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腹黑娇妻强势回归

更新时间:2021-04-19 13:46:17

腹黑娇妻强势回归 连载中

腹黑娇妻强势回归

来源:追书云 作者:怀里的猫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不可能。”“你只有两条路可以选,孩子跟你一起归我,或者孩子归我。”萧夜冥起身,不给安希宁留任何反驳的机会,“我的耐心有限,你好好考虑。”听到关门声,安希宁倒抽一口凉气。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萧夜冥是魔鬼吗?烦恼之际,赵亚东来了电话,安希宁没有将萧夜冥的事情告诉他,只是让他找人看好安若典。安希宁离开酒店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过雨之后的马路满是积水,她小心翼翼的沿着马路边缘走着,突然眼前一道远光灯射来,她赶忙抬手遮住双眼,只听轮胎急速碾过水坑的声响,一辆轿车失控的朝她冲过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3-撇清关系

磨磨蹭蹭洗完澡出来,安希宁看到沙发上放着一套干净的衣服,而房间里没了萧夜冥的身影。

安希宁疑惑之际,房门响了,回头之际,与萧夜冥四目相对。

她裹着浴巾,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她白皙的肌肤上,清澈的翦瞳夹杂着一丝惊恐和慌乱,格外的惹火,萧夜冥滚动一下喉结,强行压下了体内那股莫名异动的燥火。

“你还挺主动。”萧夜冥干咳一声,说道。

安希宁红了脸颊,“这不是萧先生想要的?”

“那个女孩是谁?”萧夜冥没接话。

闻言,安希宁松了一口气,萧夜冥这是不知道她的身份?

“朋友的女儿。”

“哦?”萧夜冥走到安希宁的身边,伸手挑起她的下巴,目光里满满的警告,“我不喜欢别人骗我,那后果我怕不是你能承受的。”

距离拉近,萧夜冥的呼吸喷洒在安希宁的脸上,她不由的耳根发烫,当年被卖进那个地方,她就开始抗拒男人的触碰,就连赵亚东都是用了很久才可以靠近她。

可让她意外的是,每次跟萧夜冥接触,她并没有恶心和抗拒。

这种感觉她很不喜欢,她很清楚自己应该跟眼前的这个男人撇清关系。

后退一步,双腿撞在了沙发上,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前倾倒,猛地钻进了萧夜冥的怀里,萧夜冥顺势抱住她的后背。

“投怀送抱?”

头顶传来萧夜冥的戏谑,安希宁脸红到了脖子,她挣扎着要从萧夜冥怀里出来,却不想,她的一番动作直接让萧夜冥有些难以自持。

感受到萧夜冥身体的僵硬,安希宁的动作戛然停顿,从他的怀里抬起头,“对不起,我没站稳,你能不能放开我?”

六年前那晚是萧夜冥第一次开荤,他以为是那些东西的作用,可现在,头脑清醒的他再次对安希宁产生了兴趣,甚至想要跟她再次发生些什么。

强压下内心的想法,萧夜冥松开了安希宁。

安希宁拿起衣服进了房间,整理好之后走出来,萧夜冥坐在沙发上,手里捏着一支香烟,透过烟雾盯着安希宁走过来的方向。

这个女人身上似乎有很多秘密,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她这次回来是要报复安家。

“萧先生,您到底要跟谈什么?”安希宁坐在萧夜冥的对面,面色恢复了正常。

萧夜冥将香烟掐灭,丢进了垃圾桶,没有抬头,冷声说道,“帮我甩掉安倾欣,条件你随便开。”

安希宁错愕,“萧先生不喜欢她,直接说就好了,何必绕圈子?”

“不需要你管,你只管甩掉她。”

“我……可以拒绝吗?”对她来说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可以看着安倾欣痛苦。但她很清楚,她必须远离萧夜冥。

“查一个女孩儿的身世,对我来说轻而易举。”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萧夜冥,好玩么?”安希宁不高兴,萧夜冥一直用安若典威胁她,摆明了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你到底想怎么样?”

“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不可能。”

“你只有两条路可以选,孩子跟你一起归我,或者孩子归我。”萧夜冥起身,不给安希宁留任何反驳的机会,“我的耐心有限,你好好考虑。”

听到关门声,安希宁倒抽一口凉气。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萧夜冥是魔鬼吗?

烦恼之际,赵亚东来了电话,安希宁没有将萧夜冥的事情告诉他,只是让他找人看好安若典。

安希宁离开酒店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过雨之后的马路满是积水,她小心翼翼的沿着马路边缘走着,突然眼前一道远光灯射来,她赶忙抬手遮住双眼,只听轮胎急速碾过水坑的声响,一辆轿车失控的朝她冲过来……

14-鸿门宴

安希宁立在原地,想跑已经来不及,眼看轿车就要撞到她身上,却突然调转方向撞向了一旁的电线杆,车子停了下来。

一个醉汉从驾驶室爬出来,满脸是血……

安希宁帮忙拨打了急救电话,随后离开了现场。

这是一场意外,却让她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提醒着她不能掉以轻心。

翌日一早,安希宁被电话吵醒,安林国让她回家,她想也没想就拒绝。

“安希宁,你最好考虑清楚,如果不回来后果自负。”安林国一如既往的威胁她,“你有脸接近你妹妹的未婚夫,没脸回家?你就不想知道你弟弟的情况?”

又是用弟弟威胁她。

“我知道了。”安希宁挂了电话。

没有着急回安家,安希宁先去了震宇集团,这是赵亚东在晋城的产业,也是安家一直在拉拢的合作伙伴,赵亚东任命安希宁为代理董事长。

在张志的陪伴下,安希宁见了几个高层,随后回到了办公室。

刚进门,就接到了赵亚东的电话。

“还满意么?”

“很满意,亚东,谢谢你。”

“跟我还客气。典典那边我都安排好了,你不用的安心,还有什么需要直接跟我说。过段时间,我去看你。”赵亚东的声音带着一种魔力,不管你有多烦躁,只要他跟你说话,烦恼就会在瞬间消失。仿佛可以看到他对着你笑,笑容比夏日的旭阳还要温暖。

安希宁会心一笑,暖流淌过心房,摇了摇头,“你安排的已经很好了。”

“那就好,我还有事,先挂了。”

听见电话里的忙音,安希宁脸上再次露出温暖的笑容,整个办公室的布置都是按照安希宁喜好来的,桌子的正中央放着安氏集团提交的合作意向书。

熟悉了一下公司的业务,安希宁便起身去了安家。

按门铃的刹那,安希宁有些恍惚,那些被她压在心底的记忆,再次浮现眼前。那些锥心刺骨的痛,那种黯然无光的无助,无一不提醒着她要让这家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宁宁回来了啊,快进来。”

开门的是宋美瑶,热情的拉着安希宁的手。

安希宁挣脱开她的手,站在一旁,安家重新装修过,客厅的家具也焕然一新。安林国坐在沙发上,听见身后的动静,转头看了过来。

“过来坐。”

安希宁没有出声,坐在安林国的对面,六年过去了,他看起来没有多少变化,只是看她的眼神更冷,更加没有感情。

“有事直接说吧。”安希宁收回视线,冷声说道。

“我是你爸,你就这个态度对我?叫你回来吃个饭而已,不用一副大敌临前的样子。”

“原来你是我爸。”安希宁冷笑,带有一丝嘲弄。

“你这是什么话!”安林国怒吼一声,指着安希宁,作势要打她。

安希宁翦瞳微眨,平静的盯着安林国,情绪毫无波澜。

宋美瑶见状,赶紧过来打圆场,对着安林国使眼色,“老安,宁宁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别这样,去叫欣欣下来吃饭。”

几分钟后,安倾欣穿着睡衣下楼,看到安希宁直接黑了脸,却意外的没有找她麻烦。

“宁宁吃这个,尝尝这个。”宋美瑶格外的热情,不停地给安希宁夹菜。

“我给你安排了一门亲事,香肠厂的老板,一会儿他就来了,差不多就把证领了,婚礼我会给你安排。”吃的差不多了,安林国开口说道。

安希宁翦瞳微冷,勾唇盯着安林国,她就知道不是单纯吃个饭。

“四五十?秃顶?啤酒肚?”安希宁冷笑,“或者更糟糕?”

话音刚落,门铃响了,宋美瑶一路小跑去打开了门,领进来一个高大的男人,他倒不是秃顶,也没有啤酒肚,但是面目狰狞,左脸颊还横着一刀疤,双眼像是两条缝,看见安希宁的瞬间,险些流出口水。

“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见人走过来,安林国警告道。

安希宁秀眉微蹙,直接起身,“你没权利安排我的婚姻,非要嫁女儿,就嫁她。”

“你以为你走得了?安希宁,我终于看着你倒霉了。”安倾欣见安希宁指着自己,将筷子摔掉,阴狠的盯着安希宁说道。

“你什么意思?”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