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至玄太古天帝

更新时间:2021-04-19 10:54:04

至玄太古天帝 已完结

至玄太古天帝

来源:掌中云 分类:玄幻奇幻 主角:江玉, 玄凌

精彩试读:鬼枯神闻言,大声笑道:“天意?哈哈哈哈哈……!”江玉眼皮一皱,道:“怎么?脑子被我打坏了?”好不容易遏制住笑意的鬼枯神,看着江玉,妄言道:“在这片天地间,我就是天意!”说完这句疯狂的话语,鬼枯神从腰间拔出一把骨剑,那把件不知是用什么凶的骨骸打造的,周身散发着无尽阴气,而且在其剑身之上刻满了狰狞的人脸,似是将深渊里的厉鬼直接印在上面似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庆功宴

“无离剑!”江玉紧紧抓住曲无离纤弱的肩膀,脸上焦急万分,“你确定这把剑的名字叫做无离剑吗?”

曲无离似乎被江玉抓得有些吃痛,她连忙回答道:“是的,就叫无离剑,有什么问题吗?”

江玉这下察觉到了自己的过失,当下赶紧松开曲无离,歉声说道:“失礼了,我可以看看这把剑吗?”

“恐怕不行。”江玉正要问为什么的时候,曲无离说道,“这把剑只有我能碰,其他人碰了,就会被它攻击,轻则断手断脚,重则死无全尸。”

看曲无离的样子看来是亲眼见过那种场景的,江玉觉得再强求下去就太不识抬举了,只是轻咳了一声,道:“无离妹妹,闯进你的闺房是我冒昧了,我先出去一下。”

说完江玉大步跑出酒坊,往人流稀少的地方走去。

“怎么了小子,怎么一脸不高兴?”

“那把剑是他的!”江玉在心里怒声道,“他那么厉害,举天下之大,也难逢敌手,怎么会丢下一个女儿然后让自己的剑来保护她。”

“他是谁?”空老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他原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对这三界的重重轶事少有耳闻,虽然上古时代的事知道的不少,但太古时期的就不好说了。

“无离剑圣,洛斩天。”江玉说出了这个在太古时代威名赫赫的剑圣,想当初他一剑斩开天穹,三千穹宇纷纷崩碎的景象一直被后世诸多练剑修士拿来当目标,那是多么荣耀。

可惜,现在估计已经踏入忘川,步入黄泉了。江玉以前与其是至交,在镇压异界邪神千幻时,他还助了江玉一臂之力,怎么现在变成了如今这幅光景。

“会不会是暗算你的人干的?”

江玉此时怒火冲天,他拳头紧握,发誓一定要将此人碎尸万段。

“仙人,马上就要开庆功宴了,你要准时到啊!”

一个热心的镇民将江玉从愤怒的幻象之中拉回了现实,看着眼前这片祥和之景,江玉的怒火渐渐熄灭,重拾笑容,道:“好的,马上到。”

镇民笑着离开,去干自己的事去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重要的是当下的事。这是江玉在凡间听到的,看来还是很在理的。

在镇子的中央早就搭起了一座高台,上面摆满了各家自酿的美酒,还有各种鸡鸭鱼肉纷纷端上桌,不管是老人小孩还是年轻男女脸上都洋溢着笑容,那是对未来安全无忧生活抱持希望的笑容,而这都多亏了江玉的及时到来。

“仙人来啦,快入座。”镇长江江玉引入上座,自己在江玉左下角坐着,吩咐下人道,“还不快去把好酒拿来,让仙人尝尝我们的好酒。”

一个下人模样的少年应了一声,然后端出一个青花瓷玉壶,里面传来阵阵酒香。

看到那个玉壶,江玉想起自己去消灭冥尸王之前曲无离给了他一个青铜酒壶,里面的酒自己好像还没动过。

反正都是喝,喝哪个都一样。江玉如此想着同时婉拒了来自镇长的好意,“不用那么麻烦,我自己有。”

说着江玉拿出酒壶喝了起来,虽说不如陈年老酒来得痛快,但也别有一番风味。

江玉一边喝着酒一边对这酒是如何酿造的感到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才可以酿出如此好酒呢?

“来人,上菜!”

镇长座上一喊,台下就有人以高亢绵长的高音喊道:“上菜喽!”

话音刚落,就有几个面目清秀,身材较好的美丽女子端上各种菜肴,除了大鱼大肉还有些水果佳蔬。

菜肴虽然全是凡物,但要换在凡间,这可是豪奢级别的宴席啊。先别说那些稀奇古怪的禽类与素菜,光是这厨艺就足以让人拍案叫绝。

菜肴刚上齐,古琴之声就悠然响起,还有各种乐器伴奏,乐声悠扬,有如高山流水,亦如涧中小溪。迎着音乐的律动,几个身着舞裙的貌美女子翩然出场,犹如画中仙女突破画纸,来到了人间。

江玉喝着酒,一边观赏着歌舞,突然在那群舞女纷飞的绸带中,一个少女映入江玉的眼帘。少女正是曲无离无异,她步伐优雅灵活,宛如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她手上握着一把仙剑,正是无离剑,仙剑随她的心意而动,与乐声交响呼应,宛如剑与人同时起舞一般。

江玉看呆了,虽然他在天宫上时也看过仙女之舞,但看到他人舞剑还是头一回,毕竟剑是杀人的东西。

台上仿佛已经是曲无离一个人的舞台,她玉手轻抖,无离剑剑锋便优雅地颤动,曲无离的招式变幻莫测,一会轻如飞鸿,一会又灵巧如游龙;上一秒还是潺潺流水,下一刻就变成了怒海惊涛。

音乐之声愈来愈急,曲无离的剑招也越来越快,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江玉没有人能够跟上曲无离的速度。

“嗡!”

乐声瞬息而止,曲无离也停下来了,仙剑悬在半空,发出阵阵嗡鸣,荡人心魂。

“呵呵!好剑法!”

开口称赞的不是江玉,也不是在座的任何一个人,而是一个肤色苍白,眼睛嘴唇结为乌黑的怪异少年,在他身后还有五个身着黑袍的怪人。

“是他们。”江玉认识那少年身后的五个黑袍人,在自己消灭冥尸王之前从他们身上得到了阴鬼玉符,江玉才得以进入黑瘴,顺利解决尸灾。

“敢问你们几位是?”

镇长的询问换来了少年爽朗的回应,“我是冥鬼宗少主,与那上面的人一样,都是你们口中的仙人。”

江玉清楚地看到了少年那奸邪的笑容,知道来者不善,当下来到曲无离身前,以身护住她。

“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来,快入座,能够招待这么多仙人,看来是本镇最近祥云笼罩啊!”

镇长笑脸迎上去,却被对方一掌打飞,少年笑道:“谁要参加你们这种乡下人的宴会,你们吃的东西我可看不上。”

“敢问道友要吃什么?”江玉大声质问少年道。

“我要食这些凡人的血肉,你可端的出来?”

少年的表情阴鸷,嘴角掀起残忍的弧度让人看得害怕。

微风吹过,却让人感受不到一丝暖意,所有人都知道,一场血战在所难免。

血战

“如果我要食这些凡人的血肉,你可端的出来?”

冷酷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萦绕在众人的心间。江玉见对方完全是来寻仇的,当下也不客气,他走上前去,正对着那长相奇怪的少年,道:“凡人的血肉我端不出来,但不知道友对修士血肉可有兴趣?”

“哦?有意思。”少年饶有兴致地看着江玉,眼中带着残忍的神情,“你大可端出来看看。”

江玉嘴角轻扬,手指苍穹,这时一道金雷突然从天劈下,将少年身后一个黑袍人化成劫灰。

“不知道友你牙口好不好。”江玉脸上笑意浓郁,他看似随意的说道,“这修士所化的飞灰可不好消化啊。”

“你找死!”

少年一掌拍向江玉,速度奇快无比。江玉也毫不示弱,见他来得气势汹汹,运起灵气,挥拳相击。

“轰!”

两股巨大的能量在两人之间上爆开,使得脚下的大地都下陷几尺。少年与江玉都极速后退,好不容易才找回平衡,站稳了脚跟。

江玉甩了甩被震得发麻的手臂,心里不禁变得警惕起来,刚才那一拳,简直就像打在玄铁上一般,看来这家伙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肉体强横如斯,看来他也是个武道高手,就不知他的道术有多厉害。”

黑衣少年被反冲到剩余的黑袍人之前,那剩下的四个人连忙将其扶起,急声询问少年的情况,“少主,您没事吧?”

“滚开!有你们什么事!”少年甩开扶着自己的手,面色难堪,“你叫什么名字!”

“江玉。”江玉冷冷地答道,从少年周身的气势来看,下一招,他就要发狠招了,江玉不h得不小心应对。

“小爷名唤鬼枯神,你就在阴间回想到底是谁杀了你吧!”

自报姓名为鬼枯神的少年全身黑气缭绕,隐隐传出厉鬼的嘶吼,从其间的灵气流动来看,这功法应该是冥鬼宗上乘功法,威力不容小觑。

如同九幽鬼神再临世间,鬼枯神飞身向江玉击来,掌间黑气隐隐浮现出凄厉的表情,看上去如同厉鬼一般。

“看好了!此乃我宗上乘功法,你这乡下散修就带着被这功法粉碎的荣耀,下地狱去吧!”鬼枯神狂妄的大声说道。

此时江玉独自面对眼前的滔天阴气,看上去甚是凄凉。以前,他有诸多友人,而现在友人们大都要么仙迹难寻要么已经作古,徒留下江玉一人。

“金雷劫!”

江玉大手一挥,无边雷劫纷纷落下,聚集在其掌间,化作一道锋锐无比的金芒,向眼前的黑气冲去。

两股力量相撞在一起的时候,天空如同玻璃一样,出现了漆黑的裂纹,随即发出刺耳的碎裂之声,先前的那两个还在大战的人影如同消失了一般,没了踪影。

“这到底怎么回事?”

人们感到十分惊恐,现在江玉已经与那鬼枯神一齐消失,但还有四个黑袍人在,凭他们的实力要想杀光这里所有人,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你们放心,我们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再会了!”

说完,四人就化作一缕黑烟,消散于众人眼前。镇民们都感到很奇怪,但谁也没有深究,毕竟自己刚才与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没什么两样。

但是曲无离却没有那么高兴,因为江玉现在生死未卜,谁也无法保证会不会再有什么变故。想到此处,曲无离握紧了手中的无离剑,眼中仿佛闪出一抹冷光,甚是可怕。

一片在虚空中飘荡的古老遗迹上,江玉正与那鬼枯神对决,战吼之声不绝,在寂静的黑暗中显得尤为刺耳。

“呀!”鬼枯神携着无边黑雾,向江玉冲杀而来,江玉唤出灿灿雷光与之一战。

一个是苦修鬼道的九幽恶鬼,一个是手持天劫的天生神人。一个黑雾滔天,一个雷光大绽,都使出了绝杀招数,要在这里决一死战。

江玉催动金雷缠于指间,随即无数金蛇向鬼枯神噬咬而去。鬼枯神也不是什么浪得虚名之辈,在冥鬼宗中,他被称为冥河圣子,这可不是白叫的,据说他的父亲曾将他放入冥河中,淬体七天七夜,获得了强韧无比的身体力量,不仅如此,他的修炼天赋极高,被视为同代无敌,据说就连九幽教也打算将其收入门下,当作十狱王来培养,光是这一项就可见鬼枯神的强大。

“你胆敢坏了我的好事,今天我就要那你的名来补偿!”

面对如此威吓,江玉不以为意,傲然说道:“你为了一己之私,大肆屠杀无辜生灵,我坏了你的计划,这是天意!你必定会失败!”

鬼枯神闻言,大声笑道:“天意?哈哈哈哈哈……!”

江玉眼皮一皱,道:“怎么?脑子被我打坏了?”

好不容易遏制住笑意的鬼枯神,看着江玉,妄言道:“在这片天地间,我就是天意!”

说完这句疯狂的话语,鬼枯神从腰间拔出一把骨剑,那把件不知是用什么凶的骨骸打造的,周身散发着无尽阴气,而且在其剑身之上刻满了狰狞的人脸,似是将深渊里的厉鬼直接印在上面似的。

“这剑上的一张脸就代表一条人命。”鬼枯神似乎回到了以往自己在屠杀别人的时光,脸上尽是陶醉与怀念之情,“今天,我要将你你也变成上面的一部分!”

他是冥鬼宗的少主,九幽教看好的绝顶天才,所有人都必须服从他的意志,生杀予夺,皆在他的一念之间。但是江玉坏了他的好事,这是在对他赤裸裸的挑衅,是对他的侮辱,他要杀了江玉,要让他尝尽世间所有的痛苦,就连灵魂也将变成此剑的食粮。

江玉见此心头怒火大绽,此人毫无仁慈之心,可谓是残暴异常,就连凡人都不放过,从之前说他要食用凡人血肉来看,他可能真的干过这种勾当。

“妖邪之物,这天下容不得你这种人!”

鬼枯神持剑带起一阵尖啸,乘着黑风向江玉突刺而去。江玉引动天帝道纹,挥拳相迎。两方都是强中之强,这一下子,两股力量要是撞在一起,恐怕周围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道法阵的光辉突然笼罩在两人身上,下一刻,荒凉的遗迹上再度回到了死寂之中。

江玉, 玄凌完本试读结束。