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婚自难安

更新时间:2021-04-18 14:47:45

婚自难安 连载中

婚自难安

来源:追书云 作者:若心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咽了一口唾沫,我的心中无比的酸楚,直觉一场比预计之中还要盛大的灾难就要临头,果然,我猜的没错,大事不妙,大祸就要临头了。"妈,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是不是小妍又惹你生气了?都说了你这眼睛得的是沙眼,不能流泪的!"楚易一举扔下手里的公文包,鞋也忘记了换,便直冲冲的来到了我和婆婆之间,极为迫切的安慰着婆婆。什么叫做:是不是小妍又,惹你生气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3-这是要闹哪样?

我望着她的眼睛,右手继续轻轻摩挲着她毛绒绒的碎发,喃喃的继续讲着童话故事,至于内容,我早已忘了,只是故事的结尾一直都一样,是美好而幸福的。

没过一会儿,或许是我的故事太过于无聊,女儿便闭上了眼睛睡着了,两只手紧紧地握到一起,乖巧得就像一只小兔子。

哄睡了女儿已经是凌晨了,楚易加班到现在也没有回来,站了一下午的手术,我疲倦得眼睛都快要忘记睁开了。

正当我忘记了客厅里还有两个人一直坐着等着我的时候,我冲完澡直接躺在了床上,刚刚吹干的头发便被不知道是谁的手,从床上一把就给揪了起来,扯得我生疼。

我吃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在揉眼看清王丽梅那张漆黑一片的脸后,睡意全无。

"你……"顾及到一旁的悦儿,无奈之下,我只好一举从床上跳了下来,急忙伸出一只手来捂住了老妖婆的嘴巴,对她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半拖半讨好的才将其带出了门外。

虽然我知道这样的行为很是大逆不道,但为了不让她惊人的巨嗓将悦儿吓得从床上弹起来,我想也没想,就这样做了。

我刚关上房门准备和婆婆道歉,瞧见我把婆婆捂着嘴赶出房间的月兰就直冲冲的便从客厅里冲了过来,用一手指着我,一只手扯开我搁在婆婆嘴上的手,大声质问:"赵妍,你想干什么,你怎么能这样对妈呢?!"

月兰的声音很尖,就像一把无形的剪刀划破了这夜的宁静,刺痛了我的耳膜神经。

我下意识的伸出手要捂住我的耳朵,可能是月兰以为我又要对婆婆动手,欲要加害于她一般大手一挥,将我狠狠地推在了地上。

起初,我只觉得屁股疼,但紧接着我便觉得腹部不适,像是有一腔热血的翻腾,还带着一丝丝的尖锐感,但还好,我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状态。

我扶着门框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但身体的不适却让我只觉四肢发软,对于身体这样的异常我从未有过,想着便只好赶紧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尖锐的刺痛感稍稍有所缓解。

"说吧,你们这么晚还一直等我,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吧。"碍于刚才被月兰推搡了一把,身体不适,我的耐心和那点薄薄的歉意也随之飘散了,我极不耐烦的捂着肚子沉声问。

"哼,很了不起啊,我从晚上十点等你等到现在一句抱歉也没有,还对我下达起命令来了!赵妍,你的眼里究竟还有没有我这个婆婆!"王丽梅没有如我的愿,走到我的面前伸出一只手直指我的门面,愤慨地质问起了我。

我知道大战在即,这个时候,只需要再来月兰的一两句煽风点火,我和老妖婆的这场大战就要火力全开了。

倒也不是说我怕了,奈何我今天身体不适,再加上早上的时候,我在她屋子里看到的照片,我便决定要对婆婆改观了,所以在这个时候,我只能低头认错,将一切罪责都揽到自己的身上。

"妈,我错了,都怪我不好,没有提前通知你我有工作,害你苦等我我怎么久,你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您早些休息,熬夜对您的身子骨不好,有什么事要不咱们明天再说?"

我忍着难受,很诚恳很认真的沉声对婆婆解释道,我真希望她能收下我的提议回房休息,不要再大半夜的出来做妖了。

谁料,我这话一出,婆婆就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一样,愤懑的表情彻底散去,换成了一副悲哀的表情,指着我门面的手也狠狠颤了颤。

我一时之间有些懵逼了,这,剧情发展和剧本写的完全不一样,婆婆这又是要闹的哪出?

一颗清泪划过婆婆蜡黄色的脸盘落在了我的面前,她"你你你"指着我说了半天硬是没说出别的字来。

我抬起头诡异的望着婆婆,一种不好的预感直让我右眼皮跳了跳,下一秒,耳畔便传来了一声熟悉,富有磁性的嗓音大喊了一声:"妈!你怎么了!"

声音的主人我再为之熟悉不过了,我转头看见了推门而入的楚易,又瞧了一眼婆婆泪眼婆娑委屈巴巴的表情,我瞬间便明白了所有。

感情这两个是在做戏给楚易看啊!

咽了一口唾沫,我的心中无比的酸楚,直觉一场比预计之中还要盛大的灾难就要临头,果然,我猜的没错,大事不妙,大祸就要临头了。

"妈,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是不是小妍又惹你生气了?都说了你这眼睛得的是沙眼,不能流泪的!"楚易一举扔下手里的公文包,鞋也忘记了换,便直冲冲的来到了我和婆婆之间,极为迫切的安慰着婆婆。

什么叫做:是不是小妍又,惹你生气了?

这十一个字如同晴天霹雳,把我狠狠地劈头盖脸的劈了一顿,我真想从椅子上站来,紧紧地握住楚易的胳膊使劲儿的晃,晃得他头晕眼花,再用匕首指着他,质问他刚刚的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冲动是魔鬼,还好,理智终究还是大过了冲动,加之肚子疼,我并没有起身做出这一冲动荒唐的举动。

可是我淡定了,一旁的小姑子便开始不淡定了,她冲到了楚易的面前,用着那不知什么时候红了的眼眶望着他,轻轻的开口:"哥,我终于知道妈口中说和你们住在一起很幸福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了!"

"小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究竟是怎么了?你快和哥说说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楚易将婆婆扶到了沙发上坐下,被月兰的话激得有些怒了,转过身望着我和小姑子,高声质问。

14-别忘了你的身份

月兰竖着眼睛看我一眼,眼里却满是挑衅,看完,我只觉得心头一紧,突然开始害怕她金口一开,直接挑起这场大战的祸端。

我想开口制止些什么,奈何我还没来得及组织语言,小姑子就不负众望的点燃了火柴,这间屋子从这一刻开始,瞬间枪林弹雨。

月兰抱着手,向楚易走进,眼睛里透着伤,幽愤地痛斥道:"哥!没想到我走了以后,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妈的吗?要早知道是这样,我就是在那边再怎么受苦也把妈接过去,省着在这受你们的欺负!"

小姑子的话让楚易的脸羞愧得忽然就红了脸,他略微思考了一下,便抬起清凉的眼睛看我,眼神却忽然变得冰冷得可怕,骇得我直打了个冷颤。

"小妍,我说了多说次了,妈她是长辈,就算她做了再怎么过分的事情,你这个做媳妇的就不能稍微让着妈一点吗?为什么总是要故意惹妈生气!"当着这个小姑的面,不问是与非,楚易便转过身对我历声呵斥,声音寡淡。

对于楚易忽然转变的态度,我抬起头不可思议的望他,呼吸一窒,心里就要燃起大火,正当我开口要辩解些什么,婆婆用她锐利的余光洞察到,抢先了我一步。

"易儿啊!别怪小妍了,我没事儿,也是怕我摔到要伸手来扶我,才无意伤到我的,她也是好意,别错怪她了,要不然以后又得落人话柄,觉得咱们气量狭隘,容不了人了。"婆婆坐在椅子上双手搭在膝盖上喘着粗气,极力地为我辩解道。

我一时间没有听出她暗藏杀机的话,还真就以为我的这位婆婆是在为我用心的辩解来着,心里还十分的感动,心想,老天有眼啊,她终于对我放下偏见了,这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只是这样的好感还没维持到五秒,我那小姑子却像是吃了一记炮仗一样,咬牙切齿地嘟着嘴,插着腰冲到了我王丽梅的面前,着急得喊了起来,"妈!你说什么呢,她刚刚明明就是想要打你被我给拦下来了,你为什么不说实话,你究竟在怕些什么呢?"

月兰一副就快要被气死的模样,叉着腰就像是个怨妇一样,楚易看着月兰愤愤不平的模样,眼神变了变,他似乎是忽然顿悟一般转过身,握住我的肩,斜眼问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别扭的挣脱了他双手的管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出于我根本就不想把事情闹大的本心,我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地告诉楚易刚刚发生的事情。

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更改是非,我以着旁观人的角度去表述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当然也包括我的确是对婆婆王丽梅动手了的事情也丝毫没有隐瞒,我奢求楚易能完全相信我,但也不愿意他什么也不懂,就对我一通乱骂。

他受不了我给他添乱,我也受不了他不问是非曲直就动用他那权威的勒令将事情轻轻带过。

在我和婆婆的这场二人大战之中,我也实在弄不清楚易究竟在其中扮演个什么角色,他总意志不坚的左右摇摆,相互打着太极,从未把我与婆婆之间的争吵当做一会儿事,认真对待。

对于这个家,他总是这样的不负责任。

我尽可能的平息心里的怒火,耐心的解释。

现在已经快凌晨一点多,我真的很累很困,肚子也很疼很冷,这糟糕的感觉让我一下子丧失了战斗力,就像是一直病弱了的大公鸡,再难如往日一般,轻而易举的便将敌军吓退。

我向楚易讲完事情的发展原因,末了,我摸着又开始闹腾起来的肚子,皱眉问他,老公,你觉得我做得对了还是错了?

楚易没有立刻回话,他的眼珠子在眼眶里骨碌碌地转了许久,轻轻握住我的手,通过眼神交流告诉我,他信我。

起初,我以为是我看错了,急忙眨了眨眼定睛再看,这才确定我并未看错。

或许是他温热的手掌握住我,感受到了我的冰凉刺骨,楚易见我只穿了件薄薄的睡裙,便脱下他的外套披到我的身上,并帮我穿上。

我的心猛然一动,那些好的,坏的,就像是被楚易扎破了一个洞泄了气的气球,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我被楚易掺着重新坐回了椅子,屁股刚一落地,月兰便冲到我的面前用手指着我,对着楚易怒声呵斥,"哥!你就真相信她说的?刚刚你不在发生了什么你知道吗?赵妍她这是在扭曲是非曲直。"

不知是月兰用词不当还是语气要对凌厉,一下子便将楚易给惹恼了,他扯下月兰落在我面前的手,沉声道,"赵妍是你叫的吗?小兰,别忘了你的身份,就是你对小妍的意见再深,也不能忘记她是你的嫂子。"

楚易这个人,平日里还是很温柔很稳重的,但是他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不喜别人指使或者威胁他,否则……他就跟你变脸,变成另外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

"哥,你到底……"

"够了!时间不早了,别再闹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现在都给我乖乖睡觉去。"

月兰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楚易霸道的命令给斥退了,我又些诧异地抬眼看他,只觉心里一阵欢腾。

说实话,与楚易结婚过了这么多年的日子,就今天他的所作所为,我觉得是他最爷们的一刻。

月兰被楚易的话气得发抖,却也不敢开言反抗,想必她这个做妹妹的比我更清楚他这个哥哥的脾性,若是在这个时候再对他出言抵撞,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