心?我嗤笑一声,仿佛在听世间最美妙的笑话。

他定是怕我死了以后,他的心上人阮阮被皇后娘娘责罚。

若我真出意外,我的皇后表姐,一定会为了我豁出去。

毕竟若不是我,表姐也不会委身伺候年近六十的南朝皇帝。

丁香看我笑,以为是她的话起了作用,所以也十分开心的喂我喝粥。

而霍阮阮就在这时像只斗胜心切的孔雀般招摇的走来。

她穿着一身只有正室才可以穿的大红色织锦簇金长裙,一脸关切的握住我的手:“姐姐,好好孩子,做什么流掉他,多可惜。”

是吗?我望着阮阮温柔惋惜的笑容,眼睛刺得生疼。

有孕后的那副药方和药材出现的那样巧妙,而眠儿任何哭求都请不来的太医,竟然就轻易的帮衬我行事?

她这满身的大红色,像极了一身鲜血的眠儿。

我反手就是一巴掌,将她脸上的虚伪通通打掉。

“啪”的一声,整个殿中都能听到清脆的回响。

霍阮阮身边的宫人吓了一跳,估计委实没想到我会突然打人。

可他们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脸上已经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一脸怒容的傅慎行站在霍阮阮身侧,而我被扇倒在床上,喉咙气血翻涌,我想压下去,还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我自嘲的笑了笑,他如今爱的人,是霍阮阮。爱到即使她只是皮肉之伤,都不能容忍。

而我,国破家亡,他无半分动容。

“贱人,阮阮好心来劝慰你,你不心存感激便罢了,还敢打她?”

他暴跳的怒喝如雷鸣在我耳畔轰鸣,我眼前天旋地转,而霍阮阮嘤嘤切切的靠在傅慎行的肩膀上,我看着傅慎行像捧着稀世珍宝样的仔细呵护她的半边脸,心疼之情溢于言表。

丁香一看就是刚入宫的宫婢不懂宫规,在所有人不敢吭声的时候,唯有她结结实实的磕了三个响头,顶着一头血坑替我求情:“太子殿下,娘娘不过是因为刚失了腹中孩儿,心中难受才导致一时情绪失常。请您不要怪罪娘娘。”

丁香急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不敢哭出来,怕被傅慎行嫌弃而话都不让她说。

傅慎行冷笑一声:“那是她自己做的孽,与旁人何干。”

“既然她这么不知悔改,来人,将太子妃押到园子里罚跪。什么时候阮阮脸上光泽如初,太子妃方可起来。”

“太子殿下,娘娘身子还没好,外面雪大,若真跪上好几日,届时邪风入体,她会死的。”

“她命那么硬,区区邪风能奈何她?”

高烧-如烟

是啊,我若不命硬,怎么他们都死了,我还活着?

我被他们压在园中,刺骨的冷一下子从膝盖蹿到我的心头。

我看着傅慎行抱着霍阮阮从廊下大步走远,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眼睛酸涩的厉。

我约莫是不明白的,按道理,我打了霍阮阮,他也打了我,打得比我还狠。最不济也是两不相欠,互相抵消了。

却为什么霍阮阮可以被他温柔呵护,而我,要在这冰天雪地里罚跪?

大家都是女人,为什么区别这么大?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我忽然不觉得冷。身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烫起来,我倒在雪地上,记起来很多事情。

我是西夏国主唯一的女儿,西夏国的掌上明珠。我不想嫁给阿爹手下的勇士,那个第二的勇士,怎么能配得上我呢?

我离家出走的时候救了昏倒在野外的傅慎行,他告诉我,他是一名茶商之子,行商途中被贼匪洗劫一空,幸亏我相救。

我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人。

我想,原来不是因为第一和第二的勇士区别,而是,我只喜欢傅慎行,无论他是文弱书生,还是其他什么。

我爱上了他,我要嫁给他。阿爹和阿娘气的在家里跳脚,阿爹说傅慎行举手投足天然的贵气,来路定然不凡。

可是我爱他啊,我是那样想嫁给他。阿哥得知有傅慎行这么一个人,气的和傅慎行打了一架,他被阿哥打得鼻青脸肿,愣是没漏出他一丝会武功的事情。

那时的我多蠢,竟然为了他这个大骗子向阿哥发火,生气阿哥打了傅慎行。

我感动于傅慎行为了我委曲求全,更铁了心要嫁给他。

阿爹拗不过我,只好给我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我想我这一生,我恨透了红色。

我的意识渐渐的散去,我的阿哥好像站在布满向日葵的地里在向我招手,耳畔的寒风呼啸。

我想,我是要死了。

不知道我死了以后,阿爹和阿娘会不会原谅我,还是会骂我不孝,让他们连我这个唯一的孩子也失去呢?

阿爹阿娘,对不起……

“李妍,你不许死,你死了我立刻带铁骑踏平西夏你听到没有!”

不,不要!

不可以,谁也不能再伤害我的亲人!

“阿研,求求你,不要死。”

好吵,是谁,谁在我旁边哭……

但是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床边只有丁香一个人。她哭得眼睛都肿得像核桃,看我醒来拽着我的手眼泪“吧嗒”落个不停:“娘娘,您醒了,谢天谢地,无量天尊,南无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您终于醒了。”

我听她瞎嘀咕一通不禁笑了:“无量天尊是道教的,佛祖和观音菩萨是佛教的,他们是不对付的神仙,你两个都求了,人家一生气都不管你了。”

丁香恍然大悟:“怪不得我求了那么久您都没醒来,那下次我只求一个。那到底哪个比较灵验啊娘娘。”

我笑了笑,真是傻孩子。

丁香一边扶着我起来,一边艳羡的说:“娘娘,您可不知道太子殿下对您多好,他亲自把您抱进来都不让别人碰的。”

“怕您用药降温伤身体虚不受补,就自个跑雪地里让自己身子变冷了才捂您。”她说的脸都红了,然后小声说道:“奴婢就见太子殿下对您独一份的好,就怕失去您……”

我刚才说了,丁香是个傻孩子。我一看就知道她没什么心眼,宫人们最喜欢的就是捡主子喜欢的说,夸大了说。丁香都不知道含蓄的表达,傅慎行连给我一个眼神都是奢侈,怎么可能会为了我担忧?

毕竟我死了,才可以给他心爱的霍阮阮腾位置。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